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胡蝶之死

【书名: 死亡万花筒 68|胡蝶之死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盛世医香快穿之教你做人破道[修真]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     此为防盗章, 请买足70%或者等待三天。

    原本雪只是星星点点的往下落, 然而在他们往回走的路上,雪突然大了起来, 如鹅毛一片,飘飘洒洒布满了整个天空。

    阮白洁并不重, 林秋石背着她还算轻松,他低着头仔细看着脚下的路,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前走着。

    风声越来越大了,甚至到了有些刺耳的程度,飘落的雪花遮挡了林秋石大半的视野,他开始有些看不清楚面前的人。

    这种感觉非常的糟糕, 林秋石脚步微顿,正欲停下,却听到耳边传来了阮白洁的声音, 她说:“别停,继续走。”

    林秋石闻言只好继续往前。

    然而越往前走,他越觉得有点不对劲,起初林秋石以为是天太冷自己被冻糊涂了, 但随着路途渐远,他终于察觉出了违和感的来源。

    太轻了, 他身后的人太轻了, 仿佛已经没了重量一般,林秋石吞咽了一下口水,尝试性的将背上的人往上送了一下。

    ——果然不是他的错觉, 伏在他背上的人很轻,如同纸糊的一般,虽然形态俱在,但是却毫无重量。林秋石额头上起了一层薄薄的汗水,他唤道:“白洁。”

    没有声音。

    “白洁。”林秋石继续叫。

    “怎么啦?”阮白洁把脸贴到了林秋石的颈项上,她的脸冰冷一片,皮肤又湿又软,给了林秋石一种不太妙的联想,她说,“你叫我做什么。”

    “没事。”林秋石道,“就是问你冷不冷。”

    “我不冷。”阮白洁说,“一点都不冷。”

    林秋石不敢停下脚步,之前他一直埋头走路,此时抬目观察四周,却是发现自己和前面的人相隔很远。

    大雪之中,他只能隐约看见前面模糊的油灯和几个在风雪中行走的背影,他背上背着的,似乎也不是阮白洁,而是别的什么东西。

    林秋石微微咬了咬牙。

    “你在发抖。”背上的东西,有着和阮白洁一样的声音,她轻轻的,柔柔的说,“你很冷吗?”

    “还好。”林秋石道,“只是有点冷。”

    “你想去一个不冷的地方么?”她这么问,“一个温暖的,不会下雪,不会天黑的地方。”

    林秋石心想接下来是不是他该问是什么地方,但是他一点都不想问这个问题,于是干脆沉默下来。

    “你怎么不说话了?”她道。

    “因为我在想。”林秋石干巴巴的回答。

    她问:“在想什么?”

    林秋石的脚步停了片刻,大声道:“我在想怎么把你丢下去!”他说完这话,瞬间撒手,然后也没回头,朝着前面狂奔而去。

    显然他的抉择是正确的,因为他撒手之后,没有听到任何重物落地的声音——那东西绝对不是个人。

    林秋石拔足狂奔,抓着空隙朝着身后望了一眼。这一眼差点没把他心脏病吓出来。只见那个被他扔下来的东西,身躯毫无生气的趴在雪地上,而脖子却越来越长,朝着他狂奔的方向一路延伸,披散着黑色头发的脑袋在雪地里摩擦,歪着头追问他:“你为什么要丢下我,你不是最喜欢我了吗?”

    林秋石怒道:“我他妈喜欢你个头——”

    越来越长的头:“……”

    林秋石压根不敢停下自己的脚步,只求快点追上前面的伙伴。但是让他绝望的是,无论他跑得多快,前面的人影和灯光都没有靠近一点,他仿佛是在追逐梦境中的海市蜃楼。

    而身后的那玩意儿,却离他越来越近。

    完了,在那东西即将追上他的时候,林秋石心中泛起了绝望。然而就在这时,他的脚好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整个人都重重的跌倒在了地上。

    “卧槽!”林秋石跌了个狗吃屎,乃至于啃了好大一口雪,不过这个动作让他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身体里抽离出来,随后他感到有人把他从雪地里直接拎了起来。

    “林秋石,林秋石,你行不行啊,我有那么重吗?”是阮白洁的声音。

    林秋石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扭过头,看到了蹲在他旁边正用手指戳着他脸颊的姑娘。

    而熊漆则是那个将林秋石从雪地里拎起来的人,他道:“没事吧?”

    林秋石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我他妈以为我死定了。”

    阮白洁歪着头:“为什么?”

    林秋石简单的讲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事,说还好最后被绊了一下,不然怕是已经凉了。

    “哦。”阮白洁道,“我说你为什么摔倒了,我还以为是我太重了呢。”

    林秋石:“还行,不是特别重。”

    阮白洁弯起嘴角。

    熊漆道:“快点起来吧,他们都要走下山坡了,这天要黑了,我们也得快点。”

    林秋石点点头,爬起来的时候感觉自己膝盖有点疼,估计是刚才摔倒在地上的时候伤到了。但他没有提这事儿,而是跟着熊漆他们继续往前走,本来他还想背着阮白洁,最后却被阮白洁拒绝了,表示林秋石太瘦了,被他背着咯胸。

    林秋石听后幽幽的小声问了句:“你有胸吗……”刚才背着阮白洁时他感觉阮白洁的胸前一片平坦,完全没有任何柔软的感觉。

    阮白洁听到林秋石这句话就怒了,气道:“好好好,你胸大你先说!”

    林秋石:“……”

    三人加快脚步,想要赶上前面的人,可就在此时,林秋石却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

    “你们听到了吗?”林秋石问,他担心这也是他的幻觉。

    “听到了。”熊漆脸色发黑,“快点,出事了。”

    三人直接跑了起来,等他们到了前面时,却看到了可怖的一幕。

    原本扛着木头的三人死了两个,他们的身体被木头直接砸成了两半,最恐怖的是虽然身体断了,可他们却还是有意识,嘴里冒着鲜血,不住的发出惨叫和求救。

    而剩下的那个则瘫软在地上,裤裆湿了一片,嘴里崩溃的嚎啕大哭:“救命啊——救命啊——”

    “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熊漆问。

    小柯道:“他们本来走在路上,结果突然都松了手,木头直接下滑,砸在了前面两个人的腰上。”

    熊漆还没说话,剩下的那个幸存者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开始一路狂奔,嘴里哭嚎着:“有鬼啊,救命,有鬼啊——”

    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看着他狂奔着消失在了雪幕之中。

    而地上剩下的两人,也奄奄一息,眼见断了气。

    “怎么办啊……”团队里的女人哭了起来,嚎啕之声连绵不绝,“我们是不是都要死在这儿了。”

    熊漆的胡须上挂满了雪花,他叹了口气,神情倒也说得上平静,他道:“走吧,先把木头扛回去。”

    这木头砸死了人,谁还敢扛,大家都不肯动,最后还是林秋石主动出来和熊漆一起扛起了这沾满了血液的木头。

    回去的路上大家都很沉默,还好没有再发生什么意外。

    两人先将木头送到了木匠那儿。木匠老头看到木头上的血液一点也不惊讶,甚至连问都没有问一句,只是哑着嗓子提醒他们:“还差两根。”

    熊漆和林秋石都没说话,转身回了住所。

    那木头砸下来的事情实在是蹊跷,肯定是有什么东西在作祟。林秋石觉得自己又躲过了一劫,他看着面前的火堆,发着呆,整个人都处于一种茫然状态。

    阮白洁坐在他的旁边,突然说:“我想吃面条耶。”

    “嗯。”林秋石道,“我先休息一会儿。”

    阮白洁说:“你怎么了,累了吗?”

    “没有,我只是在思考我出现在这个世界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林秋石说,“本来我在原来的地方活的好好的,突然有一天走出家门,发现走廊上出现了十二道铁门,然后我开了其中一扇……”

    阮白洁安静的听着。

    “接着就出现在了这里。”林秋石道,“铁门的意思只是意味着恐惧和折磨?”

    阮白洁闻言笑了起来,她说:“我觉得现在想这些是没有意义的,不过这样的经历或许不是折磨呢。”

    林秋石:“那是什么?”

    “或许。”阮白洁神情温柔,“意味着新生。”

    林秋石蹙眉。

    此时客厅里只剩他们两人,其他人都回房休息了。今天发生了那样的事,众人都感到疲惫不堪,于是熊漆决定修整一个小时后再讨论接下来该怎么办。说是怎么办,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想要早点离开这里,该去砍树还是得去,就算下次砍树的时候可能还会发生更恐怖的事。

    “去吧。”阮白洁,“我饿了。”

    林秋石站起来去了厨房。

    阮白洁看着他的背影,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面条味道不错,两人吃完后,大家也休息的差不多。于是再次聚集在了客厅之中,开始讨论之后的路。

    “他们应该是下山的时候被魇着了。”和其他人比起来更加冷静的团员张子双说,“我看到前面两个人脚步停了一下。”

    “这里的死法千奇百怪,根本不用关心他们到底怎么死的。”熊漆不客气的说,“现在问题是死亡的条件。”

    是砍树,还是扛木头,亦或者是在雪天出行,都有可能是鬼怪杀人的条件。

    “排除法吧。”小柯说,“砍树大家都砍了,但是只有他们三个扛着木头。”

    “那为什么我和熊漆扛木头没事?”林秋石问。

    “有两种可能性,一是扛树,第二种是有其他的条件。”熊漆说,“因为鬼怪每天杀人是有数量限制的,不可能一口气把我们全部杀完。”这也是为什么他会有勇气将那木头和林秋石一起扛回来的原因。

    “可是怎么验证?”小柯问。

    “为什么要验证呢。”阮白洁玩着自己的发丝,很不给面子的说,“只要避开这些条件不就行了,验证失败的代价我们谁都付不起。”

    “哦。”小柯冷漠的应了声。她对阮白洁的态度一直不太好,平日都是爱答不理的,也对,阮白洁这种漂亮的偶尔又喜欢作的妹子,有时候总会不太受同性人的欢迎。

    “那明天就不让人扛树了。”熊漆道,“我们搞个工具,把木头拖着下山。”

    其他人表示赞同。

    “跑掉的那个人怎么办呢?”又有人发问,是在担心那个情绪崩溃的队友,“就不管他了?”

    “怎么管?”队友张子双道,“你看看外面的天色,马上就要天黑了,天黑之后会发生什么事都说不好,你去拿命找?”

    众人都沉默下来,算是同意了他的说法。

    这样的世界里,大家的生命都没有保障,能活下来已经是十分奢侈的事情,更何谈去救下别人性命。

    “走吧,早点休息,明天还要继续呢。”熊漆说完话站起来准备回房。

    阮白洁却是看了眼外面的天气,道了句:“也不知道明天的雪会不会停呢。”

    结果却是一语成谶。

    雪下了一整晚,早上也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大约是昨天死了人,昨晚并没有发生什么恐怖的事,大家又成功的熬过了一夜。

    雪太大了,连出门都成了困难的事,更不用说在这样的风雪中砍下树再运回来。然而和恶劣的天气相比,显然暗处的那些鬼怪更让人恐惧,所以即便天气糟糕,却从头到尾没有人提出延迟一天。

    沉默的早晨,沉默的出发,大家好像因为昨天发生的事丧失了对话的能力。

    唯一保持状态的就是阮白洁,她走在雪地里,嘴里哼着歌儿,仿佛这趟出行,只是不足为道的旅游。

    踏着风雪走过漫长的道路,四人好歹在半路上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件,顺利的回到了住处。

    但是几人一回去,就感觉屋子里的气氛似乎不太对劲,几人面色惨白的坐在客厅里一动不动,空气中一片死寂,这气氛简直比众人刚到这里时还要糟糕。

    林秋石的目光移到几人身上,迅速的清点了一下人数,在确定人并没有少之后微微松了口气。

    “出什么事了?”熊漆发问。

    里面坐着的一个男人发着抖道:“楼上,楼上的尸体不见了。”

    “只是尸体不见了?”熊漆说,“你们是新人么,尸体不见了有什么好害怕的。”

    “被吃掉了。”旁边的女生呜呜咽咽,眼泪流个不停,“到处都是血……”

    熊漆和小柯对视一眼,知道他们是没办法从这些人嘴里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了,于是四人便决定去三楼看看情况。

    他们顺着楼梯往上爬,到二楼的时候,林秋石注意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二楼墙壁上也有了血渍。

    因为是木制结构的房子,所以墙壁也是木头的棕褐色,林秋石看到墙壁上附着了一些黑色的斑点,像是什么东西溅射了上去。

    “小心点,上面可能有东西。”熊漆走在最前面。

    终于到达了三楼,林秋石终于明白了他们口中的被吃掉了,是什么意思。

    原本摆放着尸体的地方空空如也,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但是尸体没了,却多了点别的东西。只见满地都是肉和骨头的碎末,好像尸体被什么东西凶残的撕扯开,啃了个稀巴烂,只余下残破的碎片。

    林秋石看到这样的情形不由的脸色一白,感觉胃部不适的翻腾起来。

    “吃的挺干净啊。”小柯倒是习惯了,“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唉。”熊漆叹气,“走吧,把三楼锁了,今天都住二楼。”

    “嗯。”小柯,“我去问下他们具体的情况。”

    他们重新回到一楼,又详细的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楼下的人这才将屋子里的事告诉了他们。

    原来熊漆他们走后,一群人就在楼里搜查了一下,结果搜到二楼的时候,他们听到三楼传来了非常奇怪的声音。就像是有人在咀嚼什么东西,外带着狼吞虎咽的吞咽声。

    然后大家数了一下人数,确定三楼没有他们的人之后,就开始冒冷汗了。

    众人没敢上去看,僵硬在二楼观察着情况,等到咀嚼声消失的时候,他们才壮着胆子去三楼看了情况——却只看到了一地的碎肉和骨头。

    “太可怕了。”团队里另外一个年长的姑娘神情已经有些呆滞,她说:“我才是第三次进门里,怎么会就遇到了这样的世界,我们能活着出去么?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没人能回答她的问题,屋子里寂静一片。

    熊漆微微叹气,说自己饿了,想找点东西吃,问有没有人跟他一起去厨房。

    林秋石道:“我陪你去吧。”

    阮白洁坐在林秋石旁边,细声细气道:“秋石,我也饿了,我想吃面条。”

    林秋石:“我去看看有没有,有就给你煮一碗。”

    “好。”阮白洁弯着眸子,温柔的看着林秋石,“注意安全哦。”

    林秋石点点头。

    厨房在客厅的左边,这里没有天然气,只有最原始的木柴。

    熊漆和林秋石两人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直到到了厨房,熊漆低着头生了火后才说了句:“我不打算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们。”

    “什么意思?”林秋石愣了一下。

    熊漆沉默的望了眼门口处,确定外面没有人后,才小声道:“我不能确定我们的团队里都是人。”

    林秋石的后背因为这句话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样的事情以前发生过。”熊漆说,“我们以为的队友其实并不是队友,而是那些东西。”

    林秋石道:“那你为什么相信我?万一我也是那些东西呢?”

    熊漆看了他一眼:“你不像。”

    林秋石:“……”

    熊漆继续说:“而且他们完全不像是经历过几次这种事情的人,都太慌了,比你还慌。”

    林秋石被这么夸有点不好意思:“其实我也挺怕的。”

    熊漆听到这话自嘲的笑了笑:“你这算什么怕,我第一次进到门里的那天晚上尿了三次裤子。”

    林秋石想到了昨晚那个恐怖的女人,沉默的看了眼自己的裤裆,心想自己还好把持住了……

    熊漆:“我建议你也最好保留一些线索,不要全部说出来。”

    林秋石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你的提醒,可以问一下你进来过几次了么?”

    熊漆:“六次了。”

    “哦……”林秋石尽量消化着熊漆给他的信息,关于门,团队,还有一些隐藏的线索。

    “你想那么多也没有用,尽量活着出去。”熊漆自嘲的笑了笑,“虽然我看这个世界是悬了。”

    炉灶里的火被点燃,将铁锅里的水烧的滚烫。

    林秋石在旁边找到了一个装着食材的筐子,里面有面有鸡蛋,甚至还有一些绿色的蔬菜,他把面下下去,又煎了个蛋,食物的香气弥漫在厨房里,祛除了那种阴凉的恐惧。熊漆见状赞了一句:“手艺不错。”

    “还好。”林秋石笑了笑。

    面煮了四碗,熊漆小柯,林秋石还有阮白洁,其他人林秋石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阮白洁也是饿了,捧着碗就开始吃面条,平常人吃面总会有点声音,她却是悄无声息的把整碗面吃了个干净,连汤都没剩一口。吃完之后也不吭声,转头眼巴巴的看着林秋石。

    林秋石被她火热的视线盯的发毛,无奈道:“你没吃饱?”

    阮白洁:“吃饱了。”话语刚落,她肚子很配合的响了一下。

    林秋石:“……你吃吧,我再弄点别的去。”

    阮白洁:“不了不了。”

    林秋石:“真的不了?”他作势要继续吃,却见阮白洁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模样实在是太可爱,让林秋石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好了,你吃吧,我差不多了。”

    “好好好。”这次阮白洁没客气。

    两碗面下肚,出去一趟的那种寒冷感总算没了,熊漆一边吃,一边把他们从木匠老人那里得来的信息告诉了大家,当然,他没有说全部,保留了最后一个填井的线索。

    作者有话要说:  挠头,搞不懂大家的恐怖点了,这个世界我觉得不是很恐怖啊……为什么大家会反应那么大(懵逼

    晋江为什么不给我发营养液,呜哇哇哇(委屈巴巴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

    感谢 猫猫猫猫猫 的手榴弹x4

    感谢 蚁酸 的火箭炮x1

    感谢 迷迷糊糊 的火箭炮x1

    感谢 空空 的火箭炮x1

    感谢 污人子弟 的地雷x9

    感谢 檀芽 的手榴弹x1,地雷x1

    感谢 28396424 的手榴弹x1

    感谢 萝卜 的手榴弹x1

    感谢 我家爱妃好逗比 的手榴弹x1

    感谢 唐启炎 的手榴弹x1感谢 佳污喵的喵喵 的手榴弹x1感谢 hydevive 的手榴弹x1感谢 拓荒者 的手榴弹x1

    感谢 丸子a 的手榴弹x感谢 白堕酒 的地雷x2

    感谢 sils 的地雷x2感谢 ages801 的地雷x2感谢 昼鹭夜鲸 的地雷x2

    感谢 猫本精华 的地雷x2感谢 maya姐姐 的地雷x2

    感谢 青挽沨 的地雷x2感谢 闻卜 的地雷x1

    感谢 大米的小迷妹 的地雷x1感谢 云妹 的地雷x1

    感谢 甜 的地雷x1感谢 南瓜先学 的地雷x1感谢 zhaohuichao 的地雷x1

    感谢 jahveh 的地雷x1

    感谢 流莹 的地雷x1感谢 机缘人 的地雷x1

    感谢 啦哒哒 的地雷x1感谢 肠粉 的地雷x1

    感谢 若溪未冬 的地雷x1

    感谢 长发绾君心° 的地雷x1感谢 魔法少女花 的地雷x1

    感谢 槿琛 的地雷x1感谢 nebuchadnezzar 的地雷x1

    感谢 慎疏 的地雷x1

    感谢 重名烦死了 的地雷x1感谢 姈嫫 的地雷x1

    感谢 雨山 的地雷x1感谢 阴历319 的地雷x1

    感谢 林秋秋的痴汉粉 的地雷x1感谢 宁子 的地雷x1

    感谢 江亦木 的地雷x1感谢 弧阿7 的地雷x1感谢 哀喵子 的地雷x1

    感谢 19380603 的地雷x1感谢 醉后变身小怪兽 的地雷x1

    感谢 艾贝拉 的地雷x1感谢 喃喃啾啾 的地雷x1感谢 杳然 的地雷x1

    感谢 要来个易烊千玺吗 的地雷x1感谢 桐君 的地雷x1感谢 墨染翠綠 的地雷x1感谢 xddd 的地雷x1

    感谢 狸猫与白兔几 的地雷x1感谢 木头 的地雷x1感谢 桃李不言 的地雷x1

    感谢 大佬臙 的地雷x1

    感谢 黄少地 的地雷x1感谢 焜阕 的地雷x1感谢 呆花 的地雷x1

    感谢 啧啧 的地雷x1感谢 白蛰bulabula 的地雷x1

    感谢 谷子 的地雷x1感谢 浣纱 的地雷x1

    感谢 浇水水 的地雷x感谢 28014129 的地雷x1

    感谢 温周周 的地雷x1感谢 天青色 的地雷x1

    感谢 花生 的地雷x1感谢 墨梓 的地雷x1感谢 cici 的地雷x1

    感谢 弗格特的小v 的地雷x1感谢 李泽言他太太 的地雷x1感谢 胡作非为 的地雷x1

    感谢 奈何端庄 的地雷x1感谢 summer 的地雷x1

    感谢 君洛 的地雷x1感谢 -_lotus_- 的地雷x1

    感谢 六月解花雪 的地雷x1感谢 雪满长安道 的地雷x1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