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现实世界

【书名: 死亡万花筒 第27章 现实世界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农门青云路山村名医不死佣兵韩娱之张三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在睡了一天一夜之后,林秋石才醒过来。醒来时烧已经退了,虽然身体没什么力气,但是已能够下地行走。医生检查之后说再输一天的液巩固一下,第二天就能出院。

    程千里一直陪在他的身边,闻言让他别担心,说家里的猫有人在喂,不用急着回去。

    林秋石对他道了谢。

    他躺在病床上,第一次觉得医院也是如此的亲切。进入门内世界几天后再出来,当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虽然现实的世界才过了十几分钟。

    第三天,程千里给林秋石办理了出院手续,开着车将林秋石载回了家。

    林秋石到家之后拿出钥匙开了门,还没进去呢,就听见他家栗子喵呜喵呜撒娇的声音。他支了个脑袋一看,却是看见阮南烛坐在他家沙发上,正在看一本书,对待他态度颇为高冷的栗子却蹭着阮南烛的脚踝,哼哼唧唧的叫着,还时不时躺下露出柔软的毛茸茸肚皮求抚摸。

    林秋石之前也有这样的待遇,只是最近栗子嫌弃他的很,不让摸也不让抱,吸更是不可能吸了。

    林秋石嫉妒的眼睛都直了,或许是注意到了他灼热的眼神,一直没抬头的阮南烛这才看过来:“好了?”

    “嗯。”林秋石颠颠的走到了阮南烛的身边,矜持的坐下,想要假装不经意的抱起他家的猫。谁知道栗子一扭屁股就躲开了他的手。

    林秋石见状流下了悲伤的泪水:“……栗子,你不爱爸爸了吗?”

    阮南烛没说话,弯下腰轻而易举的把栗子抱了起来,栗子喵呜一声,开心的用头蹭着阮南烛的胸膛。

    “摸吧。”阮南烛把栗子露出来对着林秋石道。

    林秋石伸出手终于摸到了他家的猫:“栗子你怎么了不认识爸爸了吗?”

    仿佛是一个失去了儿子的可怜父亲,林秋石悲痛欲绝,看着自家辛辛苦苦拉扯大的猫崽子黏上了别的男人,总有种被绿了的微妙感受。

    “猫对这些事情比较敏感。”阮南烛解释,“多过几扇门就好了。”

    一提到门,林秋石整个人都蔫了,他靠在沙发上:“我能问问最后为什么你杀了那个女人么?不是说不能沾血吗?”

    “我以为钥匙在蛋糕里。”阮南烛道,“但是没有,那就肯定是在其他地方,你记得童话的最后一幕是什么吗?”

    林秋石想了想,似乎理解了阮南烛的意思,他坐直了身体:“三姐妹被复活,男巫被杀掉了?”

    “对。”阮南烛说,“所以我就怀疑……”

    “如果不是怎么办?”林秋石没想到他只是怀疑,行动力就那么强。

    “不是就不是。”阮南烛倒是显淡定,“再找找其他地方,总是能找到的。”

    林秋石露出佩服的表情,这一般人哪里敢提刀就砍,况且有之前的例子在,一般人都会不愿意沾上鲜血,也就是阮南烛能想出钥匙在男巫身体里这么个想法,想出来也就算了,还当场把男巫砍成了几块。

    “下次门的提示拿到了吗?”林秋石又想起了什么,他道,“是不是一定要通过十二扇门?”

    “嗯。”阮南烛说,“先吃点东西,慢慢和你说。”

    于是三人离开了屋子,想去找点东西吃。

    林秋石大病初愈,按理说应该吃点清淡的,但他在门里面啃了七天的干面包,嘴馋的要死,于是把阮南烛和程千里带到了楼底下一家做江湖菜的小店,点了好几个辣菜。

    江湖菜是他们这边比较特殊的菜系,重麻重辣,配着啤酒更是舒服。

    林秋石吃的浑身上下都浮起一层薄汗。

    “你的下一扇门应该是在十天左右后。”阮南烛倒是没有像林秋石吃的那么开心,他似乎不太能吃辣,只是几口鼻尖便泛起了红色,眼神也没了平时的冷淡,变得湿润了起来,“这十天可以好好休息。”

    “那门里的提示是什么?”林秋石比较关心这件事。

    “不能告诉你。”阮南烛居然来了这么一句。

    “为什么?”林秋石有点懵逼。

    “因为那一扇门不是你的门,是我的,我的门太难了,不打算把你带进去。”阮南烛说,“一扇门的提示只会给第一个打开门的人,谁开了门,就是谁的提示,他的下一扇门也就是关于这个内容的。”

    林秋石惊呆了:“那岂不是下一扇门我没有提示了?”

    阮南烛:“情况比较复杂,我这么说吧,你下一扇门可以蹭程千里的。”

    林秋石听的晕头转向。

    最后还是程千里解释了,他道:“一扇门只会有一个主题,但是呢,如果你和我进的同一扇门,那这扇门既是你的,也是我的。这门又有别的规矩,打个比方,就是现在我是开了第四扇,你才开第二扇,那如果你跟着我进了第四扇门的世界,并且出来了,那你前五扇门就自动开了。”

    还有这种好事?林秋石瞪圆了眼睛:“拿岂不是如果找到一个开了十二扇的……”

    “哪有这样的好事。”程千里吃了一口菜,含糊道,“这种跨越绝对不能跨太多了,不然会死的很惨,你现在还有些事情不知道,我不能和你讲的太清楚。”

    林秋石说:“为什么不能?”

    程千里:“因为就算讲清楚了你还是会继续问为什么。”

    看两人的表情,显然都对类似于十万个为什么的新人深恶痛绝,林秋石见状也没有自讨没趣,安静的闭嘴吃饭。

    果然程千里长叹一声,说还是阮哥的眼光好,看看其他人带回来的新人哪个不是问题多的数不过来,最惨的是刚给人解密完,下个世界就死在了门的世界里,之前说的话全成了废话。

    林秋石:“……可是你也才四个门,你为什么那么熟练啊。”

    程千里:“我虽然只是四个门,但我哥已经过了八扇了。”他说着嘟囔起来,听起来像是在抱怨什么。

    林秋石吃着饭,思考着两人说的话,思考了一会儿又想问问题了。

    大约是阮南烛看出了他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伸出了一根手指:“最后一个。”

    “那我的第一个世界为什么会遇见你?”林秋石道,“你在第一个世界不是没有认识的人么?”

    “这是两个问题。”阮南烛说,“还有,谁说我在里面没有认识的人了。”

    林秋石惊了:“……你认识谁?”

    阮南烛:“记得第一天晚上死的那两个么?”

    林秋石:“……记得。”

    “其中一个就是我的顾客。”阮南烛干咳一声,“我当时搞错对象了。”

    林秋石陷入了迷之沉默。

    阮南烛:“以为你是我的顾客,等到第二天发现不对的时候,我的顾客已经死了。”他擦了擦嘴,用非常平淡的语气说出了让人目瞪口呆的话,“后来发现你资质不错,就带了回来。”

    程千里在旁边憋笑,让林秋石别惊讶,说这已经不是阮南烛第一次搞错服务对象。主要是当时林秋石和那个顾客穿的衣服颜色基本相似,再加上两人一开始就在小道上相遇……

    林秋石仔细一想,好像的确是这样,他就说为什么当时阮南烛对他那么特别,结果居然是这样的原因:“……我还以为是因为我们两个一见如故。”

    阮南烛:“你也可以这么想。”

    吃完饭后,林秋石准备回家。

    阮南烛却和他说如果可以,最好搬到别墅去住,这样大家有个照应。

    “会出什么事吗?”林秋石有点疑惑,“不是已经离开门了么?”

    “现实里面我们这样的还有其他人。”程千里说,“这些人有的已经心理变态了……唉,反正是你能过来就尽量过来吧,总没有错的。”

    “好吧,我想一下。”林秋石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三人吃完了饭,往回走的时候看见路边一个巨大的广告牌。

    阮南烛随手一指,说:“哝,她就是许晓橙。”

    林秋石抬头一看,发现广告牌上印着一个当红女星,这女星走的是御姐路线,神情高冷,举手抬足之间皆是傲气,和门内世界里那个天天喜欢哭的许晓橙简直就是完全两个人。

    林秋石本来还觉得惊讶,但是仔细一想到身边这个神情冷淡的大男人在门里还是个姑娘就释然了。

    “我们就先回去了,你自己一个在家注意安全,有事就打电话。”程千里说,“拜拜。”

    “再见。”林秋石挥挥手,见到他们上车走远了,才转身回了屋子。

    回去之后,他趴在沙发上休息,栗子就远远的坐在旁边看着他,也不肯过来让他摸一摸。至于想要想之前那样趴在栗子肚皮上吸一口,就更是不可能。

    林秋石看电视看的昏昏沉沉,在要睡过去的时候,却听到楼下传来了呼救声。他一下子就醒了,第一个反应是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但这叫声越来越响,还伴随着其他嘈杂的议论声。

    林秋石从沙发上爬了起来,走到窗户边上,竟然看见一个人在小区里狂奔,另外一人提着刀在追。

    这画面太过玄幻,林秋石用手狠狠揉了揉眼睛,才确定这的确不是他眼花了。

    被追的那个是个姑娘,模样是完全陌生的,但是衣着却让人觉得有几分眼熟,奈何此时夜色太深,林秋石看不太清楚。

    其他的住户也被这声音吵的纷纷走到窗边围观,林秋石确定自己没看错之后,赶紧报了警,简单的说明了一下情况,便随便抓了根晾衣棍,打算下去帮忙。但他才刚走到电梯,就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后叫声戛然而止……

    完了,林秋石瞬间明白了什么。

    果然如此,等到他下楼的时候,姑娘已经倒在了血泊里,胸口上插着一把匕首。

    杀死她的那个人,坐在旁边大笑,说臭□□你也有今天,我看你还怎么出去勾引人。

    他见到林秋石过来,也没反应,像个神经病一样的自言自语。

    林秋石没敢再刺激他,拿出手机打了120,之后便在旁边等待,好在警察和医生都来的很快,迅速的结束了这荒诞的一切。

    林秋石作为目击证人,去了一趟警察局,得知姑娘当场身亡,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

    第二天,这事情就上了社会版的新闻,结果根本不是情杀,而是凶手是个精神错乱的神经病,家属没看好被放出了家门,那个姑娘便遭受了这么一场无妄之灾。最惨的是神经病还不用被追究法律责任……

    林秋石看完新闻之后就去了别墅,找到了阮南烛,说这姑娘是不是他们认识。

    “应该是唐瑶瑶。”阮南烛看了眼报纸,便下了结论。

    “她死了?”林秋石道,“怎么会死的那么奇怪……”

    “能进门里的人,都是快死的。”阮南烛说,“车祸,谋杀,疾病,意外,你不进门也是死。”

    林秋石听到阮南烛的话,却是突然想起了自己还没去拿的体检报告。

    大约是看出他的表情不对劲,阮南烛说:“怎么?”

    “没。”林秋石道,“就是想起来一点事,我先走了。”

    阮南烛点点头,也没拦。

    林秋石去了趟医院,把自己的体检报告领了,他撕开了装着体检报告的信封,翻到了结果那一页,便看见了几个整齐的小字:肝癌早期。

    林秋石:“……”怎么会这样,林秋石苦笑了起来。

    他从来不抽烟,酒也很少喝,除了工作之外,便没有了别的娱乐活动。可就是这样兢兢业业勤勤恳恳,最后却落得这么个下场。

    拿着体检报告的林秋石失魂落魄的回了家,面对家中依旧不愿意靠近他的栗子,这种挫败感达到了顶峰。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林秋石却躺在床上没动,他现在谁电话也不想接,只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手机响了又停,停了又响,持续了两三次之后,终于消停了。

    林秋石还以为给他打电话的人放弃了,谁知道半个小时后,他家的门口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

    林秋石走到门边,通过猫眼看见了站在外面的阮南烛,他拉开门,还没说话,阮南烛就一步夸了进来:“遇到什么事了?”

    林秋石摇摇头。

    阮南烛上下打量了一下林秋石:“说吧。”

    林秋石沉默片刻,转身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体检报告。

    阮南烛伸手拿过来,简单的翻阅几下,便随手丢到了旁边:“就这?”

    “什么叫就这?”林秋石以为他会安慰自己几句,结果不但没有安慰还这个态度,他惊了:“肝癌!!绝症!!”

    阮南烛:“你是不是没记住我说的话?”

    林秋石:“什么话?”

    “我说了,能进门的人都是快死的人,你现在进去了,自然也不例外。”阮南烛说,“你这还算好的,至少还有个缓冲期,看见昨天的唐瑶瑶了吗?她就是快死了,如果她成功从门里出来,就能躲过那神经病,但是她没有。”

    林秋石:“可是我得了肝癌,难道这门还能治病?”

    “能不能我说了你也不信,过段时间就行了。”阮南烛抬手看看时间,“你还是搬到别墅来吧,你刚才不接电话,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林秋石:“……”

    阮南烛:“明天我来帮你搬家。”

    林秋石还想说什么,阮南烛却做了个停的手势,然后指了指栗子:“在别墅里栗子说不定就让你摸了。”

    已经快要一个月没碰到自家小可爱的林秋石立马叛变:“那……那我试试?”

    阮南烛:“……”他还以为林秋石会继续挣扎。

    这天晚上,阮南烛没有回去,而是在林秋石家里将就了一晚。

    林秋石不好意思让他睡沙发,就把床让出来了一半,一左一右,盖被子纯聊天。

    和门内的世界不同,现实里的阮南烛看起来话并不多,甚至有些冷淡。好在面对林秋石,还是有问必答,态度比较温和。

    林秋石对此觉得非常感动,感动的同时,又有一张精神分裂的感觉,就好像门里的那个其实不是阮南烛,而是阮南烛的姐姐或者妹妹……

    不过好在他今天也是有点累,没分裂多久,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直到第二天,林秋石发现自己在阮南烛怀里醒来了。

    两人的姿势可以说是非常自然,他靠在阮南烛的胸口,像个树袋熊一样贴在人家身上。这情形着实有些尴尬,然而最尴尬的事情是林秋石的身体起了反应。

    他默默的想要移开身体,身边还睡着的阮南烛却突然睁开了眼,沉默的看着他。

    林秋石尴尬的笑了:“早、早上好?”

    阮南烛:“好。”

    林秋石:“我……先起来了。”他松开了抱着阮南烛的手,假装不经意的从阮南烛身边挪开。

    阮南烛一直没说话,直到林秋石马上要坐起来了,他才突然来了句:“你脸红了。”

    林秋石:“……”

    阮南烛:“没关系的。”

    林秋石:“……”

    阮南烛:“都是男人,我理解。”

    林秋石表情痛苦,只求阮南烛不要继续说下去,然而阮南烛却是很无情的揭破了一切,他说:“我也硬了。”

    林秋石直接落荒而逃。他发现虽然性格不太相似,但是门外的阮南烛和门内的简直同样难搞,虽然难搞的类型不大一样。

    狼狈的起了床,林秋石去厨房做了早餐。阮南烛躺在床上,说自己想吃面条。

    “什么味的?”林秋石问他。

    阮南烛说:“就是门里面你做的那种。”

    “行。”林秋石穿上了围裙,进了厨房。

    阮南烛趴在床上也不知道在干嘛,过了一会儿门口却是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有人敲门。”阮南烛出声道。

    “你去开一下。”林秋石在里面正在煎蛋,“可能是送快递的。”

    “嗯。”阮南烛去开了门,看见一个姑娘站在门口,那姑娘看见他也愣了一下,说:“你好,我找到林秋石。”

    “秋石,找你的。”阮南烛转过身。

    因为昨天在这里睡了一晚,阮南烛身上还穿的是林秋石的睡衣,这睡衣在他身上有点小了,就没扣扣子,身上漂亮的六块腹肌若隐若现,莫名的多了一分色气。

    于是林秋石一出来,就看见他同事曹莹面红耳赤的站在门口,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

    “你做什么了?”林秋石看向阮南烛。

    阮南烛莫名其妙:“我能做什么?”他停顿了一下,“你与其问我对她做了什么,倒不如担心一下我会对你做什么。”

    林秋石:“……”

    “咳咳咳咳。”被两人的对话呛到,曹莹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林秋石耳朵也跟着红了,但还是强作镇定:“有事吗?曹莹?”他已经递交了辞呈,交接工作也做好了。

    “你有东西没有带走。”曹莹从提着的袋子里,带出了一个笔记本。

    “哦,谢谢你,”林秋石接过笔记本。这笔记本是他记录一下工作内容的,与他而言还挺重要,只是不知道怎么拿掉了。

    “能冒昧的问一下,这位是你的……”曹莹眼神又移到了阮南烛身上。

    “我朋友。”林秋石道。

    “哦。”曹莹红着脸说,“之前没见过呀。”

    “你……”林秋石正打算问她要不要一起吃个早饭,阮南烛就面无表情的来了句我饿了,然后顺手把门一关。

    林秋石蹙眉,结果一抬头看见了阮南烛的眼神,他被这眼神吓的后退了一步:“阮南烛?”

    阮南烛道:“怎么。”

    林秋石:“你这个表情什么意思?”

    阮南烛勾起嘴角笑了笑:“意思就是饿了,想吃东西。”他的眼神十分露骨的上下打量起了林秋石,林秋石正欲说话,却见他转过身去了厨房,片刻后,里面传来了吃面的声音。

    林秋石:“……”一定是他想太多了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