86|真实的河神

【书名: 死亡万花筒 86|真实的河神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快穿之打脸之旅盛世医香爷就是这样的兔兔山村名医带着传承穿六零[综]真昼很忙哒     此为防盗章, 请买足70%或者等待三天。

    “我觉得木匠他们家也得搜一下。”熊漆说, “这人不像是普通的村民。”

    “嗯。”因为最担心的事情解决了,小柯的心情看起来也好了很多, 她积极的提出各种可能出现的门的位置。

    众人说话的时候,程文就在旁边沉默的坐着。和刚醒来时相比, 他的眼神总算没有那么呆滞,但看起来依旧有些阴沉。他也没怪林秋石把他打晕了,或者更准确的说,他从醒来开始,就没有再和林秋石说过一句话。

    眼见大家都讨论的差不多,程文才慢慢开口:“林秋石。”

    林秋石警惕的看向他:“怎么了?”

    程文道:“王潇依是怪物么?”

    林秋石摇摇头, 示意自己也不知道,但程文既然能问出这个问题,就说明他的精神状态非常不乐观。

    程文道:“她一定是怪物, 全都看见了。”他歪了歪头,很神经质的质问大家,“你们都看见了吧?她的影子,还有她吐出来的东西……”

    大家都没吭声, 事实上林秋石觉得王潇依大概率还是人,不然也不会那么容易的被程文一铲子劈死。但现在人都死了, 再说这些事情意义不大。

    然而程文却好像在这件事纠缠上了, 反复的问王潇依是怪物吗。最后把小柯问烦了,来了一句:“是不是怪物都被你杀了,再说这个有意思吗?还是你害怕自己杀错了人?”

    这话一出, 程文脸色大变,匆匆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转身就走。

    小柯还继续嘲讽:“怎么,杀的时候那么果断,这会儿倒是怕了?敢做不敢当,懦夫。”

    “在这里杀队友是很严重的事?”这个问题之前林秋石就一直想问。

    “门里的世界,是万物皆有灵,说直白点,就是什么东西死了都可能会变成鬼。”熊漆神情复杂,“所以千万不要乱开杀戒。”

    林秋石哦了声,又想了想,“但是这不是存在漏洞吗?你们说这里至少也得有一个人活着出去,如果那个人把所有人都杀了,岂不是就达成了只有一人的条件?”

    “想得美。”小柯说,“大家哪里会等着他杀,他只要不能一波团灭所有人,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跑掉,绝对会死在这里。”

    “早上杀的,可能中午那些东西就来找他了。”熊漆说,“我见过。”他又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程文离去的位置,摇了摇头。

    原来如此,林秋石露出了然之色。

    上午去搬了棺材,下午大家都在到处找门,直到天黑之前,都没能寻到关于门的线索。林秋石和阮白洁去了木匠那里一趟,路上阮白洁告诉林秋石,说晚上让林秋石保持状态,他们晚上就走。

    一想到终于可以离开这儿,林秋石脚下的步伐就勤快了起来,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垂,那里多了一个红色宝石的耳钉,看起来像是玻璃材质。也不知道阮白洁哪里学的手艺,穿过去的时候他都没什么感觉,再加上全部心思都在门上面,以至于这会儿才抽空询问阮白洁这耳钉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给你的小礼物。”阮白洁,“门内姻缘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林秋石闻言便没有再计较这个细节,毕竟一出去,两人可能再无见面的可能。他悄悄的看了眼阮白洁漂亮的侧脸,在心中遗憾的叹了口气。如果不是在这么特殊的地方遇到她就好了……

    下午四点,夜幕降临。

    今天没有下雪,但天气阴沉沉的,风挂在脸上刺的皮肤生疼,林秋石和阮白洁回来的时候,熊漆和小柯已经到家。

    “找到了吗?”大家互相问着。

    在得到的答案是否后,熊漆叹气,说这事儿也急不得,看来今晚又要在这里过夜,大家早些休息,明天继续找吧。

    阮白洁和林秋石表示同意。于是两人早早的回了房,但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上床睡觉,而是坐在床边等着天黑。

    阮白洁靠着油灯,慢慢吃着瓜子打发时间。

    林秋石本来以为等到晚上他们就能离开了,却没想到还是发生了意外。住在他们隔壁的程文发出了凄厉的惨叫,那叫声听起来刺耳极了,仿佛要叫破喉咙一般。

    “救命——救命——”程文咚咚咚的敲着墙壁,“救救我,来人啊——”

    “呜呜呜,呜呜呜。”伴随着他惨叫的,还有女人的哭泣声,这声音林秋石听过很多次了,是属于王潇依的。

    之前是王潇依求救,这次求救的人,却变成了程文。

    不过片刻之间,程文的惨叫声就变得虚弱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利器劈砍在肉类上面的噗嗤声,一下又一下,好像举着利器的人永远不会累一样。

    程文的求救声中止了,王潇依却还在哭。

    阮白洁的表情却逐渐变得严肃了起来,她看向林秋石,问他:“你怕吗?”

    林秋石道:“还好。”

    阮白洁说:“可能事情有变,我们不能再等了,走吧。”

    林秋石点点头,跟着阮白洁离开了屋子。

    他出门的时候,看见右边的屋子地板上浸出了一滩血迹,看来程文是凶多吉少。虽然死人并非他所看到的事,但林秋石也清楚有些事情他也无能无力。他只是个普通人而已,面对这些鬼怪,也是毫无还手之力。

    阮白洁动作自然的牵起了林秋石的手,两人直奔楼下。

    林秋石正欲问阮白洁要去哪儿,便被阮白洁牵着到了楼下的院子里。

    院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口空荡荡的井,阮白洁带着林秋石到了井边,俯身朝里面看去。

    林秋石见状,也学起了阮白洁的动作,朝着井口望了几眼。

    井口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里面散发着一股子泥土的腥臭味,让人觉得非常的不舒服。

    林秋石正在仔细的看,却忽的感到自己背部被猛烈的推了一下,他踉跄着想要站稳,身后的人却重重按住了他。

    阮白洁说:“去吧。”话语落下,一股大力袭来,林秋石直接被她推进了井里。

    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林秋石完全措手不及。他整个人跌入井中,胡乱的伸着手想要抓住旁边的东西。但井壁湿滑,根本没有给他挣扎的机会,就在林秋石以为自己会被摔的很惨的时候,却感到自己落在了一片柔软的东西上。

    那东西很软,像是绸缎垫子似得,林秋石落在上面一点没有受伤。他艰难的从垫子上站起来,借着射入井口的微弱月光,却是看清楚了自己身下的东西。

    那哪里是什么垫子,分明就是一大堆密密扎扎正在蠕动的黑色头发。林秋石脸色微变,没想到井里竟然是这样一幅景象。好在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环顾四周之后,发现井下有一条不起眼的小道。

    林秋石本来还想呼唤几声阮白洁,但奈何他有点担心自己的呼唤会不会惊动脚下的这些奇怪的头发,所以最后还是作罢,慢慢移动着脚步,朝着小道走了过去。

    小道很窄,但看得出是专门修建出来的,林秋石走在里面必须低着头,那些黑色的头发一路往前延伸,像是一条铺好的地毯。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林秋石终于到了小道的尽头。他也发现了头发的来源,这些头发竟像是从墙壁上长出来的,而在墙壁的尽头,矗立着一扇黑色的高大铁门。铁门上面,挂着一把醒目的青铜锁。

    这门林秋石曾经在自家的走廊上见过,唯一不同的是,那里的门上,没有锁。他掏出了放在兜里的钥匙,缓缓走上前去。

    青铜钥匙,青铜锁,林秋石将钥匙插入了锁孔,轻轻扭动,咔嚓一声,锁开了。

    他在拉开锁的时候,却看到有东西从锁的后面掉在了地上。

    那是一张白色的纸条,林秋石弯腰捡起,看见纸条上写着四个字:菲尔夏鸟。

    林秋石并未理解这四个字的含义,但他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便随手将纸条往兜里一揣,然后握住了青铜门的把手,重重一拉。

    门开了,外面是一片柔和的光,虽然看不见其他的景物,却让人感到格外的安心。

    林秋石扭头看向身后,那些黑色的头发仿佛被光刺激到了一样,变得有些躁动,林秋石不敢再停留,迈开脚步,走入了光晕之中。

    “阮白洁一定要活着出来呀……”这是林秋石离开时的,最后一个想法。

    阮白洁柔弱的贴在林秋石身上,朝着小柯看了一眼,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

    小柯则面无表情的移开了眼神,看起来对她很不待见。

    总算是到了砍树的地方,众人又行动了起来。这次大家选了两颗没那么粗的树,打算今天一口气就砍完。这天气虽然很冷,但砍了一会树之后他的身体便有些发热,林秋石伸手解开外套的扣子,站着休息了一会儿。

    阮白洁靠在旁边的树上,眼神若有所思的看着林秋石。

    林秋石瞥她一眼:“你看什么呢?”

    阮白洁:“屁股挺翘啊……”

    林秋石差点没被手里的斧头闪了腰,他转过头盯着阮白洁:“你说什么?”

    阮白洁:“我没说话啊,你听错了吧。”

    林秋石满目狐疑。

    阮白洁:“不然你重复一遍我刚才说了什么?”

    林秋石:“……”这货就是算准了他不好意思是吧?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砍树,偶尔和队伍里的其他男人轮换着休息,在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之前,就砍倒了两棵树。

    砍树的时候没事儿,搬运却成了众人心中的心魔。

    昨天被树压死的那两个队友已经被厚厚的积雪埋了起来,可就算看不见了尸体,他们凄惨的模样依旧历历在目。

    “不扛了。”熊漆道,“用绳索套在上面,拖着走吧。”

    “那谁来拖呢。”张子双问。

    熊漆说:“男人分成两组,都拖。”

    这法子就很公平了,大家都在做同样的事,那再死了就单纯是自己命不好,怪不得别人。

    林秋石没怎么说话,伸手接过了熊漆手里的绳索,跟着另外一个没怎么说过话的队友,开始努力的拖动沉重的木材。在狭窄的山路拖动木材,比杠更加困难,但是好歹安全,不至于发生之前那样的事故。

    有了前车之鉴,这一路上大家都很警惕,直到离开了山道到了木匠家门口,众人才松了一口气。

    “老人家。”熊漆唤道,“我们把木材送来了。”

    门内嘎吱嘎吱处理木材的声音停了,片刻后,门缝里冒出来了一张满是皱褶的苍老面容,木匠慢慢的推门出去,示意他们将木头送进去。

    “老人家。”熊漆伸手抹了一下脸上的白色雪沫,“我们把木材送来了,之后去庙里拜一拜,需要带什么东西吗??”

    老人吸了一口手上长长的烟杆,吐出浓郁的白色烟雾,含糊的说了句:“带着人去就行了。”

    熊漆闻言皱了皱眉。

    “必须要晚上去。”老人说,“天黑之后,一个一个的进庙,拜完之后再出来。”

    阮白洁听到这个要求,表情有些细微的变化。林秋石以为她会说点什么,但最后她却什么都没说,只是神色微妙的笑了起来。

    “必须要一个一个的进去?”熊漆似乎觉得这要求有些奇怪,“不能一起进去么?”

    “一起进去?”老人冷笑了一声,“你们可以试试。”

    “谢谢您了。”熊漆没有再继续问,转身招呼着大家离开了木匠家里。

    林秋石总觉得这人怪怪的,他道:“村子里的人都不会骗我们么?”

    “有的会。”熊漆说,“但是关键人物一般都不会说谎,如果他们给我们的钥匙线索是错的,那我们还有什么可努力的。”

    直接等死算了。

    林秋石哦了声。

    众人把木头送到木匠那里之后,便回了住所,升起火堆开始取暖外加讨论之后的事。

    阮白洁中途说想上厕所出去了一趟,结果半天都没回来。

    林秋石等了一会儿,实在是有些担心她,也跟着跑了出去,结果在厕所里没见到人,他在屋子旁边找了一圈后,却看见阮白洁一个人坐在井口旁边。

    她似乎已经在井口边上坐了一会儿了,身上头上,都堆了一层白白积雪。林秋石试探性的叫了一下她的名字,阮白洁却好像没有听见似得,根本头也不回。

    “阮白洁?”林秋石朝着她的方向走了过去,“你在做什么呢,外面这么冷。”

    “别动。”阮白洁突然出声。

    林秋石脚下顿住。

    阮白洁说:“别靠近我。”她的语气冷极了,全然没了平日里的温柔似水,“离我远点。”

    林秋石说:“出什么事了?”他敏锐的察觉到,阮白洁态度突如其来的变化和她身边的那口井有着莫大的关系。

    阮白洁摇摇头,并不回答。

    林秋石大着胆子又朝着阮白洁走了两步,到了更加看清楚井口的距离。这不看还好,看了之后林秋石浑身上下直接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只见井口之内被一层黑色的东西覆盖,起初林秋石以为那是水,后来发现那些东西在慢慢的蠕动,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井口里面,堆满了黑色的头发。

    阮白洁的脚似乎被这些头发缠住了,身体根本无法移动。

    “别过来,林秋石。”阮白洁说,“你会被一起拉下去的。”

    “没关系。”林秋石声音轻轻的,他害怕自己太大声,会惊动那些黑色的发丝,“没关系的,不要怕,我来帮你了。”

    阮白洁转头看着林秋石,她的眼神里没了之前那样的柔情似水,此时变成了一汪深不见底的湖,黑沉沉的让人莫名有些害怕,她道:“何必。”

    林秋石说:“你等我一会儿,坚持住。”他想起了什么,朝着屋内跑去。

    坐在客厅里的熊漆看到了狂奔的林秋石,疑惑的问他出了什么事,林秋石却没有理会他,直奔厨房去了。

    到了厨房,他拿起了几根柴火,迅速用火石点燃,又转身奔向了屋外。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却好像隔了几个世纪那么久,林秋石点火时手在不住发抖,他在害怕,害怕自己回到井口边上时,那里只剩下一口空空如也的井。

    好在当他拿着火把回来时,阮白洁还坐在那里。

    “我回来了。”林秋石气喘吁吁,“待会儿我过来,把火丢进井口里,你抓住我的手……别放开。”

    阮白洁:“你不怕吗?”

    林秋石一愣:“怕什么?”

    阮白洁道:“当然怕死。”

    林秋石笑了:“死谁不怕?但是总有比死更可怕的东西。”他虽然对这个世界还有些疑惑,可还是能感觉到阮白洁救了他几次。如果没有阮白洁,第一天晚上他或许就是血肉模糊的尸体之一。

    “好了,我要过来了。”林秋石怕耽搁久了,阮白洁体力不支,他缓缓移动着脚步,朝着阮白洁身边走了过去。

    等到了足够近的位置,他便一把抓住了阮白洁的手,然后将手中的火把,扔进了还在翻滚着的头发里。

    “啊——”一声凄厉的尖啸,有女人的声音从井口传出,那些头发被火点燃,剧烈的蠕动了起来,恍惚之中,林秋石竟是在井里看到了一张惨白的脸。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林秋石还是认出这张脸他曾经在屋子里见过,就是那晚伪装成阮白洁的声音的女鬼的模样。

    “快跑!!”阮白洁脚上的头发一断,林秋石拉着她就开始狂奔。

    阮白洁也没反抗,由着林秋石的动作,两人冲进了屋子,疯狂的喘着气。

    “怎么了?”屋子里的人都很讶异。

    “井里有东西……”林秋石喘息着道,“大家离井远一点,白洁刚才差点被拉下去了。”他说完话,转头看向白洁,问她有没有受伤。

    “没有。”阮白洁道,“我没事。”

    林秋石闻言将视线投到了她的脚下,却是看见阮白洁的脚踝上面被缠出了一圈血红的痕迹,还在慢慢的往下滴着血,他道:“这叫没事?你赶紧坐下,我给你包扎一下。”

    阮白洁似乎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受伤了,她歪了歪头,最后还是听林秋石的话,乖乖的坐在了椅子上,

    林秋石在屋子里找到了伤药,半跪在阮白洁的面前,让她的脚踏在自己的膝盖上,开始慢慢的处理伤口。他的动作很轻,也很认真,似乎担心把阮白洁弄疼了。

    “你对女孩子都这么小心翼翼么?”阮白洁突然发问。

    “这和女孩子有什么关系。”林秋石随口答道,“就算你是个男的,莫非我就对你粗手粗脚的了?”

    阮白洁:“唔……”

    林秋石随口来了句:“你不会真的是男的吧,个子这么高,胸又那么平。”不过阮白洁的确是长得漂亮,至少林秋石就不信世界上有这个模样的男人。

    “是啊。”阮白洁感叹,“胸还没你大呢。”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有宝贝说下午要上课,飞速的更新了,给我一个啾咪厚不厚啊。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

    感谢 喵喵喵? 的手榴弹x1,地雷x1

    感谢 柠檬汽水 的手榴弹x1

    感谢 抱木抱不住 的地雷x5

    感谢 伊三千 的手榴弹x1

    感谢 haramiko 的手榴弹x1

    感谢 楚泽 的手榴弹x1

    感谢 唐启炎 的手榴弹x1

    感谢 nebuchadnezzar 的地雷x2

    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2感谢 卷 的地雷x2感谢 花鸟月 的地雷x2感谢 樱桃鳄鱼 的地雷x2

    感谢 懒惰君 的地雷x1感谢 大米的小迷妹 的地雷x1感谢 最美遇见你 的地雷x1

    感谢 木木 的地雷x1感谢 我秋 的地雷x1

    感谢 海尘 的地雷x1

    感谢 沐的地雷x1

    感谢 ms.braginskaya 的地雷x1

    感谢 丸子a 的地雷x1感谢 18180306 的地雷x1

    感谢 奈何端庄 的地雷x1感谢 lovebullet 的地雷x1

    感谢 傲漫 的地雷x1感谢 方君吾 的地雷x1

    感谢 白洞 的地雷x1感谢 林深幽处 的地雷x1

    感谢 人面桃花 的地雷x1感谢 26079278 的地雷x1

    感谢 双玄好吃 的地雷x1感谢 狮子般啸 的地雷x1

    感谢 慈悲 的地雷x1感谢 aiko 的地雷x1

    感谢 慧吾 的地雷x1

    感谢 随心 的地雷x1感谢 草莓酸奶加上小当家简 的地雷x1感谢 凡间的梧桐树 的地雷x1

    感谢 葭葭嘉嘉佳佳 的地雷x1

    感谢 暗渡明舟 的地雷x1感谢 27832040 的地雷x1

    感谢 十二月再对半分 的地雷x1

    感谢 本大王不上秤 的地雷x1感谢 主子主子主子 的地雷x1

    感谢 是阿宋啊 的地雷x1感谢 菊花白 的地雷x1

    感谢 渊渟 的地雷x1感谢 静姝 的地雷x1

    感谢 51244 的地雷x1感谢 千千千夜夜夜 的地雷x1

    感谢 何若愚 的地雷x1感谢 mr.沐 的地雷x1

    感谢 今天南烛还是没撩到秋 的地雷x感谢 姝 的地雷x1

    感谢 呵呵 的地雷x感谢 浇水水 的地雷x1感谢 末 的地雷x1

    感谢 风弦弦 的地雷x1感谢 小青柑是甜甜的 的地雷x1感谢 猫本精华 的地雷x1

    感谢 维柒 的地雷x1

    感谢 强扭的瓜超级甜 的地雷x1感谢 弗格特的小v 的地雷x1

    感谢 野兔坦克 的地雷x1感谢 李泽言他太太 的地雷x1感谢 28067822 的地雷x1感谢 19531526 的地雷x1

    感谢 肯定是萌到飞天 的地雷x1感谢 抱着小鱼干瑟瑟发抖 的地雷x1感谢 caicai417 的地雷x1

    感谢 路过喜帖街 的地雷x1感谢 萝妮 的地雷x1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