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初露端倪

【书名: 死亡万花筒 第28章 初露端倪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农门青云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韩娱之张三盛世医香犯罪心理:罪与罚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阮南烛很喜欢林秋石做的面条,他认认真真吃掉了一整碗,连汤也没有放过。

    林秋石道:“有那么好吃?”

    “比门里面的东西好吃多了。”阮南烛擦了擦嘴,又看了眼时间,“尽快收拾吧,我下午来接你。”

    “好。”林秋石点点头。

    阮南烛说完这话起身便走。家里的栗子哼哼唧唧的用尾巴缠着林秋石的腿,一副舍不得的模样,看得林秋石妒火中烧。不过妒火中烧也没办法,谁叫栗子是是只猫呢。

    这房子也是林秋石租的,租期还有半年,他也不打算退掉。他其实不是这个城市的人,只因为在这里上了大学,毕业后才留在了这里,也习惯了这里的天气和生活。

    林秋石开始收拾东西。他衣服不多很快就全部装好,最麻烦的是一些工作上的书籍,死沉死沉的。他看着这些书籍,犹豫了一会儿,干脆下楼叫了保洁阿姨,全送了出去。

    命都快没了,总该做点让自己高兴的事。

    整理好了行囊之后,林秋石把自己要搬家的事情告诉了朋友吴崎。

    吴崎一听说他要搬家,就嚷着要来帮忙,林秋石却拒绝了,说租户已经找好搬家公司,不用特意过来。

    “那你打算搬到哪里去?”吴崎问。

    “郊区,等那边收拾好了我再叫你过来玩。”林秋石说,“你好好上班吧。”

    “你记得把地址发给我啊。”吴崎道,“辞职玩一段时间也挺好的,工作天天加班谁受得了啊,虽然年轻,但也得考虑自己的身体。”

    “嗯。”林秋石应声。

    下午三点,阮南烛和程千里准时来了,帮着他把信了提到车上。喵呜喵呜的栗子也被装在航空箱里,然后放在了后座上。

    林秋石:“等到了别墅,栗子就真的让摸了吗?”

    阮南烛:“嗯。”

    程千里:“林秋石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表情就像个被丈夫抛弃的妻子?”

    林秋石:“……”我不是,我没有。

    车一路向前,周围的景色逐渐荒凉,最后驶出了环城高速,到达了孤独的矗立在郊区里的别墅。

    这是林秋石第二次来,他搬着大包小包进去的时候,在客厅里看到了程一榭。

    程一榭正在吃什么东西,见到他们进来了,面无表情的脸上一点情绪都没有,只是冷淡的打了个招呼:“阮哥。”

    林秋石条件反射的看了眼身边的程千里。

    不得不说,虽然是双胞胎,但是这两人的风格也是差的很远了,程千里活泼外向,说什么表情都很夸张。程一榭却内敛冷淡,一看就很不好相处的样子。

    阮南烛说,“准备的怎么样?”

    “还行。”程一榭说,“具体情况还得进去看看,你什么时候走?”

    阮南烛说:“几天后。”

    程一榭点点头,转身走了。

    林秋石听到这话,小声的问了句:“你是几天后要进门?”

    “嗯。”阮南烛应声。

    “是不是很凶险?”林秋石第二扇门就这么恐怖了,阮南烛岂不是更恐怖。

    “还好。”阮南烛说,“不用太担心。”他神色淡淡,仿佛说着要去哪里旅游一样,丝毫不见紧张的情绪。

    林秋石看见他如此冷静,也跟着平静了下来。

    之后阮南烛给林秋石安排了住的地方,在三楼的走廊尽头,对面就是阮南烛的房间。

    林秋石把行李搬到了自己的房间,便迫不及待的将栗子从航空箱里放了出来。

    来到了陌生的环境,栗子却是一点都不认生,开开心心的扭着毛茸茸的屁股冲着阮南烛就飞奔而去,到了阮南烛身边便开始蹭蹭挠挠,求抱抱。

    阮南烛弯下腰就把栗子抱起来,坐在沙发上对着林秋石招招手:“过来。”

    嫉妒的眼睛都红了的林秋石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嘴里叫着:“南烛,南烛……让我吸一口!”

    旁边的程千里:“……”林秋石你这是染上了猫瘾??

    阮南烛低着头,看着栗子:“吸吧。”

    林秋石:“好嘞!”他先是伸手摸了摸栗子,发现栗子的确没有用爪子抗议了,这已经是天大的进步。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林秋石抓紧机会就是一个猛扑,一头扎进了栗子的软乎乎的毛里。

    栗子喵呜一声,粉红色的爪子软软的拍打着林秋石的头。

    吸猫使人快乐,不吸猫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不吸猫,只有吸猫才能维持生活的样子。几个月没碰到自己宝贝的林秋石此时终于得偿所愿,感动的几乎快要热烈盈眶。

    “卧槽,你们这是在干嘛呢?太刺激了吧?”突然有人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林秋石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感觉阮南烛忽的伸手轻轻的抓住了他的头发:“林秋石,你别跪着吸。”

    “卧槽!跪着吸!”那人道,“阮哥,你们太会玩了!!”

    林秋石:“……”他沉默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只见此时阮南烛将栗子放在腿上,而他半跪在阮南烛的面前,正一脸陶醉的将脸扑在栗子的身上……这姿势,怎么看怎么都不对劲。

    林秋石默默的站了起来,扭头看了眼身后的人。

    这人是之前他在别墅里见过的叫做易曼曼的男人,大约是林秋石的眼神太过幽怨,搞得易曼曼有点怵,说:“没关系啊,你们继续,我只是路过。”

    阮南烛低低的笑了起来。

    栗子还在他的怀里一脸茫然,身上的毛毛因为林秋石的动作变得乱糟糟的,不过即便是如此,也贼可爱。

    林秋石从地上站起来,换了个姿势,露出面前的猫咪,伸手指了指,示意自己并没有在干什么少儿不宜的事。

    “哦,玩猫呢。”易曼曼尴尬的露出笑容,“对不起,我误会了。”

    “没事。”林秋石,“我不该太激动……”

    围观全程的程千里终于是没忍住,拍着桌子哈哈大笑起来,边笑还拿出手机,让林秋石过来看他照的照片。

    林秋石凑过去一看,就看见自己半跪在阮南烛两腿之间,阮南烛则是一脸温柔的看着他,还伸出手轻轻的抓住了他的头发……

    林秋石:“卧槽,你什么时候照的,你给我删了——”

    程千里:“好好好,你别激动,我马上就删。”他当着林秋石把这照片删了,这事才作罢。

    林秋石弄完之后一脸疲惫的坐回了沙发,表示这年头想吸个猫这么都那么困难。

    他说完这话,就看见栗子高高兴兴的用脑袋蹭了阮南烛的胸口,一副你怎么还不吸我的表情。

    林秋石:“……”栗子你这个大叛徒!!!

    当天晚上,为了庆祝林秋石的入住,大家一起吃了顿饭,林秋石也重新认识了一下别墅里的人。

    易曼曼,陈非,卢艳雪是上次见过的,据说他们还有几个人是在其他地方办事情,过段时间才会回来。别墅里还养了一只叫吐司的柯基犬,这两天生病了在医院里住着,程千里说明天才会接回家。

    “他们会不会打架啊。”林秋石看着栗子有点担心。

    “不会吧,你家栗子脾气挺好啊。”程千里说,“我家吐司脾气也好,就是有个缺点,喜欢闻猫屁股。”

    “它公的母的?”林秋石问。

    “公的。”程千里说,“带它出去遛弯,遇到野猫就要挨揍,唉。”他看了眼栗子。

    林秋石点点头:“我家里栗子也是公的。”

    既然如此,应该不会发生什么跨物种的意外……

    陈非和易曼曼,都敬了林秋石一杯酒,说以后大家互相关照,卢艳雪坐在旁边笑的很甜,表示很高兴林秋石加入他们。

    林秋石也小酌两杯,鉴于自己的身体情况,没敢多喝。

    结束了晚宴,林秋石回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脑子有些混乱,奇奇怪怪的念头窜来窜去。

    实在是无法入睡,林秋石便从床上爬起来,想去走廊上喘口气。

    结果走到走廊窗口上,他却是透过窗户,看见阮南烛站在园子里和陈非说话。

    两人的表情都非常的严肃,面前放着一个黑色的笔记本,时不时用笔在上面写写画画。

    陈非气质斯文,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笑起来也很温柔。林秋石听程千里说他以前好像是老师,具体怎么加入的也不太清楚,因为程千里其实是最后一个进别墅的。

    按理说这么远的距离,林秋石应该什么都听不到,但奇迹似得,他居然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内容,虽然不是特别的清楚,不过还是能猜出一二。

    他们似乎是在讨论阮南烛的下一扇门,关于线索的背景,其间可能隐藏的暗示……

    林秋石正打算继续听,站在楼下的阮南烛却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似得,直接扭过头朝着他的方向看了过来。

    两人眼神相接,林秋石尴尬的挥挥手冲着他打了招呼。

    阮南烛转头和陈非说了句什么,便朝着别墅的方向来了,林秋石走也不是站着也觉得怪怪的,便只好打开了自己的房门,坐在门口等着。

    片刻后,阮南烛果然出现在了他的门口。

    “睡不着?”阮南烛问。

    “嗯。”林秋石道,“脑子里乱七八糟的。”

    阮南烛说:“既然睡不着,那我就给你看点东西吧。”他坐到了房间里的电脑面前,按下了开机键。

    一阵开机音乐之后,电脑屏幕亮了起来,阮南烛移动鼠标,打开了网页里收藏的第一个网址。

    那网址的图标是一扇黑色的门,和林秋石进去的铁门几乎一模一样。

    阮南烛打开网址,又输入了一个账号,片刻后,一个血红色的论坛出现在了林秋石的眼前。

    “这是个论坛,是进过门的人建的,里面内容很丰富,也有一些信息,你闲着没事儿可以先逛逛。”阮南烛说,“只能用这台电脑,不要用其他的东西进入这个论坛。”

    “用其他的会被发现地址?”林秋石问。

    阮南烛点点头。

    “被发现了会怎么样?”林秋石很疑惑这一点。

    阮南烛道:“被发现了会发生糟糕的事。”他沉默一会儿,用冷静的语调说出了惊人的事实,“门是可以被夺走的。”

    “什么??”林秋石瞪圆了眼睛。

    “我早就说过,门不是惩罚,是奖励。”阮南烛说,“必死之人进入门里,只要通过了十二扇,就能获得新生。”

    “可是门怎么被夺走?”林秋石还是想不明白。

    阮南烛说:“没有门的人只要和门的主人一起进入了门内,在门内的世界里杀掉那扇门的主人,那么这扇门就会易主,当然,这事情操作起来比较困难,但有只要有心,总有办法。”

    林秋石听到这话愣了几秒,随后手心里浮起冷汗,他没想到,自己要抵抗的,并不只是门里地狱般的恐怖世界。还有门外面有心人的觊觎,难以想象,如果他没有遇到阮南烛,就算从门里出来了,也估计是糊里糊涂的。

    他又想到了第一扇门里死掉的张子双,张子双不是第一次进门了,只是进去的时候甚至都没有换上一身衣服,导致他出车祸后,林秋石直接辨识出了他的身份。

    林秋石看着电脑屏幕,发现这论坛的活跃度居然很高,现在凌晨两点了,还有六千多个在线用户。

    “我们的活儿也是在网上接的。”阮南烛说,“不过不是这个网站,你现在刚进来不用了解那么多,先看看这个论坛就行。”

    “哦。”林秋石对着阮南烛道谢,“谢谢你。”

    阮南烛:“道谢就不用了,来点实际行动吧。”

    林秋石道:“行啊……你想我怎么感谢,不如……”他刚想说明天请阮南烛吃个饭,阮南烛就打断了他的话:“不如找个时间再在我腿上吸一次猫?”

    林秋石:“……”这人是在耍流氓吗?这人是在耍流氓吧!

    阮南烛:“好了,我开玩笑的。”他站起来,朝着门口走,“你自己先看吧,我还有点事。”他脚步一顿,停在门边,扭头,“别偷听了哦。”

    林秋石唔了声。

    阮南烛:“真乖。”他笑了起来,转身走了。

    林秋石看着他的背影总觉得哪里不对,仔细一想才惊觉阮南烛是在炸他,他们当时距离那么远,正常人都不会觉得林秋石有听到他们的对话,阮南烛却突然冒出来了这么一句,林秋石也没反应过来,直接认了。

    不过他的听力到底是怎么回事……

    怀着如此疑惑,林秋石坐上了椅子,开始浏览论坛。

    这论坛里的帖子很多,内容很杂,甚至还有交友的信息。当然现在经过了阮南烛的提醒,他对这种东西一点没什么兴趣,而是点进了一些关于门的推测的帖子。

    这个论坛六年前就存在,论坛上的用户至今还在讨论门到底是什么。

    是未来的科技?是神明的赠礼?还是外星球的实验?没有答案的猜测不计其数,看起来没一个靠谱。

    论坛上还有一些关于门内世界的讨论,林秋石简单的浏览一下,没发现什么特别有用的信息。

    他看到一个多小时,睡意便渐渐的涌了上来,便关了电脑,重新躺回床铺上。

    这次林秋石没有失眠,一闭眼睛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个晴朗的清晨

    林秋石早晨刚下一楼,就看见程千里好和他哥在吵架,与其说是吵架,倒不是说是单方面的碎碎念。

    “我都说了我不吃辣,你为什么要给我放辣,你根本就不在乎我到底喜欢什么,你只在乎你自己……”程千里看着面前的油茶嘟嘟囔囔。

    程一榭面无表情的坐在他对面:“不吃就滚。”

    程千里开始假嚎,但还是伸出手端过油茶开始吃。林秋石本来以为他不能吃辣,结果发现这货根本是在乱叫,嘴上说着不想吃,身体却诚实的很,林秋石刷个牙出来就看见油茶的碗已经空了。

    “我还想吃一碗。”程千里说,“哎……你给我加点辣。”

    林秋石:“……”你真好玩。

    大家聚在一起吃完早饭,便各做各的事情去了。林秋石以为别墅里的气氛会紧张,但是观察之后才发现其实气氛挺轻松的。别墅二楼是健身房和游戏室,四楼一整层都是书房,想干什么都有去处。

    谢千里约着林秋石一起去把吐司接回家,林秋石应下了。

    两人开着车去了室内,林秋石委婉的问了句阮南烛在忙什么,是不是快要进门去了。

    “是啊。”谢千里坐在副驾驶上嚼着泡泡糖,“可能也就这几天吧,你越到后面,对于门的预感会越精准,基本上都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进去了……嗯……当然,具体时间最好谁也别告诉,除了要和你一起进门的人。”

    “那这次他是一个人进去?会不会很危险?”林秋石最担心的就是这个。

    “危险是肯定危险的。”谢千里说,“好像还有人会陪着阮哥进去,是谁我就不知道了……”

    “哦。”林秋石道,“希望以后我能帮上忙……”

    谢千里看着他笑了笑,也没说什么。

    之后的几天,林秋石都没怎么看见阮南烛的身影,他好像一直很忙,待在别墅里的时间非常少。

    林秋石倒是对着别墅里的其他人熟悉了不少。

    易曼曼是个二十三的男生,和程千里一样是个话痨,只要两人一扎堆,那基本上唠嗑都能唠一天的,不过他比程千里成熟一点,很少发脾气的样子。卢艳雪年纪比易曼曼大一点,是目前别墅里唯一的一个姑娘,她长相普通,平时基本上没什么存在感,看起来不像胆子很大的人。不过据程千里说,卢艳雪在门里的表现很让人惊艳。

    至于程千里的哥哥程一榭,用程千里的话来说就是:“最好离他远一点,他是精神有问题……”

    而鉴于两人的关系,林秋石对这个观点持保持意见。

    在进入别墅的第五天后,一直无踪无影的阮南烛突然出现了。当时林秋石正打算去楼上睡觉,结果刚走到走廊上,面前就凭空出现了一个人影。林秋石被这人影吓了一大跳,定睛一看,却发现是阮南烛。

    阮南烛脸色非常不好看,手扶着墙壁一副随时可能会倒下的样子。林秋石赶紧上前扶住了他:“南烛,你没事吧?”

    阮南烛摇摇头:“扶我进房间。”

    林秋石嗯了声,把阮南烛扶到了卧室里。

    阮南烛一沾床整个人都晕了过去,林秋石吓得赶紧跑到楼下去叫了人,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不知道能不能直接送到医院去。

    陈非上来迅速的检查了阮南烛的情况,说没什么大事,只是太累了,不过保险起见,还是去一趟医院。

    林秋石闻言松了口气。

    他第一次看见这么虚弱的阮南烛,脸色白的像张似得,平日里的阮南烛给人的感觉都无比可靠,好像只要有他在,什么事都不用担心。看见这个模样的他,林秋石未免生出了些许心疼的感觉。

    陈非开车将阮南烛送去了医院,林秋石也陪在身边。

    挂了急诊后,医生经过初步诊断确定阮南烛身上没有外伤,生理特征也很平稳,就是睡着了。

    “还好。”陈非感叹,“没出什么大事,你看着他,我出去打个电话。”

    林秋石点点头。

    陈非出去了一会儿,回来的时候脸色却暗了下来,林秋石问他什么事,他沉默了片刻,低声道:“和阮哥一起进去的那人没了。”

    林秋石瞪大眼睛。

    “刚死。”陈非说,“从楼上……跳了下去。”

    林秋石将目光移到了阮南烛身上,突然就重重的松了口气……还好,他……还活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