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离开

【书名: 死亡万花筒 52|离开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变身路人女主山村名医不死佣兵爷就是这样的兔兔[山海经]双界代购破道[修真]     此为防盗章, 请买足70%或者等待三天。  咀嚼声持续了很久, 仿佛仔仔细细的嚼碎了每一块骨头, 那种咯吱咯吱咬破骨头的声音产生了生理性的不适感,但大家都沉默的忍耐了下来。

    终于在天边快要泛起晨光的时候,咀嚼声消失了, 同时一起消失的还有围墙外面一直沉默凝视着众人的女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林秋石的错觉, 他总感觉在女人消失之前, 隐约听到了一声轻微的打嗝的声音……好像是什么东西吃饱了似得。

    天终于亮了, 在院子里坐了一晚上的林秋石恍如隔世, 他道:“都结束了吗?”

    阮白洁不置可否, 只说了一句或许吧。

    砍了树,拜了庙, 填了井,剩下的事,便是去木匠那里拿棺材。

    众人脸上都是疲惫之色,但疲惫之下, 又暗藏些许兴奋。这应该就是最后一步了,只要拿到钥匙, 再找到那扇铁门, 他们便可以离开这个可怖的世界。

    所有人都这么想着,连带着走路的步伐也跟着轻快了不少。

    白天的村庄,没有夜晚的那般阴森恐怖,仿佛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山村,住着一群淳朴的村民, 没有鬼怪,也没有死亡。

    他们去木匠那里时,正好要经过王潇依死去的地方,但林秋石在那里什么都没有看到。地上只剩下白色的积雪,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没有在这里留下任何的痕迹。

    “她的尸体被吃掉了么?”林秋石问了句。

    “应该是吧。”阮白洁,“那东西胃口还挺大的。”

    他们到了木匠家,看见木匠坐在门口慢慢的抽烟,林秋石先到,便和他打了个招呼,道:“老人家,我们来取棺材了。”

    那木匠也不说话,随手指了指屋内。

    大家依次进了屋子,看了一座漂亮的红色棺材立在不大的屋子里。这棺材非常的漂亮,制作精良,每个细节都严丝合缝,完全不像是短时间内赶工的产品。

    林秋石总感觉刷在棺材上的油漆有点奇怪,他伸手摸了一下,发现这油漆上带着腥味,手感还有些滑腻。

    阮白洁比他反应快了很多,脱口就是一句:“是血浸的吧。”

    “应该是。”熊漆说,“哪有油漆这样的。”

    “算了,管它是什么浸的,先带回去再说。”阮白洁道,“走吧。”

    本来林秋石以为这棺材应该会很重,谁知道真的抬起来居然轻飘飘的,两个人都能轻松的扛起来。

    程文目前状态完全不行,整个团队里就剩下林秋石和熊漆能干力气活儿。他们两个一前一后,将棺材抬起,朝着住所的方向去了。

    “接下来怎么办呢?”林秋石抬着棺材问。

    “先回去看看棺材里有没有东西吧。”阮白洁道,“我猜那钥匙就在棺材里面,等把钥匙拿出来了,一切就都好办了。”

    林秋石心中默念希望如此。

    到家之后,本来被打晕的程文醒来了,他神情呆滞的坐在大厅里,见到抬着棺材回来的大家也没有打招呼,看表情简直像是个智障似得。

    林秋石见状有点担心,小声道:“我不会把他打傻了吧?”

    阮白洁:“唔……”

    林秋石:“卧槽,我就随手那么一打……”

    阮白洁安慰他:“傻了就傻了呗,反正又没人要你负责,而且傻子还不怕鬼,这不是刚好帮了他么,你是他的恩人啊!”

    林秋石:“……”阮白洁你为什么那么熟练啊。

    因为程文昨天的表现,大家都不太想搭理他,熊漆和小柯直接装作没看见。

    “开棺吧。”熊漆将棺材放下后宣布。

    “好。”林秋石点点头,和熊漆一人抬起了一边,然后一起用力,将棺材盖子掀开了。

    嘎吱一声,棺材开了盖,一股子属于木材的潮湿气息扑面而来。小柯是情绪最紧张的,她一看到盖子打开,就连忙支了个脑袋进去,想要看棺材里面有没有他们想要的东西。

    “找到了!!!!钥匙!!!”下一刻,小柯狂喜的声音传来,她几乎喜极而泣了,情绪激动的不得了,“真的有,真的有!!”

    林秋石一看,发现小柯手里多了一把陈旧的青铜钥匙,那钥匙的造型古朴简单,透着时间的气息。钥匙的把手上沾着红色的液体,如果是之前林秋石会觉得是油漆之类的,但是现在他却觉得那一抹红色是人的鲜血。

    “我们有钥匙了,有钥匙了!!”小柯抱着那把钥匙,眼泪一个劲的往下流,看起来情绪也处于崩溃的边缘。

    看来虽然平日她表现得很冷静,但是到底还是快要承受不住死亡的压力了。

    “门应该也出来了,可以开始找门了。”熊漆的语气里有些疲惫,他道,“一定要快点,我们没剩几个人了。”

    “一般门都会出现在哪里?”林秋石在这方面没什么经验。

    “一般都是我们住的地方附近,不会特别难找。”熊漆说,“但是十三个人的世界,我也没有经历过,所以……我也不清楚。”

    “好吧。”林秋石看着小柯手里的钥匙,心想至少找到钥匙了。

    阮白洁倒是没有表现出太激动的情绪,她道:“钥匙呢,钥匙归谁保管,让她来我可不放心。”

    受到质疑的小柯满脸怒意:“你什么意思?什么叫你不放心?难道你保管我们就放心了?”

    阮白洁似笑非笑,“这可不光是我一个人的事儿,如果你把钥匙弄丢了,我们全都得死在门里,你确定要保管么?可想清楚了。”

    小柯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似乎正欲说什么,熊漆就按住了她的肩膀:“秋石,你来保管吧。”

    林秋石一愣,没想到这事儿突然落到了自己的身上,他正欲推辞,阮白洁却表示了同意,还凑到了林秋石耳边轻轻的说了句:“你就拿着吧。”

    林秋石蹙眉:“可是我是第一次进门,没什么经验……”

    “没事。”熊漆说,“我们都对你很放心。”

    “好吧。”林秋石只好同意。

    他伸手接过钥匙后,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感觉如果不说的话,这对于他来说就是一把普普通通的铜钥匙而已。

    熊漆提议说大家累了一晚上,先去吃点东西,再讨论门的位置,林秋石表示同意。

    于是熊漆和小柯去了厨房做饭,林秋石和阮白洁坐在客厅里守着程文。

    “他们为什么要把钥匙给我?”林秋石还是有点不解。

    “因为这钥匙又不是什么好东西。”阮白洁道,“拿着的人,都死的特别快。”她笑了起来,伸出手一根手指在林秋石的额头上点了一下,“当然,你不用担心。”

    林秋石道:“嗯?”

    阮白洁突然低头,浅浅的咬了一口林秋石的耳廓,低语:“我找到门了。”

    林秋石瞬间瞪大了眼睛:“什么?”

    阮白洁:“嘘,小声点。”

    林秋石赶紧收声,压着嗓子道:“你说什么?你找到门的位置了?”

    “对啊。”阮白洁笑眯眯,她似乎对林秋石的耳朵起了浓厚的兴趣,手指头在林秋石的耳廓上划啊划啊,搞得林秋石直痒痒,“你想知道在哪儿吗?”

    这如果是平日,林秋石的所有注意力肯定都得放在阮白洁玩他耳朵的那双手上,但阮白洁此时说的话太让人惊讶,让他无暇顾及太多,“你知道在哪里为什么不说……啊??”

    耳垂上突然一阵刺痛,林秋石倒吸一口凉气,“你干嘛?”他伸手摸了一下,才发现自己的右耳上面被阮白洁硬生生的扎了个耳钉上去。

    “没事。”阮白洁还满脸无辜,“就是你戴这个耳钉应该蛮好看的。”

    林秋石摸着耳钉惊了,一时间有点不知道该先追问门还是追问耳钉的事,阮白洁没给他反应的机会,继续道:“那门就在离我们很近的地方,晚上我们就能回去。”

    “小柯和熊漆呢?”林秋石问。

    “他们?”阮白洁似乎对于这两个人的印象不太好,“看我心情吧。”

    林秋石道:“如果可以……也带他们一起回去吧。”小柯虽然脾气差,但熊漆对待他们的态度到底还是不错的,况且他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

    “你呀。”阮白洁道,“你就是太心软。”她笑着,“不过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林秋石被这么说着,莫名的有点脸红,他道:“你别逗我了。”

    阮白洁但笑不语。

    被阮白洁这么一打岔,林秋石直接忘记了问耳钉的事儿,所有的心思都放到了晚上。直到熊漆他们回来,问他耳朵上怎么多了个东西,他才恍然阮白洁又把他给忽悠了。

    “不好看吗?”阮白洁说,“你为什么要嫌弃我,你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了?”

    林秋石:“……你不要无理取闹。”

    阮白洁化身嘤嘤怪:“你居然说我无理取闹,你好过分,嘤嘤嘤。”

    没交过女朋友的林秋石露出绝望的表情。

    他回来了?林秋石一时间有些茫然,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他思考片刻后,掏出了口袋里的手机。

    七月十七号,星期五,晚上八点,他回到了他离开这个世界的节点。

    林秋石记得很清楚,十七号晚上,他和朋友约了夜宵,然后正准备出门,推门而出后,却看到了一幕难以描述的景象。

    走廊上面原本普通的住户所在的位置,变成了十二扇黑色的铁门。当时林秋石被这一幕吓到了,他在走廊上站了好久,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但铁门冰冷的触感,却在告诉他这的确不是幻觉。林秋石观察了一下四周,发现其他可以离开走廊的位置全部已经消失,甚至包括自己家。

    黑洞洞的走廊一眼看不到尽头,寂静像是虫子,啃食着人的灵魂。

    林秋石开始尝试性的想要将铁门拉开。然而面前的铁门却纹丝合缝,根本无法拉动分毫,林秋石就这样一扇一扇的试,直到他拉了最后一扇门。

    门居然被轻松的拉开了。

    在拉开门的那一瞬间,林秋石感到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什么力量重重的拉了一下,接着整个人跌入了门中,下一刻,他便出现在了那个可怖的小山村里。

    而现在,林秋石回来了,再次回到了自家的走廊。他在原地站了很久,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刚才做了一场奇怪的梦。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垂和口袋……那里的确出现了一颗小小的耳钉,和一张白色的纸条。

    林秋石在这一刻终于清楚的意识到,他的确不是在做梦,而是经历了一个比噩梦还要可怖的故事。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林秋石拿起来一看发现是朋友打来的电话。

    “喂,林秋石,你做什么呢?”朋友的名字叫吴崎,是林秋石的同事,“怎么还没下楼?”

    林秋石恍惚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吴崎在楼下等着他下去,两人好一起去吃饭。他看了下两人的聊天记录,发现时间才过去了一刻钟——如果以现实的时间来计算,他在那个村子才待了十五分钟而已。

    “林秋石?”吴崎有点奇怪,“你怎么不说话?”

    “哦,没事。”林秋石道,“刚才有点事耽搁了,我马上下来。”

    吴崎说了声好,把电话挂了。

    林秋石匆匆忙忙的下了楼。此时正值七月盛夏,气温炎热,虽然已经八点钟,但太阳还没落下,火红的光芒将地平线那头晕染成了漂亮的红色。路边有行人摇着扇子悠闲的走过,一切都充满了生机。

    林秋石紧绷的身体逐渐松懈了下来,吴崎站在小区门口,见他来了赶紧冲他招招手,说今天太慢了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化了个妆呢。

    林秋石笑了笑没应声。

    两人边走边说话,目标是小区附近的一家烧烤店。

    吴崎抱怨说林秋石他们小区的蚊子太多了,站了半个小时就被咬的惨不忍睹,还露出自己的小腿让林秋石看。

    林秋石瞅了一眼:“毛太多了看不见。”

    吴崎:“卧槽,你还嫌我毛多,要不是有着这点毛撑着我能等你那么久?”

    林秋石:“……辛苦你了行吧,晚上我请客。”

    吴崎:“好的好的。”

    烧烤店的生意很火爆,两人点了烤串,又叫了一箱啤酒,便开始边吃边聊。

    吴崎问林秋石:“你真的打算辞职回老家?”

    林秋石:“啊?”

    吴崎奇了怪了:“你今天晚上到底怎么了,不在状态啊?你叫我出来不就是为了说这事儿么?”

    林秋石喝了一口冰啤酒,含糊道:“没事,只是下午做了个噩梦,没缓过来。”他脑子里还想着门里面发生的事情,他有种隐约的预感,这件事还没有结束。

    “哦。”吴崎说,“你最近状态确实不好,去医院检查了么?”

    林秋石说:“检查了,报告还没出来。”

    吴崎叹气:“我们这行啊,就是容易出事儿,前几个月所长辞职的那事你知道吧?好像就是因为差点猝死。”

    林秋石道:“嗯……”

    两人正聊着天,旁边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响声,像是发生了车祸似得。这烧烤店就临街开着,外面就是大马路,食客们听到声音有人站了起来,有人则支着头朝着外面观望。吴崎的位置靠窗,他看了一眼窗外,惊讶道:“出车祸了呀。”

    林秋石站起来,跟着众人走到门边,看清楚了门外巨响的来源。

    居然是一辆私家车撞到了一棵树上,那私家车的速度也不知道有多快,整个车头都撞了稀巴烂。

    看样子司机室里的怕是凶多吉少。

    旁边有人帮忙打着120了,警车和救护车很快都来了。

    吴崎这货也是个心大的,一边看热闹还一边吃烤猪心,吃的津津有味的说:“这人肯定超速了,车头能撞成这幅德行,速度怎么也得有个一百码吧。”

    林秋石不太赞同:“这是闹市区,怎么开一百码。”况且这会儿正好是周五晚高峰,到处都是车,不太可能开出这种速度。

    “不知道。”吴崎说,“别看了,回来吧,你点的烤鱼来了。”

    林秋石点点头,他在转身之前,又朝着出车祸的地方看了一眼,这一眼差点让他以为自己看错了。那个出了车祸的人正好被警方从驾驶室里抬出来,几乎是一片血肉模糊,但身上的衣着搭配,却让林秋石觉得有几分熟悉。

    他仔细回忆了一会儿,终于想起来了自己曾经在哪里见过这身衣服。刚进到山村里,大家还没换上冬装的时候,他们团队里似乎就有人穿着这一身,林秋石记得那个人的名字……好像是叫张子双来着。

    林秋石突然感觉浑身发冷,他没敢继续再看,转身回了烧烤店,但也无心继续吃东西了。

    吴崎:“你到底怎么了,今天晚上一晚上都在神游啊。”

    林秋石摇摇头。

    吴崎:“还有你什么时候打的耳钉?”他伸手想要摸一下,却被林秋石条件反射的躲开了,“哇,你变了,你以前都让我摸的。”

    林秋石:“卧槽,我让你摸什么了。”

    吴崎:“你忘了那天晚上……”

    林秋石知道吴崎又开始准备胡说八道,赶紧打断了他的话,表示这耳钉是刚打的,有点疼,怕脏手摸了发炎。

    吴崎这才作罢,不过还是有点介意,说你为什么要打耳钉,难道是打算谈恋爱了?

    林秋石:“一屋子的大男人我找谁谈恋爱,找你啊?”

    吴崎羞涩道:“你别这样一来就这么直接,我考虑一下好吧?”

    林秋石无情的说:“滚。”

    两人插科打诨,眼见天色就要黑了下来。如果是平日里,林秋石看见天黑估计无所谓,但是今天刚从那地方回来,看见天黑总是觉得有点慌,况且还念着纸条上的字,便提出身体不舒服,想早点回去。

    吴崎没有阻拦,叮嘱林秋石好好休息,说他最近的脸色实在是不好看。

    两人到了小区门口相互道别,林秋石匆匆忙忙的回了家。

    掏钥匙,开门,林秋石进屋之后松了口气,他打开了客厅里的灯光,看见他家的猫栗子乖乖的坐在玄关的位置,冲着他喵喵的叫。

    “栗子!!”林秋石冲过去就想抱住它,栗子却转身一扭,露出了嫌弃的表情后扭着自己圆嘟嘟的屁股走了。

    林秋石:“栗子……让爸爸抱抱啊。”

    栗子:“喵~”它动作轻盈的跳到了林秋石给他制作的猫爬架上面,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的主人。

    又不让抱,林秋石叹气。

    栗子是只两岁大的狮子猫,虽然外表看起来颇为威武,但是性格非常的好,平日里乖巧粘人,很会哼哼唧唧的撒娇,是林秋石最爱的小宝贝儿。

    但是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栗子开始变得嫌弃林秋石,不但不让抱了,还开始对着他竖飞机耳甚至于哈气,如果林秋石企图强抱,那肯定是一手的伤。

    林秋石实在是弄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今天栗子的态度好歹是好了一些,没有对着林秋石伸爪子了,又叹了口气,林秋石看着自家的祖宗,决定先去洗个澡在做他算。

    “救命啊——”求救者似乎就在二楼,她在走廊上奔跑者,用力的拍打着走廊上每一扇门,“有人要杀我,救命,求求你们开开门!!求求你们开开门啊——”

    并没有开门的声音,众人仿佛都陷入了深眠,根本听不到这刺耳的求救声。

    林秋石躺在床上也没动,直到求救者到了他的门口。

    “救命啊,救命啊。”姑娘哭叫着,重重的拍打着门板,“求求你开开门,他疯了,他要杀了我,求求你,求求你——我不想死,求求你救救我吧!!”

    林秋石慢慢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但是他却没有动,沉默的思考到底要不要去开门。

    作者有话要说:  林秋石:我第一次看见有人吃自己的醋……

    阮南烛:哼,反正你不能喜欢祝萌。

    林秋石:…………

    其实每个人都有复杂的一面,只要没做过什么特别极端的事情就不能用好坏两个字来简单断定,黎东源就是这样的人啊,有自己的立场,会做好事也会坑人,他对祝萌的喜欢显然并不是只是喜欢,还有更多利益和其他东西掺杂在里面。

    从这一点上来说,阮南烛和黎东源其实是有点像的。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

    感谢 温夜琅 的手榴弹x3,地雷x2,火箭炮x1

    感谢 叫我御厨又何妨 的火箭炮x1

    感谢 覱 的火箭炮x1

    感谢 李有病 的火箭炮x1

    感谢 西风扛着大正宗 的火箭炮x1

    感谢 晚饭吃什么 的手榴弹x1,地雷x1

    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6

    感谢 随便帅_, 的地雷x1,手榴弹x1

    感谢 7栗 的手榴弹x1

    感谢 程弥 的手榴弹x1

    感谢 宋宋长安 的手榴弹x1

    感谢 yggdrasil 的手榴弹x1

    感谢 佳污喵的喵喵 的手榴弹x1

    感谢 kwong 的手榴弹x1

    感谢 若浅城 的地雷x5

    感谢 zero 的地雷x4

    感谢 paprika 的地雷x2

    感谢的地雷x2

    感谢 天官赐秃 的地雷x2感谢 ages801 的地雷x2

    感谢 静姝 的地雷x2感谢 盗千言 的地雷x2

    感谢 苏沐离 的地雷x感谢 药别停 的地雷x1

    感谢 狐狸 的地雷x1

    感谢 苗苗 的地雷x1感谢 光亮家的阿迪 的地雷x1

    感谢 时远时近的小鱼 的地雷x1

    感谢 我秋 的地雷x感谢 yang 的地雷x1

    感谢 pongdang 的地雷x1感谢 乔艾 的地雷x1

    感谢 奈何端庄 的地雷x1感谢 天下第一猖狂 的地雷x1

    感谢 20720384 的地雷x1感谢 菲羽 的地雷x1

    感谢 养老院院长呱 的地雷x1感谢 蒋聪聪 的地雷x1

    感谢 二黄 的地雷x1感谢 叁叁 的地雷x1感谢 六十七 的地雷x1

    感谢 循南望北 的地雷x1感谢 兔层熊吉堡 的地雷x1感谢 22628667 的地雷x1

    感谢 无敌可爱撒仨老师 的地雷x1感谢 拯救世界的三文鱼 的地雷x1

    感谢 烟萝似锦 的地雷x1

    感谢 豆花叫盗灰 的地雷x1

    感谢 槿琛 的地雷x1感谢 _kassykt_ 的地雷x1

    感谢 chorale 的地雷x1感谢 晋安鴂 的地雷x1

    感谢 天骄. 的地雷x1感谢 肥肥胖胖好身材 的地雷x1感谢 君倾酒 的地雷x1

    感谢 华鸿 的地雷x1感谢 你再皮! 的地雷x1

    感谢 李泽言他太太 的地雷x1感谢 喵骐 的地雷x1

    感谢 俱梨伽罗 的地雷x1感谢 永远 的地雷x1

    感谢 奕鸣 的地雷x1感谢 溪陌陌 的地雷x1

    感谢 綦九qj 的地雷x1感谢 18202468 的地雷x1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