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传承

【书名: 死亡万花筒 59|传承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山村名医快穿之教你做人不死佣兵     此为防盗章, 请买足70%或者等待三天。

    “还在床上呢。”林秋石说, “说太冷了, 不想下床,我给她带点吃的回去。”

    熊漆哦了声,说他们打算待会儿就出去, 让林秋石最好一起。这要是放在平日, 那大家估计会怀疑林秋石和阮白洁做了点什么, 但奈何昨晚发生了那样的事, 要是林秋石他们还有这个兴趣和精力, 那真是天赋异禀。

    今天去木匠那儿, 熊漆主要是想问问关于填井的事儿,怎么填, 什么时候填他们都不知道。不过最重要的事情,应该是为什么要填井。

    来到这里已经有段时间,林秋石也确定这里几乎是每家每户都有那么一口井,井口大部分都立在院子中央, 刚好挡住人出去的路。这从构造上来说本就非常的不科学,似乎隐藏着什么奇怪的风俗。

    昨天因为木匠错误的信息导致死了两个人, 大家再次看到他时的心情都不大好。连一向和善的熊漆表情都冷了几分, 好在那老头子也不甚在意,还是握着那杆烟枪,眯着眼睛吞云吐雾。

    “老爷子,拜完之后我们需要做什么呢?”熊漆问。

    “自然是填井了。”木匠说,“选个晚上, 把死物往井里一放,就成了。”

    “死物?什么死物,这话什么意思?”小柯感觉不妙,语气一下子重了许多,“您什么意思?”

    木匠说:“字面上的意思。”

    “只要是死掉的生物都可以?”熊漆连忙确认。

    “对,只要死掉的都行。”木匠说,“鸡鸭狗鹅,只要你们能找得到,三天之内丢在井里,盖上土,这棺材就能做出来了。”

    听到只要是死掉的东西都行,熊漆松了口气,但他这口气还没松完,旁边站着的阮白洁就来了句:“我们在这村子这么多天了,就没看见这村里有什么活物,去哪里找什么鸡鸭狗鹅。”

    “可是我们不是吃了鸡蛋么?”林秋石想起了家里的那个菜篮子,“既然有鸡蛋,就应该有鸡啊。”

    “你是没仔细看那篮子吧。”阮白洁道,“我们屋子里根本没有外人进来,也没有村民,那篮子里的东西都是自己变多的。”

    林秋石:“……所以那鸡蛋到底是什么生的。”

    阮白洁:“管是什么生的,反正味道不错。”

    林秋石:“……”他觉得胃不太舒服。

    在阮白洁的提醒下,大家似乎都想起了这村子里的确没有什么活物,此时正值寒冬,山野里更不可能有东西,熊漆也是个聪明的,一下子就抓住了某个关键点,他脸上的血色逐渐褪去,开始发白:“老人家,您到底是什么意思?”

    木匠说:“我只是个做棺材的,能说的能做只有这么多,我也不会故意害你们。”

    他这话说出来,终于有人忍不住了,那人一拍桌子,怒吼:“什么叫不会故意害我们,你让我们一个个的进庙里去祭拜,现在只要是单独进去的都死了——”

    木匠冷冷道:“棺材是用来做什么的?”

    众人愣住。

    “不就是用来装死人的么,没有死人,做什么棺材。”木匠笑了起来,那张满是皱褶的脸上,看起来诡异极了,“况且你们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呢……”

    阮白洁:“听你什么话?”

    木匠指了指他们:“还剩这么多人,她可还没吃饱。”

    “吃饱……?”林秋石听到吃这个词,一下子就想起了三楼上面被嚼成了碎块的尸体,还有昨天众人提到的那些细节,被那个恐怖鬼怪砍死的人好像都被拖回了庙宇之中,现在他终于知道了那些尸体最后的下落。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熊漆忍不住发问,“那个女人……”

    木匠摆了摆手,不肯继续说。

    阮白洁眼神开始飘,最后停留在了某个空荡荡的角落,嘟囔了一句:“怎么把棍儿收起来了啊。”

    木匠差点没气笑,心想我不收起来等着你像上次一样拿起来威胁要揍我吗。

    阮白洁:“虽然棍子没了,但是还好我有别的准备。”她说着从身后掏了一把折叠小刀,“老爷子,好好说道说道吧,反正你要是不说清楚,我们都得死在这儿,死前把您一起带走做个伴也挺好的。”

    木匠:“……”

    不管是木匠,连林秋石都看的目瞪口呆,众人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之中,大部分人脑子里都在想还有这种骚操作吗??

    木匠气的要死,又拿阮白洁没办法,只能咬着牙说了一下“那个女人”的事。

    原来那个女人,是他们村里供奉的一尊神,虽说是神,却是邪神,在保佑村子平安的同时,又极喜食生骨肉。每到冬天,村里人都会以活牲祭祀。但今年村子里出了意外,活牲都没了……

    好在这时,来了几个愿意帮他们做棺材的外乡人。

    话说到这里,大家都懂了,原来他们就是村民眼里的活牲。

    “必须要喂饱么?如果没喂饱会怎么样?”熊漆问。

    木匠说:“没喂饱……她就会来找你们,做棺材的人都得供奉她,所以今年除了你们,没人做棺材。”他抽了口烟,“我能说的就这么多,只要你们去填了井,我就开始做棺材。”

    阮白洁没说话,低着头玩着手里的小刀,她的手指修长,锋利的刀刃飞快的在她指尖穿梭,看的人眼花缭乱。

    木匠也沉默下来,他似乎颇为忌惮阮白洁,说话时经常的看她两眼。

    就在众人以为阮白洁还会说点什么的时间,她却叹了口气,道:“走吧。”

    “这就回去?”熊漆说。

    “不然呢。”阮白洁有点不耐烦,“他就知道这么多东西了,再问也问不出什么。”她转身,推门而出,态度十分决绝。

    大家见状也跟着陆陆续续的走了出去,林秋石感觉阮白洁的心情似乎不大好,他追出去后问她怎么了。

    阮白洁道:“今天晚上小心点吧。”

    “什么意思?意思是那东西还有可能来找我们?”林秋石只能想到这个要小心的原因。

    “呵。”阮白洁笑了,她突然扭头,凑到了林秋石的耳边,轻声道,“有时候呀,人可比鬼怪,可怕多了。”

    林秋石愣住。

    “回去了。”阮白洁转身往前,林秋石看着她的背影,突然觉得这姑娘真的是看不透。

    如果说去木匠那儿之前,大家还会偶尔说那么一两句话,那么从木匠那儿回来之后,众人间的气氛就彻底的变成了一潭死水,还是快要发臭的那种。

    林秋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阮白洁吃着烤红薯,慢吞吞的解释:“你傻啊,因为之前大家还会想着齐心协力一起活下来,但是现在嘛……”

    “现在?”林秋石疑惑。

    “现在,大家都在盼着对方早点死啊。”阮白洁靠着椅子,“只要有人死了,就有了死物填井,棺材也就做出来了,大家都能活着离开……”

    林秋石:“……”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一茬,听后神情都有些恍惚起来,“门里的世界都是这样的吗?”

    阮白洁继续道:“这其实还算好的,今晚你可千万别出门,不然……”

    林秋石:“会遇到那个女鬼?”

    阮白洁摇摇头:“可能会遇到比女鬼更恐怖的东西哦。”

    林秋石其实内心猜到了什么,但他还是不太愿意承认。毕竟生于法制社会,他的思维还没能脱离框架。阮白洁暗示,有人会为此杀了同伴,以获得可以填井的死物,他却不愿意去相信,真的会有人这么做。

    当晚,林秋石失眠了。

    阮白洁躺在他旁边,睡得依旧像头无忧无虑的猪。

    林秋石则看着天花板,想着白天发生的那些事儿,窗户和门都关好了,他本来还想用椅子抵住门,结果阮白洁在旁边来了句:“你就不怕那东西突然出现在我们房间里面……?”

    林秋石:“……!!”有道理。

    于是他乖乖的又把椅子挪开了。

    然而该发生的事情,迟早都会发生,凌晨两点,被失眠困扰的林秋石,再次听到了人类的惨叫声。

    天亮之后,昨夜的恐怖气息消散了不少。

    林秋石顺着二楼走廊正欲往下,却听到三楼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嘈杂之声,像是有很多人在讨论着什么。他本不打算去看,却又听到了女人的哀嚎,这哀嚎悲痛欲绝,仿佛遭遇了什么极为悲惨的事。

    林秋石稍作犹豫,还是转身去了三楼的楼梯想去看看楼上出了什么事。

    这里楼是木制结构,楼梯上的木板有些老化了,踩在上面嘎吱嘎吱直响,有的地方还会颤动一下,仿佛快要承受不住人体的重量。

    林秋石到了三楼,看见了好几个人站在走廊上。但吸引住他注意力的,却是空气中那股子浓郁的血腥味。

    这血腥味太浓了,刺的人鼻腔生疼,林秋石生出些许不妙的感觉,他移动着脚步,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几人身后。

    “我就知道。”昨天接林秋石他们来的高大男人熊漆声音低沉的和人讨论着什么,“昨天果然出事了……”

    小柯也在说话,她道:“我也觉得,本以为是……”她说到这儿,转身看了一眼走到自己身后的林秋石,“算了。”

    林秋石心想你这话什么意思,本以为是谁,难道本以为是我和阮白洁么?他抬眸,看到了小柯身后的一扇门。

    门半掩着,地板上淌着一地的鲜血,因为天气太冷,鲜血已经凝固了。但依旧能看出血量非常大。

    “出什么事了?”林秋石问。

    “死人了。”熊漆的语气很平淡。

    林秋石:“……死人了?”如果是昨天,他大概会觉得不可思议,这些人为什么能以如此平淡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但是经历了昨晚那些事,他已经清楚的意识到,他现在所在的地方,再也不是那个可以用常识解释的世界。

    “嗯。”熊漆说。

    林秋石换了个角度,朝着门内望了一眼。这一眼,让他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屋子里到处都是凝固的鲜血,两具尸体凌乱的摆放在地板上,血肉模糊的程度,已经完全认不出原型。与其说是人,倒不如说更像是两具没了皮的肉块。血液顺着屋内的地板一路往外淌,从地板到墙壁,整个三楼几乎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

    林秋石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被这一幕恶心到了。他捂着嘴转身,小柯倒是很善解人意的道了句:“旁边屋子里有厕所。”

    林秋石赶紧冲进厕所一顿乱吐。

    等着他吐完出来,小柯说了句:“我还以为你不会吐呢。”

    林秋石:“啊?”

    小柯淡淡道:“你和阮白洁已经是素质很好的新人了,一般新人第一扇门的状态都会特别差,存活率能有个20%吧。”

    林秋石:“……”

    小柯说:“走,下去吃早饭吧。”

    林秋石道:“那不管那两具尸体?”

    小柯闻言表情十分奇怪:“你想怎么管?”

    林秋石无话可说。他正跟着人往下走,突然想起了什么,疑惑道:“等等,我在二楼的时候听到三楼有女人在哭……”他环顾四周,确定他们几人里就小柯一个姑娘,看她冷静的模样,怎么也不像是会嚎啕大哭的人。

    “女人在哭?”小柯道,“我们都没听到,你听错了吧。”

    林秋石:“……好吧。”

    一楼的早饭已经做好了,热气腾腾的摆放在桌子上。做饭的人据说是村里的村民,他们看起来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

    林秋石吃了早饭之后,跟他们借了几件厚实的衣服,又打听了一下村子里的事。

    “我们村啥事儿也没有哩。”村民似乎给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就每年冬天的时候会来几个旅游的。”

    林秋石:“哦……平时你们的生活用品怎么办呢?”

    村民道:“去山外买,虽然山路不好走,但是总要想办法的嘛。不过只要一下雪,就没法儿出去啦,山路被封死了,整个冬天都只能待在这儿。”

    林秋石想了想,忽的问了句:“你们村里的井都是打在院子中央吗?”

    不知道是不是林秋石的错觉,在他提出井这个字的时候,村民的表情似乎变得紧张了许多,但并没有给什么特别的信息,只是点点头,说了声对,然后转身走了。

    林秋石想了会儿,没理出什么头绪,便决定先把衣服送给阮白洁,再说其他的。

    他进屋子时,阮白洁躺在床上玩手机,见他进来了,轻轻的哼了声:“你好慢哦。”

    林秋石把借来的衣服递到床上:“起来吧,一楼有早饭。”

    阮白洁嗯了声。

    林秋石说:“我出去等你。”

    “等等。”阮白洁突然叫道,“你头顶上是什么?”

    “什么?”林秋石莫名其妙。

    阮白洁冲着他招了招手,林秋石便靠近了她。

    “全是红色的……”阮白洁伸手在林秋石脑袋上一摸,随后将掌心翻转过来,“这什么东西?”

    林秋石一看阮白洁手里的东西就感觉不妙,因为阮白洁手里的东西很像是被冻硬的血液。

    “我去看看。”林秋石赶紧进了厕所,果然如阮白洁所言,注意到自己的头发上全是一些碎碎的冰渣,这些冰渣是暗红色,藏匿在头发里一时间根本看不出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弄到头上的。

    “卧槽。”林秋石低低骂了句,用毛巾擦了擦自己的头,这不擦还好,越擦越触目惊心,一张热毛巾几乎都被染红了,他头发还没擦干净。

    换了身厚衣服的阮白洁走了过来,很不客气的说:“还好这玩意儿不是绿色的。”

    林秋石:“……你见过绿色的血?”

    阮白洁道:“这是血啊?”

    林秋石叹气,简单的把三楼发生的事情说了一下,当他说到死人了的时候,阮白洁又柔柔弱弱的哭了起来,说林哥,我好害怕,会不会下一个死的就是我们?

    到底是个漂亮姑娘,哭的这么惨,让人心有不忍。

    林秋石上前安慰,阮白洁准备把头靠在他肩膀上的时候突然来了句:“林哥,你多高啊。”

    林秋石:“……一米八。”

    “哦。”阮白洁道,“比我还矮呢。”

    林秋石:“……”委屈你了啊。

    林秋石转身一边清理自己的头发,一边思考这些血是从哪里弄出来的。最后他有了一个很惊悚的想法……不会是三楼的天花板上……滴下来的吧?

    “我想去三楼看看。”林秋石说,“你先去一楼吃饭吧。”

    “一个人去吗?”阮白洁道,“我们一起吧。”

    “你不害怕?”林秋石狐疑道,阮白洁刚才可还哭的梨花带雨的。

    “这不是有你在吗?”阮白洁撩了撩耳畔的青丝,很温柔的笑了,“你在,我怕什么呢。”

    林秋石心想也对啊,毕竟从昨晚来看你跑的可比我快。

    于是两人顺着走廊又去了三楼。

    依旧满地鲜血,依旧是那没有收拾的尸体,不过这一次林秋石的注意力放到了天花板上,他抬起头,果不其然在天花板上也看到了血液的痕迹,只是这痕迹让人感觉非常不舒服,看上去像是有什么东西黏在天花板上,慢慢爬过去的样子。大约是时间久了,天花板上的血迹同样被冻结,但依稀可见滴落在地上的血渍。

    林秋石看的头皮发麻,他真的不愿意去思考他第一次出现在三楼的时候,天花板上到底挂了个什么东西……而且从头到尾他们都还没发现。

    阮白洁抬头看了天花板好久。

    林秋石问她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天花板啊。”阮白洁说,“不然能看到了啥,看到了星空和梦想?”

    林秋石:“……”

    她胆子也是真的大,看完天花板之后还去围观了一下那两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全程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适,甚至看起来还有点兴奋。

    直到林秋石狐疑的看了她一眼:“你就不怕吗?”她才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很配合的开始嘤嘤嘤。

    林秋石:“……别嘤嘤嘤了,你还吃不吃早饭?”

    “吃吃吃。”阮白洁,“我也饿了。”

    两人这才下楼,看见众人已经吃完早饭,似乎就在等他们两个。

    “你们两个去哪儿了。”熊漆道,“就等你们了。”

    阮白洁面对众人的目视,一点也不紧张,身姿轻盈的坐到了桌子旁边,端起碗就要吃早饭。

    林秋石没有阮白洁那么厚的脸皮,把他头发上的血迹说了一下,还说在三楼的天花板上也看到了某些奇怪的痕迹。

    众人听完之后脸色都不大好看,更有人条件反射的抬头看了眼天花板。

    他们正在讨论昨晚死去的人和那些怪异的痕迹,门外就走进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男人穿着一身军绿色的厚棉袄,手里提着盏油灯,慢慢吞吞的走进了大厅。

    “你好。”男人开口道,“我是这个村的村长,你们就是我请来帮忙的人吧?”

    他一开口,屋子里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这天冷了,我们村想造口棺材为来年做准备。”男人用沙哑的声音说,“就托你们给木匠帮帮忙了。”

    没人回答村长的话,村长似乎也不准备从他们这里获得什么答案。

    他说完话,咳嗽了几声,便又提起了那盏摇摇晃晃的煤油灯,朝着屋外走去。外面的雪虽然停了,可风还在继续刮着。呜呜的风声砸在门板上树梢上,乍一听去,好似人类的哀嚎。

    “开始了。”熊漆轻轻的,说了一句。

    他话语落下,屋外就刮起一阵大风,将半掩着的门吹的重重砸在了墙壁上,咔擦一声,看起来还算结实的木门竟是被直接砸成了几块。

    屋中众人一片寂静,最后还是熊漆先开了口:“应该就是造棺材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屋子里却是有嚎哭声响起,林秋石扭头一看,却是看到是一个团队里的男人情绪崩溃了,“居然是这种难度的世界——我们怎么可能活下去,谁会造棺材,我们会死的,我们会死在这里——”

    作者有话要说:  看着评论陷入迷茫,感觉大家恐怖点不太一样啊,有的人觉得这扇门贼恐怖,有的人表示没触到恐怖点。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咸甜党之争吧(深沉

    还有我真的是每天早上十点更新的,都一个多月了没有断一次,不要再说我更新时间紊乱了,那其实是弱智作者的改错字时间啊啊啊!!作者都要委屈的变形了qaq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

    感谢 蚁酸 的火箭炮x1,地雷x1,手榴弹x1

    感谢 树叶立方 的火箭炮x1

    感谢 浅羽 的火箭炮x1

    感谢 迷迷糊糊 的火箭炮x1

    感谢 堇颜 的火箭炮x1

    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7

    感谢 27745870 的手榴弹x1,地雷x1

    感谢 lecce 的手榴弹x1

    感谢 风弦弦 的手榴弹x1

    感谢 昼鹭夜鲸 的手榴弹x1

    感谢 水龙骨里白 的手榴弹x1

    感谢 唐启炎 的手榴弹x1

    感谢 止渴 的地雷x4感谢 addy 的地雷x4感谢 徒勞宵前 的地雷x2

    感谢 17191566 的地雷x2感谢 静姝 的地雷x2

    感谢 猫本精华 的地雷x2感谢 tush 的地雷x2

    感谢 天真辟邪但有邪 的地雷x1感谢 堕光沉影 的地雷x1

    感谢 宴九 的地雷x1感谢 锦衣夜行疯十七 的地雷x1

    感谢 喵斑 的地雷x1感谢 kuoyu 的地雷x1

    感谢 不会起名字 的地雷x1感谢 程弥 的地雷x1

    感谢 若溪未冬 的地雷x1感谢 奈何端庄 的地雷x1

    感谢 东窗困 的地雷x1感谢 九qj 的地雷x1

    感谢 苏沐秋 的地雷x1感谢 萤远 的地雷x1

    感谢 auaauayy 的地雷x1感谢 糖花卷 的地雷x1

    感谢 叶子 的地雷x1感谢 26063092 的地雷x1

    感谢 28174676 的地雷x1感谢 稻草屋 的地雷x1感谢 沉迷龙马 的地雷x1

    感谢 夏目家里的喵森森 的地雷x1感谢 姈嫫 的地雷x1

    感谢 今为汝兮 的地雷x1感谢 提灯 的地雷x1

    感谢 有个大俠梦 的地雷x1感谢 27341709 的地雷x1感谢 我,商陆,可爱 的地雷x1

    感谢 弗格特的小v 的地雷x1感谢 小东方 的地雷x1

    感谢 当归 的地雷x1感谢 忘川 的地雷x1感谢 眉画远山长 的地雷x1

    感谢 浆糊 的地雷x1

    感谢 (⊙x⊙;) 的地雷x1感谢 好大一块香饽饽 的地雷x1

    感谢 槿琛 的地雷x1感谢 浓浓 的地雷x1

    感谢 池塘青蛙 的地雷x1感谢 鲜花插在羊毛上 的地雷x1感谢 伯兰芠校 的地雷x1

    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感谢 粉团粉圆 的地雷x1感谢 pongdang 的地雷x1

    感谢 雪拥蓝关 的地雷x1感谢 基基复基基 的地雷x1感谢 小仙女 的地雷x1

    感谢 李泽言他太太 的地雷x1感谢 叫我御厨又何妨 的地雷x1

    感谢 王雨欣 的地雷x1感谢 随便帅_, 的地雷x1感谢 肥土豆饼 的地雷x1

    感谢 qaq 的地雷x1感谢 忘羡快去结婚 的地雷x1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