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消失的使节团(十六)

【书名: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第69章 消失的使节团(十六) 作者:落樱沾墨

强烈推荐:重回六零全能军嫂不死佣兵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快穿之打脸之旅丹宫之主     剑刃挟裹着凌冽的杀意刺进季同的肩膀, 他猛地吃痛反射性护住四方盘子往前一扑踉跄滚到一旁,躲开突如其来的暗杀, 正要抬头去看, 就被人重重踹了一脚,胸口狠狠一痛,身子向后飞去, 双手捧着的四方盘子也掉了下来。

    季同眼睁睁看着盘子脱离了他的手, 惊恐的大叫一声, 半空中横插出来一只手将托着宗元良脊椎骨的盘子接住了。

    季同顾不上还流着血的肩头, 慌忙从地上爬起来,在看清楚那人的模样时, 他竟然暗暗松了一口气,狼狈的摘下兜帽, 拍打着身上的灰尘,“你来了。”

    图柏长身玉立冷眼看他,“来取你的狗命。”

    他眼里含着一丝嘲笑讥讽, “我早该想到是你了……生死人肉白骨,简直滑天下大稽, 也就只有你这个疯子能生出这种可笑的念头。”

    “可笑?”季同在喉咙里含糊念了一遍,抬眼望着他手里的盘子,摇摇头, “不, 不可笑, 你看, 那是宗元良最后的脊椎骨。”

    图柏冷着脸扫了一眼,刚刚离得远没看清楚,此时他托着的盘子里那根白骨已经覆盖了一层薄如透明的膜,膜上有极细的血管,而血管里似乎有缓缓流动的血液,随着血液流动,薄膜出现神经质的跳动,好像有一个人真的就要从这根骨头上长出来。

    图柏下意识就想将盘子扔出去,被季同看出想法,立刻厉声制止了。

    “住手!别,阿兔不要!”季同声音嘶哑,一见他要扔出去,急着额角爆出青筋,“你看他就要复活过来了,还差一点,就差一点了,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季同双眼微眯,神情呈现出诡异的喜悦和着迷,沉浸在某种愉悦中,“我用一把枯骨复活了宗元良,很快的,丫头也会回到我们身边了。”

    “她死了,你永远都见不到她了。”图柏毫不留情的打断他的妄想,语气没有一丝起伏。

    季同一愣,浑浊的眼珠被激起滔天的憎恶,“她是为了救你才死的,她把内丹给了你,让你活了这么久,让你体会到了世间最美好的事,然而现在!你却自私的不愿意救她,不愿意让她回到我的身边!她一个人在阴间多冷,而你却不闻不问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想过任何救活她的可能!”

    图柏心里的旧伤疤被他血淋淋的剜开,露出皮肤下从未愈合的伤口,他疼得几乎窒息,却依旧冷漠,无动于衷。

    季同,“你救救她吧,你活了这么久,该活够了……”

    图柏头疼的快裂开,封闭潮湿的环境让他更加难受,季同的话就像寒冰从他的手指开始,冻住了他全身上下的血液,他任由疼痛在他的脑袋里肆虐折磨,在一片痛苦的呜咽声中听到了手里托着的那根脊椎骨发出血液流动、神经跳动的细微声音。

    也许那是头疼发作的幻觉,不过却令图柏感觉到一丝鲜活,当他开始对这微末的鲜活产生怀疑时,压制的念头就如野草疯狂长满了他心口。

    图柏忍不住想,季同如果真的能复活宗元良,是不是丫头也就会活过来了,他还能再见到她,能弥补十几年来魂牵梦萦呕心沥血的遗憾吗。

    握着剑柄的手轻微颤了一下,图柏这才意识到对于丫头能活过来这个念头而言,季同是走火入魔早就疯了,而他则是强行压制在心里,积压成了一捧陈年旧血,稍有出口,就能如万千蚂蚁钻遍他全身。

    “带我去见他。”半晌,图柏闭了闭眼,一开口,声音已然嘶哑。

    意识到他说的是谁,季同狂喜,斥退周围半腐不腐的怪物,带着图柏穿过巨大嶙峋的山洞,来到了一处被隔开的石洞里。

    石洞的坑洼里摆放着烛火,一盏一盏幽幽如冥。

    那中间有一具全身上下绑满绷带的尸体,尸体并不连接,头颅,四肢,躯干按顺序摆放,拼凑成了一具人形。

    “这就是你说的复活?”

    季同在图柏嘲讽怀疑的目光下接住他手里的盘子,将宗元良最后一截脊椎骨摆在了尸体中央,他半跪在石台下面,小心翼翼解开缠着绷带的四肢。

    一股血水洇了出来,非常的新鲜,甚至还带着活人身上温热的气息,殷红的沿着石台坑洼不平的台面淌了下来。

    图柏厌恶的退后一步,避开了从残肢上不停流出来的鲜血。

    而季同整个人都快趴到了石台上面,斗篷浸泡在血水中也浑然不知,扭过头,脸上带着痴迷的笑容,“你看,这些残肢正在愈合,很快,他们就能组成一具完整的身体了。一把死了一百七十年的枯骨,加上般娑的巫术,想要复活一个人简直易如反掌不是吗。”

    图柏漠然看着被摆放成人形的四肢和躯干,“季同,尸骨上的血肉和外面那些怪物有关系吗?”

    季同顿了下,仍旧着迷的盯着石台上的残肢,像是在欣赏一具完美的胴体,“祭祀,用血换血,肉生肉,宗元良是铜水人信仰的神,他的复生需要代价。”

    图柏眉间一凛,想起他和千梵躲在宗元良的石像后面看见来送米粮的老人和女子——他们离开时凝望那本记载了全县百姓的族谱,眼里的不舍希冀和无奈。那些人知道他们每日牵挂的人在地底下已经成了这副模样吗,知道自己儿子丈夫已经变成了一具烂肉吗。

    “季同。”图柏哑声说,“从腐烂肮脏的血肉里生出来的身体,即便外表还一如从前,内里早就是爬满蛆虫腐肉丛生了,你问过丫头的意愿吗,你问过她愿意活过来面对你这个刽子手骗子杀人犯吗!”

    “你闭嘴!”季同厉声大喊,“你什么都不知道!”

    图柏垂在身侧的剑刃被幽幽烛光照出一道雪亮的光,他缓缓勾起唇角,“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根本不想见你。”

    最后一个字话音还未落下,图柏纵身跃起,抬起剑刃刺向石台上的躯体。

    季同瞳仁一缩,整个人都扑到残肢上,怒意横生,“你骗我,你根本不想复活她!你骗我!杀了他,杀了他!!!”

    随着他大吼大叫,原本集中在另一端的怪物拖着沉重的脚步冲了过来,数不清的白骨森森的手从身后抓住图柏衣摆,瞪着空洞的眼眶,含糊的吼着。

    图柏转身斩断一只手腕,听到怪物吃痛的嚎叫声,他手里的剑一时顿了一下,这些东西有知觉?

    季同大笑起来,抱着残肢笑的双眼发红,“他们是人,他们还没死,阿兔你杀吧,你杀光他们,你才是刽子手。”

    嘶吼的、满身腐肉白骨的是人,他们是铜水县受蒙骗的百姓,是外面蹒跚老人的孩子,是等着归来的爹爹兄长,是……图柏脑中嗡的一声剧痛起来,他眼前猛地一黑,连忙将剑插在地上撑住了身体。

    季同抬起手晃着手腕上的小骨头,每晃一下就能看见图柏的后背愈发绷紧,他缓缓站起来,走到离图柏最近的地方,“你活的够久了,该让给丫头了……”

    图柏头疼的快裂开了,在看到无数张腐烂的脸朝他扑过来时,他抬起剑虚晃一下,企图剑柄和胳膊挡开它们,就在这时,一股杀意从身后袭来,他已经感觉到,却来不及反应,只能任由后脑被重重一击,再也撑不住身体,缓缓倒进了一群半死不活的腐肉中。

    下令挖山的第二天,天色才刚黯淡下来,杜云在营帐里焦急等候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一阵惊呼,他慌忙冲出去,看见已经被挖出十丈高的土坑中一辆雕刻了异族文字的马车被霍然拉了出来。

    “大人,这是使节团的马车!人真的在下面!”冯凭大声道。

    杜云心里的一口气还憋在胸口,飞快转头望向四周,“有没有看到蒋大人!来人啊,把蒋守川给我抓起来!”

    他说着被一块落石险些砸中,幸好解羽闲及时伸手将他带进了怀里,杜云一推他,“去找蒋守川,务必将他抓住。”

    天很快就彻底黑了下来,半山腰上一阵骚动,孙晓急急忙忙穿过满山寻人的士兵,气喘吁吁终于跑到了杜云跟前,“大人,图哥在祠堂不见了,已经一天一夜,禅师让我告诉你,他准备要…”

    轰隆——

    橘黄色的火光从背对着铜水峰的祠堂上空炸了出来,将暗沉的天幕炸出一片刺眼的白光。

    震荡以祠堂为中心向外波及,铜水峰很快就跟着地动山摇,山上飞沙滚石,人站都站不稳。

    杜云抓着孙晓勉强稳住身体,在轰隆声中喊道,“他准备要什么?”

    孙晓指着火光,在嗡嗡的耳鸣中跟着喊,“炸开祠堂。图哥和禅师在祠堂里发现了一条运送粮食的暗道,只有图哥能钻进去,已经过了他和禅师约定的时间,所以我们找了炸|药。”

    杜云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只有图柏能钻进去是什么意思,又不是耗子,那只死兔子怎么见洞就钻,“我们回去看看!”

    他跟着往山下踉跄跑了两步,看见冯凭,道,“你带人帮解阁主抓蒋守川,其他人先撤回山脚下,注意安全!”

    山上的滚石跟着一层落了一层,山路颠簸的难以行走,杜云作为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弱鸡被孙晓一路搀扶着,“你们用了多少炸|药,怎么山都要塌了!”

    说完一抬头,就见天空乌云密布,一丝星光都看不见,天阴的不正常。落石声中夹杂着阵阵阴风,杜云心里升起了一股不祥的感觉,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肃穆高耸的山巅。

    铜水峰在昏暗中露出一个轮廓狰狞的模样,整座山都在摇晃轰鸣,杜云喃喃说,“有些不对劲啊……”

    脚下猛地踩空,带着孙晓就要往下滚去,一片青色的衣角从风中佛来,及时扶住了两个人。

    杜云抬起头,“图柏呢,人呢,炸了之后呢?”

    千梵脸色铁青,沉默的摇了摇头。

    祠堂的永怀堂里面只有一堵厚墙,没有暗阁和侧室,那条传送米粮的甬道在一尺厚的墙壁里向下延伸,从地底下铺出了一条人无法通行的暗道,千梵探手去摸,轻而易举摸到了潮湿的底,那下面不是一条直上直下的路,而是弯曲复杂的机关,图柏早就不知道随着里面的机关被送到了什么地方。

    “蒋守川在何处?”千梵眉心紧拧,温润的气质被脸上的凛冽之气掩盖,清澈见底的眸中染上肃杀和厉色。

    “正在找,我…”杜云的声音戛然而止,盯着远处,好一会儿才从荒郊野岭找回自己的声音,“那些人要做什么?”

    被轰鸣声炸醒的铜水县,道路繁错的街巷里出现一盏又一盏昏黄的烛灯,捧着这些烛灯的有白发苍苍的佝偻老人,有柔弱憔悴的女子,有懵懂天真的顽童,他们从千家万户中走出来,身穿黑色斗篷,神情肃穆而庄重,目光里充满审判的意味。

    捧着在黑夜里窜动的烛火,如同捧着自己草芥一般的性命,他们就像星星之火,在黑夜里流动,最后汇集到了铜水峰的山脚下,在下面组成了一道炽热燃烧的封锁线,与山腰上的官兵对峙,怒目而视着。

    山上的官兵面面相窥,不由自主抬起了刀柄。

    杜云一下子想到某种古老愚昧的祭祀活动,再搭配不停摇晃的山峰,总觉得这些村民似乎要将什么魑魅魍魉从山中迎回,想到这里,他后脊梁湿了一片,铜水峰里最大魑魅不正是那位元良将吗!

    千梵看了一眼冒冷汗的杜云,英挺的眉宇之间呈现出冷静到极致的阴郁,他站在山腰看着这些人,顺着他们的目光转过头。

    乌云密布的天空忽然劈下一道紫色的雷电,刹那间将整个铜水峰照亮了一瞬,就在那转瞬即逝的片刻,千梵看见在接近山顶的一块突兀出来的巨石上俯趴着一个人。

    那人正是趁乱逃走的蒋守川。

    蒋守川身披夜色,跪着,手上平放着一柄锈迹斑斑的青铜剑,他将双手高举过头顶,在风中高喊,“百年含冤的魂魄,请睁开眼看看你的子民,他们正饱受贫困、疾苦、屈辱、不公,正遭受世间最痛苦的惩罚,那些盗贼坐在尊贵的王座上鞭笞奴役你的族人,而你却长眠地下。含冤的魂魄,请以战神之名重新出师,以青铜巨剑拉下尊贵宝座上的罪人,以我族之血洗刷山河的罪孽吧!”

    捧着烛火的村民动了起来,从横在山腰的封锁线变成了朝山腰爬来,迎着官兵的刀刃,步步逼退,他们两人并行,一路延绵,从山上看去,俨然组成了一条道路,在黑夜中给予隆重刺眼的引导。

    满山遍野树林婆娑。

    杜云受眼前景象感染,喃喃道,“元良将……复活了……”

    这时,千梵却忽然拉了他一下,杜云下意识低头看了眼,竟看到他刚刚站立的地方塌陷一块,一只腐烂的手伸了出来,在他浅色的鞋袜上留下一枚乌黑的血手印。

    他惊慌大叫一声,随后,铜水峰响起了类似剥落的声音,密密麻麻窸窸窣窣,刹那间遍布整座山峰。

    无数双血淋淋的手探了出来。

    杜云和孙晓已经被吓得没了声音脸色刷白,千梵将二人护到了身后。

    惊恐的尖叫声从那条烛火幽幽的路上响起,千梵用内力高声道,“御林军听令,立刻护送百姓下山,半分不得耽误!”

    沛然庄重的声音回荡山林,原本将刀刃对内的御林军齐刷刷回应千梵,然后,毫不犹豫同时转了方向,以军人特有的坚毅之姿背对刚刚还要审判憎恶着他们的百姓,用血肉挡住了那些村民一心一意想要迎接的怪物。

    “杀——”

    一只怪物从瑟瑟发抖的人群里钻出身体,腐烂的只剩下半截骨头的手箍住了一个瘦弱女人的腿,咯嘣一声捏断了她的小腿骨。

    女人怀里的小姑娘摔了出来,怪物伸出腥恶的手扣住小姑娘的脖子,映着烛光,她看清了怪物的脸。

    那张脸一半是残存的腐肉,眼睛空洞洞的,另一半只剩下森森白骨,小姑娘看清他还未腐蚀干净的那半边脸上的鼻尖有一枚黑痣,她瞪大了眼,在窒息般的疼痛中喃喃道,“爹……”

    她爹有一手做饭的好手艺,小时候经常满头大汗在灶房里给小小的她炖鱼汤,她搬个小马扎撑着脸蛋坐在门外面看,看见汗水从额头滑落到爹爹鼻尖,她总要捏着帕子跑过去帮他擦掉。

    她爹怎么有一天就不见了,娘也不告诉她,爹去哪里了,她守在门口等了好久,还偷跑到外面去找帝都来的大官,请他们帮忙找她爹。

    可现在,疼她的爹爹怎么变成这副样子了,捏断了娘的腿,还要掐死她。

    眼泪从她脸上掉下来,就在她慢慢停止挣扎时,怪物的头被砍断了,一双温暖的手将她抱了起来。

    一名御林军将小姑娘护在怀里,顾不上擦去飞溅到脸上的恶血,大声道,“没事吧?有人受伤吗!”

    一滴血水正好落在那名御林军的鼻尖,黑黑的,像一枚黑痣,像极了她爹爹。

    小姑娘呆呆看着,忽然伸手抱住他的脖子哭了起来。

    青年士兵楞了一下,笨手笨脚的抚了抚她的肩膀,“我们会保护你们,不用害怕。”

    一阵尖锐的疼刺进图柏脑袋,他浑身颤了一下,猛地醒了过来。

    入眼是一间石屋,唯一的出口用铁栅栏和黄铜锁锁住了,他翻身坐起来靠在石壁上,喘了一口气,想起昏迷前后脑的剧痛,图柏伸手摸了一下,摸了一手心粘稠的血。

    操了丫的……图柏咧了下嘴环顾周围,这里应该是季同等人用来关押犯人的囚室,潮湿阴冷,地上的坑洼里积满了污水,闻气味更像是血。

    他顺着血水看向阴暗的角落,竟看到了狼狈不堪蜷缩着的后闽公主般娑。

    纵然身处恶臭之地,也依旧美艳妖异,她有一头波浪卷曲的头发,黑发铺在胸前,挡住了傲挺雪白的胸脯和深可见骨的伤口。

    图柏忍着头疼走到了女子面前,撩开乱发遮挡的胸口,对两坨雪白的山丘视而不见,盯着她胸上狰狞的伤口看了片刻,啧了一声,“伤的这么重都没死,说不定还真是个巫女。”

    般娑静静睁开眼,异色眸子看着他,张开殷红的嘴唇。

    图柏挑起她的下巴,在她唇上轻轻点了一下,说,“别整幺蛾子啊,我给你包扎下伤口。”

    说着,他脱了外衣,将般娑扶起来一点,披在她肩上,撕下干净的里衣,小心避开她的身体,凑合将伤口擦了擦,然后手法娴熟的将绷带在她胸上缠了一圈,把人家胸脯都勒没了,“没有药,先凑合一下,别流血溃脓。”

    般娑低头看了眼在胸前打了个蝴蝶结的绷带,扬起美艳的脸庞,从角落里舒展身体,伸出手去碰图柏。

    图柏在她摸到自己胸口的时候抓住了她的手腕,眼睛眯起来,懒洋洋说,“公主殿下,同是阶下囚,对你的室友客气点,兴许他还能救你出去。”

    般娑翻过手,将手指搭上了图柏的手腕,从脉搏处顺着青色的筋脉向上摸去,在靠近他心口时停了下来,用晦涩的语言说了一句话。

    图柏头疼的难受,随意靠在了一旁,“听不懂。”

    异色眸子垂了下来似乎是在思索,片刻后,她终于从自己浩如烟海的记忆里找到了细枝末节,抬起头,略显生涩的说,“已、尘家。”

    图柏脸色发白,按着眉心,“没呢,还没成家呢。”

    想起清风皓月的僧侣,补充说,“不过快啦。”

    这位公主还想蹭杯喜酒喝吗。

    般娑摇摇头,又重复道,“你……程家后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相邻的书:我家店铺不打折[重生]炮灰重生后(快穿)(快穿)如何做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庶嫡女六十年代农家女(快穿)我家男主全反了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的道侣天下第一外室女我,恶女,打钱!(快穿)(穿书)助纣为虐厨娘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