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幻想

【书名: 死亡万花筒 第32章 幻想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农门青云路不死佣兵带着空间闯六零韩娱之张三变身路人女主     这门内最糟糕的事情,是不但要面对可怖的怪物, 还得面对身边随时可能背叛的队友。门里面的他们虽然乍看起来像是可以互相信任的伙伴, 可只要一旦出现了意外, 那伙伴这个词随时可能换种意思。

    因为刚才发生的事, 虽然外面传来了导游的声音,但却根本没人敢动。阮南烛还是趴在林秋石身上,他轻轻的拍了拍林秋石的肩膀, 道:“走。”

    林秋石:“就这么出去?”

    “应该不会出事了。”阮南烛道, “况且总不能在庙里过夜吧。”

    倒也是这个道理,林秋石想了想:“不如我先出去, 如果出了什么意外, 你们再见机行事。”

    “一起吧。”阮南烛却是道, “信我一次。”

    林秋石见阮南烛态度坚决, 便背着他朝着神庙外面试探性的走了几步,他刚离开神庙的门, 便看见导游站在之前和他们分开的地方,正微笑着冲着他们挥舞着旗子:“过来呀,快过来呀。”导游冲着他们叫道, “天快黑了,我们得趁着天黑之前赶回去。”

    林秋石环顾四周, 发现刚才从天上下下来的刀子都不见了踪影,只有门口那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在告诉他, 刚才的一切的确不是他的幻觉。

    他慢慢的走到了导游身边, 如阮南烛所说的那样, 并未发生什么可怕的意外。程千里跟在他们身后,一直朝那具尸体看,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有些熟悉——当时林秋石陪着他看山村老尸的时候,他就保持着这一副随时想要尖叫的模样。

    不过好歹程千里是忍住了,憋的整张脸都开始发红。

    见到他们没出什么意外,剩下的人也开始往外走。

    导游仿佛完全没有看到那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她微笑着询问大家今天玩的是否开心,有没有领略到神庙独有的风情。

    团队里没人理她,她也说得津津有味,根本不在意众人的答案。

    从来时的小路往回走,天色开始变暗,丛林之中多了几分幽寂。插在树梢上的旗帜,被大风吹的猎猎作响,像是怪物展翅欲飞的羽翼。

    回去的路上并没有发生什么事,他们安全的达到了住宿的竹楼,吃了一顿并不美味的晚饭。

    导游离开的时候和他们约定了时间,说明早八点,不见不散。

    蒙钰问明天去参观哪个景点。

    导游的神情却神神秘秘,说明天去的地方很特别,等到时候就知道了,大家一定不要迟到。还说今夜晚上山风很烈,夜半时分,最好别出门。

    这提示她不说大家也清楚,倒也没有太大的作用。

    晚饭的味道实在是糟糕,阮南烛看起来没什么胃口,但还是勉强吃了点东西。他从到达这个世界开始,状态就很差,此时看起来满目疲惫,随时可能睡过去。要是一般人是他这个样子,大约会让人觉得不精神。但奈何阮南烛长了一张漂亮的脸,即便是看起来身体不适,可却硬是有种病态的美感。

    徐瑾在旁边酸溜溜的说阮南烛都睡了一天了,哪有那么困呀。

    阮南烛用自己的下巴在林秋石颈项上蹭了蹭,柔声道:“对不起呀,我从小身体就不好,林林哥,给你添麻烦了。”

    林秋石:“……不麻烦。”

    徐瑾:“……”呵,这对狗男女。

    面对不美味的晚餐,程千里还是塞了个肚饱,按照他的话来说,就是死也要当个饱死鬼。

    林秋石其实挺佩服他的,毕竟这晚饭实在是太难吃了,换作一般人吃这么多基本只能降低求生欲。

    吃完饭,众人便各自散去准备休息。

    阮南烛沾床就睡,几乎是瞬间进入了深眠状态。

    林秋石和徐瑾没他那功夫,于是两人只能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徐瑾讲了一点她在门外世界的事情,说她是个普通的大学生,今年刚毕业,过马路的时候被强行拉进了这个门里,她开始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后来才意识到没有梦境会这么真实。

    “我们会死在这里吗?林林哥。”徐瑾说,“我好害怕。”

    林秋石靠着窗户,道:“我也不知道,别想太多,早点睡吧。”

    徐瑾瞅了眼正在睡觉的阮南烛,咬咬牙,颤声道:“林林哥……”

    林秋石:“嗯?”

    徐瑾说:“我冷……”

    林秋石:“……”阮南烛,看看你把人姑娘给教坏了,他虽然对女孩子不了解,但也不是智障,徐瑾这动作表情实在是太明显了一点,林秋石面露无奈,只能装作听不懂,说:“哦,你冷啊,那我去给你拿床被子吧。”

    徐瑾:“……”为什么和她想的不一定,她咬咬牙,跺跺脚,放下了最后的矜持:“那多麻烦呀,我……能和你挤一挤吗?”

    林秋石冷静的拒绝了:“你太胖了,感觉有点挤不下。”

    徐瑾陷入了迷之沉默,她看了眼已经陷入熟睡的,瘦弱的阮南烛,又看了看自己,发现一时间竟是无法反驳。

    林秋石:“还要被子吗?”

    徐瑾自暴自弃:“不要了,我脂肪多,坚持一下应该能挺过去。”

    虽然知道这样挺不厚道的,但林秋石还是有点想笑。不过说回来,这门内世界那么凶险,哪有多的心思谈情说爱,也不怕两人情到浓时突然冒出来一个鬼头导致终身不举……

    徐瑾大约是看透了林秋石的直男灵魂,终于死心的躺回床上,停止了尬聊。没一会儿就传来了安静的呼吸声,看样子应该是睡着了。

    林秋石心想你们睡的可真快啊……他闭上眼睛,尽量放松了身体,让自己也睡了过去。

    第二天的阳光将林秋石从床上唤醒,他睁开眼睛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确认身边的人还在不在。

    阮南烛却是已经醒了,坐在床边慢慢的梳头发,他听到林秋石的动静,头也不回:“早上好。”

    “早上好。”林秋石应道。

    “昨天我睡得早,后半夜没发生什么吧。”阮南烛问。

    “没有。”林秋石说,“林子里很安静,我也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阮南烛:“我是说你和徐瑾……”

    林秋石满头问号:“我和徐瑾能发生什么?她难道有什么问题?”

    阮南烛:“……”他安静了一会儿,问出了一个问题,“你上个女朋友是因为什么和你分手的?”

    林秋石:“女朋友?我没……没交过女朋友。”他自从学了设计之后,基本就和社交无缘了,上学的时候天天做作业接私活,工作之后天天加班,别说女朋友了,连个姑娘都没见过。

    阮南烛:“哦,挺好。”

    林秋石:“……”他总感觉从阮南烛的脸上看出了一丝微妙的表情。

    洗漱完毕后,众人一起吃了顿早餐。

    对于今天要去的地方,所有人都很好奇,但好奇之中又带着点担忧,因为总感觉今天的情况会比昨天还要凶险。

    “尽量人多点一起走吧。”蒙钰说,“这样出了事也好有个照应。”

    昨天死了两个男人,此时队伍还剩十四人,虽然数量很多,但总感觉要真出事了人再多也没用。

    程千里拍了拍林秋石的肩膀,说我今天和你们一起吧。

    林秋石道了声可以。

    八点钟,导游准时出现在了外面,她还是穿着昨天同样的装束,脸上挂着同样的表情,挥舞着那把红色的小旗:“人齐了吗?人齐了就要出发啦。”

    “齐了。”蒙钰回答。

    “好,那我们走吧。”导游说,“今天我们去的地方比较特别,大家到了那里之后,一定不要高声喧哗,要尊重当地的习俗。”

    众人纷纷点头。

    导游见状露出笑容,道:“事不宜迟,那我们就抓紧时间出发吧。”

    因为这里特殊的环境,除了行走之外也没有别的交通工具。今天导游带着他们走了另外一条路,那条路一直在往山上蜿蜒,周遭依旧是茂密的树林。

    大家跟在导游后面艰难的行进,但陆实在是太难走,很快就有人体力不支,跟不上大部队了。

    “能不能休息一会儿?”队伍里有人询问了导游。

    “休息倒是可以休息的。”导游看了看表,“但是我们一定要在正午之前到达目的地哦。”

    “为什么?”那人有点奇怪,“为什么要在正午……”

    “因为你们要在那里参观六个小时。”导游很平静的解释,“如果在十二点之前没有到达目的地,你们就只能在天黑之后下山了。”她说完这个,脸上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相信大家不会想在夜晚走这样的山路的。”

    大家听到这句话,表情都不太好看。

    走不动路的也开始咬咬牙想要继续坚持,毕竟这是性命攸关的事。

    林秋石怕阮南烛的身体扛不住,半路就背上了他,也亏得阮南烛体重轻与常人,不然他还真没办法。

    不过即便如此,阮南烛还是吸引了一些嫉妒的眼神。

    女孩子体力到底是比不上大男人,能被背起来休息一下,自然是十分值得艳羡的事情。

    好在就在众人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他们终于到达了导游口中的目的地——一片密密麻麻的高塔。

    这些高塔高的足足有几十米,矮的也有三四米,立在茂密的丛林之中,很难想象,到底是怎样的工艺才能在如此艰难的环境里修建出这样宏伟的建筑。

    众人看着这些宏伟的建筑,均被其震撼,一时间陷入了寂静之中,甚至忘记了这个世界的凶险之处。

    好在导游的声音将他们拉回了现实,她说:“接下来是六个小时的参观时间,到时间后,我会来接大家,就请大家在此好好参观,领略异域风情吧!”她说完转身就走,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看着她的背影,程千里忍不住骂了脏话,说也亏得这里是门内世界,不然这导游怕不是已经被打死好几次。

    “走吧,过去看看。”林秋石放下了阮南烛,跟着众人一起进入了塔群。

    这塔群大大小小,高度各有不同,但比较相同的就是每个塔下面都有一扇木门,用生锈的锁锁着。

    “这里是什么地方?祭祀的地方?”林秋石觉得奇怪,“可是祭祀的地方不是有神庙么?”

    “我觉得应该是墓地。”阮南烛观察了一下,

    林秋石:“墓地?”说到墓地,他马上想起了昨天被推下来时的那木台,“所以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被用来天葬……”

    阮南烛道:“开一个塔进去看看。”

    他说着,和林秋石他们走到了僻静处,然后掏出发卡开始工作。

    生锈的锁轻而易举的被打开了,阮南烛推开木门,露出了黑漆漆的塔内。里面没有光,散发出了一股子陈旧的气味,林秋石用手机照亮了里面,果然在塔底看到了一具已经腐朽的尸骨。

    “的确是坟墓。”阮南烛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那他把我们带到这里来是什么意思?”林秋石道,“难道钥匙不在庙里?”

    阮南烛摇摇头,没说话。

    重新把门锁上之后,他们朝着塔群最中心走去,林秋石看到了最高的那座塔。那座塔的形状有些特殊,在一众小塔的簇拥下分外醒目。塔的最上面有个非常漂亮的雕塑,看起来有些像一块圆盘,圆盘之下是一些流云的图案,只是不知道代表着什么意思。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一座塔上,显然大家都觉得这塔里会有什么关于钥匙的线索。

    到了塔下之后,先过去的人却是发现那塔上的不是木门而是一扇石头门,石门也没有锁上,就这样虚掩着。

    “这塔里也是尸骨么?”有人发问。

    “谁知道呢。”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就在众人犹豫着要不要进塔里的时候,林秋石却又听到了鼓点的声音,他表情一变,立马将这个事小声的告诉了阮南烛。

    “鼓点?”阮南烛道,“从那里传来的。”

    林秋石:“远处。”他抬头看了看阴霾的天空,“昨天鼓点响起来没多久后,就开始下雨了……不,准确的说是开始下刀子。”

    阮南烛环顾四周:“看来只能进塔。”

    这四周都是荒郊野外,没有任何可以遮蔽的地方,唯有眼前的高塔,能让人躲进去。

    “进吧。”阮南烛抬手就要推门。

    “你们要进去?”站在不远处的蒙钰语调有些好奇。

    “对。”阮南烛道,“有什么问题么?”

    “你们不怕进去之后出事么?”蒙钰说,“就这么贸然行动……”

    阮南烛:“如果怕就在外面等着吧。”他指了指头上的天空,“我只是感觉又要下雨了。”

    蒙钰脸色微变。

    其他人听到要下雨了这句话,都开始骚动了起来,昨天惨死的青年还历历在目,没人想要经受千刀万剐之苦。

    阮南烛推开了眼前看似沉重的石门,扭身就进了塔里。

    林秋石紧随其后,他将手电筒的灯打开,看清楚了塔里面的情况。这座塔似乎并不是坟墓,至少在一楼没有看见尸骨。

    他们进来之后其他的人见没有事情发生也陆陆续续跟了进来。

    “这塔应该有□□层的样子。”阮南烛道,“既然进来了,那就上去看看?”他停顿一下,“我想仔细看看塔顶上的那个建筑。”

    林秋石知道阮南烛提的事情定然有其原因,便一口应下了他的提议。

    于是四个人便开始往上爬。

    团队里的其他人看见他们的动作,都表露出了不赞同的意味。也对,在不知道会如何触发死亡条件的世界,似乎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安全的选择。

    但什么都不做,钥匙可不会就这样出现在大家的面前,除非身边的人都死光了。

    塔的楼梯很狭窄,只能够一人同行。

    阮南烛走在最前面,林秋石则走在最后。

    他们一路往上,一边爬塔一边观察着塔内的情况。

    “有东西。”走在最前面的阮南烛突然出声。

    这是他们爬的第八层,应该离塔顶不远了,林秋石拐过楼梯,看到了阮南烛口中的东西。

    那是一面漂亮的鼓。

    被放置在第八层的中间,鼓身是红色的,其上有一些细节雕塑,虽然并无太多的装饰,但依旧可以看出其精致。

    在场的三人都立马想到了歌谣里的那只鼓,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唯有徐瑾,神情却似乎有些恍惚,她喃喃道:“好漂亮的鼓啊。”她走到了鼓旁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

    “别喷。”阮南烛叫住了她,“这鼓有问题。”

    徐瑾没有说话,神情看起来有些痴迷。

    “你没事吧?徐瑾?”林秋石察觉出了她的异样,大声的叫了她的名字。

    然而徐瑾的下一个动作却是伸出了手,在那漂亮的鼓上轻轻的拍打了一下。

    “咚”——清悦的鼓声传到了他们的耳朵里。

    林秋石整个人都被震了一下,强烈的眩晕感袭击了他,他捂着耳朵痛苦的闭上眼,整个人都差点栽倒在地上。

    为了稳住身体,林秋石伸出手扶住了旁边的墙壁,然而当他的手指触碰到本该是石头的墙壁时,整个人却僵住了。

    石头不见了,指尖上的触觉,像一种更加柔软的东西——人的肌肤。

    林秋石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睁开了眼,看到了面前的景象。

    本该存在的石壁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柔软的皮肤,皮肤还在缓缓的蠕动,伴随着心脏的脉搏。

    “我的阿姐从小不会说话,在我记事的那年离开了家……”女孩子的歌声在林秋石身后响起,他僵硬的转身,看见了一个浑身是血的小女孩站在自己的身后,她的脸上没了皮肤,只剩下红色的血肉,甚至隐约可见白色的骨头。而她的怀里正抱着一面漂亮的红鼓,黑洞洞的眼睛沉默的凝视着林秋石,纤细的手微微抬起,又重重落下,在洁白的鼓面上,留上一个又一个的血色手印。

    “玛尼堆上坐著一位老人,反反复复念著一句话……”歌声还在继续,女孩敲着鼓,朝着林秋石走了过来。

    林秋石发不出声音,说不出话,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手触碰到了自己的身体,然后……从他的身体里穿了过去。

    下一刻,林秋石身体剧震,如同触电一般,他眼前的景象又发生了变化,原本的小女孩不见了,他回到了那座冰冷的石塔里,旁边站着两个熟悉的人。

    “林秋石。”程千里惊恐的看着他,“你……你在做什么……”

    林秋石低下头,看见自己的手正放在那面红鼓之上。

    鼓面的质地很柔软,和他想象中的一模一样,是属于人皮的触感。

    “秋石。”阮南烛的声音传来,他问他,“你看到了什么?”

    “一个女孩。”林秋石将自己的手从鼓上移开,他说,“一个浑身是血,被活活剥皮的女孩,刚才……发生了什么?”

    “你突然跑过去敲了鼓。”程千里说,“我拦都拦不住。”

    “敲鼓?敲鼓的不是徐瑾么?”林秋石看着这一面鼓,只觉得浑身发凉,他想离这面鼓远一些。

    “她?她没跟着我们上来啊。”程千里莫名其妙,“一直留在底下呢。”

    林秋石:“……”

    阮南烛却好似明白了什么,他走上前,轻轻的按住了林秋石的肩膀:“别担心,没事的。”

    林秋石苦笑:“这怎么会没事。”能看到那些东西,显然并不是什么好的预兆。

    阮南烛:“冷静一点,你先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林秋石呼出一口气,闭上眼睛开始回忆刚才看到的画面:“我看到这座塔的墙壁,变成了人皮的模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