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日记本

【书名: 死亡万花筒 第33章 日记本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六十年代农家女带着空间闯六零不死佣兵变身路人女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韩娱之张三     简单的叙述了刚才在环境中看到的一切,林秋石沉默了下来。

    阮南烛听着他的言语陷入了沉思, 片刻后, 他道:“我们去塔顶看看。”

    说完他便起身朝着塔顶去了, 林秋石有些恍惚的跟在他的身后, 他总觉得刚才的幻境没那么简单,似乎在隐隐暗示着什么。

    塔顶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最顶上是镂空的天窗, 只要一抬头, 就能看到外面的天空还有塔尖之上有些特殊的圆形雕塑。

    阮南烛看着那雕塑出了神,程千里和林秋石都没去打扰他。

    林秋石在塔顶上转了一圈, 也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但就在他打算和程千里说话的时候, 身边的墙壁, 却轻轻的传出了轻微的响声。

    这声音像是有人在用手指抠着墙壁,让人听着非常的不舒服。林秋石现在已经隐约察觉到自己的听力似乎敏锐的有些过头, 大家听不到的声音他却能轻易捕捉,再看正在发呆的程千里,显然他根本没有听到这声音。

    林秋石这次没问程千里有没有听到什么, 他直接走到了那面墙壁面前,用手轻轻的敲了敲。里面那种抓挠墙壁的声音立马停了, 随之而来,林秋石有了新的发现, 他发现整个塔顶的墙壁, 只有这一块位置是空的。

    “里面好像有东西。”林秋石突然出声。

    “什么东西?”程千里道, “这里吗?”他也敲了敲,果然听到里面传来了空洞的声音。

    阮南烛收回了一直盯着头顶的目光:“怎么?”

    “这块墙壁是空的。”林秋石说,“我想看能不能撬开看看。”

    阮南烛走过来,伸出手在墙壁边缘摸了一圈,随后从兜里掏出一个尖锐的硬物,开始慢慢的撬。他的动作很灵巧,似乎对这种工作已经非常熟悉,很快,这墙壁的边缘居然真的被他撬出了一个缝隙。

    林秋石看的目瞪口呆:“还能这样?”

    程千里:“这还是一般操作,阮哥厉害着呢。”

    面前的墙壁被撬开之后,露出了一个暗格,那暗格是一个红色的小盒子,没有上锁。

    阮南烛伸手把那盒子拿了出来。

    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盒子上面,阮南烛手上微微一动,便打开了盒子的盖子,露出了里面一个有点像硬皮本子的东西。

    “这不是会日记本什么的吧。”程千里瞬间来了兴趣,拿起本子开始翻开,“里面会不会有钥匙的线索。”

    打开本子后,他们看到了里面的内容。

    本子的前面全部写着同一句话:她不见了。

    她不见了,她不见了,她不见了,她不见了,不同的笔记,相同的话语,占满了每一页纸张,看的人觉得非常不舒服。

    阮南烛迅速翻到了最后,在快要翻完的时候,终于看到了不同的话语。在本子的最后一页,她不见了四个字被另一句话代替:找不到她了。

    “这是什么?”程千里立马想起了他们得到的线索,“这是妹妹写的?”

    阮南烛还低着头,仔细检查这本子,片刻后,他指着其中一页道:“中间还有一页,被撕走了。”

    林秋石一看,发现那里的确是少了一页。只是撕的非常整齐,如果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也亏得阮南烛心细如发,这都能看见。

    “你怎么发现这墙壁有问题的?”阮南烛问了一句。

    林秋石:“……我听见有人在挠墙。”

    程千里这货居然伸出手就在墙壁上狠狠的挠了几下:“这样吗?”

    这声音吱嘎吱嘎,搞的林秋石的头皮瞬间爆炸。

    阮南烛骂道:“你爪子再贱一下回去看我让你哥怎么收拾你。”

    程千里赶紧把自己的爪子收回来,委委屈屈的说他只是示范一下。

    阮南烛:“上个这么示范的坟头草已经五米高了。”

    把本子放进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包里,阮南烛道:“我感觉我们还得回神庙一趟。”

    “什么意思?”林秋石有些没明白。

    阮南烛说:“现在只是猜测,等确定了,我再和你说。”

    他们正在讨论,一楼却传来了凄厉的惨叫声,随即便是人在楼梯上慌乱跑动的声音。

    “有鬼,有鬼啊!!”声音的主人还在不停的呼救。

    林秋石和阮南烛对视一眼,在对方眼里看到同样的表情,林秋石说:“走吧。”

    阮南烛点头,他们都打算下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等到他们到达发生意外的四层时,骚动已经平息。

    发出尖叫的女人此时真瑟瑟发抖的躲在同行男性的怀里,她满脸都是惊恐,哆哆嗦嗦的指着墙壁:“那里,那里有个鬼影子——”

    因为她的尖叫,几乎所有人都聚集到了四层,林秋石冲着女人指的地方看去,却只看到了黑色的墙壁。

    “什么鬼影子?”抱着女人的男人发问,“你到底看见什么了?”

    “就是鬼影子。”女人瑟瑟发抖,“我说不好……”

    “大惊小怪。”团队里有人小声的嘟囔,“简直跟第一次进门似得,看见个鬼影子就这么叫,真是没出息。”

    女人似乎听到了这人的话,一下子变得非常生气,她道:“有东西我叫出来怎么了,总比就这么哑着死了好吧。”

    “好了好了,没出事就行。”蒙钰打着圆场,“这么多人不要聚在同一层楼里,万一出点什么事都跑不掉……”

    众人见没出什么大事,便打算纷纷散去。

    那个尖叫的女人也准备走,却好像被什么东西勾住了衣服,她开始还以为是后面的人,很不开心的扯了两下自己的袖子:“干什么呢,别拉我的衣服。”

    “我都说了,别拉我的衣服了!”她又被扯了两下,终于火了,恼怒的朝身后瞪了一眼,然而这一眼,却让她血液瞬间冻结。

    她的身后空空如也,什么人都没有。

    “啊……”女人身体有些发凉,连忙迈开脚步想要离开这里,然而就在她迈步的时候,一双血淋淋的手突然伸出,抓住了她的双脚。

    “啊……唔!”女人想要尖叫,嘴巴却被另一双手捂住,她艰难的扭头,看见刚才平滑的墙壁上,此时竟是伸出了无数双猩红的手臂,缠绕住了她的身体,将她硬生生的往墙壁里拖。

    她本来想要尖叫的嘴被死死捂住,发不出一丝的声音。

    和她同行的男伴也察觉了不对劲,可是当他回过头时,女人已经被拉入了墙壁里……不过几个呼吸之间,一个原本还好好的大活人,就这样消失不见了。

    男人脸上出现了一丝茫然,他说:“你们小优了吗?”

    小优是那个女人的名字。

    “小优?她刚才不是还在这儿……”走在前面的人也有些疑惑,朝着身后看了眼,却没看见女人的影子,“她别是上楼了吧?”

    “我去看看。”男人迅速的爬上了塔顶,却是完全没有看到他想找的人,等他回到人群里时,苍白的脸上已经挂满了冷汗,“她……她不见了。”

    不见了?这话一出,大家都安静了下来。如果是在外面的世界,一个人突然不见了,仔细找找肯定能找到,但是门内的世界里,不见了,几乎就等于死亡。

    “昨天不是还有个人在神庙大殿里不见了么。”有人想起了什么,“他们会不会都……”

    “我觉得不用找她了。”蒙钰突然说了一句,“她肯定没了。”

    “你为什么这么说!”男人显得有些生气。

    “你不记得导游刚带我们来这里时的嘱咐?”面对男人的敌意,蒙钰显得很平静,“她说了,在塔群里,不能高声喧哗,小优刚才是不是惨叫了一声?”

    男人闻言沉默了。

    “有些话还是要听进去的。”蒙钰道,“你们呢,刚才在楼梯看到了什么东西?”

    他面对着林秋石和阮南烛询问道。

    “看到了一面鼓。”阮南烛柔声道,“没敢碰,就下来了。”

    蒙钰:“鼓?我去看看。”他说着,便和身边几人转身去了楼顶。

    阮南烛看着他的背影,却是轻轻的抿了抿唇。

    他们都十分有默契的保留了那个日记的秘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总感觉还是别急着说出来的好。

    消失的小优再也没有出现。

    躲在塔里的人们战战兢兢,没人敢再到处游走,害怕自己看见了什么东西后发出的叫声会导致死亡。

    林秋石他们也没有到处转悠了,阮南烛靠在林秋石的肩膀上闭目眼神。

    程千里蹲在窗口朝外面看,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呼啸的风声越来越大,甚至带上了一丝凄厉的味道。

    林秋石本来是靠着墙壁的,但是靠了一会儿后总觉得不舒服,便直起身体坐了起来。这样的姿势虽然比较累,但是一想到刚才的幻境里面看到的东西,他便觉得累一点也没关系,总比靠着人皮强吧。

    “还有多久啊。”程千里小声的问了句。

    林秋石看眼手机,此时距离他们和导游约定的时间还有二十分钟。

    程千里:“二十分钟啊,还有这么久……”他蔫嗒嗒的趴在窗户上,“想我哥做的油茶了,加辣的那种。”

    林秋石伸手在他脑袋上摸了一下。

    这二十分钟,几乎可以用度日如年来形容,团队里连最简单的交谈都没有了。

    天色逐渐暗下来,穿着红色衣服的导游,终于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你们好呀,今天玩的开心吗?”导游微笑着摇着手里的旗帜,“相信大家一定有好好的领略当地的风俗文化。”

    没人说话,大家脸上都是死气沉沉,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

    “那么,我们就回去吧。”导游微笑着带着大家踏入了丛林。

    天快黑的时候下山,也着实不是件容易的事,众人相互搀扶着,经过一个小时的行程终于回到了住所。

    简单的吃过晚饭,便都带着疲惫之色,各自回房休息。

    程千里跟着阮南烛他们一起回了房间,他本来是和另外两人睡在一间屋子里的,但是今天发生了那么多事,便想和林秋石挤一晚上。

    “你真要和我挤啊?”林秋石说。

    “挤挤呗。”程千里可怜巴巴的看着林秋石,想让他心软,“我就和你们比较熟了。”

    林秋石看了眼阮南烛,阮南烛微微点了点头后,他才道了声好。

    林秋石同意了,可有人却不满了起来,徐瑾今天没敢跟着他们上塔顶,独自一人在塔下面坐了一天,这会儿听到程千里晚上还要赖在这里,小声来了句:“你不嫌他胖了啊?”

    程千里听着这话莫名其妙:“胖?我不胖啊。”

    林秋石:“对啊,他不胖。”

    徐瑾:“……”那你昨天说我胖怎么回事?这人还能不能好了。

    林秋石显然已经完全忘记了昨天拒绝徐瑾的借口,和程千里开始讨论起了今天谁睡里面谁睡外面。

    徐瑾坐在床边嘟着嘴生着闷气,阮南烛在旁边安慰她,说你不胖,是余林林的审美有问题,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徐瑾委委屈屈的表示赞同。

    林秋石和程千里全程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两人的对话内容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只是担心和徐瑾男女授受不亲,怎么就成了大猪蹄子了。而且徐瑾,这里最大的猪蹄子就坐在你旁边呢……

    今天走了一天的山路,大家都有些累了,几乎都是沾枕头就着,连向来睡眠很浅的林秋石也不例外。

    不过半夜的时候林秋石总感觉身边有人在走动,他以为是程千里便没有太在意,直到第二天早晨起床的时候,程千里埋怨林秋石说他怎么一晚上都在起夜。

    “起夜?我没有啊。”林秋石,“我昨天睡的那么熟,一次厕所都没上。”

    “你骗人。”程千里说,“你明明就起来了……”

    林秋石:“我真没起来,不过我也感觉有人在走动。”

    两人目光移到了屋子里剩下两人身上,徐瑾惊慌的摇摇头表示自己也没有起床,阮南烛则问都不用问,他平时是睡眠质量最好的那个,肾功能也非常强大,基本夜夜都是一觉睡到大天亮,从不起夜。

    “那是谁在走。”程千里脸白了。

    两人正在说着,阮南烛突然站了起来,他走到了两人面前,蹲了下来,目光投向了他们的床底下。

    林秋石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怎么了?”

    阮南烛没吭声,只是伸手指了指:“你们自己看吧。”

    林秋石和程千里战战兢兢的弯下腰,看到了阮南烛说的东西。只见他们的床下的木制地板上,竟是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红色血手印,这些手印从地板蔓延到墙壁,看起来渗人至极。

    “卧槽!!!”程千里终于没忍住,又开始跟只惨叫鸡一样惨叫,叫的林秋石脑壳疼,连带着觉得这画面都没那么恐怖了。

    “你能别这么叫吗?”林秋石痛苦的说。

    “好可怕啊!!”程千里趴在半蹲着的林秋石身上,抓着他的头发,叫的贼惨。

    “你把我的头发松开,松开!!”林秋石也怒了,“快点给我松开!!”

    程千里:“我怕!!”

    林秋石:“程千里——”知道一个设计师最珍惜的是什么东西吗?是头发!是发际线!程千里这小兔崽子抓他头发跟薅草似得,鬼知道会不会对发根产生影响!

    程千里终于松了手:“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徐瑾一脸麻木的看着面前两个人,转头对着阮南烛道:“祝萌姐,我们去吃饭吧。”

    阮南烛:“好啊。”

    然后两人手拉手,高高兴兴的出去吃早餐了。留在两个大猪蹄子看着那一地的血手印发呆。

    “走吧。”林秋石说,“既然我们还活着,那就说明它没想要我们的命。”

    程千里叹气:“这扇门也太凶险了。”还好昨天他没爬起来看到底怎么回事,这要是看了,天知道会看到什么东西在地上爬。

    没精打采的吃完早饭后,那个导游又准时出现了。

    她简直像是个人偶,脸上永远都带着那格式化的微笑,连手上挥舞旗帜的幅度都好像一致。

    她道:“今天我们要带大家去看的是一座神庙,那座神庙是这里最漂亮的建筑,相信大家看完之后一定会被其风采所倾倒,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出发吧!”

    林秋石便皱了皱眉:“这话怎么那么耳熟。”

    “当然耳熟了。”蒙钰正巧在他的旁边,不咸不淡的来了句,“她第一天也说过一模一样的话。”

    林秋石:“……”

    果不其然,等众人出发之后,导游又开始介绍起了当地的风俗习惯,只是这些话大家在第一天都听过,无论是说话的顺序还是语气,几乎没有任何的差别。

    这种怪异的情况,让众人都露出不适的神情。

    “不会是要一直重复吧?”徐瑾小声说,“我们难道还要去那塔一次?”

    “说不好。”林秋石摇摇头,“估计还得再看两天。”

    徐瑾不吭声了。去一个地方死几个人,他们一共才十几个,难道得死在这个世界里直到只剩下一个人才能逃脱?

    显然有这样想法的人不止徐瑾一个,众人脸上皆是神色莫测。

    第二次来到神庙面前,他们四个没有急着进去。

    这是阮南烛的提议,他说既然之前观察的是里面,那这次就观察一下外面吧,于是领着三人开始在神庙周边探索。

    神庙四周全是茂密的树木,阳光层层洒落,只在地面上留下黯淡的光斑。

    石板路上附着着一些细小的藤蔓和蕨类植物,踩在上面便会发出窸窣的声音。神庙很高,以他们的角度几乎看不到顶,乐声依旧连续不断,好似奏乐的人永远也不会停下。

    “这神庙的建筑风格好奇怪啊。”观察了一圈之后,作为设计师的林秋石越看越觉得不对劲,“整个神庙都是圆形的?”

    “圆形?”这不说还好,一说程千里也注意到了,“对哦,整个庙都是圆的。”

    圆形的庙宇并不多,甚至可以说得上少见。

    “你门看到圆形想起了什么?”阮南烛问。

    片刻的沉默后,林秋石和程千里给出了同样的答案:“鼓。”

    阮南烛:“我觉得……”

    林秋石:“嗯?”

    阮南烛:“我们得上庙顶上看看。”

    程千里一听就瞪圆了眼睛:“真要去吗?庙顶上……可是前天失踪的那个人,不就是因为看了天花板?”

    “对。”阮南烛,“但线索应该也在上面。”他伸手按了一下自己的包,“还记得昨天我们在塔上面看到的东西吧?”

    当然不可能忘记,林秋石至今都记得自己的手按在那个人皮鼓上的触感。不过阮南烛说的东西应该不会鼓,而是他们在墙壁里发现的那本日记。

    “我们的时间可能不多了。”阮南烛说,“得想想办法。”

    乍一听,阮南烛的这句时间不多了并没有什么依据,但林秋石却想起了自己床底下的那些血手印。他不确定这是意外亦或者警告,总而言之,那些东西显然不是什么好的预兆。

    这庙很高,没有楼梯可以上到顶层。

    但方法总比困难多,只要想上去,总会找到法子。

    在庙边上转了一圈之后,阮南烛便有了主意,剩下三人听到他的主意后都有点愣,林秋石语气里也带着愕然:“你是说用那天那个木台子……?”

    阮南烛:“嗯。”

    林秋石:“可是那木台子不是天葬台吗?”

    阮南烛点点头。

    林秋石担忧道:“而且上面有那些东西,这样贸然上去……”

    阮南烛看了他一眼:“想要活下来,总要承受点风险。”

    也对,林秋石心中微叹,甩开了心底的犹豫:“你身体太弱了,还是我来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