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8章 佐子呀

【书名: 死亡万花筒 正文 第48章 佐子呀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带着空间闯六零六十年代农家女变身路人女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这学校挺大的, 除了教学楼, 还有图书馆食堂之类的公共设施。

    四人吃完饭之后,便朝着旧校舍的方向走去,在半路上还遇到了团队里的另外三人。那三人似乎也是刚组好的队, 看见他们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你们也是去旧校舍么?”领头的那个男人问。

    “对。”林秋石点点头, “你们也是?”

    “我们打算过去看看, 既然都要去,那不如一起,人多也好做个伴。”男人道,“我叫刘庄翔。”

    “余林林。”林秋石也介绍了自己。

    于是七人一起朝着旧校舍的地方走,边走边聊着天。

    虽然是在聊天,但其实大家对待陌生人的态度都很谨慎, 交谈时都很少透露信息,毕竟门上的线索只有一条, 谁先出去, 那线索就是谁的。所以在合作的同时,大家也是潜在的竞争对手,除非处于绝境必须大家一起合作的状态, 总有人会怀着点别的心思。

    那刘庄翔似乎对阮南烛有些兴趣, 虽然故作不在意,但目光却在阮南烛身上留了好一会儿。

    直到到了旧校舍,两队打算分开时还有些恋恋不舍。

    林秋石开始还怀疑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后来察觉刘庄翔根本什么都没发现, 只是单纯的喜欢阮南烛的长相而已。

    说实话, 以阮南烛门内的装扮和气质,男人对他产生兴趣,也是非常正常的事。

    旧校舍上面贴着封条,已经禁止学生进入。

    领他们来的人临走时给了他们几把钥匙,说钥匙开旧校舍门口铁门的。林秋石掏出一把钥匙打开铁门,几人鱼贯而入。

    校方想要将整栋校舍都翻新一遍,无论是墙壁地板亦或者是桌椅全部换一套。这也算是个大工程了。

    “这校舍不旧啊。”阮南烛在教学楼外面观察了好一会儿,得出了这么个结论,“看样子最多修了六七年。”

    “是不旧。”林秋石开始听那人的描述,本来以为旧校舍是用了很多年的那种老旧建筑,但是到了才发现这校舍看起来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旧,只不过是一栋普通的教学楼。这楼一共有六层,颜色以红白为主,隔着操场远远望去,有点像一块颜色分明的五花肉。

    “走吧,进去看看。”阮南烛说。

    和他们一起的另外三人也进来了,不过没和他们一起,说是想先去楼上看看。

    林秋石他们则从一楼开始检查。

    校舍此时已经没有学生使用,整栋楼都很安静。每间教室里都摆放着整齐的桌椅,黑色的窗帘也全部拉了起来。

    教室旁边就是老师的办公室,里面都已经清空,只留下一些桌椅。

    千篇一律的房间,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这楼一共有六层,在没有确定线索的情况下,一间一间的检查过来,着实是件比较费时费力的事。

    他们从一楼上了三楼,在打算继续检查三楼的时候,却听到楼顶上突然传来了咚咚咚咚的声音。

    “他们在楼上干嘛呢?”夏如蓓有点疑惑的问。

    没人说话,大家都抬起头看向天花板。

    刚才那几个和他们在门口分开的人此时应该就在他们楼上,也不知道在做什么,弄的天花板咚咚直响,这声音从头顶上的走廊一头移动到另外一头,连续不断听的人非常不舒服。

    “好烦啊。”夏如蓓被这如同噪音一般的声音搞生气了,“他们神经病吧?”

    他们正打算从楼梯上去看看刘庄翔几个人到底在干什么的时候,阮南烛却突然做了个停的手势,他道:“别上去,不对劲。”

    “怎么?”夏如蓓本来就和阮南烛不对盘,这会儿被阮南烛拦住可以说是很不高兴了,“你这都怕?”

    阮南烛没说话,指了指楼下。

    他们顺着阮南烛指去的方向看去,发现和他们一起来的刘庄翔三人居然站在楼下的空地里说着什么,看见他们望过来,还友好的冲着他们招了招手——这些人根本就不在楼上。

    夏如蓓见到此景身上的鸡皮疙瘩一下子就起来了,她目光惊恐的看向还在继续发出响声的天花板,颤声道:“这是什么?”

    “你觉得是什么?”阮南烛没有回答,将目光移到了林秋石身上。

    林秋石沉默片刻,给了阮南烛答案:“我觉得,这声音像是一个独脚的人在上面跳。”

    这话一出,夏如蓓差点没被直接吓哭。

    事实上林秋石在听到这声音的第一时间,就觉得很不对劲,按理说只是咚咚咚的声音而已,可是他身上却不由自主的起了鸡皮疙瘩,甚至对于上楼感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抗拒。

    “哦。”阮南烛倒是很淡定,“那应该就是线索里的佐子在上面跳了。”

    夏如蓓:“……”

    黎东源看见阮南烛如此冷静的模样,笑了:“你就不怕么?”

    这个问题阮南烛已经被问了无数遍,就在林秋石以为他会向之前那样冷淡的给出回答的时候,这戏精却一把抱住了林秋石的手,道:“当然怕了呀,林林哥,人家怕死了啦。”

    林秋石:“……”你这时候还演戏是不是晚了点。

    “吓的都走不动路了,得林林哥亲一下才能继续走。”阮南烛说。

    夏如蓓听到这话表情扭曲了一下,林秋石觉得如果此时她手上有什么东西,可能已经对着阮南烛招呼过来了,但奈何没有,所以只是表情严重扭曲,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好了,我开玩笑的。”大概是夏如蓓的表情扭曲过头了,阮南烛摊开手,“我觉得我们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之前还是别上去了。不如先去图书馆查查旧报纸,看看这学校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不好奇?”黎东源挑挑眉。

    阮南烛道:“好奇心害死猫,没看见恐怖片里死的快的都是特别好奇的么?”

    黎东源没说话,表情似笑非笑,显然并不相信阮南烛的说辞。不过他也没有反驳,而是同意了阮南烛的提议。

    于是四人无视了那让人头皮发麻的咚咚声,离开了旧校舍。

    旧校舍和其他的教学楼都隔的很远,中间是一个巨大的操场,也不知道学校当初怎么想的,在这里建了一栋校舍,无论是上课下课都感觉很不方便的样子。

    图书馆在旧校舍的东边,因为现在还是上课时间,所以里面空荡荡的一个学生没有。

    林秋石本来以为图书馆应该挺大的,却没想到只有一层,看来高中的图书馆和大学的图书馆的确有些区别,毕竟高中生多数时间都放在学习和考试上面,并没有态度的精力阅读课外书籍。

    看守图书馆的是个年纪比较大的女老师,林秋石他们进来时她只是拿出个本子让他们登记一下,便不再管了。

    他们很快就在图书馆里找到了放置旧报纸的地方,这些报纸全部被整理好,钉成了厚厚一本。

    “找吧。”阮南烛说,“既然是近期把我们请过来的,那最近肯定有发生什么事,慢慢往回翻。”

    林秋石点点头,便开始翻阅起来。

    果然如阮南烛所料那般,这学校近期的确发生了事故,事故的地点,正是旧教学楼里。

    高三二班死了三个学生,三人全都死在了教室,死状凄惨死因不明,唯一的共同之处,就是脚被人砍断一只,至今都没找到残肢。

    “高三二班,不在四楼就在五楼。”阮南烛说,“我们也有可能听到的是他们的声音。”

    林秋石继续翻阅报纸,发现这学校这段时间来真是多灾多难,意外事故频频发生,发生的地点几乎都是在学校内部。也难怪校方想要重新装修一下了,毕竟那旧校舍虽然被叫做旧校舍,事实上也没修建好几年,就这么废弃不用了,实在是很大的损失。

    “那校舍是哪一年修好的?”阮南烛翻到了什么,“七年前……不过好像是最近才开始出事。”

    黎东源:“能不能找到车祸有关的新闻?”

    林秋石摇摇头,觉得不太可行:“这个范围太广了。”

    “我去问问。”阮南烛站起来,走向外面,看来似乎是找图书管理员唠嗑去了。他一走,夏如蓓就细声细气的说黎哥,我好害怕呀,那个佐子到底是什么东西,他们难道还要去那旧校舍吗?

    “按照以往的规律,这种关键地点要么出钥匙要么出门,自然是还要去的。”面对柔弱的夏如蓓,黎东源神情之中丝毫不见怜惜,“你要是怕,就待在宿舍里?”

    夏如蓓想了想那老旧的宿舍,不吭声了。

    阮南烛去了好一会儿,回来的时候打探到了一些重要的线索。

    “三年前学校里面的确发生过一起车祸。”阮南烛说,“一个高一的学生因为车祸死了,死的时间是冬天,学生的名字还不知道,但是是个姑娘。”

    黎东源:“她是哪个班的?”

    阮南烛:“死的既然是高三二班的学生,那肯定和这个班级有关系,况且三年前那群人不是正好进入这学校么。”他手指在桌子上点了点,“能搞到这个班级的名册就好了。”

    “名册这种东西学校档案馆肯定有。”黎东源说,“怎么拿到是个问题。”

    林秋石本来以为以阮南烛的性格会提出晚上去偷,谁知道他扭头看了看窗户外,道:“天色也不早了,今天就这样,我们吃完晚饭之后就回去休息吧。”

    黎东源居然应了声好。

    于是四人又去了一趟食堂,随便吃了点东西后便回了宿舍。

    宿舍楼上就他们三间房的灯亮着,其他位置全部漆黑一片,连路灯都没有一个。林秋石干脆掏出手机当做照明。

    简单的洗漱之后,他们各自躺上了床,林秋石是阮南烛的下铺,夏如蓓则躺在黎东源头上面。

    “你们猜猜今天晚上会死人么?”阮南烛似乎有点无聊。

    “会。”黎东源道。

    “我也猜会。”阮南烛说,“那你猜猜会死几个?”

    黎东源:“两个。”

    阮南烛:“林林,你觉得呢?”

    林秋石正在拿着手机悄咪咪的玩连连看,没怎么听阮南烛说话,所以大大的啊了一声。

    阮南烛从上铺支了个脑袋过来,语气幽怨的说:“你就知道玩连连看,根本就不关心我。”

    林秋石:“……我不是,我没有。”

    阮南烛:“那你说我们刚才说了什么?”

    林秋石:“……”

    阮南烛:“呵,男人。”

    林秋石瞬间哭笑不得。

    不过阮南烛也就是开开玩笑,没有要真怪林秋石的意思,他们聊了一会儿天,便熄灯睡觉。

    林秋石在睡过去之前暗暗祈祷晚上不要因为奇奇怪怪的声音醒过来,他是真的不想看见那些东西了。

    ……

    吴学林躺在床上,一想到白天发生的事情就有些生气。

    他和另外两个人组了队,住进了一间宿舍,结果还没住上片刻,就在屋子里发现了一大堆红色的符纸。这些符纸贴在柜子深处和床垫下面,看的人头皮发麻。

    在看到这些符纸后,吴学林的第一个反应是将这些符纸全部撕掉。

    可和他同行的人却表示了不赞成。

    “这些符纸万一是镇鬼的呢?”那人这么说,“撕掉岂不是就完蛋了?”

    吴学林对这种说法表示了十分的不屑,他说:“那是招鬼的怎么办?”说着就将床板上的符纸全部撕扯下来,随手扔进了垃圾筒。

    那人却还是固执的不愿意撕。

    吴学林见状彻底生气了,叫着同行被吓的瑟瑟发抖的女生一起去了旁边的屋子。他坚信这些符纸不是什么好东西,肯定会引来鬼怪,所以在进屋之后作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屋子里所有的符纸都搜集起来,全部丢掉。

    和他一起的女生叫做小琴,此时正躺在他的上铺,也不知道睡着了没有。

    吴学林的心情有些烦躁,天色已经很暗了,可他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总觉得浑身上下都凉飕飕的。

    “小琴,你睡了吗?”吴学林小声的问。

    上铺没有回应,看来小琴是睡着了。

    吴学林又翻了个身,将脸面对着墙壁。这天气并不冷,身上的被子也不算薄,可吴学林却觉得越来越冷,简直像是在寒冬一般。他裹紧被子,盯着墙壁想要入睡,却怎么都无法产生睡意。

    就在吴学林越来越焦虑的时候,他却突然发现墙壁的缝隙里似乎夹了个什么东西。吴学林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将墙壁缝隙夹着的东西取了出来。

    那是一张小小的纸条,上面用黑色的字体写着几排文字。

    吴学林掏出手机,看清楚了纸条上的内容,他轻声的念出来:“佐知子从小就叫自己佐子好可笑哦,她很喜欢香蕉却每次只能吃半根好可怜哦,佐子去了远方应该会忘了我吧好寂寞佐子……”

    “这是什么鬼东西。”吴学林被这玩意儿搞的有点难受,他觉得这几排字像是诗,又像是歌词之类的,一时间毛骨悚然,不由自主的将纸条搓成一团扔到了旁边。

    “好冷啊。”又过了一会儿,吴学林实在是受不了了,他从床上坐起来,道:“小琴,你不冷吗?”

    没有回话。

    吴学林抬头看向上铺,他们上下铺之间,只隔着一个床垫,所以无论是什么动静,他都能听得很清楚。在他问话之后,小琴并没有回答,但上铺却传来了另一种奇怪的声音,咚咚咚的,简直好像……有人在床上跳。

    “小琴?”吴学林有些怕了,他重重的咽了咽口水,“小琴?”

    “最后一句是什么?”小琴的声音突然响起来。

    吴学林有点愣:“什么最后一句?”

    小琴说:“歌词的最后一句是什么?”

    吴学林:“……什么?”

    小琴:“你刚刚念的歌词。”

    吴学林反应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小琴在说什么,他随手捡起旁边揉成一团的纸条:“最后一句?”他找了找,发现那纸条的后面还有最后一句话:“我的腿没有了,你的给我好吗?”

    在将这句话念出来之后,吴学林突然感觉哪里不对,小琴怎么知道这是歌词?不是别的东西,而且他念的声音那么轻,小琴怎么可能听见——除非,问他问题的,不是小琴,而是别的东西。

    吴学林的表情僵住,他听到那咚咚咚的跳跃声越来越响,仿佛要将床直接震塌。

    吴学林实在是害怕,连滚带爬的从床上跑了下来,然而他刚下床,就被地面上的东西吓呆了。只见本该躺在上铺的小琴悄无声息的趴在地上,已经没了气息,她的表情惊恐无比,眼睛还大大的睁着,而最让人恐惧的,是她的左脚整整齐齐的截断了。

    而吴学林上铺的声音却越来越大,那东西用小琴的声音尖锐的笑了起来,开始重复着最后一句歌词:“我的腿没有了,你的给我好吗,我的腿没有了,你的给我好吗——”

    “啊啊啊啊!!!”吴学林发出凄厉的惨叫,朝着门口冲了过去,但到了门口,却怎么都扭不开面前的门锁。

    “救命,救命啊!!!”吴学林浑身颤抖,听到那咚咚咚的声音到了他的身后,一双冰冷的手,触碰到了他的肩头,剧烈的疼痛从左脚传出,吴学林倒在地上,看到了一只满是鲜血的脚,突兀的立在黑色的地板上。

    他眼前开始有黑暗浮现,而脑海里,却在不断的重复着歌词“我的腿没有了,你的给我好吗”。

    一切都安静下来,吴学林失去了意识。

    ……

    这是平静的一夜。

    林秋石一觉睡到了大天亮,他打着哈欠睁开眼,却看见阮南烛不知何时已经醒来,正坐在床边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早上好。”阮南烛冲着他微笑。

    “早上好。”即便是知道阮南烛是个男人,可林秋石还是莫名其妙的有点脸红。一大早看见这么漂亮的人笑靥如花的同自己问话,不得不说是件颇为美好的事情。

    旁边的黎东源跟着凑了过来,说:“萌萌,你还没和我说早上好呢。”

    阮南烛瞅了他一眼,“好。”

    黎东源:“……”多说两个字就那么难么。

    夏如蓓道:“黎哥,早上好呀。”

    黎东源:“好。”

    夏如蓓:“……”

    林秋石看了实在是想笑,这三个人简直就是个互相伤害的生态链。

    就在此时,他们屋外却是响起了一声尖锐的叫声:“啊啊啊啊,死人了!!!”

    几人赶紧出门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见最旁边的那间屋子外已经围了几个人,有的人在尝试着开门,有的人在窃窃私语。

    林秋石一看,发现那间被围起来的屋子门口溢出了红色的鲜血,顺着走廊往外淌,从这出血量上来看,里面的人肯定是凶多吉少。

    尖叫的是刚到这个世界的新人姑娘,她看到血,吓的花容失色,惊恐的躲到了人群最后面,不敢再看一眼。

    黎东源和几个男人找来了工具想把门给砸开,还好宿舍里的门都比较老旧,没砸几下门就应声而开,露出了里面的情形。

    只见屋子中央,躺着一男一女两个人,两人都倒在血泊之中没了气息。然而最引人注意的,却是他们脚上缺失的那部分——两人的左腿都没了。

    “这人不是昨天非要撕符纸的那个么?”人群里有人认出了这人,“那符纸真的是镇鬼的??”

    “看来是了。”人群中窃窃私语,“不然怎么两个都死了。”

    “呜呜呜,我想回家,我想回家。”心灵脆弱的新人开始哭了起来,哭声将现场扰的更加混乱。

    阮南烛小心翼翼的跨进了屋子,开始观察四周,看有没有什么线索。林秋石跟在他后面,也走到了尸体的旁边。

    这两人在死前肯定都见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即便是死掉了,脸上也带着难以言喻的惊恐,甚至连眼睛都没有闭上。

    鲜血是从缺失的左腿上流出的,淌了一地,覆盖了整间屋子。

    阮南烛似乎注意到了什么东西,他弯下腰,从角落里捡起了一个小小的纸团,纸团上面也沾染了鲜血,只能勉强看到几个字。

    其他人也看到了这东西,凑过来看了看:“这写的什么?”

    阮南烛把纸条递给那人道了句:“不知道哦。”

    “香蕉……寂寞……什么乱七八糟的。”那人不明白,“有人看得懂吗?”

    没人看得懂,亦或者说有人看懂了,却不愿说出来。

    而林秋石他们四个,却直接确定了眼前两人的死因,他们的确是死于佐子之手,只是不知道死去的原因是被撕下来的符纸,还是这张写着歌词的纸条……亦或者,两者皆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