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程家内丹(三)

【书名: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第72章 程家内丹(三) 作者:落樱沾墨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丹宫之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山村名医快穿之打脸之旅死亡万花筒     扶住图柏的时候, 千梵的后脊迅速爬上一层冷汗, 犹如从艳阳三月被人打进了冰天雪地的隆冬, 脸上的血色刹那间褪的干干净净,再也维持不住淡定自若, 压抑着快要崩溃的神志,哑声道,“阿图?”

    没有回应, 千梵脑中一片空白。

    幸好解羽闲也跟着跳了下来,他们摸到宗元良的脉门,合力斩断庞然大物的胳膊,宗元良明显可见的失去了行动能力,没头苍蝇似的乱撞, 很快就被肢解四肢和躯干, 解决掉了。他本来一身血污已经足够的狼狈, 没料到图柏比他更加严重, 直接来了个昏迷不醒。

    “别急,估计是失血过多,我们赶紧回去。”解羽闲从没见过千梵如此失态的样子。

    千梵定了定心神, 弯腰将图柏抱起来, 大步向铜水县走去。

    图柏两眼一闭,昏死的人事不知, 把所有的事都抛到脑后, 全都不管了, 他本来就从没善后过, 这回不仅不帮忙了,还给众人添了大乱。

    杜云就没他好命,下巴被人装了回去,整张脸疼的想昏都昏不过去,一说话就流口水,牙关酸疼的咬不住东西,连猪蹄短时间都啃不成了,最重要的是他的下巴被卸了太长时间,现在按回去后,整张脸都肿的有点鼻歪眼斜。

    只好整日用手捧着下巴,试图规正五官,如此凄惨之下,还要脚不沾地的在铜水峰上调遣人手善后、安抚百姓、整理蒋守川的罪行和处理尸体,见谁都是欠我八百万银子的臭脸。

    解羽闲见他这模样,没忍住笑了一整天,笑完觉得自己有点落井下石,于是伤还没好就进山林里打了一只野猪,晚上炖了猪蹄,把肉炖的稀松烂碎,让奔波劳累的杜云云尝到了肉腥,内心终于有了点安慰。

    傍晚他们坐到一起的时候才听说般娑白日里给图柏看了病。

    杜云,“老图到底怎么了?”

    师爷从一户人家里给她拿了寻常姑娘穿的粗衣,终于遮住了胸前的波涛汹涌。

    客栈里点起一只绿豆大的烛灯,听他这一问,都围到了一起,将两张桌子拼到一起,那伽和宗云添也跟着不分尊卑的往那儿一坐。

    二楼的一间门紧闭着,从发黄的窗纸透出熹微的光晕,屋里,千梵坐在床边给图柏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换药,摸到他胸口时,手腕僵住了,过了一会儿,他才俯下身吻了下图柏的眉心,替他整理好被角,起身吹灭烛火,离开了房间。

    众人给千梵让出一个位置。般娑看见他,精致美艳的脸庞露出一个莫名的表情,她生的极具异族人的特色,高鼻梁深眼窝,常常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像一块埋葬在千年风沙里瑰丽的玉,身上有着说不清楚的过往。

    千梵静静看她,神色也有点不大寻常。

    杜云看二人之间的微妙气氛,忍不住嘴欠道,“老图还没死呢。”

    该注意的都注意点。

    千梵脸色不善的剐他一眼,杜云捂着腮帮子呸了一声,也觉得自己嘴真贱。

    般娑轻轻咳嗽了下,师爷给她倒了一杯热茶,她低头看着茶碗里浮浮沉沉的茶叶,说了句谁都听不懂的话。

    那伽好歹还有宗云添能充当翻译,这位公主算是彻底没辙,想起白天她和山月禅师费劲的沟通,于是聪明的选择了另一种方式。

    她将柔弱无骨的手搭上杜云的手腕,杜云一愣,抬头去看解羽闲,张嘴就道,“你看是她摸我的。”

    话刚说完,眼神就变了,黑漆漆的,有些呆滞,说出来的话却温声细语还带着说不出的风情,配着他这张贱不嗖嗖的脸,让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在座的几位除了当日见过般娑控心术的人之外,其他几个都是一惊。

    只见‘杜云’用指腹柔柔弱弱摸着茶盏,说,“他的聚灵珠折损,灵丝未生完成,故而本身陷入休眠,以便养成聚灵。”

    孙晓听他说完,从般娑的巫术里回神,拉着师爷的衣角说,“听不懂。”

    向来渊博的师爷也摇了摇头,“公主可否详说?”

    解羽闲打开折扇,心烦意乱的扇出一阵凉风,对有人占了杜云的身子这个事实十分不悦,尤其是看见杜云娘了吧唧捧着茶盏喝水,更是把眉头皱的能夹死蚊子。

    ‘杜云’说,“聚灵珠是我族灵物,生于茫茫荒漠之尽,百年尚结一枚,用于人身,可在血肉中聚灵生胎。”

    她解释的还不如不解释,说完,桌上的人更是晕头转眼,迷雾缭绕,纵然她说的是汉话,却让人生出一种完全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这时,千梵才若有所思的缓缓开口,说起了那枚阴差阳错进入图柏体内的程家内丹。

    程家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家,在座的人尊贵的尊贵,当官的当官,念佛的念佛,除了解羽闲以外,没一个对江湖上的奇门遁甲玄学世家有了解。

    解羽闲见众人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就将扇子合起来,侧了下身子,对‘杜云’来了个眼不见心不烦,“我对修术道没什么了解,这方面帮不了你们,不过若是提起程姓,我倒还真听过一些,不知道此程可是彼程。”

    千梵,“羽闲请说。”

    解羽闲道,“程姓在江湖上挺常见的,不过倒是也没几个豪侠大户。按照你们的说法,姓程的这户人起码是在七八十年前甚至更久远的时候曾声名显赫,后来才销声匿迹。要是这么一想,还真有个姓程的符合。”

    “那家人的家主我记得似乎是叫程莲,是女人。知道这件事纯属巧合,是阁中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叔他家的孙女看中了外面的小门派里的一个门生,寻死觅活要嫁给人家,茂叔不看好那户人,怎么都不肯答应,我路过时就听茂叔对小姑娘说,你就跟那程莲一样,现在是情真意切,等到了将来你就会后悔的。”

    解羽闲道,“茂叔为了说服小姑娘,就给她讲起了程莲的事,我路过时听了一句,说程莲在一次江湖集会的时候偶然救了一位书生,那书生长得眉清目秀,程家主一眼就看中了,非要嫁给他为妻,书生就是个寻常百姓,不敢高攀程家这种显赫,但程莲在家中向来是说一不二,从来没人敢不听她的话,书生是个病秧子,体弱多病也害怕她,但被她逼迫施威吓得不行,于是就向程莲说,若她能就治好自己的病,就答应与她成亲。”

    “程莲一听立刻高兴的不得了,派人出去打听哪里能有让人强身健体的药,一个月后有人回来说西域有这种东西,程莲马上安顿好家中,嘱托他们照顾书生,自己带了两个随从就远赴西域去替书生求药去了。哪知她这一去,就去了大半年,等她回来,发现书生早就趁她离开后自己逃走了,消失的无音无讯,程莲受了欺骗,又是生气又是担忧书生的病,于是在江湖中拿着书生的画像到处寻找。”

    孙晓忍不住插话问到,“找到了吗?”

    解羽闲点头,“茂叔说找到了,不过书生早已经娶妻生子,过着平淡的生活,程莲不忍心打扰他,就撕了画像,回家了。因为常年奔波,相思成疾,她回到家后没多久就病死了,死后给程家后人留了遗言,让后代家主不准再入术道,弃术从文,所以程家从江湖隐退,江湖上也再也没有程家的消息。”

    他说完,喝了口茶,问道,“公主说的聚灵珠会不会就是当初程莲带回来给书生吃的药?后来没给成,当做传家宝留给后人了。那东西估计是有些灵性,被有心人听说了,以为是个宝贝,所以才害程莲的后人遭了灭门之灾。”

    众人听罢若有所思,一时都没吭声,夜深了,柜台上点起的烛火幽幽冒着噗簌声,屋外的铜水县笼罩在一片凄凉死色中,静悄悄的,连风都没有,只有若有若无的啜泣声隐隐约约飘荡在空荡的街巷了,诉说着孤儿寡母的悲痛。

    ‘杜云’忽然说,“他叫程廉,廉洁的廉,是男子。他向我族人祈求的东西也并非强身健体的药,而是聚灵珠。在我的记忆里,程廉在草原的寒冬里跪了七天七夜,因为他爱上了一名男子,为了让那人能够传宗接代和他在一起,他需要我族圣物。他的痴情和毅力感动了般娑,有一任般娑曾亲手将聚灵珠赠予给他。”

    宗云添听罢,疑惑道,“那东西到底是什么?怎么要了就能让男人传宗接代了?”

    这时,那伽却好像听出来了什么意思,蔚蓝的眸中一闪,俯在宗云添耳旁说了一句话。

    宗云添听罢露出震惊的表情,孙晓见他这样子,忍不住好奇东越王到底说了什么,但顾忌尊卑,他又不敢问,只好期待的希望宗云添能主动说出来。

    在座的几位除了孙晓和宗云添之外哪个不是七窍玲珑心,纷纷在心里都有了心思,但这分心思太过于震惊和奇诡,只允许他们面面相窥,大眼瞪小眼的互看,却没一个能够说出来。

    就连千梵也只是垂着眸子,神色莫辩的握着佛珠。

    杜云呆滞的双眸眨了下,烛光终于跌落进他的瞳孔里,他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在般娑收回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后,立刻口无遮拦的大声说,“你的意思是聚灵珠能让男人生孩子?”

    他说完整个人都站了起来,双手撑在桌边,目光灼灼的看着千梵,“她刚刚是不是说聚灵珠在聚灵生胎的时候受损了,为了保证聚灵成功,所以老图才陷入了昏迷?”

    杜云云的表情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而是狂喜之中又带着狂笑,他努力想按捺住,却根本绷不住唇角,于是激动的都快趴到桌子上,就差伸手摇一摇千梵的肩膀了,用歪斜的下巴发出一串杠铃般的笑声,“我可不可以理解成,老图这是动了胎气?!”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相邻的书:我家店铺不打折[重生]炮灰重生后(快穿)(快穿)如何做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庶嫡女六十年代农家女(快穿)我家男主全反了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的道侣天下第一外室女我,恶女,打钱!(快穿)(穿书)助纣为虐厨娘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