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程家内丹(五)

【书名: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第74章 程家内丹(五) 作者:落樱沾墨

强烈推荐:快穿之打脸之旅山村名医破道[修真]盛世医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丹宫之主死亡万花筒     ‘被人睡了’, 尤其是被自己心爱的人睡了,图柏的内心还是暗爽的。

    但自从‘被人知道自己被人睡了’这一闺房情趣让杜云给知道后, 图柏三番五次曾想过杀人灭口。

    然而更可气的是,每当他准备动刀, 就会有人苦口婆心劝他,“哎哟你怎么能玩刀,快放下, 注意肚子。”

    图柏冷冷道, “注你大爷。”然后掀桌子扔板凳将杜云踹出门外。

    杜大人皮糙肉厚的从地上爬起来, 一拍屁股, “我都说了, 别生气, 以后生出来的小兔叽像你可怎么行。”

    图柏拎起板凳要砸他的手一顿,铁青着脸忍了半天,终于放了下来, 痛心疾首的承认自己确实不希望小兔叽将来像他。

    像他有什么好, 还不如长得白白嫩嫩还能跟他爹一样扮猪吃老虎。

    杜云见他消了气, 就又揣着手溜达进来, 一屁股坐到桌边, 给图柏倒了杯茶, “公主说你现在不易远行, 行了, 别瞪眼了, 有的人想生还没呢, 我就不带你回京了,安心留在这里和师爷小孙一起安抚百姓,顺带养胎。”

    图柏不想搭理他,一翻身上了床,真的躺着在养胎。

    “我和冯统领、六殿下带犯人和公主回京见皇上,明日就启程,最少要一个月,你现在是这种情况,山月禅师又……咳,我留下几个兄弟在这里守着,若有事,他们也好帮把手。”

    图柏听见他不自然的断句,狐疑盯着他,关于那人的一切他都极其敏锐,“千梵又怎么了?”

    杜云发出一连串的咳嗽,边咳边站起来就要往外走,“咳咳咳,没什么啊,本官去看看包袱收拾好了没,就不打扰,嗷,你别揪我头发啊!”

    图柏轻松的将杜云拎回桌前,双手撑住桌角,低下头,眼睛一眯,“又怎么了,你今天要是说不出来点什么,我就让你明日躺着上路,你信不?”

    杜云抽了自己一巴掌,这张嘴啊,不仅贱还快。

    既然已经被图柏发现端倪,事就瞒不住了,杜云只好探出脑袋往门外看了一眼,背对着图柏将门关的严严实实,然而他在低头关门的时候,脸上却掠过一抹得逞的精光,等他转过来面对图柏时,又换上了一副‘不小心说漏嘴’的干笑。

    “我要是说了,你可不能告诉别人是我说的。”

    图柏斜他一眼,“说。”

    杜大人将脸颊托起来,端的副深情依依的模样,把聚灵珠受损和千梵将灵力传给他的事含情脉脉一通说来,其中把自己添油加醋按了进去,将自己塑造成一个即痛苦想要拯救图柏,又不忍心看千梵牺牲自己,于是日夜辗转难以入眠的绝佳好友形象,说的声情并茂,自己都快感动了哭了,说到情浓,还用手掩面。

    他巴拉说了一大通,却没得到回应,分开指缝往外看去,看见图柏脸色发白,放在桌上的手涨起青筋,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就要冲出去寻人,杜云眼见不妙,赶紧从身后抱住他的腰。

    “你现在去有什么用,你是能把灵力还给他,还是能靠自己让你和小兔叽都平安?既然他想瞒着你,倒不如你顺着他的心意,等你家兔崽子生出来以后在想解决的办法!”

    图柏的额角隐隐跳动,却顿时了脚步,不得不承认即便现在冲出去,他也什么都做不了,可他现在知道了,就能装不知道吗,图柏觉得自己的心都扭成了一团,对肚子里还没出生的兔崽子一下子就印象不好了。

    冷着脸坐了下来,阴沉的望着外面的天。

    杜云道,“甭摆你的臭脸了,你不想想,对他而言,灵力和你和你家小兔叽哪个更重要。”

    图柏知道他说的都有道理,杜云平常不着调是不着调,但总是很有道理,只好憋屈的说,“可我不能让让他白白为我牺牲。”

    杜云眼睛一亮,“这好办,你记得多补偿他就好了。”

    图柏拧眉,“怎么补偿?”

    他刚问出来,就立刻后悔了。

    果不其然,就见杜云忽然猥琐的笑起来,说,“那你就给他多睡几次,男人嘛,都——”

    还未说完,就被噼里啪啦乱飞的凳子腿给砸了出来。

    杜云一缩脖子,将屋门给他关上,转过身哼着小曲,心道,“哈哈老图这辈子栽了。”

    抬头看见解阁主抱着扇子靠在栏杆边上。

    解羽闲道,“你就非要这么欠吗?”

    杜云耸下肩膀,走到他身边,从一楼大堂敞开的门扉望着外面,“怀孕嘛,要多笑笑将来生出的小兔叽才可爱啊。”

    况且有些事早点知道,还能避免出现意外措手不及,当事人自然是不会说,这时候就体现出他这个绝佳好友的作用。

    解羽闲无奈,拿扇子轻轻敲他脑袋一下,“就你心眼多。对了,我刚刚听东越国的人说东越王打算和六殿下先回东越国,之后才会再上王城见皇帝。”

    杜云若有所思摸着下巴,“他为了六皇子在大荆停留的时间也太长了,我想到他应该不会和我们一起直接去觐见陛下,不过没想到他把六殿下也带走了,那也正好,本大人路上可要清净不少。”

    而且还省得独处见面尴尬。

    解羽闲哦了下,将扇子插回腰间,“那我呢?在下也不能随杜大人回京了,阁中事务繁多,这就告别吧。”

    杜云眨了下眼,目光在他腰间那柄竹丝绣扇上扯不回来,好像他突然对解羽闲的扇子十分感兴趣,就这么看了好一会儿,才抬头漫不经心的笑笑,“江湖之大,逍遥自在,既然已经到了分别的时候,那就走吧。”

    解羽闲,“没了?”

    杜云抬起眼,“没了。对了,你要是说的是佣金,那要找……”

    解羽闲眼中掠过一抹失望,“算了,没什么,告辞吧。”

    说完利落的转身,下了楼梯。

    直到解羽闲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尽头,杜云仍旧没收回目光,身旁的屋子缓缓打开一条缝隙。

    图柏环着手臂靠在门边,“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

    杜云笑了下,“你当谁都跟你一样幸运。”

    由于第二日就要分道扬镳,师爷就让客栈尽量将晚膳做的格外丰盛,还从县城里搬了两坛酒回来。铜水县的街上可真是冷清,家家户户的门外惨白的丧幡在风中静静飘摇,男人没了,剩了一城的老弱病残幼,这座英雄后裔的铜水县终于变成了垂暮的老人,在黄昏中喑哑无声的老去。

    师爷在四面无人的街上站了一会儿,看见冯凭带着一队御林军英姿勃发的朝这里走来,每个人手里拿着铁锹锄头铜盆和篮子,看样子是顺带去农田除了杂草才回来,青年男人身上灼热滚烫的鲜活流进这座城池,身上的盔甲被夕阳照的烨烨生辉。

    “还没到最坏的时候。”师爷心想,“只要还有口气,总能扛过去的。”

    客栈里除了他们以外就没有其他客人了,冯凭把御林军也带进城里,一群人将大堂里的桌子三三两两拼到一起,热热闹闹的都往一起凑,桌上的饭菜全是野味,每一盘都带劲够辣,师爷带回来的酒也很烈,刚一打开绸布,浓郁的酒香就飘了出来。

    图柏在房中等了千梵一天,快到吃饭的时候,才见他拎着一只四方筐篓回来了。

    “弄只兔子回来干嘛?”

    千梵去洗了手,“吃完饭再说。”

    入夜,晚膳终于备好了,宗云添和那伽身份尊贵,自然落在了上宾的位置,也由他们先出声敬酒,其余的人才能动筷子。

    宗云添同他们也不算很熟,说了几句场面话就让人开席。

    般娑公主换了件衣裳,露出胸前大片雪白的肌肤,装束既热情泼辣,又美艳动人,她学会了几句大荆的汉话,说话的时候声音柔软,表情却毫不拘束扭捏,几天下来就会发现她神秘归神秘,但却很好相处。

    一大群老爷们有肉有酒有美人看,没吃一会儿,气氛就热了起来。

    杜云看起来很高兴,站起来敬酒,“腐尸之事能解决的如此顺利,少不了诸位兄弟的帮忙和协助,杜云从无感激,只好先干为敬。”

    他喝的很是痛快,立刻招来了一群人起哄。

    解羽闲挑了个离杜云隔了四五个人的位置,表情淡淡的将酒杯抵在唇边,没什么兴致,抿一口就放下了。

    图柏端着酒杯跟着喝,被千梵按住了手,“吃饱了吗?”

    满桌都是大鱼大肉的野味,不大合适他和图柏,不过让所有人陪他们吃清淡,也吃不出感情,师爷私下里问过,千梵自然回绝了,让他不必考虑他们。

    千梵低声道,“你身体不适,我们回屋吧。”

    图柏没喝酒,却像上了头,被热闹的气氛热出一脸绯色,闻言想了想,他有话要同他说,就站起来要敬一杯先退了。

    杜云喝的满脸通红,“来,我替你喝,你回去养胎。”

    师爷一伸手,就把图柏手里的酒杯接了过去,“嗯。”

    在场知道内幕的人顿时笑成一片,图柏把一只鸡腿塞进杜云大笑的嘴里,成功堵住了笑声,恼羞成怒道,“赶紧来个人管管你吧。”

    千梵向宗云添稽首见礼请退,宗云添一点头,让他们先回去了。

    千梵拎着那只筐篓和图柏一前一后进了屋子,他一脚刚迈进去,就察觉一阵疾风冲他胸口拍去,他没躲,甚至连眼都没眨。

    那掌风凌厉的劈出来,却在碰到他的时候忽然撤去了所有的力气,修长匀称的手掌贴到他胸口,向上攥住他的领子,将他猛地拉了过去。

    “怎么不动手?”

    千梵笑下,“怕弄伤你。”

    图柏滚烫的气息喷在他脸侧,“不是因为别的原因?”

    千梵脸上的笑意缓缓消失,垂下眼去看图柏,“你知道了?”

    图柏松开手,转身走到窗边,跳上窗台坐下,曲起一条腿,将下巴搁在膝盖上,不想去看他,声音却有点哑,“你想瞒我多久?几十年的功力说不要就不要了,禅师倒是挺大方。”

    图柏还记得水鬼那一夜,他身上璀璨耀眼的佛光,记得他细雨朦胧中翻飞的裟衣,记得他在山间惊鸿一跃的身姿,可现在他就这么放弃了,从此刀光剑影之前只能躲避让开,只能站在人身后受人保护,这种感觉会不难受吗。

    银色的月光照进图柏眼中,浅色的瞳仁像湖水一般澄澈,幽深的藏着难捱的心事,千梵走到他身边,“没有说不要就不要,只是贫僧觉得用无意修得的修为换你、换你我的小兔子很值得。”

    图柏咬紧牙关,“可我心里不痛快。”

    千梵伸手摸向他的脑袋,“当时你从祠堂里的暗道下去时,说,如果我是你,一定会和你做同样的选择。如今这事放在你身上,我信你也会甘之如饴。”

    要是这事放在图柏身上,他相信就是自己用命来换,也定会答应的,可现在他心疼,难受。

    他宁愿自己为别人赴汤蹈火,甚至豁出去命,却看不得别人为他损伤一丝一毫。他是一个爷们,就算缺胳膊断腿,肩膀也能扛起大山大河。

    况且,他怎么忍心让千梵替他去受罪,任何人都好,可唯独这个人最让他心疼。

    千梵收起笑意,把图柏的下巴掰过来,逼他和自己对视,“你记住,别人一星半点的情意你都不能欠,唯独我,你就是欠了我一条命,也是可以的。你欠任何人的,都要用很大的代价甚至一辈子去还,唯独我不需要,我能给你的,都是你理所应当得到的。”

    这句话的每一个字都重重敲在图柏的心上,余音不绝,悱恻不断,图柏感觉自己的心里像是烫了一壶热酒,浓郁的醇香温热的流过他的四肢百骸。

    他眼角有点发红,强忍着说,“可我只是——”

    “我爱你,阿图。”在他不知想说什么的时候,山月禅师随即丢出了一句惊雷。

    图柏被这句突如起来粗暴简单的告白给弄懵了,心里的那壶热酒被‘咣当’打碎,火热顿时烧上了他的脸,他面红耳赤,手足无措,“你怎么、怎么……”

    “还继续说吗?”千梵莞尔一笑,伸手从他膝盖下穿过,另一只搂住他的腰,借图柏的姿势,把他公主抱了起来,“别上那么高,以后你掉下去了,我抓不住你。”

    将大兔子放到了床上,看他百年不遇的害起臊,觉得有趣,低头将图柏的唇堵了起来。

    图柏顺从的躺在他身下,被他亲的意乱情|迷,好不容易从头晕目眩中抽出一丝清明,郁闷的心想,“怎么跟以前认识的不一样?”

    他们腻腻歪歪的在床上亲来亲去,屋中忽然响起兔子的一声‘啾’。

    图柏将舌头退出千梵口中,大着亲麻的舌头说,“不是我叫的。”

    千梵这才意犹未尽的坐了起来,看见图大爷胸前的衣裳不知何时都被他扒光了,于是只好红着脸给他拉好,下床让自己冷静冷静,将屋中的那只筐篓掂了过来,“这是只怀孕的母兔,我在城中找了一整日才找到,天数和你差不多,我怕你我没经验,到时候出岔子,找它来学学。”

    图柏无语的倒回床上,“不学不学,不想生。”

    仍旧是难以接受自己是只孕兔的事实。

    千梵只好走过去把他拉起来,“听话,幻回原形。”

    图柏坐起来,不爽的说,“你还敢说这四个字。”

    上一次说完这四个字,他就被吃干抹净了,简直都快留下心理阴影。

    千梵不好意思的抿着唇笑,好说歹说一通,才将他说服。

    图柏幻成兔子,两只小爪向前伸,小屁股往后撅,伸了个大大的拦腰,才不情不愿的被千梵搁到了母兔的旁边。

    那只母兔浑身雪白,眼睛也是黑色的,有两只粉粉白白的长耳朵,它本来是躲在筐篓里害怕的瑟瑟发抖,因为饿了,才不小心叫了一声,这会儿看见图柏这只大公兔,嗅到雄性的气味,就不怎么怕了。

    母兔凑到图柏周围嗅来嗅去,最后还往图柏棉花团尾巴下面嗅嗅,这种动作是动物常有的,本来也没什么,但图柏从有意识以后就没和同类混在一起过,再加上现在千梵还在看着,被母兔给嗅了下小屁股,立刻像被狗咬一般跳到了一旁。

    千梵撸了撸他的耳朵,鼓励道,“没事,接触接触就好了。”

    图柏,“……”

    好你大爷,有见过自家男人把自己往母兔身上送的吗。

    纵然内心义愤填膺,但看在千梵满心期待自己肚子里的小兔叽,图柏只好忍了忍,凑到了母兔旁边,意兴阑珊的舔了下它,表示自己没有攻击的意思。

    母兔性格温顺,也回舔一下,圆溜溜的眼睛注视着他,用脑袋往他肚子下面拱了下。

    “它是什么意思?”

    图柏懒洋洋的蹲在后肢上,直起来腰,把两只小爪爪缩在胸前,伸出鲜红的小舌头舔着小爪,说,“嗯……好奇吧,嗅出我是公兔,却又那啥了。”

    千梵像个小孩一样蹲在两只兔子身前,认认真真的观察,并提出疑问,“哪啥?”

    图柏恼了下,伸出小爪打了下他,“怀兔子了!”

    千梵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又说,“你试试和它交流一下怀小兔的经验,它这是第二窝了,应该是懂些的。”

    图柏像看傻子一样瞥他一眼,爪爪抚摸着母兔的脑袋,“你当畜生都能多聪明,它不会说话,我和它交流也是通过肢体,它们不像人,没事就插科打诨耍嘴皮。”

    没开灵窍的动物和人不一样,即便它们互相对叫,也并不能像凡人想的那样在聊天扯淡,而是通过对方的动作,声音的尖锐、高低、身上的气味来分辨一些简单的意思。

    图柏从来没觉得千梵这么傻,简直能和杜云云、小孙并称三傻。

    他不知道每一个当爹的男人都是这幅德行,恨不得把全天底下最好的东西都放到媳妇眼前,恨不得媳妇肚子动一下,都是胎儿在隔着肚皮喊爹。

    图柏看着他好奇琢磨母兔和自己每一个动作的模样,总觉得自己伸爪一抓,将一位险些得道的世外高僧拉进了俗不可耐的凡尘,从此清风明月远去,唯有粗茶淡饭炊烟袅袅。

    他心里冒出两个字,不断的重复着在说,挺好,这样挺好的。

    于是图柏把耷拉的耳朵甩到脑后,直起身子张开小爪,“你是打算让我跟它睡?”

    千梵伸手一捞,将兔大爷捞进怀里,取了一把牧草喂给母兔,唇角使劲弯着,“好好好,睡吧。”

    以后还有日子,明天再去讨教,总要让图大爷学会怎么养兔兔的。

    图柏就着兔子的身子直接缩进千梵怀里,还不知道自己一大把年纪了还要跟小母兔去学生崽,兔生简直凄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相邻的书:我家店铺不打折[重生]炮灰重生后(快穿)(快穿)如何做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庶嫡女六十年代农家女(快穿)我家男主全反了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的道侣天下第一外室女我,恶女,打钱!(快穿)(穿书)助纣为虐厨娘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