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杀人

【书名: 死亡万花筒 66|杀人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快穿之教你做人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带着空间闯六零     此为防盗章, 请买足70%或者等待三天。

    雪天路滑, 大家都走的格外小心。

    熊漆提着油灯在前面开路,招呼着大家慢慢来。

    原本雪只是星星点点的往下落, 然而在他们往回走的路上,雪突然大了起来, 如鹅毛一片,飘飘洒洒布满了整个天空。

    阮白洁并不重,林秋石背着她还算轻松,他低着头仔细看着脚下的路,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前走着。

    风声越来越大了,甚至到了有些刺耳的程度, 飘落的雪花遮挡了林秋石大半的视野,他开始有些看不清楚面前的人。

    这种感觉非常的糟糕,林秋石脚步微顿, 正欲停下,却听到耳边传来了阮白洁的声音,她说:“别停,继续走。”

    林秋石闻言只好继续往前。

    然而越往前走, 他越觉得有点不对劲,起初林秋石以为是天太冷自己被冻糊涂了, 但随着路途渐远, 他终于察觉出了违和感的来源。

    太轻了,他身后的人太轻了,仿佛已经没了重量一般, 林秋石吞咽了一下口水,尝试性的将背上的人往上送了一下。

    ——果然不是他的错觉,伏在他背上的人很轻,如同纸糊的一般,虽然形态俱在,但是却毫无重量。林秋石额头上起了一层薄薄的汗水,他唤道:“白洁。”

    没有声音。

    “白洁。”林秋石继续叫。

    “怎么啦?”阮白洁把脸贴到了林秋石的颈项上,她的脸冰冷一片,皮肤又湿又软,给了林秋石一种不太妙的联想,她说,“你叫我做什么。”

    “没事。”林秋石道,“就是问你冷不冷。”

    “我不冷。”阮白洁说,“一点都不冷。”

    林秋石不敢停下脚步,之前他一直埋头走路,此时抬目观察四周,却是发现自己和前面的人相隔很远。

    大雪之中,他只能隐约看见前面模糊的油灯和几个在风雪中行走的背影,他背上背着的,似乎也不是阮白洁,而是别的什么东西。

    林秋石微微咬了咬牙。

    “你在发抖。”背上的东西,有着和阮白洁一样的声音,她轻轻的,柔柔的说,“你很冷吗?”

    “还好。”林秋石道,“只是有点冷。”

    “你想去一个不冷的地方么?”她这么问,“一个温暖的,不会下雪,不会天黑的地方。”

    林秋石心想接下来是不是他该问是什么地方,但是他一点都不想问这个问题,于是干脆沉默下来。

    “你怎么不说话了?”她道。

    “因为我在想。”林秋石干巴巴的回答。

    她问:“在想什么?”

    林秋石的脚步停了片刻,大声道:“我在想怎么把你丢下去!”他说完这话,瞬间撒手,然后也没回头,朝着前面狂奔而去。

    显然他的抉择是正确的,因为他撒手之后,没有听到任何重物落地的声音——那东西绝对不是个人。

    林秋石拔足狂奔,抓着空隙朝着身后望了一眼。这一眼差点没把他心脏病吓出来。只见那个被他扔下来的东西,身躯毫无生气的趴在雪地上,而脖子却越来越长,朝着他狂奔的方向一路延伸,披散着黑色头发的脑袋在雪地里摩擦,歪着头追问他:“你为什么要丢下我,你不是最喜欢我了吗?”

    林秋石怒道:“我他妈喜欢你个头——”

    越来越长的头:“……”

    林秋石压根不敢停下自己的脚步,只求快点追上前面的伙伴。但是让他绝望的是,无论他跑得多快,前面的人影和灯光都没有靠近一点,他仿佛是在追逐梦境中的海市蜃楼。

    而身后的那玩意儿,却离他越来越近。

    完了,在那东西即将追上他的时候,林秋石心中泛起了绝望。然而就在这时,他的脚好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整个人都重重的跌倒在了地上。

    “卧槽!”林秋石跌了个狗吃屎,乃至于啃了好大一口雪,不过这个动作让他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身体里抽离出来,随后他感到有人把他从雪地里直接拎了起来。

    “林秋石,林秋石,你行不行啊,我有那么重吗?”是阮白洁的声音。

    林秋石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扭过头,看到了蹲在他旁边正用手指戳着他脸颊的姑娘。

    而熊漆则是那个将林秋石从雪地里拎起来的人,他道:“没事吧?”

    林秋石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我他妈以为我死定了。”

    阮白洁歪着头:“为什么?”

    林秋石简单的讲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事,说还好最后被绊了一下,不然怕是已经凉了。

    “哦。”阮白洁道,“我说你为什么摔倒了,我还以为是我太重了呢。”

    林秋石:“还行,不是特别重。”

    阮白洁弯起嘴角。

    熊漆道:“快点起来吧,他们都要走下山坡了,这天要黑了,我们也得快点。”

    林秋石点点头,爬起来的时候感觉自己膝盖有点疼,估计是刚才摔倒在地上的时候伤到了。但他没有提这事儿,而是跟着熊漆他们继续往前走,本来他还想背着阮白洁,最后却被阮白洁拒绝了,表示林秋石太瘦了,被他背着咯胸。

    林秋石听后幽幽的小声问了句:“你有胸吗……”刚才背着阮白洁时他感觉阮白洁的胸前一片平坦,完全没有任何柔软的感觉。

    阮白洁听到林秋石这句话就怒了,气道:“好好好,你胸大你先说!”

    林秋石:“……”

    三人加快脚步,想要赶上前面的人,可就在此时,林秋石却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

    “你们听到了吗?”林秋石问,他担心这也是他的幻觉。

    “听到了。”熊漆脸色发黑,“快点,出事了。”

    三人直接跑了起来,等他们到了前面时,却看到了可怖的一幕。

    原本扛着木头的三人死了两个,他们的身体被木头直接砸成了两半,最恐怖的是虽然身体断了,可他们却还是有意识,嘴里冒着鲜血,不住的发出惨叫和求救。

    而剩下的那个则瘫软在地上,裤裆湿了一片,嘴里崩溃的嚎啕大哭:“救命啊——救命啊——”

    “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熊漆问。

    小柯道:“他们本来走在路上,结果突然都松了手,木头直接下滑,砸在了前面两个人的腰上。”

    熊漆还没说话,剩下的那个幸存者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开始一路狂奔,嘴里哭嚎着:“有鬼啊,救命,有鬼啊——”

    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看着他狂奔着消失在了雪幕之中。

    而地上剩下的两人,也奄奄一息,眼见断了气。

    “怎么办啊……”团队里的女人哭了起来,嚎啕之声连绵不绝,“我们是不是都要死在这儿了。”

    熊漆的胡须上挂满了雪花,他叹了口气,神情倒也说得上平静,他道:“走吧,先把木头扛回去。”

    这木头砸死了人,谁还敢扛,大家都不肯动,最后还是林秋石主动出来和熊漆一起扛起了这沾满了血液的木头。

    回去的路上大家都很沉默,还好没有再发生什么意外。

    两人先将木头送到了木匠那儿。木匠老头看到木头上的血液一点也不惊讶,甚至连问都没有问一句,只是哑着嗓子提醒他们:“还差两根。”

    熊漆和林秋石都没说话,转身回了住所。

    那木头砸下来的事情实在是蹊跷,肯定是有什么东西在作祟。林秋石觉得自己又躲过了一劫,他看着面前的火堆,发着呆,整个人都处于一种茫然状态。

    阮白洁坐在他的旁边,突然说:“我想吃面条耶。”

    “嗯。”林秋石道,“我先休息一会儿。”

    阮白洁说:“你怎么了,累了吗?”

    “没有,我只是在思考我出现在这个世界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林秋石说,“本来我在原来的地方活的好好的,突然有一天走出家门,发现走廊上出现了十二道铁门,然后我开了其中一扇……”

    阮白洁安静的听着。

    “接着就出现在了这里。”林秋石道,“铁门的意思只是意味着恐惧和折磨?”

    阮白洁闻言笑了起来,她说:“我觉得现在想这些是没有意义的,不过这样的经历或许不是折磨呢。”

    林秋石:“那是什么?”

    “或许。”阮白洁神情温柔,“意味着新生。”

    林秋石蹙眉。

    此时客厅里只剩他们两人,其他人都回房休息了。今天发生了那样的事,众人都感到疲惫不堪,于是熊漆决定修整一个小时后再讨论接下来该怎么办。说是怎么办,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想要早点离开这里,该去砍树还是得去,就算下次砍树的时候可能还会发生更恐怖的事。

    “去吧。”阮白洁,“我饿了。”

    林秋石站起来去了厨房。

    阮白洁看着他的背影,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面条味道不错,两人吃完后,大家也休息的差不多。于是再次聚集在了客厅之中,开始讨论之后的路。

    “他们应该是下山的时候被魇着了。”和其他人比起来更加冷静的团员张子双说,“我看到前面两个人脚步停了一下。”

    “这里的死法千奇百怪,根本不用关心他们到底怎么死的。”熊漆不客气的说,“现在问题是死亡的条件。”

    是砍树,还是扛木头,亦或者是在雪天出行,都有可能是鬼怪杀人的条件。

    “排除法吧。”小柯说,“砍树大家都砍了,但是只有他们三个扛着木头。”

    “那为什么我和熊漆扛木头没事?”林秋石问。

    “有两种可能性,一是扛树,第二种是有其他的条件。”熊漆说,“因为鬼怪每天杀人是有数量限制的,不可能一口气把我们全部杀完。”这也是为什么他会有勇气将那木头和林秋石一起扛回来的原因。

    “可是怎么验证?”小柯问。

    “为什么要验证呢。”阮白洁玩着自己的发丝,很不给面子的说,“只要避开这些条件不就行了,验证失败的代价我们谁都付不起。”

    “哦。”小柯冷漠的应了声。她对阮白洁的态度一直不太好,平日都是爱答不理的,也对,阮白洁这种漂亮的偶尔又喜欢作的妹子,有时候总会不太受同性人的欢迎。

    “那明天就不让人扛树了。”熊漆道,“我们搞个工具,把木头拖着下山。”

    其他人表示赞同。

    “跑掉的那个人怎么办呢?”又有人发问,是在担心那个情绪崩溃的队友,“就不管他了?”

    “怎么管?”队友张子双道,“你看看外面的天色,马上就要天黑了,天黑之后会发生什么事都说不好,你去拿命找?”

    众人都沉默下来,算是同意了他的说法。

    这样的世界里,大家的生命都没有保障,能活下来已经是十分奢侈的事情,更何谈去救下别人性命。

    “走吧,早点休息,明天还要继续呢。”熊漆说完话站起来准备回房。

    阮白洁却是看了眼外面的天气,道了句:“也不知道明天的雪会不会停呢。”

    结果却是一语成谶。

    雪下了一整晚,早上也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大约是昨天死了人,昨晚并没有发生什么恐怖的事,大家又成功的熬过了一夜。

    雪太大了,连出门都成了困难的事,更不用说在这样的风雪中砍下树再运回来。然而和恶劣的天气相比,显然暗处的那些鬼怪更让人恐惧,所以即便天气糟糕,却从头到尾没有人提出延迟一天。

    沉默的早晨,沉默的出发,大家好像因为昨天发生的事丧失了对话的能力。

    唯一保持状态的就是阮白洁,她走在雪地里,嘴里哼着歌儿,仿佛这趟出行,只是不足为道的旅游。

    待那木匠口中的庙宇出现在了众人面前时,终于有人打破了沉默。

    “这是庙?”张子双开口,“这庙看起来……也太古怪了吧。”

    夜色中的庙宇,看起来的确十分的古怪。乍看起来十分的陈旧,但若是细细的观察,会发现这庙其实非常的精致。光是门口两根柱子上的浮雕便不似凡品。

    林秋石把阮白洁放下,举着火把看了看柱子上浮雕的具体内容,他发现浮雕上面雕刻的是关于十八层地狱的景象,无论是恶鬼还是受苦的灵魂,在柱子上都显得栩栩如生。

    “这柱子真漂亮。”阮白洁突然夸了一句。

    “是挺漂亮的。”林秋石也赞同。

    这些浮雕完全不像是眼前这个落后山村的产物,甚至已经快要称得上工艺品了。

    要不是现在大家还有更重要的事,可能林秋石会花时间好好观察一下。

    “谁先?”熊漆发问。

    他问的是谁先进去,但却无人应话。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危险了,如果进庙是触发死亡的条件,那先进去的岂不是将会成为牺牲品。

    “为什么一定要一个人进去呢。”阮白洁忽道,“如果那个老头子是骗我们的怎么办?”

    熊漆说:“但是听他的总比和他对着干好。”

    阮白洁:“这可不一定。”她扭头看了眼林秋石,“秋石,我害怕,我们两个一起进去吧。”

    林秋石闻言略微有些犹豫:“可是如果双人入庙才是触发条件呢?”

    阮白洁说:“现在一切答案都不知道,我宁愿赌一把,毕竟一个人进去,真出了什么事儿,也没人知道。”她说完,看了眼在面前黑暗中的庙宇,“毕竟……进去的是个人,出来的时候是个什么别的东西可就不一定了。”

    她这话让众人身上起了一身薄薄的鸡皮疙瘩,连林秋石也不例外。他伸手搓了搓自己的胳膊,看了眼阮白洁的表情,最后咬咬牙:“好。”

    熊漆皱眉:“你们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如果两个人才是……”

    他似乎还欲在劝,却被阮白洁打断了,“万一一个人才是呢?这事情谁说的准?”

    事实的确如此,熊漆沉默。

    “你们怎么安排顺序我们懒得管。”阮白洁声音柔柔的,“这天儿太冷了,秋石,我们先进去,早点回家睡觉吧。”

    大约是提到了睡觉两个字,让众人想起可怖的夜晚马上就要来了。如果他们再在这里磨蹭,极有可能会整完都浪费在这里,到那时会遇到什么东西是完全不可控的。

    “走吧。”阮白洁挽着林秋石的手,整个人都贴在了他的身上。

    林秋石已经习惯了阮白洁的粘人,点头之后咬咬牙道了声走。

    两人便迈着步子,朝着庙里去了。

    其他人看着他们的背影,陷入了一种短暂的沉默之中。

    庙是木门,半掩了起来,里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阮白洁伸出手,轻轻的推开了面前的门。

    嘎吱一声脆响,门应声而开,里面的空气扑面而来。

    林秋石嗅到了一种属于淡淡的香气,这种气息很淡,但在这样的环境里却非常的格格不入。

    林秋石借着火把微弱的火光,看清楚了庙宇里的装饰。

    庙并不大,构造也非常的简单,中间摆放着香案和一些神仙的雕像,旁边是一个巨大的功德箱。功德箱上似乎还刻着什么字,因为距离太远了,林秋石有些看不清楚。

    “走吧。”阮白洁道。

    两人继续往前,走向神像面前的蒲团。

    神像是一座佛像,什么佛林秋石不认识,但看上去面目慈祥,透着股普度众生的的味道。

    阮白洁的表情很平静,她在蒲团上跪下,朝着佛像拜了一拜。

    林秋石站在旁边屏住了呼吸。

    安静的等待之后,什么也没有发生。佛像依旧慈悲,半闭的眼眸沉默的看着眼前的信徒。除了呼啸的风声,庙中一片让人安心的宁静。

    林秋石松了口气。

    “没事。”阮白洁站了起来,排干净了膝盖上的灰尘,“你来吧。”

    林秋石点点头,把火把递给阮白洁,自己跪上蒲团拜了拜。阮白洁拜的时候怎么想的林秋石不知道,反正他拜的时候非常的虔诚,祈求着眼前神明的庇护。

    “好了。”短短的几个动作,却好似让人耗尽了力气,当拜完之后什么都没有发生之后,林秋石大大的松了口气。

    “走吧。”阮白洁转身,“我们该出去了。”

    于是两人缓步离开了的庙里。

    站在外面的人看到他们两个完好无损的出来时,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熊漆道:“有什么事情发生么?”

    林秋石摇摇头:“没有。”

    大家虽然没说什么,但脸上的表情都很奇怪,也有人犹豫起来。

    “不如我们就两个两个的一起进去?”熊漆说,“既然前面的人都没事……”

    “你确定他们没事?”有个团员却是警惕的看着阮白洁和林秋石,“刚才她还说过,进去的是人,出来的可就不一定是什么了,你们怎么就能确定他们两个还是人?”

    被怀疑身份的林秋石正欲解释,阮白洁却是手一挥,阻止了他说话,她不咸不淡道:“我们不劝,你们随意。”

    “熊哥,我也怕。”小柯道,“我们也一起进去吧?”

    熊漆显得有些犹豫。

    其有胆子小的团员开始找伙伴,也有人固执的还是不肯违背木匠老人的说法。

    “那就按自己的想法来吧。”最后熊漆下了决定,“小柯,我们一起进去。”

    小柯惊喜的点点头。

    按照之前他们决定的顺序,第二组进庙的是一个独身的男人。他一个人进去,也一个出来,全程同样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只是他出来的时候表情里有些疑惑,似乎想要说什么。

    但他还没来及说,第三组的人就已经进去了。

    “你们在庙里看到了什么?”那个独生进身的男人小声的对着林秋石发问。

    “没看见什么。”林秋石说,“就是神像和蒲团。”

    作者有话要说:  阮南烛:孩子终于长大了……

    林秋石:是吧,终于可以帮你善后了?

    阮南烛:终于可以洗了吃了……

    林秋石:????

    最近找到一家好好吃的火锅沉迷的不能自拔,然后想起一个外地基友,来这边吃火锅吃的太撑站起来就吐了(。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特别感谢 xiny昕汝 的深水鱼雷x1vivi 的深水鱼雷x1,谢谢大家的厚爱了,挨个啾咪qaq

    感谢 蚁酸 的火箭炮x3,手榴弹x3

    感谢 风弦弦 的地雷x3,火箭炮x2

    感谢 迷迷糊糊 的火箭炮x1

    感谢 晋安鴂 的火箭炮x1

    感谢 夜雨夜雨夜 的火箭炮x1

    感谢 唐启炎 的火箭炮x1

    感谢 晚饭吃什么 的火箭炮x1

    感谢 殇雪 的火箭炮x1

    感谢 汐沐影 的地雷x5,手榴弹x1

    感谢 好坏的一块肉肉 的火箭炮x1感谢 涂鸦的音符 的火箭炮x1

    感谢 社会主义的接班人 的地雷x2,手榴弹x1感谢 白堕酒 的地雷x2,手榴弹x1感谢 薛洋的亲亲老婆 的地雷x1,手榴弹x1

    感谢 淡上 的手榴弹x1,地雷x1感谢 夜凉如水 的手榴弹x1,地雷x1

    感谢 我过得很开心 的地雷x5

    感谢 格子 的手榴弹x1感谢 端雅敬思 的手榴弹x1感谢 弗格特的小v 的手榴弹x1感谢 一条大鱼 的手榴弹x1感谢 猫本精华 的手榴弹x1

    感谢 程弥 的手榴弹x1感谢 星晴 的手榴弹x1感谢 反十字 的手榴弹x1感谢 烤鱼 的手榴弹x1

    感谢 服役 的手榴弹x1感谢 阿花我是阿怜啊 的手榴弹x1

    感谢 污人子弟 的地雷x4感谢 丸子a 的地雷x3

    感谢 luluuu 的地雷x3感谢 炎瑾瑜 的地雷x3感谢 cherish 的地雷x2感谢 28331482 的地雷x2

    感谢 我,商陆,可爱 的地雷x2感谢 若溪未冬 的地雷x2

    感谢 四月猫扑满 的地雷x2感谢 杏子 的地雷x2感谢 浪! 的地雷x2

    感谢 昼鹭夜鲸 的地雷x2感谢 柠檬汽水 的地雷x2

    感谢 静姝 的地雷x2感谢 青柠檬 的地雷x1感谢 小瑜不是鱼 的地雷x1

    感谢 大总攻子车书白 的地雷x1感谢 机缘人 的地雷x1感谢 垚. 的地雷x1

    感谢 墨团 的地雷x1感谢 奈何端庄 的地雷x1

    感谢 姈嫫 的地雷x1感谢 六百青花鱼 的地雷x1

    感谢 叶喻神烦 的地雷x1感谢 无 的地雷x1

    感谢 墨鸢千水 的地雷x1感谢 永眠不起 的地雷x1

    感谢 小滑块 的地雷x1

    感谢 弧阿7 的地雷x1感谢 19380603 的地雷x1感谢 地瓜 的地雷x1感谢 矜持萝卜 的地雷x1感谢 为君沽酒 的地雷x1感谢 赭 的地雷x1

    感谢 番茄 的地雷x1感谢 王权利 的地雷x1

    感谢 泎柒 的地雷x1感谢 二分法求方程 的地雷x1

    感谢 不不不不吃了,撑 的地雷x1感谢 青青之心 的地雷x1

    感谢 yane 的地雷x1感谢 如若必然 的地雷x1感谢 细思恐极 的地雷x1感谢 唐某人 的地雷x1

    感谢 李泽言他太太 的地雷x1感谢 光影半落 的地雷x1感谢 水果布丁 的地雷x1感谢 朱颜易老 的地雷x1

    感谢 粉团粉圆 的地雷x1感谢 false 的地雷x1

    感谢 暗黑使者 的地雷x1感谢 一把栗子 的地雷x1感谢 一砸一个小盆友 的地雷x1

    感谢 不肯皂 的地雷x1感谢 药别停 的地雷x1感谢 恒梦眠者 的地雷x1感谢 慕蓝 的地雷x1感谢 闷哼阿宅 的地雷x1

    感谢 。xulon 的地雷x1

    感谢 25046513 的地雷x1感谢 遂古之初 的地雷x1

    感谢 自比周郎 的地雷x1感谢 西院里的猫i 的地雷x1感谢 shevon 的地雷x1感谢 天才三三金 的地雷x1

    感谢 ages801 的地雷x1感谢 帅哥安迷修 的地雷x1感谢 忘川 的地雷x1感谢 有酥 的地雷x1

    感谢 tina 的地雷x1感谢 siebensin 的地雷x1

    感谢 连咸鱼都不如的渣渣 的地雷x1

    感谢 天子狩于 的地雷x1感谢 浇水水 的地雷x1感谢 别说了我吃糖 的地雷x1

    感谢 xiaojiajia 的地雷x1感谢 笑白 的地雷x1感谢 默默 的地雷x1感谢 米兔米兔米 的地雷x1

    感谢 荔枝 的地雷x1感谢 揖君而语 的地雷x1

    感谢 fiajg 的地雷x1感谢 玉米兔兔 的地雷x1

    感谢 花怜生一堆 的地雷x1感谢 萝妮 的地雷x1感谢 或老穹 的地雷x1感谢 安然 的地雷x1感谢 欢 的地雷x1感谢 望城念楼 的地雷x1

    感谢 yamp 的地雷x1

    感谢 皈依的小贩 的地雷x1感谢 27899872 的地雷x1感谢 长庚 的地雷x1

    感谢 没被咬过的苹果 的地雷x1感谢 林秋秋的痴汉粉 的地雷x1

    感谢 糯米家的竹马 的地雷x1感谢 天官赐秃 的地雷x1

    感谢 yun 的地雷x1感谢 过江红鲤 的地雷x1感谢 zhjiji 的地雷x1

    感谢 阿连丹迪la 的地雷x1感谢 楼扇颜 的地雷x1感谢 第三十八年夏至 的地雷x1

    感谢 子鼠寅午 的地雷x1感谢 空玖 的地雷x1感谢 24240121 的地雷x1

    感谢 轻雨傲蓝 的地雷x1感谢 宋运利 的地雷x1感谢 oktober 的地雷x1

    感谢 读者往西子心里 的地雷x1感谢 28014129 的地雷x1

    感谢 olivia 的地雷x1感谢 槿琛 的地雷x1感谢 鲜花插在羊毛上 的地雷x1

    感谢 闻卜 的地雷x1感谢 中二少女的孤傲 的地雷x1

    感谢 取名太难了 的地雷x1感谢 果果佚佚 的地雷x1

    感谢 鹏鹏的爸爸! 的地雷x1感谢 南方无幻 的地雷x1感谢 俱梨伽罗 的地雷x1

    感谢 仙贝呗 的地雷x1感谢 随便帅_, 的地雷x1

    感谢 fino 的地雷x感谢 _kassykt_ 的地雷x1

    感谢 一根藤上 的地雷x1感谢 遥遥 的地雷x1感谢 重名烦死了 的地雷x1

    感谢 西子湖畔 的地雷x1感谢 君君 的地雷x1

    感谢 28197315 的地雷x1感谢 嘟嘟嘟嘟 的地雷x1

    感谢 白鹤忘机 的地雷x1感谢 忆眠碎梦 的地雷x1感谢 汉可猫 的地雷x1感谢 gatling 的地雷x1

    感谢 油炸小鱼干 的地雷x1感谢 醉后变身小怪兽 的地雷x1

    感谢 喃喃啾啾 的地雷x1感谢 板板板蓝根 的地雷x1

    感谢 louis 的地雷x1感谢 甜酒果的云朵xi 的地雷x1感谢 斩之 的地雷x1

    感谢 何若愚 的地雷x1感谢 梨子sama 的地雷x1感谢 苏子沐 的地雷x1

    感谢 爵爷 的地雷x1感谢 浣纱 的地雷x1感谢 懒癌末期喵星人 的地雷x1

    感谢 晚风轻拂 的地雷x1感谢 为花怜打call 的地雷x1感谢 阿七七七 的地雷x1

    感谢 維維安娜妖樹 的地雷x1

    感谢 蓝se专属 的地雷x1感谢 yanako 的地雷x1

    感谢 仙乐云梦洛河边 的地雷x1感谢 腐酱 的地雷x1

    感谢 罗德 的地雷x1感谢 西北 的地雷x1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