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8章 番外.图虔二三事

【书名: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正文 第78章 番外.图虔二三事 作者:落樱沾墨

强烈推荐:丹宫之主盛世医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山村名医快穿之打脸之旅死亡万花筒     (一)

    图虔是一只萌萌哒的小兔叽, 有粉白的长耳朵和棉花团似的圆尾巴, 浑身皮毛如雪般洁白,并且蓬松柔软。每当他抬起爪爪露出粉红的肉垫要抱抱时, 就能让人生出‘这小东西我能撸一万年’的想法。

    然而最近小图虔有点忧郁,因为夏天到了, 他爹把他的毛给剃光了。

    也不能说是剃光了, 准确来说,他爹还给他四只爪爪和尾巴,以及小脑袋上留了毛。

    小图虔低头看着自己宛如带了白手套的爪子,对着铜镜甩了甩尾巴尖上那点可怜兮兮的茸毛, 扭过头, 被镜子里光溜溜粉嫩嫩的自己吓了一跳。

    他爹端详了片刻蹲坐在桌子上的小兔叽,满意的一拍他脑袋,“行了,出去玩吧。”

    小图虔犹犹豫豫蹲在铜镜前左看右看, 看了好一会儿, 总觉得后背凉飕飕的, “阿爹……这样不好吧?”

    图柏眉梢一挑, “有什么不好的?不满意你爹我的手艺?”

    小图虔连忙说不敢。

    图柏手里转着刀片,俊美的眉眼看着他, “那你还等什么,还不赶紧出去转转。”

    小图虔下意识觉得不太好, 但他一向孝顺, 又遇见个不省心的爹, 基本是他阿爹说什么,他都跟他另一个爹爹一起顺着、惯着。

    “哦……好。”小图虔只好撅着小屁股,磨磨蹭蹭一蹦一跳出门找小伙伴了。

    图柏望着他粉嫩嫩的背影,在屋里笑的直不起来腰。

    晚上用晚膳时,千梵看见那只蹲在饭桌上吃青草的小肉球,顿时没把饭喷出来。

    “阿虔你这是什么……”玩意儿。

    图柏将筷子往桌上啪的一放,面色阴沉道,“怎么,不好看?我剃的,你有意见?”

    千梵给他夹菜,冷静的做出真诚的模样,“好看,没有任何意见。”

    图柏这才松动,摸着他的手背,说,“夏天快到了,一身毛会热。”

    千梵心想,那怎么没见你剃过,不过他看图柏的脸色,将险些脱口而出的话被咽进了肚子里。

    小图虔刚剃毛的时候还不习惯,总觉得小屁股漏风,经常跟他玩的小兔子也不习惯,把小图虔围在中间好奇的瞅着。

    小图虔觉得被他们看的自己好像没穿衣裳一样,他低头一瞥自己,啊!自己就是没穿衣裳啊!

    不过等蝉鸣在绿荫枝头鸣叫,炽热的夏天到来后,小图虔终于意识到了他爹的用心良苦,果然跑起来自带凉爽啊。

    于是后来,小图虔一长出来茸毛,他就乖乖去找他爹剃掉。

    冬天到了,第一场鹅毛大雪纷纷扬扬遮住山林,刚一下雪,图柏就将千梵拉进了屋里,“认识这么多年也没给你点像样的礼物,这个就送你了。”

    千梵低头看着手里的东西,惊讶道,“这是什么?”

    图柏露出狡黠的笑容,“真兔毛护膝!绝对真毛制作,毛源选自幼兔,保暖柔软,千金难买!!!”

    千梵,“……”

    图柏摸着下巴,“今年的兔毛还是有点少,等他长大一点,我再收集几年,来年给你做个兔毛大氅,你觉得怎么样。”

    千梵,“……”

    刚从外面雪地里撒欢回来的小图虔刚好听见了这一句,默默抖着茸毛上的雪花,总觉得屁股凉飕飕的,肚子凉飕飕的,后背凉飕飕的,浑身都凉飕飕的。

    (二)

    图虔是个非常孝顺的小兔叽,这一点从他的耳朵尖到尾巴尖,浑身上下每一根兔毛上都能看得出来。

    他爹爹千梵身体不好,一变天就常生病咳嗽,有一日图虔在街上玩耍,街对面有一家兔肉店热热闹闹开业了,店老板膀大腰圆,拎着一只肥硕的兔子向路人兜售,“新鲜兔肉,好吃不贵,吃了大补,早吃早补,补中益气,凉血解毒,是天下第一大补之肉!”

    图虔听着吆喝,低头捏捏小肚子,还不知道自己竟然这么补,于是他心中抖个机灵,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睛亮闪闪的跑回了家。

    一回家,他直奔灶房,先从外面拔了两根小葱,又摘了姜块,垫着脚从辣椒苗上拽下来两个青椒,抱着食材进了灶房。

    图虔从能化成人之后就经常跟着爹爹习武,常年练刀。他这小小的几年里摸过菜刀,因为他爹不爱做饭;摸过削皮刀,因为他爹想吃苹果;摸过镰刀,还是因为他爹在门外种了一把菜苗,需要收割。

    真是习武习的无所不能,练刀练的烹煎炸煮样样精通。

    图虔将葱断成段,姜块切成丝,辣椒剁成沫子,又淘了一把药草,最后将这些东西全部倒入灶台上的大铁锅里,烧上一锅温水,不多不少的添上一把柴火,待锅冒出热气的时候,图虔化回原型,深吸一口气,跳进了铁锅里。

    锅里的水暖洋洋的,四处飘着葱花蒜末,图虔靠在锅边,被蒸腾的热气氲湿了脸庞,他感觉浑身的毛孔都被热气蒸开了,药草的香味渗透他的皮肤,他感觉自己浑身舒爽,满身都香喷喷的。

    不是小姑娘胭脂水粉的香,是外面兔肉店里炖汤的那种香味。

    图柏在街上找了一圈,没找到他家兔崽子,回家一看,就见灶房里小兔子浑身红彤彤的趴在锅边,懒洋洋的眯着眼。

    “阿虔!你给我出来,要死啊你。”

    小图虔睁开眼,朝他挥舞爪子,认真道,“我控制了温度,烧不死的,阿爹快过来,我们给爹爹炖锅兔肉汤,给他补身子。”

    图柏,“……”

    图柏本来打算将他拎出来揍屁股,走到跟前就闻见锅中鲜香扑鼻,也不知道放了什么,纵观兔崽子,他在锅里泡的舒舒服服,看起来慵懒自在极了。

    他环住手臂,挠着下巴,“舒服吗?”

    小图虔,“美滋滋。”

    图柏看着他的小美样,没忍住,也跟着化成原形跳进了锅里。

    千梵回来的时候就见他家两只兔叽正躺在锅里泡澡,他冷静站在门口,说,“阿图,我们家就这一口锅,我要准备做饭了。”

    图柏和图虔泡的浑身发软,相互搀扶着爬出铁锅,一起蹲坐在灶台边上甩毛抖水。

    图柏化成人,用衣裳将小图虔包在怀里,给他揉搓身上的水珠,唇角勾起,露出一口白牙,“不用做了,我们已经帮你做好了,看,一锅兔肉炖汤,炖了好一会儿呢,你不要浪费我们的心意,一定要全部喝完。”

    说完,大摇大摆走了。

    千梵努力让自己镇定的看着他们家唯一的大铁锅,锅里的药草叶子已经让炖在锅里的兔子吃光了,水面微微晃荡,浮出一缕一缕白花花的兔毛。

    “……”

    他忍了又忍,没忍住,一向沉静温润的脸庞终于抽搐起来。

    真是又感动又想揍死他们啊。

    (三)

    图虔还很小的时候,洛安城衙门的杜云大伯来看望他。

    杜云大伯为人豪爽大方,从洛安城里带来了一大盒好吃的。

    图虔期待的甩着小尾巴蹲在食盒边上等好吃的,嗅着里面的香味吧嗒吧嗒流口水。

    只见杜云笑嘻嘻的把他摸的摇摇晃晃,摸够摸爽了,将食盒拎开,露出一大把外面现割的青青野草,“是不是很新鲜啊。”

    图虔小眼一下子黯淡下来,伸着脖子去瞅杜云大伯。

    杜云将食盒拎到一旁,慢条斯理的从里面拿出一只沾满辣椒胡椒的骨头,啃的满嘴流红油。

    图虔被他馋的咽口水,奶声奶气道,“大伯大伯,你吃的什么呀?”

    杜云意味深长的啃下了一大块肉,眼睁睁看着小图虔咽了一大口口水,露出一个令人发指的贱笑,“过来,我偷偷告诉你。”

    小图虔跳到他旁边探耳一听,顿时目瞪兔呆。

    入夜,图柏缩在千梵怀里睡的正香。

    这时,一只小爪子偷偷伸了出来,先是揪住图柏的长耳朵,将兔子脑袋轻轻扯了出来,然后小心翼翼跳到阿爹身上,摸出自己藏在枕头边的小香包,将里面的东西均匀洒在图柏脑袋上,然后图虔舔了舔嘴唇,一头扑了过去。

    图柏被黏腻的舔|弄惊醒,抬腿将身上的小兔叽踹到了床下,“图虔,大半夜你不睡阿嚏阿嚏阿嚏——”

    图柏被呛人的花椒和辣椒沫给糊了一脸,打喷嚏打的停不下来。

    千梵连忙下床取了凉水和毛巾,给他仔仔细细擦干净。

    即便处理的及时又迅速,图大爷依旧被辣肿了眼睛,眯着眼,瞳仁在黑暗里流转一抹寒光,“图虔,你是不是皮痒了——欠揍!”

    小兔叽可怜兮兮的缩在床角,红着眼睛,哽咽道,“杜云大伯说麻辣兔头很好吃,我们又不能吃肉,他说这样弄味道是一样的,所以我就想尝尝。”

    图柏,“……”

    月光皎洁的深夜,一声尖锐的叫声从一间宅院里响起来。

    杜大人满院乱跑,嗷嗷嗷叫的无比凄惨。

    解羽闲心疼要去拦,被冷着脸的千梵挡住了。

    千梵举起手里的一袋辣椒面,面无表情道,“你什么时候吃完,我什么时候让你过去。”

    解羽闲看着那一袋子红艳艳的辣椒,别开头,抱起小奶兔冷静道,“我和阿虔去买点跌打药,你们继续。”

    被揍得鼻青脸肿的杜云哭唧唧凝噎。

    “我再也不敢啦,嘤嘤嘤嘤嘤——”

    (四)

    图虔的名字很好听。

    虔诚,恭敬而诚意,寄托了他两位爹爹对他美好的希望和寄托,要他为人真挚谦和专注虔诚。

    图虔也一直觉得他的名字很好听,直到他五六岁开始勾搭小姑娘时,遇见阻碍了。

    小图虔长得白白净净,眉眼精致,手里捧着一把野地里采来的鲜花,要去送给刚搬来的新邻居。

    新邻居是一对夫妇,有一个可爱漂亮的小丫头。

    图虔先是在门口不停的吹口哨,吸引过来小丫头的目光,他把鲜花背在身后,跑到小丫头面前,说,“姑娘,你真是美极了,我对你一见如故,再见倾心,请收下这簇花,因为你比花更美。”

    小丫头噘着嘴,“你为什么要送我花?”

    图虔彬彬有礼道,“因为你真是太美了。”

    小丫头转了转眼珠子,“但他们说你是图钱。”

    图虔眨眼,“我是图虔。”

    小丫头鼓起腮帮子,啪!

    图虔震惊的捂着脸,啊?

    小丫头眼泪汪汪的跑开,“你是小混蛋,小小年纪就图我家钱,我告诉你我家没钱,哼!”

    图虔,“……”

    图虔捂着脸回家,他爹正在修炼,惊讶道,“怎么了,我儿媳妇呢,没骗回来?”

    图虔委屈道,“她说我是图钱。”

    图柏道,“你是图虔啊。”

    小图虔心塞的给他解释,此钱非彼虔。

    图柏听罢,抓起胡萝卜啃了一会,神情深沉。

    图虔眼巴巴看着他,“怎么样,要不要改名啊?”

    图柏安抚的摸摸他的脑袋,幽幽叹声气,“给你说个实话,其实,你确实是‘图钱’,你爹我太穷了,所以我们都希望你有钱。”

    图虔,“……”

    事实对于一只小奶兔而言真是太残酷了。

    ——番外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相邻的书:我家店铺不打折[重生]炮灰重生后(快穿)(快穿)如何做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庶嫡女六十年代农家女(快穿)我家男主全反了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的道侣天下第一外室女我,恶女,打钱!(快穿)(穿书)助纣为虐厨娘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