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程家内丹(二)

【书名: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第71章 程家内丹(二) 作者:落樱沾墨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山村名医丹宫之主快穿之打脸之旅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死亡万花筒     从怀疑蒋守川开始, 杜云就带人在铜水峰上挖了两天两夜, 直到地动山摇, 腐尸钻出山峰, 他惊悚了小半日,然后飞快调整情绪,坐镇御林军,指挥官兵保护百姓, 清理腐尸,清点死了的人和活着的人。

    直到收到图柏从地底下带回的消息开始封山抓人时, 杜云已经三天两夜没歇着了。

    杜云云不是一个很能吃苦的人,甚至平日里被图柏和衙门里的人惯出了娇生惯养的臭毛病,他虽然大多数都很矫情, 但也有一小部分时间格外的稳重可靠耐劳。

    比如现在, 杜云好不容易安顿完不愿意离开山脚非要等官兵把凶手捉拿归案的老弱病残, 把冯凭让给自己的营帐又让给百姓, 自己缩在一处滚落的巨石的背风处, 心里咒骂着某个在客栈里睡的安稳的小畜生,准备眯一会儿, 等搜山抓人的冯凭带回消息。

    他忙碌了一整天, 没顾得上吃几口饭,饿的难受的时候灌了一肚子凉水, 现在一动弹, 肚子里就晃荡, 憋得难受。

    杜云只好又爬起来。

    “去哪?”离他不远的解羽闲睁开眼, 他受托付保护他,所以寸步不离。

    杜云捂着肚子,看了眼暗沉沉的夜色和山脚依稀点着烛火的帐篷,听着从帐篷里传来压抑的哭泣声,“撒尿。”

    锦衣华服的解阁主被他这句粗话给糙住了,哦了声,在身后跟着他。

    杜云扭过来,从疲倦长满胡渣的脸上露出个不怀好意的笑,“跟着我想去参观参观吗?”

    解羽闲拿眼睛上下瞥他,最后停留在杜云小腹以下,打开折扇挡住胸前,饶有兴致说,“如果你给看的话。”

    杜云发现跟他们时间久了的人都能把脸说不要就不要了,当初的解阁主多看他一眼都觉得烦,多纯情啊,这会儿都有兴致参观他嘘嘘了。

    但杜云觉得自己还没猥琐到这种地步,很矜持的捂住他的大宝贝儿,“看什么看,你嫁给我,我就给你看。”

    说着笨拙的绕过几块大石头,躲到一旁的荒草里撒尿去了。

    解羽闲摇了两下扇子,竟想跟过去,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感觉自己发神经了,男人尿尿有什么好看的。

    杜云一边放水,一边心里盘算着接下来的铜水县该怎么办,听到身后传来树枝被踩动的声音,还以为是解羽闲要来偷看,他拎着裤腰带转过头说,“被我发现——”

    一具高大黑影迎面扑来,出手将杜云闷头打昏了。

    解羽闲背对着石头站着等人,忽然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他心里下意识觉得不对,快步冲过去,却只看到地上残留的一枚黏粘的血脚印,以及掉落在枯木杂草之间杜云还没来得及系上的腰带。

    原本满山抓捕季同的官兵换成了满山寻找杜大人,一夜过后,除了几枚黏糊糊的血脚印外,没有任何发现。

    解羽闲的眉梢一夜之间出现一道深深的沟壑,眼底泛着杀意凌然的青黑。

    图柏蹲在乱石杂草中,用手指摸了一下枯叶子上的血。

    那血又粘又黏,泛黑,和正常人的血不一样,残留在地上半天也不见干。

    “那贼人真的复活了元良将?”冯统领立着大刀,不可思议的问,迄今为止,除了图柏千梵和丢了的杜云以外,还没人有幸见到宗元良的面目。

    图柏捡起几片叶子擦了擦手上的血,“不能叫复活,顶多是具任人操控的腐尸,血呼啦的,能叫人吗。”

    他说着就要起身,刚一动,不知扯到了哪里,表情僵了下。一直盯着他看的千梵立刻出手扶住他,毫不掩饰的搂住了图柏的腰,手罩在袖子里给他揉捏起来。

    图柏又好气又好笑的用胳膊肘捅开他,抬起眼看众人时笑意就全部收敛起来了,“季同抓杜云很有可能是要威胁我出来。”

    解羽闲眉头紧拧,“很有可能?”

    图柏神情严肃的看着所有人,“对,还有一个可能是,他还需要鲜活的祭品去再复活一个人。”

    “谁?”解羽闲问。

    图柏将目光转向山脚下住在帐篷里不肯离开的百姓,一个还看不懂悲伤欲绝是什么的小姑娘正蹲在她哭得眼都快瞎的奶奶身旁玩石头,一脸天真无邪。

    图柏说,“舍妹。”

    杜云醒来的时候先听见水声,然后感觉屁股一凉,被冻了个激灵,睁开眼就看见一人正倚在一旁,借着一点微光看清楚那人是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后,立刻给吓得魂飞魄散,险些就要屁滚尿流。

    然而他惊恐尖叫了好一会儿,那具人形怪物只是微微转了下头,用更加恐怖的头颅和眼珠漠然看着他,什么都没做。

    杜云的裤子松垮垮掉在膝盖上,光着屁股坐了好一会儿,直到心口那点惊悚恐惧被身旁的水声冲刷淡了点,他才恍恍惚惚提上了裤子,转头看了眼四周。

    这是一个被水冲出来的山洞,很深,里面冒着幽幽寒气,阳光一下子照不进来,只将洞口的一道急湍映的雪白发亮。

    那具人形怪物就坐在洞口离阳光照不进来的地方半寸处,杜云勉强让自己清醒了一点,看见它其实盘腿坐着,血肉凄惨的后背挺的笔直,一条胳膊横在胸前,好像撑着什么。

    杜云咽了咽口水,将脖子伸长了一点,发现它撑着的竟然是一柄锈迹斑斑的青铜巨剑。

    它身上的血像是流不尽,顺着青铜巨剑相碰触的地方流下来,黑红的血水如同古奥神秘的纹络爬满锈迹斑斑的剑身,最后汇集到剑尖上,缓缓流淌成一条红色的小蛇,扭曲着血淋淋的身子钻进了洞口前的急湍里,但却不溶于水,丝丝缕缕飘走了。

    杜云的目光一下子深远复杂起来,从它的背影上似乎看出来了些刚毅坚硬怆然悲壮的味道。

    那是历经一百七十多年埋在泥土任由风吹雨落的骸骨,带着沧海桑田漫长岁月浸泡的寒冷和孤独,如今被骤然唤醒,成为了天地不认生死不容的存在。

    杜云的手颤抖起来,他鬼使神差的想,宗元良真的活过来了吗,它不是行尸走肉,而是有意识的‘人’吗,如果有人能够复活死了的人的话,那是不是说……

    一声细小的咳嗽从身后黑幽幽的洞里传了出来,杜云猛地转身,这才发现那里竟然还有一个人,而他刚刚的注意力被血尸吸引,完全没有注意到。

    他大着胆子往里头哆嗦走了几步,心想会咳嗽的应该不是怪物吧,然后就看到了异族公主美艳至极的脸庞。

    他的目光在般娑脸上只是停留片刻,就转到了她胸前包扎的绷带上,觉得那布料颇为熟悉,想起来是谁后,咳了两声,扯起笑容彬彬有礼行了个礼节,嘴上却道,“终于找到你了,不用打仗了,老子的命也保住了,你这闺女长得还真漂亮,啧。”

    般娑扬起纤细的脖子,殷红的薄唇勾起魅惑艳丽的笑容,她朝他伸出纤纤手指,想将这人诱惑过来,刚将手抚上杜云的裤脚,兜头就被一件外衣罩住身子。

    他们都知晓这个女人的身份,故而把她跟寻常柔弱的女子比不起来,杜云假装自己特别诚惶诚恐和激动,嘴上却仗着是异族人听不懂他的话,一点把门都没有。

    “这里面这么冷,没把你丫的冻死也是命大,果然是个妖女。”他把外衫在般娑身上打了个结,效仿图柏,也弄出个蝴蝶结的模样,然后半蹲下来连比带划,说,“我背你,我们逃出去吧。”

    般娑低头看着一层裹着一层的蝴蝶结,忽然从被族人仇恨憎恶的国度里体会到了一丝不同寻常。

    她是命定巫女,生而被人利用,她没有自己的名字,只有一个周而往复的命格,被命为般娑的人生来要效忠族群,接受祭拜,族人从不欢喜忧虑她的生死,因为当她死去后,还会有一位般娑带着过去每一个般娑的记忆生下来,所以不会从未有人会关心她伤口会不会疼痛,担心她会不会死去。

    她在大荆遇见了三个男人,第一个如她的族人敬畏她利用她,第二个为她包扎伤口照顾她,第三个怂成一包却要救她出去。

    她莫名觉得有些好笑,于是收起艳丽的表情,露出个会心简单的笑容,用别扭生涩的汉话说,“好。”

    乍一听见这个字,杜云没意识到什么意思,后来回味过来后,震惊的指着她,“你能听懂我的话?”

    般娑点下头。

    杜云纠结的看着她,“果然是妖女……呸,公主果然聪慧大方,学识过人,连汉话都能听得懂,呵呵….”

    杜云试图挽回一点点面子,显然收效甚微,只好转过身要将般娑背起来,却不想他刚转头,就见宗元良正站在他身后,用剥了皮似的五指将他拎了起来,粗鲁的摔在石壁上。

    杜云不比图柏,被摔的险些昏死过去,下巴磕在石块上,嘴里喷出一口血沫。

    季同从宗元良身后走出来,抓住杜云的头发逼他仰起头,将一块什么东西塞进了杜云喉咙,卸了他的下巴,逼他咽了进去。

    那东西硌着喉咙混着血沫被杜云呛进了肺里,顿时整个胸腔都疼了起来。

    季同嘶声说,“杜大人,记着你吃的什么东西,你放心,我不动你,我只要他,等他找过来,我就放了你。”

    杜云胃里像是有一只猫在惊慌失措四处抓挠翻搅,胃液不停上涌,他恶心的要吐,下巴却不管用,嘴里的血沫倒流进胃里,杜云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就要昏死过去。

    不过即便如此,杜云趴在地上疼的要死要活的时候还记得要含糊不清的问一句,“他……是谁……”

    季同低头用石头磨着一片极薄的柳叶似的刀片,刀刃的寒光闪进他眼里,“图柏。”

    杜云安心的闭上眼放任自己昏死,心想,很好,死兔子,你欠我的了,你最好永远都别出现。

    听闻杜云被抓,宗云添和那伽也从客栈里出来了,那伽派侍卫协助御林军上山找人,还从县城里抓了几条狼狗闻气味。

    但铜水峰上还有残留的腐尸,现在天还不热,但气味也绝不好闻,狗鼻子也不好使。

    师爷将铜水县的旁一侧凹进去的谷地划成了墓地,用来埋那些无辜受死的村民。

    “他既然想要逼你出来,就不会走到太远的地方。”师爷站在谷地边缘往下看,那里面已经有几具尸首了,不算是没人认领,而是家里人都死光了。

    杜云还没失踪的时候让人在谷地旁的一棵老槐树上栓了条链子,链子的另一头锁着失魂落魄的蒋守川。

    他是说,“让这窝囊玩意儿看看自己害死了多少人,不就是被贬了,受了点委屈吗,十年的书白读了,害的整个铜水县的百姓都跟他陪葬。”

    谷地里的尸体仰面朝天,眼眶白惨惨的,蒋守川总觉得他们在看着自己,每一具都盯着他,用腐烂发脓的脸质问他为什么要骗他们。

    他被吓的神志不清,缩在老槐树边上发抖。

    图柏和千梵找到这里,想从他嘴里问几句季同可能会在的地方,那人就如疯了一样,先是不停的尖叫,而后反反复复念着季同的名字,牙齿厮磨,像是含了一口血,又咬碎了骨头沫子,呕心沥血的把那个名字连皮带骨囫囵吞进肚子里。

    图柏摇了摇头,站起来,正要踩着山谷边上一条小溪流跨到其他地方去看看,忽然又蹲了下来。

    小溪不大,水却流的很急,将水底的石头冲成大大小小鹅卵的模样,他伸手去碰水,被千梵抓住了手腕。

    “水凉。”

    图柏其实有点发热,应该是初次承欢,身子没习惯。不过不太碍事,杜云丢了他着急,躺不住,就跟着出来找人了。

    图柏拍拍他的手腕,“没事。”不过却没再去撩水,只是指着一块石头说,“这是血丝吗?”

    清澈见底的鹅卵石上挂着一缕缕极细的血丝,像是血水又像是几根红棉线,如果不是最近奇诡的事太多,图柏根本不会注意到。

    “宗元良的血流在地上几天几夜都不会干,那他的血能融进水里吗?”

    他和千梵对望一眼,不再多说什么,立刻顺着水流的方向追去。

    小溪穿过一片低矮的灌木丛,绕着坍塌的落石转了半个铜水峰,再往上有几个幅度不大的跌落形成了一片小瀑布,他们追着的小溪就是从这片小瀑布里分流出去的。

    图柏先一步跃上瀑布的最上面,看见雪白的急湍夹在着丝丝缕缕的血丝飞流直下,而盘踞在水底的石头已经被血染红了,大片黑血凝而不溶的浮在水面,看起来诡异惊悚又恶心。

    图柏转过身道,“人估计就在上面,我——”

    他猛地扭动腰肢朝后一仰,一柄青铜剑削着他的发顶挥了过来,水面映出一道高大模糊的身影,图柏头都不回,脚尖轻踩水面站直,抬起手的瞬间化出一柄素剑抵住青铜剑宽厚的剑背,手腕发力,将青铜剑顶了出去。

    图柏这才转身看了眼。

    宗元良顶天立地站在急湍里,河水不断冲刷它身上没有皮肤的血肉,很快就将水面染红。

    它那血肉模糊的脸上一双眼珠子瞪的极大,然而却没有眼白,像两团漆黑的漩涡,握着森然的兵器,居高临下望着图柏,当真宛如古战场上的凶神,叫人仅是看一眼就浑身发寒。

    图柏微微勾了下唇角,垂着手腕,剑尖在水面划开一道雪白的涟漪,水花半滴都没溅起,人就已经杀到了宗元良的跟前。

    他的剑尖极软,随着手腕抖动,绽开一朵雪亮的剑花,以一个刁钻的角度从宗元良庞大的身躯上刺去。

    这怪物看似笨重,实则灵活的很,巨大的脚掌朝后撤了一步,抬起青铜剑贴着自己的胸口斩下,刚好截断图柏的攻击,锈迹斑斑的剑刃碰撞上图柏的剑尖,宗元良将青铜剑横在胸前往下猛的一推,图柏手里的剑被迫拱起一个弧度,他感觉到剑身被极致绷紧发出来的低鸣,就在险些被从剑上传来的力道逼退时,那股压力突然消失了。

    图柏抬头,看见宗元良庞然大物的身躯上被一根极细的红线缠住,线的另一头深深勒进千梵的手掌,几乎要将他手勒成两截。

    千梵紧抿下唇,手背青筋炸起,他脚下一转,将红绳抵在肩膀上,手臂发力,狠狠一扯,红绳在他肩头磨出一道深深的血痕,而宗元良巨大的身躯竟然被他这一扯向后踉跄了半步,下意识将青铜剑扎进水潭的乱石中,却没扎稳,剑刃划着巨石发出一阵刺耳的金石声。

    千梵大声道,“阿图!”

    图柏心里一凛,趁宗元良被束缚不能动弹,从水面一跃而起,举剑刺下,噗嗤一声将剑齐根没入它的胸口。

    那怪物仰天嘶吼,发出野兽的咆哮,抬臂打向图柏。

    它的手挥上来的瞬间,图柏就弃剑躲去,然而肩膀却仍旧被它扫住,顿时肩头浮出了三道血淋淋的指印,狼狈的跌进了水潭里。

    顾不上看一眼自己的伤口,图柏震惊的看着胸口被剑刺穿却依旧动作自如的宗元良。

    “你杀不死它。”说话声从身后响了起来,季同像抓鸡崽一样抓着满脸是血昏迷不醒的杜云走了出来。

    图柏从水中站起身,神情阴郁冰冷,眼里却流露出担忧和心疼。

    千梵的双手往下淌着鲜血,将他紧攥在手里的红绳染湿了大半,他纵身跃起,将手里的红绳交错缠紧,在宗元良肩膀至双臂以上打出一个勒进血肉的死结,他青裟上氲开大片血水,像绽放的血莲,却眉目清淡的示意图柏无需担心。

    “斥退宗元良,放了杜云,我这就给你内丹。”图柏的黑发粘在鬓角旁,映的他的脸苍白如纸。

    这时,听到吼声,解羽闲和冯凭也赶了过来,二话不说冲向那怪物,然而,宗元良如同从地狱复苏的恶鬼,任由他们刀枪轮番刺来,根本不受丝毫影响,胸口戳着图柏的剑,双臂被千梵的红绳勒出分明的界限,血肉都要被生生割裂开,却能举着青铜巨剑重重将他们横扫出去。

    季同枯瘦凹陷的脸颊露出得意的笑容,他喃喃如耳语,说,“她再也不用畏惧死亡和伤痕,不会受伤,不会生病,也不会老去,你该高兴的,应该高兴的……”

    身后不知是谁被闷声吐了口血,温热的血水溅了图柏一脖子,他不敢转头,心都跟着拧了起来,声音一字一字含着怒意,“季同你这个狗娘养的,立刻斥退宗元良!”

    季同从怀里摸出什么东西,夹在指间,缓缓道,“用这枚刀片取出程儿的内丹,我饶你们一命。”

    看见那薄如柳叶的弯月形刀片,图柏心里狠狠一抽,当年那张捕捉他的渔网上就缀满了这种刀片,风一吹,如银色的叶子飞舞。却只有图柏知道那些刀片刺穿血肉的锋利,无声无息将活生生的人割的遍体鳞伤,没入身体里,取都取不出来。

    季同抬手一扔,刀片顺风浮在水面,刀刃被阳光映照上水的波纹,煞是好看。

    图柏从水里捡起那柄弯月刀片,原本焦虑的心忽然沉静了下来,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他默默的想,取出内丹以后他会变成什么,死了?还是化成兔子再也变不回来了。

    他出神的捏着刀片,这种时候还有心思想,如果有幸没死,变成兔子还能和千梵睡觉吗。

    季同盯着图柏,阴鸷的双眼燃烧着历经风霜千辛万苦的喜色,望眼欲穿的看着他胸口,仿佛要穿过那具坚硬的胸膛,一眼望见他想要的东西。

    他将声音压的很低很低,带着一点诡异的蛊惑,“阿兔,给我吧,给了我,你就能见到丫头了。”

    图柏站在水里,垂着头,望着水面模糊不清的倒影,鲜血从他的后颈缓缓滴进水中,晕开一圈又一圈带血的涟漪。

    “放开杜云。”他说,然后将刀片嵌进了胸口。

    锋利的刀刃划开血肉只发出了一声很细微的声音,血水却顿时在他胸口如嫣绽放。

    “阿图!住手!”纵然一身是血也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千梵终于脸色大变,露出焦急愠怒的表情,一绳子抽在宗元良的脸上,将那张惨不忍睹的脸抽出一道沟壑,然后转身冲图柏奔去。

    宗元良整张脸从眉心中间到下巴撕裂开一道两寸深的伤口,伤口里涌出大沽粘稠的血水,纵然如此狰狞,它却丝毫不受影响,扬起青铜巨剑将身上的解羽闲和冯凭震开,漆黑的眼珠盯着那抹青色背影,嘶吼一声,将青铜剑举过肩膀,手臂向后一撤。

    察觉它的动作,图柏眼里瞬间暴涨血红,大吼道,“躲开!!!”

    他的声音在山谷回荡,未断的余音中,宗元良将青铜剑用力送了出去,青铜巨剑破开山风,发出尖锐刺耳的呼啸声,带着浓重的血味和斑斑铁锈,朝着千梵刺去。

    那柄巨剑能将人整个胸膛都捅个对穿,图柏目呲俱裂,心脏几乎要跳出喉咙。

    就在剑刃碰上千梵的衣角,他没回头,却拔地而起,如一只惊鸿张开柔软飘渺的裟衣,朝一旁急速掠去,同时将一只殷红的佛珠飞了出去,只是转眼的瞬间,青铜巨剑穿过那抹青色,以一种杀伐森郁的狠厉切进了一旁的山壁。

    山谷里响起绸布撕裂的声音,接着,山壁轰隆一声断裂开,滚落一地碎石,与此同时,图柏手里的刀片被飞来的佛珠打落跌进了水里。

    水面被溅起小小的涟漪,水声很小,却惊醒了在场的所有人,图柏看着青铜巨剑胸口剧烈起伏,鲜血大滴大滴落进水里,血色很快氲湿了他的衣角。

    被切碎的石块松动,千梵拍着裂开的裟衣袍角毫发无伤的从青铜剑后走出来,脸色铁青的看向图柏,看到他胸口的血水,眸中一凛,眉心拢起一道深沉的沟壑。

    图柏闭了下眼,感觉自己被吓的快魂飞魄散。

    后知后觉身上一阵阵发凉,不知是吓得,还是流血过多。

    图柏的动作被打断,内丹依旧藏在他温热胸膛的血肉下,季同急的大怒,“快挖出来,不然我会杀了所有人!”

    图柏用手捂着胸口,回头看着千梵,目光缠绵而柔软,垂在身侧的手腕白的刺眼,血水不停从他手指尖滴下来。

    他动了下手,弯腰捡起掉进水里的弯月刀片。

    千梵神情冷的如冰霜,“图柏。”

    图柏勾起唇,“不就是个内丹,我被他缠的烦,给他就给他吧,大不了以后还当兔子。”

    他将刀片握在手心,轻笑了下,“难不成我变成兔子了,你就不疼我了吗。”

    他竟然还能笑的出来。

    千梵隔着水与他相望,看着他浴血站在水里的模样,又怒又心疼。

    空中飞来一物重重砸在千梵脚边,是冯凭,他的胳膊以一个扭曲的姿势背在肩上,试图单手用刀撑起身子,却根本站不起来。

    图柏扫了一眼,听见那只怪物的吼声就知道时间不多了,再耗下去,他们非要被宗元良活活打死不可。

    他重新将刀片捏在指间,抬起手。

    就在这时,一直被季同拎在手里半死不活的杜云忽然睁开了眼。

    但他的目光有种说不出的奇怪。

    “四肢……脊椎……生死人……”杜云的下巴被卸了,说话含糊不清,双眼盯着半空中一个虚无的点,说了一半,喉咙就被季同恶狠狠掐住了。

    然而他说的七个字落进图柏耳中,宛如一阵狂风卷走了他心头的弥天大雾,图柏突然想起般娑的巫术之一:控心术。

    能够复活死人的是般娑,除了季同之外,她才是最了解如何这具庞然大物的。

    他猛地高声道,“宗元良是由四肢和脊椎骨组成的,千梵,卸掉他的胳膊和腿!!!”

    千梵接过冯凭的马刀,一脚踩上崖壁,以行云流水的姿势将刀刃送到了宗元良的右臂上。

    季同大骇,箍住杜云的脖子,眼睛猩红,“他被我喂了药,他活不了的,快把内丹给我,给我!”

    杜云被掐的眼珠子泛白,用气若游丝的声音说,“我救他……”

    最后一个字没有了音儿,图柏却早已经听明白了。

    知道大势已去,季同立刻毫不犹豫松开杜云,转身从瀑布上跳了下去,他刚落进下面的水潭里,后心猛地一疼。

    那枚弯月形的刀片从他后背没入胸膛,他张开嘴想要呼吸,却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刀片薄如蝉翼,却让他浑身冰冷,窒息,痉挛。

    他不敢相信的回过头,看见图柏站在瀑布的高处望着他,目光冷冷的。

    图柏踩水而来,走到季同身前,伸手将他手腕上泛白的小骨头拽走了。

    季同朝后倒去,摔进冰冷的水中,在湖水将他淹没的时候,惊恐的看着那抹背影。

    他还想说话,想说,将丫头还给我,想说,求你把我和她葬在一起。

    可惜,黑暗很快将他淹没。

    他就这么死了,锥心刻骨的遗憾早已经蹉跎了他的生命,仇恨和疯狂伴随他渡过了后半生,当季同闭上眼时,他以为他会不甘心。

    然而在失去意识的时候,刻在他脑中的最后一幕却是那年冬风里破烂的茅草屋,星光从屋顶漏进来,有两双璀璨如星的眼睛正带笑望着他,

    图柏浑身湿漉漉的走上岸,闷声咳嗽起来,低头一看,胸口的血已经将他的衣衫湿透了,手中掉了色的棉线绳泡在他的血水里,又被染上了嫣嫣如血的颜色,就好像从没历经风雨,从没遇见蹉跎和沧桑。

    图柏觉得自己有些累,心里的恍惚和空落落压弯了他的脊背,让他站都站不住。

    于是他有气无力的找了块平坦的石头靠着坐下来,眯起眼,看着青色身影从半空跃下,挟裹着寒意转眼就到了他跟前。

    青色的身影没有说话,身上散发着冻死人的凛凌。

    图柏伸手拽住青色的袍角,仰起头,嬉皮笑脸说,“别气了,我注意着呢,没伤到要害,你看我这不活蹦乱跳着呢。”

    他的伤看起来是在心口捅了一刀,很严重,但图柏也不傻,而是凭借习武之人对身体的精准掌控,对自己动手的时候,避开了要害,并未真的伤到心房。

    千梵一言不发脱了衣裳披在他身上,然后转身就要走,图柏忙拉住他的手,站起来,说,“好好好,以后我绝对不会伤害自己的,我发誓行了吗。”

    千梵紧抿着下唇,隐忍着什么,片刻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将图柏拉进了怀里,说了人生中第一句脏话,“混蛋玩意儿。”

    图柏咧嘴一笑,想说什么,脸色却骤然一白,胸口传来的剧痛将他眼底的清明顿时击溃散尽,瞳仁涣散,他嘴唇颤抖靠在千梵肩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说全,就昏死过去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相邻的书:我家店铺不打折[重生]炮灰重生后(快穿)(快穿)如何做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庶嫡女六十年代农家女(快穿)我家男主全反了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的道侣天下第一外室女我,恶女,打钱!(快穿)(穿书)助纣为虐厨娘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