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消失的使节团(八)

【书名: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第61章 消失的使节团(八) 作者:落樱沾墨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破道[修真][综]真昼很忙哒山村名医快穿之打脸之旅不死佣兵[山海经]双界代购     第二日正用午膳, 信鸽带回了解羽闲的消息。他在距离洛安城不远的孟然城里有要事需要处理,要千梵等人先行一步,他随后就来。

    杜云抱着碗, 可怜兮兮瞅着他们,“不然我们等一等解阁主吧,万一我们先走了,他找不到我们呢,是不是很有道理。”

    师爷低头抿了口茶,抬脚踹在了杜云的椅子上。杜大人跟个球似的一屁股坐到地上, 屁股都快摔成两半了,出奇的是碗里的饭竟然一滴未洒。

    图柏收回自己的脚, 赞赏的看了眼文文弱弱的师爷。

    “再不启程, 使节团和皇子出了事, 你猜皇上会放过我们谁?”师爷瞥他。

    杜云撇着嘴, “都欺负我。”抱着饭碗和孙晓挤到一起。

    话已说到这里, 他们确实没有时间再耽误了, 后闽使节团在大荆境内失踪,无论是人为还是天灾, 后果都甚是严重, 再加上个闹事的六皇子,如若一不注意,大荆就是自寻死路, 为自己树了两支劲敌。

    杜云闹归闹, 但明事理, 当天下午就让图柏去备马车,师爷和孙晓分头去准备干粮和随行用品,杜云向衙门里平常比较管事靠谱的主簿交接工作,要他如有难以决断的事与他们飞鸽传书,此外衙门杂事皆由他全权负责。

    洛安城衙门里头的捕快捕爷管事的都是杜云上任之后亲自挑选的,他是真有点本事,律法典籍,课税农桑,听讼断狱无一不精通,带出来的手下也没一个差的,随手挑出来一个也能当管事儿的用。

    杜云交代好衙门里的大小事,转身一声抑扬顿挫的叹息,“本大人怕是有去无回了。”

    图柏背着包袱走到他身旁,一把将他脑袋夹到胳膊下面,笑嘻嘻道,“甭说丧气话,说不定六皇子是想你想的紧,这才逃婚回来了。”

    杜云像个鹌鹑一样在他胳膊下咋呼,郁闷瞪了他一眼。

    几人备好车马和水梁,不在犹豫,利索向众人道了别踏上前往铜水峰的路。

    图柏与千梵各乘一骑在前面开路,高高扬起马鞭,嘶鸣一声消失在了路上,孙晓驾着马车带着师爷和杜云紧追其后,也加快了速度。

    五人黄昏出城,翌日清晨,便走出了洛安地界。

    乍暖还寒的春风刮过雾蒙蒙的黎明,他们赶了一夜的路,天快亮时才在小河边停下来休息。

    趁千梵修早课,图柏去河边取火烧些热水给他们饮用。河水刚破冰,溅到手背上像针扎似的冷,图柏大老爷们的火气旺,也不在乎,挽起袖子用瓢舀了几瓢倒进行军锅里。

    杜云和师爷哆哆嗦嗦裹着被子坐在马车车辕上,就着晦暗的天色,手中各捧了一本书孜孜不倦的翻阅,马车里半壁都摞满了书,大都是衙门和师爷的藏书,皆是有关铜水峰和后闽的记载,鸡零狗碎极为丰富,二人打算再路上先将铜水峰一带熟记于心,以便到了之后能了如指掌。

    烧好了水,图柏给每个人的水囊里都灌上,走到车前,“喝点,冻死你。”

    杜云头也不抬,接住水囊,用青白的指尖指了指他手里的书,“铜水峰的走势是由南向北,山河走山脉而汇,铜水县临山河而生,南高北矮,南茂北阴,这种地势在风水上来说属上乘,是个不易发洪生震的地方。我们先进入铜水县和县令蒋守川汇合,现在距使节团失踪已经半月有余,估计皇上派出的御林军已经将能找的地方都找过了,我们就不必费心再进山找人了。”

    师爷嗯了声,将书翻过去一页。

    千梵刚念完经忏,一睁眼,图大爷就贤惠的将热水递了过去,“冷吧,喝点水暖暖。”

    千梵一手接住水囊,另一只手握住图柏的手腕,将他双手拽进了自己怀中。

    图柏不怕冷,但两只兔爪子摸了河水也难免冰凉,于是趁机把手在千梵温热的胸口游走一番,偷偷摸摸堪油,直到听到身后传来的干咳声,才恋恋不舍收回了手,盘腿坐到千梵身旁,跟他们分发干粮。

    见那两位大书生边看边吃,图柏从地上捡起小石子就丢过去,“看了一夜还没看够?这么好看?比图哥哥还好看?”

    杜云抬起头,抢走了图柏手里的干粮,“自然比你好看,书里可有颜如玉呢。”

    图柏咧起嘴,“颜如玉算什么,皇子你都睡了,还能看得上颜如玉。”

    这人贱起来没皮没脸,气的杜云抓起一把石子就朝他脸上丢去,还没打上图哥哥那张如花似玉的脸上,半路就被千梵挥袖斥退了。

    杜云不乐意,和图柏闹起来,正你来我往丢石子,忽然听到一旁安安静静的师爷道,“好看,比你好看。”

    图柏一愣,师爷扬起手里的书,抬头道,“这本书里记载了铜水县一百七十年前的一个人。”

    “一百七十年前的人?谁?”图柏问。

    千梵将图柏的手拢在自己袖中,看向师爷,“开国首将宗元良?”

    师爷点头,手指摩擦着泛黄的书页,“大荆国史不过二百余年,当年荆高祖带部落北下,南征北战,夺得疆土,于靖北中原建国,起名大荆。而宗元良就是开国十将的将领之一,并且他在百姓中威望极高,一度被后人认为是十将之首,不过这个说法并不被朝廷认可,只是元良将后人为其称,史官则以荆高祖为十将之首载入史册。”

    “铜水峰和元良将有什么关系?”孙晓也好奇。

    师爷转头望着铜水峰的方向,“这本书上记载,万国之战的最后一战,宗元良与靖北之师激战七日七夜,召唤雷雨将敌师吞没,元良将宛如战神在风雨中划下了大荆的最后一片疆域。十日后,战神之名犹如风云刮遍整个大荆,边疆百姓爱戴他,帝都的人眼巴巴等着一堵战神风采。元良将带大军归朝,抵达铜水峰时忽然仰天长啸,大军悲歌,战马哀鸣,山河耸动,一场大雨席卷铜水峰,雨声如万千人哭,正好下了七日七夜,第八日清晨,元良将副官发现宗元良身披甲执锐站在军帐正中间,副官上前唤他,发现元良将已没了生息。”

    “后来世人更加肯定元良将是上天派来帮助大荆开国的战神,完成任务后抛却肉身回天宫复命了。他猝在铜水,军队中有追随将士不愿离去,故而留在了铜水峰,传闻说如今的铜水县正是元良军的后裔,而铜水峰数十年从未生过天灾,也被说成是元良将在天之灵的庇佑。”

    图柏用河水将篝火浇灭,一缕青烟长长升了起来,“可信的地方不多,就拿其中一点来说,天神仙官是不可能帮助凡人开国。我成妖以来从没见过有谁能呼风唤雨,操纵天象,纵然是天神,也不可能为助一国兴旺,强行改变天象,造成生灵涂炭。”

    杜云,“所以说是传说。”他拍了拍身上的干粮碎屑,“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宗元良确实是死在铜水峰。”他说着笑起来,“我忽然有个奇异的想法,你说会不会是后闽使节团居心不良,途径铜水峰,元良将地下有灵,直接将他们带到阴间去了,如果是这样就太好了……”

    图柏一巴掌抽到他后脑上,“那这位将军怕是眼神不好,连六皇子都带走了。”

    休息片刻,一行人再次启程。

    千梵与图柏驭马先行,迎面的风将两人的衣衫吹得簌簌作响。

    图柏一夹马肚,将坐骑勒慢半步,自己飞身跃到了千梵身后,手从他肋下穿过,接过马鞭,把下巴搁到他肩头,“我的马累了,让他歇一下。”

    千梵坐在他身前露出一抹微笑,松开马鞭,轻轻一拍马背凌空跃起,如青鹞翻身,宽大的袖袍扫过图柏的脸颊,等他再睁开眼,千梵从马后搂住了他的腰,二人的位置颠了个儿。

    图柏顺从的靠近他怀里,哼了一声,“这个位置你不喜欢?”

    千梵低头吻了下他后颈,“嗯,给你的。”

    相对于被人护在怀中,他更愿意将这个人圈在自己的手中。

    像图柏这种长毛的畜生很习惯窝在人怀里,丝毫不觉得哪里不对劲,安心理得靠着千梵泛起了瞌睡。

    路程往南,平原居多,官道好走,春风秀丽,起的风都带着初春的清香,马儿跑的格外欢快。

    马车里颠三倒四晃得头晕,杜云坐在里面看了一会儿书就晕的受不了,跑出来和孙晓一起驾车,留师爷继续吃书不倦。

    刚出江阳平原一带,再往西南,山势徒然起伏,几人只好放慢了脚步,没过多久,数十只红喙鸟从北上王城飞到了千梵手中。

    马还未停,他已经将信鸢带来的消息一目十行看完了。

    “出什么事了?”

    千梵面色冷凛将信条递给图柏,勒住马头走到马车旁,“先前贫僧在宫中时发觉陛下对后闽公主美人图关注异常,特派人去查,方才得到消息,后闽送来的美人图是用一种名唤璋蓝彩的毒草炼制,璋蓝着色,极为鲜艳,色中含毒,久看易游神。贫僧离宫前陛下就曾出现过双瞳涣散的症状,如今信使来报,果然不出所料。”

    杜云一惊,“你的意思是后闽居心叵测,投诚是假?你可向陛下说过此事?陛下的意思呢?”

    千梵说,“璋蓝彩在大荆不常见,但却是后闽十三部落中绘图常用的颜色,即便禀告陛下,陛下也不一定以为然,只会当做后闽呈图时考虑不周。”

    杜云眉间有沟壑,坐在车辕上挠挠下巴,琢磨道,“这样来看,后闵的意图就不太清晰了。”

    山间的风吹拂树林,马蹄原地渡步。

    图柏看完了信条,在手心毁了,化成一小团灰白的粉末随手扬了,“最好的方法就是尽快找到公主。管他有没有阴谋,把人放到眼皮下面,我就不信她能翻出天。

    信鸽不断从四方飞到千梵手中,他们加快脚程,马不停蹄连夜赶路,连停下休整的时间都省去了,幸好几个人都不矫情,没啥怨言。第七日夜里,终于踏进了铜水境内。

    刚一入境,一列披玄铁持兵器的高头大马队伍就已经在等候了。

    是事发当时皇帝派来协助寻人的御林军,领头的人名唤冯凭。

    杜云还是状元郎那时与冯凭有过几面之缘,被图柏搀扶着出了马车,脸庞扭曲打了招呼。

    “杜大人这是有伤在身?”

    杜云面有菜色,靠在马车边上,挥了挥手,“来的太急,马车太颠簸。”

    屁股都快给他颠成两半了。

    这时从队伍里挤出个年轻人,急急忙忙走到杜云身边向他恭敬一拜,“微臣铜水县县令蒋守川见过杜大人”

    杜云愁眉苦脸打量着他。

    铜水县县令相貌平平,倒是年轻,脸庞带着尚未历经风霜的清雉,此时大约是正好遇见了使节团失踪的‘风霜’,两道眉毛打了结,在眉间留下一道浅浅的折痕。

    “嗯。”杜云招手,“蒋大人上车说话吧。”

    蒋守川露出诚惶诚恐的表情,“微臣步行就可以。”

    杜云扶着老腰,“可我要在车上趴一会儿,我怕你步行跟不上。”

    蒋守川只好跟着上了马车。

    车轮滚动,图柏扬起马鞭一鞭子抽下去,马蹄嘶鸣,孙晓驾着马车嗖的一下冲远了。

    一座青翠欲滴的山峰突兀矗立在天边,山顶云雾缭绕,图柏纵马疾驰,飞身弯腰从路旁拽了根草根叼在嘴里,在疾风中望着天边流云。

    山头的云雾过于浓厚,将峰顶几乎都遮去了大半,一有风刮过,浓云将太阳也能挡去半分,阳光若有若明,若阴若晴。

    这种地方晦暗不清楚,算的上哪里风水好。

    图柏撩开碍眼的碎发,扫了眼跟在身后的队伍,“皇帝的人什么都没找到?”

    他的速度很快,声音转眼就消逝在了风中。

    千梵握着缰绳,宽大的裟衣被吹得翻飞,宛如一只青色蝴蝶,袖口末梢扫在图柏脸上,让他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铜水峰直上直下,林木并不茂盛,御林军抵达铜水峰后三日就将这里翻遍了,没找到任何踪迹。”

    他们并肩纵马,离的很近,千梵的裟衣撩的图柏痒痒,一忍再忍没忍住,拽住一截腰带,低头亲了一下,又飞快的放开。

    “就近的几处山峰和城池找过了吗?”

    千梵,“使节团人数不少,如果出现在其他有人迹的地方,一定会很快被发现,冯统领说他们查过最近的县城,离这里二百公里远,路上没有任何车马碾压的痕迹。”

    图柏皱起眉,扬鞭甩在马背上,“这就有点奇怪了,那么多的人怎么会一夕之间凭空消失,而且任何迹象都找不到?难道真如杜云说的,被那位阴间将军给吞吃了?”

    千梵道,“我们先进城再说。”

    图柏刚想道一句好,忽然猛地拉住了缰绳。

    他停的很急,马的前蹄高高扬起,发出一声尖锐的嘶鸣。

    千梵的马已经蹿出去几丈远,又掉头回来,看见图柏的神情,心里一缩,“怎么了?”

    图柏那会儿闲适慵懒的样子灰飞烟灭,眼角绷成一条线,瞳孔微微收缩,跟一只随时准备发起攻击的小兽一样警惕戒备起来。

    他一言不发朝四周望去,攥着缰绳的手背凸起苍白的青筋。

    然而四周只有跟着他们停下来莫名其妙的御林军和辽远空旷的山谷,风一吹,满山树林和野草晃动。

    他张望了片刻,默默收回了视线,摇摇头,“没事,继续走吧。”

    千梵凝望着他沉静的侧脸,点了点头。

    铜水县离王城是天高皇帝远,半分王城的繁华奢侈都沾不上,城门倒是高大,里面却是一排草泥糊成的房屋,没有红墙绿瓦,也看不见飞檐楼阁,十分具有劳动人民的朴实风格,说实在就是贫困。

    蒋守川蹭坐了半路的马车,终于和杜大人露出同样屁股快颠散的表情,将他们带到了一处铜水县里很不常见的二层建筑前。

    这间客栈红漆都快掉光了,露出斑驳陈旧的轮廓,人踩着台阶进去,大堂的地面就发出吱呀的声音。

    但这已经是铜水县里最好的一间客栈。

    “上房已经备好了,杜大人早点休息,小县简陋,大人海涵。”蒋守川像揉揉屁股,又觉得不雅,只好摆出了个怪异的姿势。

    杜云被师爷和孙晓搀着,根本不在乎简陋不简陋,能有张床让他趴下睡一觉,他都能抱着大腿叫爷爷。

    当孙子当的很不值钱。

    “行行,今日本官身体不适,明日我们再谈。”杜云被拖着往楼梯上走,图柏跟在他后面看不顺眼,一把将杜云拉过来丢到肩膀上扛着。

    蒋守川忧心忡忡看着大脑袋朝下的杜大人,小碎步跑到楼梯边上,仰起头小声叮嘱,“大人,我说的事您可千万要记得。”

    杜云有气无力挥挥手,被图柏扛进了房间。

    房间不大,还塞了两只面对面的大床,外加一只四四方方的桌子。

    图柏将杜云不客气丢到潮湿散发着霉味的被子上,去关门时看见千梵还站在大堂里与冯凭说着什么,他将门虚掩,想去倒杯水,发现桌上的杯子里竟渍了一层土,只好环胸靠在门边,“你们在车里说了什么?”

    杜云趴在被子上,高高撅着屁股,“没什么,就说了些他怎么努力找人,却没找到。”

    图柏道,“那人刚刚让你千万要记得什么?”

    听他这句问,杜云换了个姿势,皱起眉,“蒋大人说,入夜千万不可出去,如果撞见了元良将的阴军,会被带走的。”

    “一百多年前的阴军?这倒是稀奇。”图柏说,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

    杜云歪头看见,很想抽死他,这只惹事精。

    孙晓把马车里的包袱拿出来,幸好他们备了几床棉被,不至于夜里还要在这里吃土。

    师爷上上下下好几回,才将马车里带的书全部搬到了房中。

    图柏吃惊的拿起一本,他自以为动作已经很轻了,那书不知道有多少年的历史,书页脆的跟蝉翼一样,轻轻一碰,直接碎了。

    师爷阴沉着脸夺回了他的书。

    图柏悻悻摸摸鼻子,“这些书跟着走一遭,等回去了说不定碎成渣了。”说着手欠又要去摸,被师爷一巴掌拍掉了爪子。

    师爷从包袱里扔出一根路边拨的野萝卜丢到他手里,跟逗衙门口那只大黄狗一样,一边吃去。

    图柏用袖子蹭萝卜上的泥,“这些书你都看过了?”

    师爷谨慎的整理自己的书,“还没。”

    “好看吗?借我一本,夜里无趣,我翻两眼。”图柏说。

    杜云在床上费力扯着床单要把自己撅起的臀部盖住,“那些书不是让你看着玩的,全部都是关于铜水峰、铜水县,以及后闽十三部落的记载、传说、野传,只要出现一句关于后闽的话,都被师爷带来了,看看师爷这办案态度,再看看你嗷呜——”

    图柏毫不客气照着杜云圆润的臀部拍了下去,成功止住了杜云的嫌弃,“睡着吧你,我去隔壁。”

    杜云臀部一阵麻疼意延绵不绝,感觉屁股都不是屁股了,“你混蛋,诅咒你以后被人打,不,被人操屁股!”

    图柏丢给他一个狂傲拽上天的表情。

    开门出去,心想,“想睡你图爷爷的人还没生出来呢。”迎面撞见与冯凭交谈完后上来寻他的山月禅师。

    千梵那张无清净禁欲俊美无暇的脸一下子撞进图柏眼里,杜云最后一句话的余音还绕梁三尺,却像一道雷点倏地从图柏脑中横空劈下。

    冥冥之中好像预言了什么玩意儿。

    图柏上前勾住千梵的脖子,猥琐的把人带回屋了,嘟囔说,“什么玩意儿,你才挨操的。”

    隔壁的房间比杜云住的还要朴素一点,狭窄的床板上整齐放着一床被子,那被子上铺了一层灰,轻轻一拍就灰尘满面。

    图柏不愿意让千梵沾手,他喜欢他干干净净宛如一朵小青莲,自己寻了块抹布擦桌子和床铺。

    夕阳照进这座遗世独立在山谷中的铜水县里,将百姓门前草泥糊的墙壁照出一片金光,街上的人来往不多,从客栈二楼的窗户往外看去,还能看见别人家院子里的老黄牛正懒洋洋甩尾巴。

    千梵几次动手帮忙,都被图柏挡住了,把他往椅子上一按,“乖乖的,等爷铺好了床来宠幸你。”

    图哥哥要宠人的时候能将人宠上天。千梵眼里带着笑意,看着他笔挺身影,因为弯腰后脊勾勒出一道好看的弧线,从宽阔的肩膀延长到劲瘦的腰,再到两条修长的大腿。

    千梵站起来,从身后搂住了他。

    图柏被抱住,还笑眯眯道,“爱妃等不及了?”

    他本没打算得到回应,却听见千梵温热的唇贴在他耳旁,沉沉嗯了一声。

    接着,他手里的抹布被扔到了桌子上,一股气流将屋门关住,千梵抵住图柏的后膝,用了巧劲将他推倒在床上,自己站在床边居高临下望着英俊肆意的青年。

    “来的路上你感觉到了什么?”千梵说。

    图柏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冰霜迅速结进他的眼里,他躺在床上仰头看着人,表情淡漠,“没什么。”

    说着就要撑起身子,千梵比他更快一步,单膝跪上床,双手撑在图柏两侧,一只手抬起来按住他的肩膀,不给他留一点退缩的后路,目光强硬注视着图柏,让图柏觉得自己像一头待宰的羔羊。

    图柏别开头,不大习惯这么强势的男人,“你干嘛啊,还想强|暴不成?你说一声,我现在就脱光。”

    千梵凝望着他,片刻后,轻轻叹了一口气,松开手,俯下身子将他抱住,头埋进图柏的肩头,“阿图,别瞒我,我会帮你的。”

    图柏瞳仁一缩,怔怔看着斑驳的屋顶,男人身上的温暖和佛香在他周围缭绕不去,他刚刚筑起高墙的心房一下子就坍塌了,他回忆起前几天向男人抛开血肉,挖出鲜血淋漓的过去给他看时的感觉。

    一瞬间,他从身形高大稳重靠谱能挡风遮雨的洛安城赫赫有名的图捕快变成了一只不谙世事天真无暇不用操心的奶兔子,不必忧心自己犯病,也不必打掉了牙混着鲜血往嘴里吞。

    杜云师爷和孙晓与千梵给他感觉一丁点都不一样,他从来没给他们说过自己的过去,坦露自己的遗憾痛苦,失去记忆的空落茫然,他只需要永远自信沉稳的站在他们身前,告诉他们‘怕什么,图哥哥护着你呢’就行了。

    可现在忽然他也有人要罩着他了,就像当初的程丫头一心一意保护他。

    图柏眼睛发酸,扶住千梵的手臂,“我……我有些不习惯。”

    千梵抬起头,微微一笑,伸手揉了揉图柏的脑袋。

    摸头杀永远是长毛动物的致命弱点,他立刻舒服的眯起眼,抱住身上的男人,“我有种感觉,季同好像也在这里。他身上带着丫头的骨头,我体内一半内丹对程家人有根深蒂固的执念。”

    千梵大力揉了两下图柏丝滑柔软的头发,“有我在。”

    图柏莞尔,“行啊,那我就不操心了,你来吧,要是他真的找死跟着我们,你就念经念死他。”

    千梵哭笑不得,被图柏攥着衣领吻住了。

    隔壁屋里,杜云歪着脑袋看着正在整理书籍的师爷,“你觉得山月到底有没有告诉老图,我改了他的莫忘书?”

    师爷端正坐在一边的桌上,抬起眼皮阴测测瞅了他一眼。

    杜云被他看得浑身起汗毛,实在想不通他娘子心里究竟怎样强大才能和他睡一床。

    夕阳渐渐沉入大山,铜水县里一下子暗了起来,不像洛安城和帝都那般华灯初上繁华如昼,天一黑,整个县城就陷入了一片黑暗,家家户户关门吹灯上床睡觉。

    黏腻水声和粗重的呼吸声纠缠不绝,图柏艰难的推开一点身上的男人,“我,你…”,一开口嗓音沙哑至极。

    他们在黑暗里亲了个够劲,险些就要擦枪走火。

    千梵用强大的意志力控制住自己,伏在他身上喘气,固执深情的唤着,“图施主……阿图……”

    图柏噗嗤笑出来,摸着他汗湿精悍的后背,“好了好了,这么喜欢我啊。”

    千梵嗯一声,喜欢到可以不成佛只为他成魔。

    图柏在黑暗里描摹男人俊雅的眉眼。

    “你听。”图柏忽然说,侧了下头,让自己听的更清楚,“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千梵翻身坐了起来。

    那奇怪的声音由远及近,由模糊到清楚,一声一声就好像正在窗外。

    那声音是行军队伍的声音——整齐的踏步、车轮碾压地面,披甲执锐的士兵低沉的呼吸,手里的盔甲和刀剑摩擦衣服,就好像有千军万马,正浩浩荡荡肃穆的经过窗户。

    图柏从床上飞快跳下来,一把将窗户推开。

    一瞬间,那些摧枯拉朽浩大军马声消失的无影无踪,窗外依旧是静悄悄的一排低矮房屋,一团乌云浮来,挡住了皎洁的月光,夜风呜呜咽咽,远处树影阴郁山影憧憧。

    但街上却什么都没有。

    图柏当即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顿时想到天还亮时杜云说的话:天黑不能出去,会被元良大将军的阴军带走。

    难道那位死了一百七十多年的将军至今仍旧在阴间操练大军?!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相邻的书:我家店铺不打折[重生]炮灰重生后(快穿)(快穿)如何做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庶嫡女六十年代农家女(快穿)我家男主全反了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的道侣天下第一外室女我,恶女,打钱!(快穿)(穿书)助纣为虐厨娘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