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意外

【书名: 死亡万花筒 78|意外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快穿之教你做人[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盛世医香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     此为防盗章, 请买足70%或者等待三天。  就在林秋石思考着自己到底还要走多久的时候, 头脑突然感到了一阵眩晕,他条件反射的闭上了眼想要扶住旁边的墙壁, 没想到却真的摸到了一堵冰冷的墙。这冰冷刺的林秋石睁开了眼,看清楚了面前的景色。

    普通的楼道, 普通的住户,淡色的白光从头顶上小小的灯罩里投射出来,周围的一切是这样熟悉——他竟是回到了自家的走廊上。

    他回来了?林秋石一时间有些茫然,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他思考片刻后,掏出了口袋里的手机。

    七月十七号,星期五, 晚上八点,他回到了他离开这个世界的节点。

    林秋石记得很清楚,十七号晚上, 他和朋友约了夜宵,然后正准备出门,推门而出后,却看到了一幕难以描述的景象。

    走廊上面原本普通的住户所在的位置, 变成了十二扇黑色的铁门。当时林秋石被这一幕吓到了,他在走廊上站了好久, 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但铁门冰冷的触感, 却在告诉他这的确不是幻觉。林秋石观察了一下四周,发现其他可以离开走廊的位置全部已经消失,甚至包括自己家。

    黑洞洞的走廊一眼看不到尽头, 寂静像是虫子,啃食着人的灵魂。

    林秋石开始尝试性的想要将铁门拉开。然而面前的铁门却纹丝合缝,根本无法拉动分毫,林秋石就这样一扇一扇的试,直到他拉了最后一扇门。

    门居然被轻松的拉开了。

    在拉开门的那一瞬间,林秋石感到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什么力量重重的拉了一下,接着整个人跌入了门中,下一刻,他便出现在了那个可怖的小山村里。

    而现在,林秋石回来了,再次回到了自家的走廊。他在原地站了很久,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刚才做了一场奇怪的梦。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垂和口袋……那里的确出现了一颗小小的耳钉,和一张白色的纸条。

    林秋石在这一刻终于清楚的意识到,他的确不是在做梦,而是经历了一个比噩梦还要可怖的故事。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林秋石拿起来一看发现是朋友打来的电话。

    “喂,林秋石,你做什么呢?”朋友的名字叫吴崎,是林秋石的同事,“怎么还没下楼?”

    林秋石恍惚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吴崎在楼下等着他下去,两人好一起去吃饭。他看了下两人的聊天记录,发现时间才过去了一刻钟——如果以现实的时间来计算,他在那个村子才待了十五分钟而已。

    “林秋石?”吴崎有点奇怪,“你怎么不说话?”

    “哦,没事。”林秋石道,“刚才有点事耽搁了,我马上下来。”

    吴崎说了声好,把电话挂了。

    林秋石匆匆忙忙的下了楼。此时正值七月盛夏,气温炎热,虽然已经八点钟,但太阳还没落下,火红的光芒将地平线那头晕染成了漂亮的红色。路边有行人摇着扇子悠闲的走过,一切都充满了生机。

    林秋石紧绷的身体逐渐松懈了下来,吴崎站在小区门口,见他来了赶紧冲他招招手,说今天太慢了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化了个妆呢。

    林秋石笑了笑没应声。

    两人边走边说话,目标是小区附近的一家烧烤店。

    吴崎抱怨说林秋石他们小区的蚊子太多了,站了半个小时就被咬的惨不忍睹,还露出自己的小腿让林秋石看。

    林秋石瞅了一眼:“毛太多了看不见。”

    吴崎:“卧槽,你还嫌我毛多,要不是有着这点毛撑着我能等你那么久?”

    林秋石:“……辛苦你了行吧,晚上我请客。”

    吴崎:“好的好的。”

    烧烤店的生意很火爆,两人点了烤串,又叫了一箱啤酒,便开始边吃边聊。

    吴崎问林秋石:“你真的打算辞职回老家?”

    林秋石:“啊?”

    吴崎奇了怪了:“你今天晚上到底怎么了,不在状态啊?你叫我出来不就是为了说这事儿么?”

    林秋石喝了一口冰啤酒,含糊道:“没事,只是下午做了个噩梦,没缓过来。”他脑子里还想着门里面发生的事情,他有种隐约的预感,这件事还没有结束。

    “哦。”吴崎说,“你最近状态确实不好,去医院检查了么?”

    林秋石说:“检查了,报告还没出来。”

    吴崎叹气:“我们这行啊,就是容易出事儿,前几个月所长辞职的那事你知道吧?好像就是因为差点猝死。”

    林秋石道:“嗯……”

    两人正聊着天,旁边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响声,像是发生了车祸似得。这烧烤店就临街开着,外面就是大马路,食客们听到声音有人站了起来,有人则支着头朝着外面观望。吴崎的位置靠窗,他看了一眼窗外,惊讶道:“出车祸了呀。”

    林秋石站起来,跟着众人走到门边,看清楚了门外巨响的来源。

    居然是一辆私家车撞到了一棵树上,那私家车的速度也不知道有多快,整个车头都撞了稀巴烂。

    看样子司机室里的怕是凶多吉少。

    旁边有人帮忙打着120了,警车和救护车很快都来了。

    吴崎这货也是个心大的,一边看热闹还一边吃烤猪心,吃的津津有味的说:“这人肯定超速了,车头能撞成这幅德行,速度怎么也得有个一百码吧。”

    林秋石不太赞同:“这是闹市区,怎么开一百码。”况且这会儿正好是周五晚高峰,到处都是车,不太可能开出这种速度。

    “不知道。”吴崎说,“别看了,回来吧,你点的烤鱼来了。”

    林秋石点点头,他在转身之前,又朝着出车祸的地方看了一眼,这一眼差点让他以为自己看错了。那个出了车祸的人正好被警方从驾驶室里抬出来,几乎是一片血肉模糊,但身上的衣着搭配,却让林秋石觉得有几分熟悉。

    他仔细回忆了一会儿,终于想起来了自己曾经在哪里见过这身衣服。刚进到山村里,大家还没换上冬装的时候,他们团队里似乎就有人穿着这一身,林秋石记得那个人的名字……好像是叫张子双来着。

    林秋石突然感觉浑身发冷,他没敢继续再看,转身回了烧烤店,但也无心继续吃东西了。

    吴崎:“你到底怎么了,今天晚上一晚上都在神游啊。”

    林秋石摇摇头。

    吴崎:“还有你什么时候打的耳钉?”他伸手想要摸一下,却被林秋石条件反射的躲开了,“哇,你变了,你以前都让我摸的。”

    林秋石:“卧槽,我让你摸什么了。”

    吴崎:“你忘了那天晚上……”

    林秋石知道吴崎又开始准备胡说八道,赶紧打断了他的话,表示这耳钉是刚打的,有点疼,怕脏手摸了发炎。

    吴崎这才作罢,不过还是有点介意,说你为什么要打耳钉,难道是打算谈恋爱了?

    林秋石:“一屋子的大男人我找谁谈恋爱,找你啊?”

    吴崎羞涩道:“你别这样一来就这么直接,我考虑一下好吧?”

    林秋石无情的说:“滚。”

    两人插科打诨,眼见天色就要黑了下来。如果是平日里,林秋石看见天黑估计无所谓,但是今天刚从那地方回来,看见天黑总是觉得有点慌,况且还念着纸条上的字,便提出身体不舒服,想早点回去。

    吴崎没有阻拦,叮嘱林秋石好好休息,说他最近的脸色实在是不好看。

    两人到了小区门口相互道别,林秋石匆匆忙忙的回了家。

    掏钥匙,开门,林秋石进屋之后松了口气,他打开了客厅里的灯光,看见他家的猫栗子乖乖的坐在玄关的位置,冲着他喵喵的叫。

    “栗子!!”林秋石冲过去就想抱住它,栗子却转身一扭,露出了嫌弃的表情后扭着自己圆嘟嘟的屁股走了。

    林秋石:“栗子……让爸爸抱抱啊。”

    栗子:“喵~”它动作轻盈的跳到了林秋石给他制作的猫爬架上面,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的主人。

    又不让抱,林秋石叹气。

    栗子是只两岁大的狮子猫,虽然外表看起来颇为威武,但是性格非常的好,平日里乖巧粘人,很会哼哼唧唧的撒娇,是林秋石最爱的小宝贝儿。

    但是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栗子开始变得嫌弃林秋石,不但不让抱了,还开始对着他竖飞机耳甚至于哈气,如果林秋石企图强抱,那肯定是一手的伤。

    林秋石实在是弄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今天栗子的态度好歹是好了一些,没有对着林秋石伸爪子了,又叹了口气,林秋石看着自家的祖宗,决定先去洗个澡在做他算。

    两人正在说话,小柯和熊漆却是拿着食物从厨房里出来了。于是阮白洁暂时中止了这个话题,笑眯眯的和林秋石说起别的事情。

    晚饭很简单,大家的心思都没放在上面,边吃边讨论起来门可能所在的位置。

    “我觉得木匠他们家也得搜一下。”熊漆说,“这人不像是普通的村民。”

    “嗯。”因为最担心的事情解决了,小柯的心情看起来也好了很多,她积极的提出各种可能出现的门的位置。

    众人说话的时候,程文就在旁边沉默的坐着。和刚醒来时相比,他的眼神总算没有那么呆滞,但看起来依旧有些阴沉。他也没怪林秋石把他打晕了,或者更准确的说,他从醒来开始,就没有再和林秋石说过一句话。

    眼见大家都讨论的差不多,程文才慢慢开口:“林秋石。”

    林秋石警惕的看向他:“怎么了?”

    程文道:“王潇依是怪物么?”

    林秋石摇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但程文既然能问出这个问题,就说明他的精神状态非常不乐观。

    程文道:“她一定是怪物,全都看见了。”他歪了歪头,很神经质的质问大家,“你们都看见了吧?她的影子,还有她吐出来的东西……”

    大家都没吭声,事实上林秋石觉得王潇依大概率还是人,不然也不会那么容易的被程文一铲子劈死。但现在人都死了,再说这些事情意义不大。

    然而程文却好像在这件事纠缠上了,反复的问王潇依是怪物吗。最后把小柯问烦了,来了一句:“是不是怪物都被你杀了,再说这个有意思吗?还是你害怕自己杀错了人?”

    这话一出,程文脸色大变,匆匆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转身就走。

    小柯还继续嘲讽:“怎么,杀的时候那么果断,这会儿倒是怕了?敢做不敢当,懦夫。”

    “在这里杀队友是很严重的事?”这个问题之前林秋石就一直想问。

    “门里的世界,是万物皆有灵,说直白点,就是什么东西死了都可能会变成鬼。”熊漆神情复杂,“所以千万不要乱开杀戒。”

    林秋石哦了声,又想了想,“但是这不是存在漏洞吗?你们说这里至少也得有一个人活着出去,如果那个人把所有人都杀了,岂不是就达成了只有一人的条件?”

    “想得美。”小柯说,“大家哪里会等着他杀,他只要不能一波团灭所有人,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跑掉,绝对会死在这里。”

    “早上杀的,可能中午那些东西就来找他了。”熊漆说,“我见过。”他又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程文离去的位置,摇了摇头。

    原来如此,林秋石露出了然之色。

    上午去搬了棺材,下午大家都在到处找门,直到天黑之前,都没能寻到关于门的线索。林秋石和阮白洁去了木匠那里一趟,路上阮白洁告诉林秋石,说晚上让林秋石保持状态,他们晚上就走。

    一想到终于可以离开这儿,林秋石脚下的步伐就勤快了起来,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垂,那里多了一个红色宝石的耳钉,看起来像是玻璃材质。也不知道阮白洁哪里学的手艺,穿过去的时候他都没什么感觉,再加上全部心思都在门上面,以至于这会儿才抽空询问阮白洁这耳钉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给你的小礼物。”阮白洁,“门内姻缘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林秋石闻言便没有再计较这个细节,毕竟一出去,两人可能再无见面的可能。他悄悄的看了眼阮白洁漂亮的侧脸,在心中遗憾的叹了口气。如果不是在这么特殊的地方遇到她就好了……

    下午四点,夜幕降临。

    今天没有下雪,但天气阴沉沉的,风挂在脸上刺的皮肤生疼,林秋石和阮白洁回来的时候,熊漆和小柯已经到家。

    “找到了吗?”大家互相问着。

    在得到的答案是否后,熊漆叹气,说这事儿也急不得,看来今晚又要在这里过夜,大家早些休息,明天继续找吧。

    阮白洁和林秋石表示同意。于是两人早早的回了房,但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上床睡觉,而是坐在床边等着天黑。

    阮白洁靠着油灯,慢慢吃着瓜子打发时间。

    林秋石本来以为等到晚上他们就能离开了,却没想到还是发生了意外。住在他们隔壁的程文发出了凄厉的惨叫,那叫声听起来刺耳极了,仿佛要叫破喉咙一般。

    “救命——救命——”程文咚咚咚的敲着墙壁,“救救我,来人啊——”

    “呜呜呜,呜呜呜。”伴随着他惨叫的,还有女人的哭泣声,这声音林秋石听过很多次了,是属于王潇依的。

    之前是王潇依求救,这次求救的人,却变成了程文。

    不过片刻之间,程文的惨叫声就变得虚弱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利器劈砍在肉类上面的噗嗤声,一下又一下,好像举着利器的人永远不会累一样。

    程文的求救声中止了,王潇依却还在哭。

    阮白洁的表情却逐渐变得严肃了起来,她看向林秋石,问他:“你怕吗?”

    林秋石道:“还好。”

    阮白洁说:“可能事情有变,我们不能再等了,走吧。”

    林秋石点点头,跟着阮白洁离开了屋子。

    他出门的时候,看见右边的屋子地板上浸出了一滩血迹,看来程文是凶多吉少。虽然死人并非他所看到的事,但林秋石也清楚有些事情他也无能无力。他只是个普通人而已,面对这些鬼怪,也是毫无还手之力。

    阮白洁动作自然的牵起了林秋石的手,两人直奔楼下。

    林秋石正欲问阮白洁要去哪儿,便被阮白洁牵着到了楼下的院子里。

    院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口空荡荡的井,阮白洁带着林秋石到了井边,俯身朝里面看去。

    林秋石见状,也学起了阮白洁的动作,朝着井口望了几眼。

    井口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里面散发着一股子泥土的腥臭味,让人觉得非常的不舒服。

    林秋石正在仔细的看,却忽的感到自己背部被猛烈的推了一下,他踉跄着想要站稳,身后的人却重重按住了他。

    阮白洁说:“去吧。”话语落下,一股大力袭来,林秋石直接被她推进了井里。

    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林秋石完全措手不及。他整个人跌入井中,胡乱的伸着手想要抓住旁边的东西。但井壁湿滑,根本没有给他挣扎的机会,就在林秋石以为自己会被摔的很惨的时候,却感到自己落在了一片柔软的东西上。

    那东西很软,像是绸缎垫子似得,林秋石落在上面一点没有受伤。他艰难的从垫子上站起来,借着射入井口的微弱月光,却是看清楚了自己身下的东西。

    那哪里是什么垫子,分明就是一大堆密密扎扎正在蠕动的黑色头发。林秋石脸色微变,没想到井里竟然是这样一幅景象。好在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环顾四周之后,发现井下有一条不起眼的小道。

    林秋石本来还想呼唤几声阮白洁,但奈何他有点担心自己的呼唤会不会惊动脚下的这些奇怪的头发,所以最后还是作罢,慢慢移动着脚步,朝着小道走了过去。

    小道很窄,但看得出是专门修建出来的,林秋石走在里面必须低着头,那些黑色的头发一路往前延伸,像是一条铺好的地毯。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林秋石终于到了小道的尽头。他也发现了头发的来源,这些头发竟像是从墙壁上长出来的,而在墙壁的尽头,矗立着一扇黑色的高大铁门。铁门上面,挂着一把醒目的青铜锁。

    这门林秋石曾经在自家的走廊上见过,唯一不同的是,那里的门上,没有锁。他掏出了放在兜里的钥匙,缓缓走上前去。

    青铜钥匙,青铜锁,林秋石将钥匙插入了锁孔,轻轻扭动,咔嚓一声,锁开了。

    他在拉开锁的时候,却看到有东西从锁的后面掉在了地上。

    那是一张白色的纸条,林秋石弯腰捡起,看见纸条上写着四个字:菲尔夏鸟。

    林秋石并未理解这四个字的含义,但他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便随手将纸条往兜里一揣,然后握住了青铜门的把手,重重一拉。

    作者有话要说:  感情来了,够不够刺激,作者骄傲的挺胸。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特别感谢 想摸阮哥小手 的深水鱼雷x1,谢谢大家的厚爱,另外朋友你这个名字问题很大啊。

    感谢 原寂 的火箭炮x2

    感谢 白堕酒 的手榴弹x2,地雷x1

    感谢 唐启炎 的手榴弹x2

    感谢 弗格特的小v 的手榴弹x2

    感谢 大米的小迷妹 的手榴弹x1

    感谢 无端端端着物短短 的手榴弹x1

    感谢 帅 的手榴弹x1感谢 佳污喵的喵喵 的手榴弹x1感谢 --||| 的手榴弹x1

    感谢 ?小囧 的地雷x2感谢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 的地雷x2

    感谢 凡间的梧桐树 的地雷x2感谢 镜花水月 的地雷x2感谢 昼鹭夜鲸 的地雷x2

    感谢 污人子弟 的地雷x2感谢 夜雨声烦 的地雷x2

    感谢 泰泰添加剂 的地雷x2感谢 过江之鲸 的地雷x1感谢 油焖嫩香锅 的地雷x1

    感谢 二毛 的地雷x感谢 百里挑一 的地雷x1

    感谢 。 的地雷x1感谢 流莹 的地雷x1感谢 我很安静 的地雷x1

    感谢 不会起名字 的地雷x1感谢 灯 的地雷x1感谢 李泽言他太太 的地雷x1

    感谢 若溪未冬 的地雷x1感谢 jdc嘻嘻 的地雷x1

    感谢 yinzi 的地雷x1

    感谢 杨咩咩 的地雷x1感谢 nebuchadnezzar 的地雷x1感谢 本宝宝 的地雷x1

    感谢 君君 的地雷x1感谢 李喋喋的冯喋喋 的地雷x1感谢 崽崽球球 的地雷x1

    感谢 林秋秋的痴汉粉 的地雷x1感谢 乜仝 的地雷x1

    感谢 狐狸师太 的地雷x1

    感谢 陆信正房太太 的地雷x1感谢 画一依 的地雷x1感谢 喵你妹啊 的地雷x1

    感谢 连三朵 的地雷x1感谢 guetse逆 的地雷x1

    感谢 喃喃啾啾 的地雷x1感谢 夏目家里的喵森森 的地雷x1感谢 拖了个延 的地雷x1

    感谢 _屿_ 的地雷x1感谢 朔月怀光 的地雷x1

    感谢 兔层熊吉堡 的地雷x1感谢 主子主子主子 的地雷x1

    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感谢 宋运利 的地雷x1

    感谢 有个大俠梦 的地雷x1感谢 苏心糖 的地雷x1

    感谢 木头 的地雷x1感谢 世界未寒 的地雷x1感谢 笑声悦耳 的地雷x1

    感谢 梨子sama 的地雷x1感谢 ziwwer 的地雷x1感谢 miao 的地雷x1

    感谢 oldsport 的地雷x1感谢 :-o 的地雷x1

    感谢 小兔妖 的地雷x1感谢 不吐槽会死星人 的地雷x1

    感谢 云音泛天 的地雷x1感谢 周黑鸭鸭脖 的地雷x1

    感谢 取名太难了 的地雷x1感谢 猫本精华 的地雷x1

    感谢 安安 的地雷x1感谢 玉知秋 的地雷x1

    感谢 喵喵大魔王 的地雷x1感谢 林杉 的地雷x1感谢 寒夜芊芊 的地雷x1

    感谢 路人甲 的地雷x1感谢 松野家の伶盗龙 的地雷x1感谢 墨澜雪肆。 的地雷x1

    感谢 maya姐姐 的地雷x1感谢 奈何端庄 的地雷x1

    感谢 橙槿槿槿槿 的地雷x1感谢 肥土豆饼 的地雷x1

    感谢 抱着小鱼干瑟瑟发抖 的地雷x1感谢 路过喜帖街 的地雷x1

    感谢 妄喰 的地雷x1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