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消失的使节团(六)

【书名: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第59章 消失的使节团(六) 作者:落樱沾墨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盛世医香[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丹宫之主[综]真昼很忙哒不死佣兵     雨后的洛安城青烟淡淡,天还未明, 衙门后院湿淋淋的, 树桠上的水滴不断落下来,小水坑里散开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图柏的手按在窗台上, 手背绷起一道苍白的青筋,他目光幽暗, 看着散尽的水纹,开口说话, 声音从那段漫长的成长时光中恍然抽出,带着记忆里呕心沥血的悔恨和不舍, 布满了沧桑和疲惫。

    “我以为她舍不得他,所以杀了所有人, 唯独放过了季同。”

    图柏微微侧头, 垂着眸,俊美的侧脸如一尊雕像凝固,牙关紧咬着, 喉结慢慢滚动, 将痛楚一声不响咽进腹中。

    太疼了, 疼的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

    “我忘了,呵……我竟忘了……我还一直以为……”他撑在窗台的手臂颤抖起来。

    他头疼愈烈, 疼的快死的时候——

    他丧失记忆,只能在脑海中一遍一遍重放受欺凌、受蒙骗, 无能为力看着丫头死在他怀里的时候——

    他被季同用丫头的骸骨威胁的时候——

    他难以忍受的时候——

    图柏太痛的时候就会想为什么不让我杀了他, 为什么你连死都舍不得他, 为什么——图柏顺着墙壁滑落坐到地上,曲起双腿,将头埋在膝盖之间,笔挺的脊椎骨弯了下来,肩膀剧烈的颤抖。

    却依旧一声不吭,只把血泪都咽进喉咙。

    原来他的小女孩,一直未变。

    一双修长的手搭上他的肩头。

    图柏的身体浑身绷的死死的,不肯抬头。

    千梵单膝蹲在他身旁,充满力度和安抚的手掌在他脊椎骨重重抚过,推开他僵硬的肌肉,揉摸发疼发冷的骨骼。最后摸上图柏的右耳,摩擦柔软的耳廓。

    图柏喉咙发出一声含糊的呜,下一刻,他像是咬住了什么,将呜咽吞进了腹中。

    他早就过了哭嚎的年纪,所有的大喜大悲,都被咬紧的牙关强行捂在了胸口,任由一颗心凄风苦雨,也终究是哭不出来一声的。

    千梵心疼的犹如万千针扎,掰开他的手臂,强迫他抬起头,将湿漉温热的唇贴上他额头,“阿图……阿图……”

    图柏散乱的头发被汗水湿透了,凌乱垂在额前,下巴绷成一条冷硬锋利的线,漆黑幽深的眸子衬的脸色更加苍白。

    他的眼睛恶狠狠又空洞的盯着前方,随着眉心传来柔软温暖的温度,他浑身一震,瞳仁猛地回缩,喉咙逼仄出一声窒息般的喘息。

    千梵低头去看,被回过神的图柏一把抱住了,死死的搂住,把脸埋在他肩膀。

    浑浊嘶哑的声音从紧密相贴的地方传出来,急切、痛苦、绝望的叫喊起来“丫头……丫头……”

    千梵大手抚摸他的后脑,唇贴在他耳旁,温柔缱绻道,“她在你心里,阿图,她永远都在你心里。”

    图柏趴在他肩头,愣愣听着这句话,一滴眼泪从黑眸倏地落下。

    他闭上了眼,终于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这些钱你留着买件裙子,别给我买胡萝卜了,兔子什么都吃。

    ——你喜欢吃,我就要给你买,我想对你好。

    记忆里的淋漓鲜血一寸寸剥落,一间露着破洞的茅草屋浮现出来,屋子的角落里,一只雪白的奶兔子和一个野小孩头对头躺在稻草杆上,望着满天璀璨的星河,很小很小声的说着悄悄话。

    图柏闭着眼,成熟俊美的脸庞浮现淡淡的笑。

    怅然若失的心渐渐回到了胸膛里,平缓有力的跳动着。千梵回来了,他的小女孩也还在他的回忆里不知疲惫的大笑着,图柏觉得自己又累又困,于是放任自己,就地趴在千梵身上睡着了。

    察觉怀里的人呼吸变得绵延,千梵侧过头亲了亲他鬓角,静静凝望着这只兔妖,抚摸他生出青茬的下巴,低声说,“阿图,你要好好活啊。”

    太阳从清澈如洗的云空浮出,黎明清冽的空气散发着雨后的芳香。

    杜云昨夜被圣旨吓住了,做了一晚上的噩梦,早上起来一睁开眼就去找吃的,安慰自己受了惊吓的小心灵。

    他晃悠着走到图柏的侧院里,还没迈进去,忽然想到他忘了一件大事。

    山月禅师去哪了?

    杜云从拱形石景墙边扒着往里面看,院子里竹林荡荡,安安静静,连一片衣角都瞧不着。

    他抓耳挠腮,心道,“山月禅师昨夜不还站在这里吗?莫非等不到老图自己走了?”他一拍巴掌,乐道,“走了好。”还没乐完,脸色又一皱,恨恨的想,“亏老图为你醉酒,想你想的睡不着,这么容易就走了,白瞎那死兔子一片真心。”

    杜云来来回回想这个想那个,想到最后,叹口气,“他可别又难受了。”说着就往图柏房中走,“老图,太阳晒屁股了,快起床。”

    千梵在杜云刚踏进院子就察觉到了,怀里的青年睫羽颤了颤,看似就要醒了过来。

    在那双眼睛睁开的刹那,千梵抬手点了图柏的睡穴,将他打横抱起来放到床上,让他安稳再睡一会儿。

    第一次见图大爷如此憔悴。

    千梵低头给他拉好被子,温柔凝望床上的人一眼,取过自己已经干透了的裟衣换上,转身出了门。

    杜云闷头走着,心里琢磨怎么去安慰图大爷,视线里出现了一双素色靴子,他顺着靴子往上看,被吓了一跳,朝身后退了两步,结巴道,“你、你怎么还在!”

    往千梵身后看了眼,脸上跟吃了苍蝇一样,“你从老图房中出来的?”

    千梵整了整袈裟,眉目清秀工整,目光淡然,“贫僧与图施主之间的事,杜大人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杜云负手,挺起胸膛,好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虚,“知道又如何,惊世骇俗,于情于理皆是不合。”

    千梵手中缓缓拨动佛珠,“何情何理,才成趁了大人的意?”

    他气质本就清淡,常年浸在宝鼎焚香重,更染了一身神佛的不怒而威,不笑的时候给人,让人平白生出敬畏。

    杜云喉结滚动,眼睛不敢看他,落在一处虚无的点上,“你……”,他因为撕了图柏的莫忘书,心里总有点做贼心虚的意思,支吾了一会儿,转念一想,他是一心一意为了老图好,半分私心都没有,怎么反倒成了小人了。

    想到这里,杜云抬眼,灼灼看着山月,“你是大荆国第一禅师,佛门清规戒律甚多甚严,禅师应该比杜某更清楚哪些戒能犯,哪些戒不能犯,怎么如今倒是反问起我来了,大师是真不知道,还是打算在佛祖面前也装傻充愣呢?”

    千梵平静看着他,“原来大人指的是佛祖的情理。”他说,“若贫僧还俗归家,大人可否认了我与阿图呢?”

    杜云一惊,他心中是打定主意千梵不可能还俗的,抛开其他不说,如今千梵于天下佛中门徒而言,可以算得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若他能安然无事留在皇帝身边几年,兴许将来能流芳百世,受天下信徒敬仰信奉,何其的荣耀光辉,怎可能说放下就能放下。

    杜云不相信,眼睛乱转。

    千梵也没打算让他信服,缓缓走了一步,“阿图是何时犯病的?”

    杜云在他威压之下往后退了一步,眼睛盯着他,“他要是不想告诉你,禅师就不必知道了。”

    千梵说,“回去的路上对吗。”他眼睑垂了下,“我该留下他的。”

    冰雪封路,图柏昏迷不醒生死不明的样子杜云这辈子都不想再回忆了,心里升起一些愤怒,“留下来又能怎么样,禅师此行前来,不也只是因为陛下的旨意吗,你根本就不是因为想见他,你——”

    千梵抬起眼皮看他一眼,目光中的深意让杜云一愣,然后,他猛地回神过来。

    杜大人为朋友的愤怒还没消下去,立刻替皇帝深深担忧起来。

    这道圣旨,是千梵让皇帝下的,否则番邦来往、皇子失踪的事怎么可能落到他区区一个洛安城知府的头上!

    这可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关系啊!

    人一旦有了不好的印象,就很难消除,比如现在杜云看千梵,怎么都觉得他这样做不对,那样做也大错特错。

    杜云脸上青红交加,喜怒莫辩,千梵看他一眼,就知道他在心里想的什么,不由得苦笑,自己在这位杜大人心里是不是早已变成了向皇帝耳旁吹风,蛊惑圣上,妖言惑众的妖僧。

    他望着天边的浮云,裟衣被微凉的风吹拂,“阿图的莫忘书中没有我。”

    杜云立刻反驳,“所以禅师在老图的心里根本不重要!”

    千梵收回视线,高深莫测看着他,“半年前阿图也犯过病,就在他从城楼下救起秦初新那日,我送他回客栈,第二日他醒来后,一眼就认出了贫僧,杜大人如何解释?”

    想起那一会儿,杜云悔不当初自己没早点看出图柏对山月禅师的这股歪风,否则早就掐死在苗苗里了,“杜某无需向禅师解释什么。”

    千梵勾了下唇,阳光照在地上的水洼中,反射进他眸中一抹流转的光,“他现在不记得贫僧,是因为有人改动了他的莫忘书!”

    杜云顿时被钉在原地,不可置信的看着清风皓月的僧人。

    能睡个好觉,简直太难得了,床上的人睡的不醒兔事,舒舒服服抱着被子一觉睡到了午后,醒来后只觉得浑身酸软,筋骨都锈了。

    午后的阳光正茂,他晃晃悠悠摸到厅堂里,看见杜云与千梵分堂而坐,各据一侧,杜云端着茶杯若有所思,千梵垂眸敛目缓缓拨动佛珠,静心念禅。

    他目光在二人身旁的位置飞快转了一圈,心中便有了思量,晃到千梵身旁一屁股坐下去,修长的两条腿交叠起来,斜靠着椅背,没骨头似的把脑袋歪到千梵身上,冲杜云一扬下巴,“你瞅什么呢。”

    杜云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把茶盏砰的放到桌子上,“能不能坐好,有没有个人样。”

    闻言图柏一乐,懒洋洋枕着千梵,大言不惭说,“图爷一只兔妖,装人样做甚么。倒是你,怎么看起来跟被女鬼吸了魂似的。”

    提起此事,杜云更加糟心,看着面前的两位大神,觉得自己真是流年不利,于是憋憋屈屈很不想说话。

    师爷带着孙晓走进来,坐到杜云身旁,“何时启程?”

    孙晓坐在一旁,偷偷摸摸将他图哥上上下下看了一圈,又不大好意思瞅了瞅大师,看他二人似乎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想想也是有情兔终成眷属,心里跟着杜大人做的那点亏心事总算烟消云散了,眉开眼笑,“对,我们什么时候启程?师爷说这回我们也去。”

    那道圣旨写了什么,图柏那会根本比杜云还心不在焉,就着靠在千梵肩头的姿势撩起眼皮,“去哪?”

    “铜水峰,后闽使节团和六皇子丢了。”千梵高度概括,简明扼要。

    图柏唔了声,“好,你去哪我就去哪。”

    他们说话的声音没故意掩饰,杜云听得一清二楚,夸张的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阴阳怪调说,“看你话说的,跟你们很熟一样。”

    图柏转过脑袋,把眼睛眯起成一条线。

    杜云被他看得不自在,“瞅我作甚。”

    图柏坐直身体,唇角弯了一下,他起来的时候将自己特意梳洗了一番,此时星眸剑眉,英气逼人,“我忽然有几件事想不明白。”

    杜云用目光询问。

    图柏笑了下,眸子黑黑的,“我不记得千梵了,但你们应该记得,为何杜云云你从没提过他?”

    他笑的十分随意,却让杜云顿时出了一身冷汗,伸手去摸茶杯,却不小心打翻了水,杜云连忙站起来去擦,被走过来的图柏按住了手。

    图大爷拿块抹布,“得了,你还是安生坐着吧。”

    说完利落的将打翻的茶盏和茶叶收拾干净,随手把抹布丢到一旁,刚刚的问题好像被这个小插曲也给打翻了,图柏就像是随意问问,自然而然接过师爷的话,“既然皇帝有旨,我们就尽早出发吧。”

    师爷颔首,转头去看杜云。

    杜大人这辈子的惊吓都给了面前的两位大神,独自坐着抖了一会儿膘,想起图柏觉得怕,想起山月禅师觉得怕,想起失踪的六皇子更是怕上加怕,简直凄惨的不得了,很需要被人来疼一疼。

    有气无力的撑住额头,摆摆手,“不行不行,我去不得,你们去吧。”

    “为何?”图柏问。

    杜云委屈捏着袖子,“我我我不能见六皇子,绝对不能。”

    图柏和孙晓纷纷惊讶,师爷老神在在不说话,千梵眼观鼻鼻观心早已经入定成佛。

    杜云烦躁的站起来在厅堂里走了两圈,神神叨叨嘟囔着,不知自己想到何处,脚步猛地一顿。

    “我跟他有仇,我被贬到洛安城,就是因为那位六皇子!他若是见了我,一定会杀了我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相邻的书:我家店铺不打折[重生]炮灰重生后(快穿)(快穿)如何做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庶嫡女六十年代农家女(快穿)我家男主全反了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的道侣天下第一外室女我,恶女,打钱!(快穿)(穿书)助纣为虐厨娘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