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回到现实

【书名: 死亡万花筒 第26章 回到现实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农门青云路不死佣兵韩娱之张三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唐瑶瑶……”许晓橙被这一幕吓呆了,她眼神惊恐的看着唐瑶瑶,“你的身上的是什么?”

    唐瑶瑶闻言疑惑的低头,终于看清了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只见她全身的肌肤都变成了刺目的红色,仿佛下一刻就会有鲜血从身上溢出来。

    “啊啊啊啊!!!”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唐瑶瑶疯了似得揉搓起了自己的身体,然而随着她的动作,红色却开始飞速的蔓延,最后整个人都变得通红。

    “啊啊啊啊——救命,救命啊——”嘴里不住的惨叫着,唐瑶瑶的身体却开始出现另一种变化,她的皮肤开始变得僵硬,整个人直挺挺的就这样倒在了地上。

    这些事情发生在不过瞬息之间,大家还未反应过来,一切便都已经结束了,唐瑶瑶瞪大了双眼倒在地板上,已经失去了呼吸,她浑身赤红,连白色的眼球都染上了一抹疯狂的红色。

    许晓橙被这一幕吓的嚎啕大哭,林秋石也觉得嘴里发苦说不出话来。

    张星火吐出一口气,呆呆的道:“又死了一个,我们真的能撑过去么?”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唐瑶瑶的尸体就这样僵硬的摆放在地上。林秋石没敢仔细看,但也发现她的尸体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和之前几个死去的人相比,她并没有缺少什么部位,而是突然就这样在众人面前暴毙了。

    就在他们陷入僵局的时候,屋子里一直喜欢待在厨房里的女人再次出现了。她站在门边冲着众人笑了笑,用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我给你们做了好吃的,你们想尝尝吗?”

    当然没人应话。

    “哎呀,哎呀。”女人笑起来,“怎么都不高兴啊,生日聚会马上就要到了,到时候你们一定会高兴的。”她说着说着,咯咯的笑了起来,这笑声格外的渗人。说完这话,女人又转身回了厨房,继续不知道忙什么去了。

    “等吧。”长久的沉默之后,阮南烛打破了寂静,他的语气里并无惊恐和焦虑,更多的是一种平静,“应该不会再死人了。”

    “为什么?”许晓橙问。

    “直觉。”阮南烛笑了笑,“我的直觉一向很准。”

    张星火闻言,在旁边来了句:“希望你是对的,不过女人的直觉的确很准,特别是漂亮女人的。”

    阮南烛:“有眼光。”

    林秋石:“……”你为什么那么镇定的应话啊。

    不过虽然阮南烛不是姑娘,但他的直觉却的确没有什么问题,接下来的两天,都再没有人死亡。他们吃着无味的干面包,等待着即将而来的生日宴会,如同等待着判决的囚徒。

    在生日宴会的前一天晚上,阮南烛和林秋石又去了一趟楼顶,这次他们到了楼顶后,却是在楼顶上的一间铁皮小屋里发现了点别的东西。

    “这是什么?”林秋石刚开始看到那些东西时,还没反应过来,他的面前摆放着几个大碗,碗里有的放着白色的液体,有的放着红色肉糜状的东西,不过当他看到旁边的东西时,才恍然大悟。因为就在这些东西的旁边,有一个玻璃罐子,罐子里放了一堆的圆球球,仔细看了之后,才会发现,那些圆球球全是人的眼珠。

    林秋石看着眼珠立马想到了四楼被杀死的年轻人,而按照这个进行联想,不难猜测出,这些东西全部属于他们团队里的人。

    曾如国的脑浆,钟诚简的肉糜,还有唐瑶瑶的变得血红的骨头……

    “这些该不会是……”林秋石看了阮南烛一眼。

    “应该是。”阮南烛说。

    林秋石说不出话来。

    “走吧。”阮南烛说,“明天就知道答案了。”

    “嗯。”林秋石点点头。

    又是一夜过去,闹钟的铃声把他们从梦中唤醒。林秋石醒来的时候还以为天没有亮,因为周围完全是黑的,原本就不明亮的朝阳此时还被厚厚的云层笼罩着。

    阮南烛却是已经醒了,靠在床边似乎在思考什么。

    “已经是早上了?”林秋石从床上爬起来,确定自己没有看错时间。

    “嗯。”阮南烛说,“天一直没亮。”

    平日虽然阴沉沉,但好歹会有点阳关,但今天是真的一点阳光都没有,一切都沉浸在黑暗之中,只有昏黄的灯光勉强提供着微弱的光明。

    林秋石穿好衣服,和阮南烛一起出了门。

    今天中午,就是三胞胎的生日宴会,按照阮南烛的推测,肯定会发生什么事。他们出门后,看见许晓橙和张星火也起来了,两人站在走廊门口一直没敢进屋子。

    “都到了吧。”团队此时仅剩四人,阮南烛道,“到了就进去吧。”说着,他第一个迈出了脚步。

    屋子里只开了一盏小小的壁灯,但林秋石还是清楚的看到,房间里所有的装饰都变了,像是有人精心装饰过。墙壁上挂着彩带,地板上撒着漂亮的纸片,沙发上放着几个巨大的毛绒玩具,好一派庆祝的景象。

    他们刚进屋子,卧室里便传出了歌声,那一首英文版的祝你生日快乐,用僵硬的曲调哼唱着,听起来格外的诡异。

    三胞胎剩下的那个,沉默的坐在沙发的角落上。她穿着一身红裙,手里抱着一个洋娃娃,面无表情的看着进入屋子的四人。

    “我是谁?”小女孩突然发问。

    “你是小土。”阮南烛冷静的回答。

    “你看到我的姐姐们了吗。”小女孩说,“他们去参加了生日宴会,至今还未回来。”

    “看见了。”阮南烛说,“他们死了。”

    小女孩眨了眨眼睛,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静静的凝视着四人,林秋石以为她还会继续问问题,却没想到她点了点头,静静的道了声:“我知道了。”

    在她问问题的时候,厨房那边也传来了脚步声,还有女人哼着歌的声音,她似乎心情非常的好,一边哼着歌,一边推着一个巨大的东西朝着客厅走来。

    等到她走进了,林秋石才看清楚她推了什么。

    那是一个巨大的蛋糕,乍看上去非常的漂亮,蛋糕一共做了三层,用雪白的奶油装饰了起来,周围铺着红色的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果子,最上面点了三根蜡烛,正在发着幽暗的光。

    “生日快乐。”女人如此说。

    小女孩站起来,沉默的看着她。

    女人说:“快点唱歌吧,唱完歌,该吃蛋糕了。”她笑了起来,“记得给邻居,也送两块过去。”

    小女孩便抱着洋娃娃,开始唱起了生日快乐。稚嫩的同音回荡在光线暗淡的屋子里,莫名的增添了几分诡异。

    一曲生日歌结束,小女孩踮起脚尖吹灭了蜡烛。

    女人咯咯直笑,将一把刀递给了女孩,道:“乖女儿,快把蛋糕切了。”

    小女孩接过了刀,便用力的朝着蛋糕切了下去。一刀落下,雪白的奶油后面是红色的蛋糕芯子。

    许晓橙似乎好久没有吃饱了,看见这蛋糕重重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嘴里还嘟囔了句:“居然还是红丝绒的……”

    林秋石因为昨晚看到的东西,对这蛋糕完全生不起任何的食欲,虽然这蛋糕看起来的确很好吃。

    “给他们分了。”女人催促着,“让他们尝尝妈妈的手艺。”

    小女孩在女人的催促下,便将蛋糕分成了几大块,然后装进盘子里,递给了众人。

    张星火和许晓橙都接了,但两人也没敢吃,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手里的蛋糕,看那表情真是垂涎欲滴。

    然而当递到阮南烛那里的时候,他却没有伸手,真是眼神冷漠的看着小女孩。

    “吃蛋糕。”小女孩说了一句。

    “不想吃。”阮南烛说,“没兴趣。”

    小女孩又重复了一遍:“吃蛋糕。”

    阮南烛说:“不想吃。”他的态度非常坚决,一点也没有要妥协的意思,即便是因为他的拒绝,眼前女人的神情开始变得疯狂的了起来。

    “为什么不吃。”女人发问。

    “不想吃。”阮南烛说,“没有为什么。”

    女人道:“你……”

    她似乎刚打算说什么,阮南烛就直接站了起来,他的下一个动作所有人都没有猜到,他竟是抬手直接掀翻了放着蛋糕的桌子。

    雪白的蛋糕全都落在了地上,被摔了个稀巴烂。站在旁边垂涎欲滴的许晓橙和张星火还没来得及心疼,就嗅到了一股子浓郁的腥臭味,两人一低头,却发现自己手里的蛋糕不知何时完全变了个模样。

    鲜红的蛋糕芯变成了肉糜,雪白的奶油是脑浆,上面可爱的圆形装饰物是人的眼珠子,而刚才被熄灭的蜡烛,却是三根鲜红的骨头。

    “卧槽!”许晓橙吓的直接把手里的东西丢了。

    女人见到此景,表情瞬间扭曲,然而她还没来及做什么,阮南烛却是上前一步,冲着她的身体就是一刀。

    即便是林秋石,看到阮南烛的动作后也惊呆了,他瞪着眼睛,看着阮南烛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刀,对着女人就是一通乱砍。动作狠辣干脆,丝毫不留情面。

    “咯咯咯咯。”站在旁边的小女孩见到这一幕,竟是笑了起来,她的丢掉了手里的洋娃娃,站在原地拍着手大笑,“妈妈死啦,妈妈死啦!!”

    阮南烛瞬息之间就将女人肢解成了几块,他身上也因此沾满了鲜血。

    许晓橙和张星火都以为他疯了,转身就跑到了门边,只有林秋石对着他露出担忧之色,道:“你没事吧——”

    阮南烛扭头,脸上全是血,他无所谓的啐了一口,笑了:“你不怕我?”

    林秋石伸手擦了擦他脸上的血:“不怕。”

    阮南烛:“你还敢沾血?”

    林秋石:“你不也沾上了么。”他虽然知道童话故事,但也相信阮南烛决不会无缘无故的做出这样的事情,所以除了刚开始的惊讶,情绪倒是很快的平静下来,甚至开始思考阮南烛到底为何要如此。

    “嗯。”阮南烛说,“我刚才看了,钥匙不在蛋糕里。”

    林秋石蹙眉:“不在?”

    他昨天晚上才和阮南烛讨论过这件事,两人都一致认为钥匙出现在蛋糕里的几率最大。刚才阮南烛的动作,显然就是为了确认他们的猜测,然而在被摔碎后,该出的钥匙却并没有踪影。

    阮南烛慢慢的伸出了手,道:“在这儿呢。”只见他手心上,躺着一枚漂亮的青铜钥匙,那要是沾满了鲜血,根据阮南烛刚才的动作,林秋石瞬间猜到了钥匙的来源,他微微瞪大眼睛:“这钥匙是在她的身体里……?”

    “对。”阮南烛站起来,“之后再和你详细解释,我们快走。”

    林秋石点点头,两人一起奔向了屋外。

    就在他们离开的时候,地面上被阮南烛砍的乱七八糟的女人尸体却是自己动了起来,并且以极快的速度组装成了人的模样,不过片刻之间,一个浑身沾满鲜血神情癫狂的女人再次出现在了屋子中央,她用手慢慢的把自己的头掰正,沙哑着嗓子道:“你们要去哪儿,你们为什么不吃我的蛋糕,你们回来——”她提起了用来切蛋糕的尖刀,用别扭的姿势,朝着屋外冲了出来。

    阮南烛却好似已经猜到这一切,拉着林秋石就往楼上跑。

    许晓橙和张星火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都看到了阮南烛手里的钥匙。两人脸上的恐惧变成了惊喜,跟着林秋石他们冲到了楼顶。

    “我开门,你们拖延一下——”阮南烛抓着铁锁开始开。

    林秋石嗯了声,站在他身后,听见底下传来了脚步声,下一刻,刚刚被肢解的女人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女人手里提着尖刀,面容扭曲的开始爬楼梯,大约是她的身体刚组合好,走路还不算太顺利,所以爬楼梯的姿势非常很是扭曲,速度也不算太快。

    这时候一般人早就慌了,阮南烛开锁的手却是一下都没有抖,他道:“再给我十秒!”

    林秋石知道这时候阮南烛绝对不能被打扰,他上前两步,掏出手机,对着女人的脑袋砸了过去。女人被砸中之后头微微偏了一下,林秋石抓住这个机会,借着搞出抬脚对着女人就是一踹,这一踹用尽了他的全力,却好似踹在了一堵墙壁上,差点没把他脚给崴了。

    好在女人也因此后退了一小步,她还欲往前,一声铁锁落地的声音也同时在林秋石身后响起。

    “走!”阮南烛拉开了大门。

    张星火和许晓橙跟在阮南烛身后奔跑起来,林秋石也迈步狂奔,但那女人似乎是知道他们要走了,竟用尽了的全力朝着林秋石扑了过来。

    林秋石虽然躲闪到了旁边,却还是被她的手上的刀滑坡了手臂。

    而此时房顶上那些堆起来的黑色袋子,竟是都开始蠕动了起来,甚至有的袋子渐渐的形成了人的形状,硬生生的冲出了黑色的布袋。

    阮南烛走在最前面,他到了门前直接打开了黑色的铁门,用力拉开之后,便有光从中射出。

    “你们先走。”阮南烛对着张星火和许晓橙道。

    两人闻言也不敢在此多做停留,皆是毫不犹豫的跳进了铁门之中。

    阮南烛却是转过身,对着林秋石道:“快过来——”

    林秋石狂奔而至,在离阮南烛还有些距离的时候,阮南烛却是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然后用力将他搂入怀中,随后朝着身后的门直直的倒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林秋石的错觉,他在感觉自己掉入门内的下一刻,脑后就挂过了什么东西。

    两人落入了温暖的光晕之中,黑暗被驱逐,阮南烛身上的血迹也开始逐渐褪去。

    门口是一条长长的隧道,这画面和之前的一模一样,看来他们已经从门里的世界逃脱了出来。

    阮南烛牵着林秋石的手,一直往前走,两人都很有默契的没有说话,直到那熟悉的眩晕感再次出现。

    林秋石看到了自家的大门,还有周遭的墙壁。

    阮南烛站在他的身边,注视着他。

    “我们出来了?”林秋石语气艰涩的发问。

    “嗯。”阮南烛随手把一个东西揣进了兜里,“走吧,先进屋子。”

    林秋石想要移动身体,却在迈步的时候,感到了一阵天旋地转,眼见他整个人都要倒在地上,最后却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你在门里面受伤了?”阮南烛问。

    “嗯。”林秋石感觉浑身都没有力气,他低低的应了声。

    阮南烛没说话,却是直接将林秋石抱了起来。一米八几的大男人,一百多斤重,阮南烛抱的却是一点也不费劲,两人进了屋子,阮南烛将林秋石放到了床上:“你先睡一觉。”

    林秋石已经说不出话来,他闭上眼睛,整个人陷入了近乎于昏迷般的深眠之中。

    林秋石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反正他醒来的时候,眼前是一片花白,鼻间萦绕着消毒水的气息,他做了好多个奇怪的梦,梦里乱七八糟什么画面都有,时而听到有人嚎哭,时而觉得有人在追杀自己。因为这些奇怪的梦,林秋石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从门里的世界出来,此时躺在在医院里,手臂上还打着点滴。

    旁边坐着一个少年,是之前在别墅里见过的谢千里,他见到林秋石醒了,凑过来和他打招呼:“林秋石,你醒啦,感觉怎么样?”

    林秋石觉得整个人都昏昏沉沉:“我睡了多久了……”

    谢千里说:“也没多久,怎么,有什么急事?”

    林秋石:“我家猫……”

    谢千里:“……”他服了,这人可真是个称职的铲屎官,脑子里天天就是猫啊猫啊的,刚醒都不忘记这事儿。

    “没事,你才睡了半天。”谢千里说,“猫还好好的。”

    林秋石松了口气,他道:“我这是怎么了?”

    “生病了。”谢千里说,“高烧,问题不大,你在门里面受伤了吧?”

    “嗯。”林秋石道,“手臂被划伤了。”

    谢千里说:“那还好,只是发烧而已,记住,在门里面能不受伤尽量就别受伤,里面很小的伤口对于门外世界的人来说都有可能很严重。”

    林秋石点点头:“南烛呢?”

    谢千里道:“阮哥有点事情,先忙去了,让我先守着你,怎么样,第二次进门感觉如何?”

    林秋石老老实实的说:“还好。”他停顿片刻,“差点没出来。”现在想起那提着刀的女人都头皮发麻。

    “哎呀,这有什么差点不差点的,能出来就行。”谢千里说,“况且阮哥跟着你呢,一般不会出什么大事的。”他道,“你要不要吃苹果,我给你削一个。”

    林秋石点点头,受了谢千里的好意。

    不得不说,从门里出来之后,真有一种焕然新生的感觉。无论是阳光还是温度,亦或者是嘈杂的人声,都让人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林秋石啃着甜滋滋的苹果,觉得自己幸福的快要飞起来,连带着平时不喜欢的医院都没那么讨厌了。

    谢千里坐在旁边玩游戏,时不时和林秋石聊聊天。

    林秋石聊着聊着又开始昏昏欲睡,眼睛快要闭上的时候,听到身边传来的了脚步声,他条件反射的睁开眼,却是看见阮南烛在他的面前。

    阮南烛逆着光有些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但是声音却是温柔的,他叫他:“醒了?”

    林秋石叫他的名字:“南烛……”

    阮南烛轻轻的摸了摸他的额头,说:“安心睡吧,我们出来了。”

    林秋石听到他的声音和话语,心奇迹死的平静了下来,他合上眼眸,再次陷入了深眠之中。这次没有奇怪的梦,唯有宁静伴他左右。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