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油灯

【书名: 死亡万花筒 83|油灯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综]真昼很忙哒丹宫之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不死佣兵     此为防盗章, 请买足70%或者等待三天。

    他回来了?林秋石一时间有些茫然, 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他思考片刻后,掏出了口袋里的手机。

    七月十七号, 星期五,晚上八点, 他回到了他离开这个世界的节点。

    林秋石记得很清楚,十七号晚上,他和朋友约了夜宵,然后正准备出门,推门而出后,却看到了一幕难以描述的景象。

    走廊上面原本普通的住户所在的位置, 变成了十二扇黑色的铁门。当时林秋石被这一幕吓到了,他在走廊上站了好久,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但铁门冰冷的触感, 却在告诉他这的确不是幻觉。林秋石观察了一下四周,发现其他可以离开走廊的位置全部已经消失,甚至包括自己家。

    黑洞洞的走廊一眼看不到尽头,寂静像是虫子, 啃食着人的灵魂。

    林秋石开始尝试性的想要将铁门拉开。然而面前的铁门却纹丝合缝,根本无法拉动分毫, 林秋石就这样一扇一扇的试, 直到他拉了最后一扇门。

    门居然被轻松的拉开了。

    在拉开门的那一瞬间,林秋石感到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什么力量重重的拉了一下,接着整个人跌入了门中, 下一刻,他便出现在了那个可怖的小山村里。

    而现在,林秋石回来了,再次回到了自家的走廊。他在原地站了很久,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刚才做了一场奇怪的梦。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垂和口袋……那里的确出现了一颗小小的耳钉,和一张白色的纸条。

    林秋石在这一刻终于清楚的意识到,他的确不是在做梦,而是经历了一个比噩梦还要可怖的故事。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林秋石拿起来一看发现是朋友打来的电话。

    “喂,林秋石,你做什么呢?”朋友的名字叫吴崎,是林秋石的同事,“怎么还没下楼?”

    林秋石恍惚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吴崎在楼下等着他下去,两人好一起去吃饭。他看了下两人的聊天记录,发现时间才过去了一刻钟——如果以现实的时间来计算,他在那个村子才待了十五分钟而已。

    “林秋石?”吴崎有点奇怪,“你怎么不说话?”

    “哦,没事。”林秋石道,“刚才有点事耽搁了,我马上下来。”

    吴崎说了声好,把电话挂了。

    林秋石匆匆忙忙的下了楼。此时正值七月盛夏,气温炎热,虽然已经八点钟,但太阳还没落下,火红的光芒将地平线那头晕染成了漂亮的红色。路边有行人摇着扇子悠闲的走过,一切都充满了生机。

    林秋石紧绷的身体逐渐松懈了下来,吴崎站在小区门口,见他来了赶紧冲他招招手,说今天太慢了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化了个妆呢。

    林秋石笑了笑没应声。

    两人边走边说话,目标是小区附近的一家烧烤店。

    吴崎抱怨说林秋石他们小区的蚊子太多了,站了半个小时就被咬的惨不忍睹,还露出自己的小腿让林秋石看。

    林秋石瞅了一眼:“毛太多了看不见。”

    吴崎:“卧槽,你还嫌我毛多,要不是有着这点毛撑着我能等你那么久?”

    林秋石:“……辛苦你了行吧,晚上我请客。”

    吴崎:“好的好的。”

    烧烤店的生意很火爆,两人点了烤串,又叫了一箱啤酒,便开始边吃边聊。

    吴崎问林秋石:“你真的打算辞职回老家?”

    林秋石:“啊?”

    吴崎奇了怪了:“你今天晚上到底怎么了,不在状态啊?你叫我出来不就是为了说这事儿么?”

    林秋石喝了一口冰啤酒,含糊道:“没事,只是下午做了个噩梦,没缓过来。”他脑子里还想着门里面发生的事情,他有种隐约的预感,这件事还没有结束。

    “哦。”吴崎说,“你最近状态确实不好,去医院检查了么?”

    林秋石说:“检查了,报告还没出来。”

    吴崎叹气:“我们这行啊,就是容易出事儿,前几个月所长辞职的那事你知道吧?好像就是因为差点猝死。”

    林秋石道:“嗯……”

    两人正聊着天,旁边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响声,像是发生了车祸似得。这烧烤店就临街开着,外面就是大马路,食客们听到声音有人站了起来,有人则支着头朝着外面观望。吴崎的位置靠窗,他看了一眼窗外,惊讶道:“出车祸了呀。”

    林秋石站起来,跟着众人走到门边,看清楚了门外巨响的来源。

    居然是一辆私家车撞到了一棵树上,那私家车的速度也不知道有多快,整个车头都撞了稀巴烂。

    看样子司机室里的怕是凶多吉少。

    旁边有人帮忙打着120了,警车和救护车很快都来了。

    吴崎这货也是个心大的,一边看热闹还一边吃烤猪心,吃的津津有味的说:“这人肯定超速了,车头能撞成这幅德行,速度怎么也得有个一百码吧。”

    林秋石不太赞同:“这是闹市区,怎么开一百码。”况且这会儿正好是周五晚高峰,到处都是车,不太可能开出这种速度。

    “不知道。”吴崎说,“别看了,回来吧,你点的烤鱼来了。”

    林秋石点点头,他在转身之前,又朝着出车祸的地方看了一眼,这一眼差点让他以为自己看错了。那个出了车祸的人正好被警方从驾驶室里抬出来,几乎是一片血肉模糊,但身上的衣着搭配,却让林秋石觉得有几分熟悉。

    他仔细回忆了一会儿,终于想起来了自己曾经在哪里见过这身衣服。刚进到山村里,大家还没换上冬装的时候,他们团队里似乎就有人穿着这一身,林秋石记得那个人的名字……好像是叫张子双来着。

    林秋石突然感觉浑身发冷,他没敢继续再看,转身回了烧烤店,但也无心继续吃东西了。

    吴崎:“你到底怎么了,今天晚上一晚上都在神游啊。”

    林秋石摇摇头。

    吴崎:“还有你什么时候打的耳钉?”他伸手想要摸一下,却被林秋石条件反射的躲开了,“哇,你变了,你以前都让我摸的。”

    林秋石:“卧槽,我让你摸什么了。”

    吴崎:“你忘了那天晚上……”

    林秋石知道吴崎又开始准备胡说八道,赶紧打断了他的话,表示这耳钉是刚打的,有点疼,怕脏手摸了发炎。

    吴崎这才作罢,不过还是有点介意,说你为什么要打耳钉,难道是打算谈恋爱了?

    林秋石:“一屋子的大男人我找谁谈恋爱,找你啊?”

    吴崎羞涩道:“你别这样一来就这么直接,我考虑一下好吧?”

    林秋石无情的说:“滚。”

    两人插科打诨,眼见天色就要黑了下来。如果是平日里,林秋石看见天黑估计无所谓,但是今天刚从那地方回来,看见天黑总是觉得有点慌,况且还念着纸条上的字,便提出身体不舒服,想早点回去。

    吴崎没有阻拦,叮嘱林秋石好好休息,说他最近的脸色实在是不好看。

    两人到了小区门口相互道别,林秋石匆匆忙忙的回了家。

    掏钥匙,开门,林秋石进屋之后松了口气,他打开了客厅里的灯光,看见他家的猫栗子乖乖的坐在玄关的位置,冲着他喵喵的叫。

    “栗子!!”林秋石冲过去就想抱住它,栗子却转身一扭,露出了嫌弃的表情后扭着自己圆嘟嘟的屁股走了。

    林秋石:“栗子……让爸爸抱抱啊。”

    栗子:“喵~”它动作轻盈的跳到了林秋石给他制作的猫爬架上面,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的主人。

    又不让抱,林秋石叹气。

    栗子是只两岁大的狮子猫,虽然外表看起来颇为威武,但是性格非常的好,平日里乖巧粘人,很会哼哼唧唧的撒娇,是林秋石最爱的小宝贝儿。

    但是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栗子开始变得嫌弃林秋石,不但不让抱了,还开始对着他竖飞机耳甚至于哈气,如果林秋石企图强抱,那肯定是一手的伤。

    林秋石实在是弄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今天栗子的态度好歹是好了一些,没有对着林秋石伸爪子了,又叹了口气,林秋石看着自家的祖宗,决定先去洗个澡在做他算。

    “还在床上呢。”林秋石说,“说太冷了,不想下床,我给她带点吃的回去。”

    熊漆哦了声,说他们打算待会儿就出去,让林秋石最好一起。这要是放在平日,那大家估计会怀疑林秋石和阮白洁做了点什么,但奈何昨晚发生了那样的事,要是林秋石他们还有这个兴趣和精力,那真是天赋异禀。

    今天去木匠那儿,熊漆主要是想问问关于填井的事儿,怎么填,什么时候填他们都不知道。不过最重要的事情,应该是为什么要填井。

    来到这里已经有段时间,林秋石也确定这里几乎是每家每户都有那么一口井,井口大部分都立在院子中央,刚好挡住人出去的路。这从构造上来说本就非常的不科学,似乎隐藏着什么奇怪的风俗。

    昨天因为木匠错误的信息导致死了两个人,大家再次看到他时的心情都不大好。连一向和善的熊漆表情都冷了几分,好在那老头子也不甚在意,还是握着那杆烟枪,眯着眼睛吞云吐雾。

    “老爷子,拜完之后我们需要做什么呢?”熊漆问。

    “自然是填井了。”木匠说,“选个晚上,把死物往井里一放,就成了。”

    “死物?什么死物,这话什么意思?”小柯感觉不妙,语气一下子重了许多,“您什么意思?”

    木匠说:“字面上的意思。”

    “只要是死掉的生物都可以?”熊漆连忙确认。

    “对,只要死掉的都行。”木匠说,“鸡鸭狗鹅,只要你们能找得到,三天之内丢在井里,盖上土,这棺材就能做出来了。”

    听到只要是死掉的东西都行,熊漆松了口气,但他这口气还没松完,旁边站着的阮白洁就来了句:“我们在这村子这么多天了,就没看见这村里有什么活物,去哪里找什么鸡鸭狗鹅。”

    “可是我们不是吃了鸡蛋么?”林秋石想起了家里的那个菜篮子,“既然有鸡蛋,就应该有鸡啊。”

    “你是没仔细看那篮子吧。”阮白洁道,“我们屋子里根本没有外人进来,也没有村民,那篮子里的东西都是自己变多的。”

    林秋石:“……所以那鸡蛋到底是什么生的。”

    阮白洁:“管是什么生的,反正味道不错。”

    林秋石:“……”他觉得胃不太舒服。

    在阮白洁的提醒下,大家似乎都想起了这村子里的确没有什么活物,此时正值寒冬,山野里更不可能有东西,熊漆也是个聪明的,一下子就抓住了某个关键点,他脸上的血色逐渐褪去,开始发白:“老人家,您到底是什么意思?”

    木匠说:“我只是个做棺材的,能说的能做只有这么多,我也不会故意害你们。”

    他这话说出来,终于有人忍不住了,那人一拍桌子,怒吼:“什么叫不会故意害我们,你让我们一个个的进庙里去祭拜,现在只要是单独进去的都死了——”

    木匠冷冷道:“棺材是用来做什么的?”

    众人愣住。

    “不就是用来装死人的么,没有死人,做什么棺材。”木匠笑了起来,那张满是皱褶的脸上,看起来诡异极了,“况且你们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呢……”

    阮白洁:“听你什么话?”

    木匠指了指他们:“还剩这么多人,她可还没吃饱。”

    “吃饱……?”林秋石听到吃这个词,一下子就想起了三楼上面被嚼成了碎块的尸体,还有昨天众人提到的那些细节,被那个恐怖鬼怪砍死的人好像都被拖回了庙宇之中,现在他终于知道了那些尸体最后的下落。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熊漆忍不住发问,“那个女人……”

    木匠摆了摆手,不肯继续说。

    阮白洁眼神开始飘,最后停留在了某个空荡荡的角落,嘟囔了一句:“怎么把棍儿收起来了啊。”

    木匠差点没气笑,心想我不收起来等着你像上次一样拿起来威胁要揍我吗。

    阮白洁:“虽然棍子没了,但是还好我有别的准备。”她说着从身后掏了一把折叠小刀,“老爷子,好好说道说道吧,反正你要是不说清楚,我们都得死在这儿,死前把您一起带走做个伴也挺好的。”

    木匠:“……”

    不管是木匠,连林秋石都看的目瞪口呆,众人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之中,大部分人脑子里都在想还有这种骚操作吗??

    木匠气的要死,又拿阮白洁没办法,只能咬着牙说了一下“那个女人”的事。

    原来那个女人,是他们村里供奉的一尊神,虽说是神,却是邪神,在保佑村子平安的同时,又极喜食生骨肉。每到冬天,村里人都会以活牲祭祀。但今年村子里出了意外,活牲都没了……

    好在这时,来了几个愿意帮他们做棺材的外乡人。

    话说到这里,大家都懂了,原来他们就是村民眼里的活牲。

    “必须要喂饱么?如果没喂饱会怎么样?”熊漆问。

    木匠说:“没喂饱……她就会来找你们,做棺材的人都得供奉她,所以今年除了你们,没人做棺材。”他抽了口烟,“我能说的就这么多,只要你们去填了井,我就开始做棺材。”

    阮白洁没说话,低着头玩着手里的小刀,她的手指修长,锋利的刀刃飞快的在她指尖穿梭,看的人眼花缭乱。

    木匠也沉默下来,他似乎颇为忌惮阮白洁,说话时经常的看她两眼。

    就在众人以为阮白洁还会说点什么的时间,她却叹了口气,道:“走吧。”

    “这就回去?”熊漆说。

    “不然呢。”阮白洁有点不耐烦,“他就知道这么多东西了,再问也问不出什么。”她转身,推门而出,态度十分决绝。

    大家见状也跟着陆陆续续的走了出去,林秋石感觉阮白洁的心情似乎不大好,他追出去后问她怎么了。

    阮白洁道:“今天晚上小心点吧。”

    “什么意思?意思是那东西还有可能来找我们?”林秋石只能想到这个要小心的原因。

    “呵。”阮白洁笑了,她突然扭头,凑到了林秋石的耳边,轻声道,“有时候呀,人可比鬼怪,可怕多了。”

    林秋石愣住。

    “回去了。”阮白洁转身往前,林秋石看着她的背影,突然觉得这姑娘真的是看不透。

    如果说去木匠那儿之前,大家还会偶尔说那么一两句话,那么从木匠那儿回来之后,众人间的气氛就彻底的变成了一潭死水,还是快要发臭的那种。

    林秋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阮白洁吃着烤红薯,慢吞吞的解释:“你傻啊,因为之前大家还会想着齐心协力一起活下来,但是现在嘛……”

    “现在?”林秋石疑惑。

    “现在,大家都在盼着对方早点死啊。”阮白洁靠着椅子,“只要有人死了,就有了死物填井,棺材也就做出来了,大家都能活着离开……”

    林秋石:“……”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一茬,听后神情都有些恍惚起来,“门里的世界都是这样的吗?”

    阮白洁继续道:“这其实还算好的,今晚你可千万别出门,不然……”

    林秋石:“会遇到那个女鬼?”

    阮白洁摇摇头:“可能会遇到比女鬼更恐怖的东西哦。”

    林秋石其实内心猜到了什么,但他还是不太愿意承认。毕竟生于法制社会,他的思维还没能脱离框架。阮白洁暗示,有人会为此杀了同伴,以获得可以填井的死物,他却不愿意去相信,真的会有人这么做。

    当晚,林秋石失眠了。

    阮白洁躺在他旁边,睡得依旧像头无忧无虑的猪。

    林秋石则看着天花板,想着白天发生的那些事儿,窗户和门都关好了,他本来还想用椅子抵住门,结果阮白洁在旁边来了句:“你就不怕那东西突然出现在我们房间里面……?”

    林秋石:“……!!”有道理。

    于是他乖乖的又把椅子挪开了。

    然而该发生的事情,迟早都会发生,凌晨两点,被失眠困扰的林秋石,再次听到了人类的惨叫声。

    这尸体在雪地里被冻了几天,还是之前的模样,甚至于腰腹上被砸断的地方还可以清晰的看见内脏和脊椎,看的人头皮发麻。

    这如果是林秋石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看到这一幕估计又想吐了。但经过这么几天的锻炼,此时的林秋石看见尸体已经是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再研究研究。

    “怎么搬回去?”小柯发问,“背吗?”

    “拖回去吧。”熊漆道,“虽然不太尊重死者,可也总比再死两个活人好啊。”

    如果是在现实世界,背一下死人或许没什么,但门内的世界太过诡异,谁知道后背上的死人会不会突然活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实不相瞒,弱智作者已经连续半个月做噩梦了……梦里面的剧情贼他娘的恐怖,每次醒过来都要抱着猫狂撸一通。最后……作者就很想嘬两口营养液爽一爽_(:3∠)_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特别感谢 一只死猫 的深水鱼雷x1,地雷x1机智的巴拉拉 的深水鱼雷x1 谢谢大家的厚爱了!

    感谢 狮子般啸 的地雷x28

    感谢 言和的软糖 的地雷x1,手榴弹x3

    感谢 唐启炎 的手榴弹x1,火箭炮x1感谢 佳污喵的喵喵 的手榴弹x2感谢 喵道人 的火箭炮x1

    感谢 蚁酸 的火箭炮x1感谢 无非 的手榴弹x1

    感谢 凡间的梧桐树 的手榴弹x1感谢 蜜子 的手榴弹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感谢 gaosubaru 的手榴弹x1感谢 鲜の每日梨 的地雷x2

    感谢 逆苏 的地雷x2

    感谢 随便吧 的地雷x2感谢 静姝 的地雷x2感谢 大米的小迷妹 的地雷x1

    感谢 24970449 的地雷x1感谢 音无结弦 的地雷x1

    感谢 vioxxx 的地雷x1感谢 loscator 的地雷x1

    感谢 沐的地雷x1感谢 药别停 的地雷x1

    感谢 路人西贝 的地雷x1感谢 奈何端庄 的地雷x1

    感谢 七秒记忆的鱼 的地雷x1

    感谢 唐十七六五四三二一 的地雷x1

    感谢 随心 的地雷x1感谢 。xulon 的地雷x1

    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感谢 冉鱼 的地雷x1感谢 林秋秋的痴汉粉 的地雷x1感谢 墨澜雪肆。 的地雷x1感谢 一夜雨 的地雷x1

    感谢 胖鱼 的地雷x1感谢 aiko 的地雷x1

    感谢 阁楼上的疯帽子 的地雷x1

    感谢 雁 的地雷x1感谢 方君吾 的地雷x1

    感谢 喃喃啾啾 的地雷x1感谢 赭 的地雷x1感谢 弧阿7 的地雷x1

    感谢 ages801 的地雷x1感谢 莫无能 的地雷x1

    感谢 南方无幻 的地雷x1感谢 怪诞枯竭梦想 的地雷x1

    感谢 可爱kk 的地雷x1

    感谢 卿酒不清 的地雷x1感谢 dingding 的地雷x1

    感谢 兔宝宝 的地雷x1

    感谢 德米安 的地雷x1感谢 世界未寒 的地雷x1感谢 泠尊 的地雷x1

    感谢 晓七 的地雷x1

    感谢 南风知我意 的地雷x1感谢 呵呵 的地雷x1

    感谢 李喋喋的冯喋喋 的地雷x1感谢 攻无不可 的地雷x1

    感谢 柳色又是一年新 的地雷x1感谢 嘉期未尽 的地雷x1

    感谢 银桑的卷发 的地雷x1感谢 春山巷 的地雷x1

    感谢 猫本精华 的地雷x1感谢 糖木木 的地雷x1

    感谢 我很安静 的地雷x1感谢 veicle 的地雷x1

    感谢 李泽言他太太 的地雷x1感谢 olm 的地雷x1感谢 俱梨伽罗 的地雷x1

    感谢 吃鱿鱼吗 的地雷x1感谢 薄荷绿 的地雷x1

    感谢 星宝宝 的地雷x1感谢 越离人 的地雷x1

    感谢 溪陌陌 的地雷x1感谢 kuka 的地雷x1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