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消失的使节团(五)

【书名: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第58章 消失的使节团(五) 作者:落樱沾墨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丹宫之主[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综]真昼很忙哒不死佣兵     季同的伤好的很慢, 所以就赖着不走,程丫头把自己的饭分给他一半,图柏也把自己野草根分出去, 跳到季同手边, 直起来身体,把草根认真丢进他碗里。

    季同惊奇说, “你养的兔子很通人性。”

    程丫头睨他一眼, 招来图柏和她并排坐,端着自己的饭,听季同想起来什么说什么, 从魑魅魍魉的鬼怪能说到如何辨别千里马。

    图柏和丫头从来都不知道天底下有长着两个脑袋的人,也没见过皇家的公主有多么绝美如仙子,他们总是听得忘我, 连饭都顾不上吃吃,野草也不啃了, 凑到季同面前,程丫头盘腿坐着,图柏往后蹲在后腿上,纷纷仰着脸听他讲。

    一开始季同伤重不能移动, 就只能用嘴讲给他们听, 后来他勉强能动一只手时就在地上用石头给他们画, 慢慢的, 他能走路后, 还会教程丫头一些武功, 擒拿手,扫风腿,用巧劲降服敌人。

    图柏就蹲在他们身后看,默默把那些招式记载心里,看见程丫头出错,忍不住提醒,它一说话,季同忽然扭头震惊的看着他。

    被发现了秘密,图柏只好谎称自己一出生就会说人话,所有窝里的兔子都不喜欢它,正好遇见程丫头,就跟她走了。

    季同大概是见多识广,很快便接受了兔子会说话的事实,并保证自己绝不外传。

    不必掩盖秘密,他们相处起来更加方便。季同用木枝作剑,教他们简单的剑法,和他们漫无边际的聊天,问丫头以后想做什么,爹娘到哪里去了。

    每次问起双亲,她就会冷着脸,咬着牙齿一言不发,将手里的木剑挥舞出去,带着一股凌然。

    见此情景,季同就没再问过。

    熬过了冬天,快到夏天的时候,季同从山中驯服了一匹野马,他就开始教程丫头骑马,他们常常跑进深山里很久,图柏有时候跟着,有时候待在家中等他们回来。

    有季同在身边,他们再也没担心过吃不饱饭,男人经常能猎到山中的野物,一不小心抓到兔子时,图柏和程丫头就好几天不理他。

    这样的日子大约多了半年,有一天,丫头裹着衣裳,蹲在正趴在河边把爪爪伸进河里洗菜的兔子身旁,摸摸它的耳朵,小声说,“阿兔,我有小宝宝了。”

    菜叶子‘吧唧’掉进河里,图柏爪子湿漉漉的缩在胸前,吃惊的看着她。

    程丫头有点不好意思,坐在地上,捏住它的爪子,给它擦水,“你不高兴吗?”

    图柏愣愣看了她,睁圆了眼睛。

    他高兴吗?直到现在,他都记得当时知晓丫头有喜后的感觉,那种历经漫长岁月风雨的滋味涌上 心头,胸腔里又酸又楚,又疼又麻,他高兴坏了,却一时间说不出来半个欢喜的字。

    大白兔跳过去,张开爪子,抱住程丫头的腰,趴在她怀里,死死拽着她的衣裳。

    程丫头撇着嘴,似乎也想哭,但最终也没哭出来,大大咧咧揉乱了图柏浑身的绒毛,重重的,一下一下。

    孩子是谁的不言而喻,季同高兴的两天都没睡着,抓起图柏往天空丢一下再接住,然后拎着他的两个爪爪,兴奋道,“我要当爹了!”

    图柏被他抛来抛去,眼都花了,一爪子挠季同脸上,趁机跳下来冲到程丫头身旁问自己要当什么了。

    程丫头把它爪子放到自己肚子上,“舅舅,阿兔,你是舅舅。”

    图柏眼睛一亮,围着她蹦来蹦去。

    丫头有了身孕,就不适合再住在这破茅草屋里了,季同卖了身上所有能卖的,在城郊的村落里买了一户小院子。

    他们搬了家,图柏和程丫头第一次睡在了床上,那一夜听着小院的门吱吱呀呀,床上的兔子连梦里都是笑的。

    他们在小院里住了没多久,季同收到了家中寄来的书信,说父亲病危,令他速速回去,季同一开始是只身回去的,他一来一回就要两个月,等再见面,程丫头肚子都鼓起来了。

    “我想带你去见我爹。”季同风尘仆仆回来后说了这句话。

    程丫头答应,带着图柏回屋收拾东西,却被季同又拦住了,“我们不能带阿兔。”

    季同说他家里有人会降妖驱魔,图柏去了是会被抓的。

    程丫头不愿意留下图柏,但眼见肚子一天天大起来,等这次季同离开,再回来,怕是孩子都要生了。

    图柏与她千万交代,保证自己会在家中等候她回来,程丫头犹豫不舍,目光在季同和大白兔子之间流转,轻轻叹了口气,费力的蹲下身子抚摸兔子的脑袋,“我不走了。”垂下眼,“季同,你走吧,我和阿兔等你回来。”

    季同眼里隐隐有了焦急,“我这一去又要三两个月才回,若是你等不到了,要生产了,它一只畜生在你身边能抵什么用?”

    程丫头错愕抬起头,不敢相信他的用词,清秀的眉梢染上愠怒,地上的兔子圆圆的眼里一黯,目光无意间撞上程丫头的肚子,那一刻它忽然意识到自己没有办法像季同一样永远留在她身边,照顾她,给她寻常人家姑娘想要的衣裳和糖糕,它不是人,它变不来钱。

    程丫头拧眉站起来,将图柏抱进怀里,转身往回走。

    没人能伤害她的家人,阿兔就是她的家人。

    季同知晓自己说错了话,连忙追上去苦苦劝了好几天。

    说到这里,图柏顿了下,外面的天色灰蒙蒙的,雨已经停了。千梵下床给他倒了一杯水。

    图柏懒得化成人形,直接趴在他手臂上,探过去兔子脑袋,扒着他的手,低头伸出鲜红的小舌头往茶盏里一下下添水喝。

    千梵望着他粉嫩的小舌,喉结滚动,暗暗咽了咽口水。

    正喝水的兔子仰起头,歪着脑袋,眼中有几分戏谑,声音因为说了一夜的话而有些沙哑,“看见我的真身也会有感觉吗?啧……”

    这啧的一声可真撩人,千梵脸上猝然一红,滚烫的红晕迅速从耳根后蔓延到了胸口,腹下流畅精悍的肌理都似乎泛红了。

    图柏心猿意马的想,“这么害羞……也会很敏感的。”

    大兔叽把尾巴一绷,有了几分情动。

    懒洋洋的伸出爪子推了下僧侣,千梵顺着他挠痒的力气配合的往后躺下去,然后图柏纵身一跃,跳到了他胸口,居高临下的将人压在身下了。

    他凑过去舔了舔千梵的喉结。

    千梵浑身绷紧,手在身侧握紧,拼命忍着自己别将这只撩闲的兔子翻下去,剥开尾巴做点见不得人的事的冲动,他干咳一声,转移了话题,“然后呢……走了吗?”

    图柏在他胸口寻了个舒服的位置卧下来,半眯起眼睛,“她不肯走。”

    程丫头自然不愿意离开,但心里也舍不得季同,终日精神都不大好,有些动了胎气,图柏不忍她为难,想方设法劝了她好几日,才与她商定只去一个月便回来。

    图柏还记得送她走的那天黄昏,夕阳在天边烈烈如血,柔风吹拂低矮的野草,他就这么看着他的丫头走进璀璨的夕阳里,一走,便是永生永世不想见。

    他们前脚刚走,小院里就来了一伙人,那些人不抢银钱财物,却盯紧了他,手里拿着带勾刺的笼子要将他捉住。

    图柏惊恐的在他们脚下逃命,发出凄厉的叫声,身上被那些人随手携带的吹箭扎得血淋淋的,雪白的皮毛上沾上鲜红粘稠的血液。

    他疯了般的逃,拼命的跑,一次又一次从勾刺笼子里挣脱出来,血肉被勾刺勾扯开,露出一截散发着温热的白骨,他像是完全不知道疼,歇斯底里的想要活下去。

    他还没等到丫头,他不能死。

    那些人在昏暗的胡同里搜索他的踪迹,低声交谈,说话声传进图柏耳中,那双惊恐的小眼慢慢沉静下来,呈现出望不见底的阴郁。

    他听见他们说,“季公子说内丹在那只兔子身上,不会错的,你见过这么狡猾不要命的畜生吗。”

    图柏怔怔躲在角落里,血水和脏污粘在他的身上,遮住了它如雪般白的皮囊。

    大半年的光阴在他眼底飞快划过,季同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像是锥子,将他的心戳出血窟窿,肆意带走了他身上残留的温度。

    “在那里!”

    有人发现了它。

    图柏抬起头,懵懂茫然的神色在他眼中飞快冷却,他轻轻眨了一下,露出决绝凌然的表情。

    角落里的兔子撑起身体,在那些人靠近自己时,猛地跳起扑了过去。

    一生没进过荤腥的兔子竟尝到了一口人腥甜的鲜血。

    季同派出去的人都遥无音讯,眼见一个月就快到期,那丫头急不可耐的要回去,他安抚好她,称自己要出去五六日,等回来就带她回去,嘱托她千万不能离开府上,然后自己匆匆走了。

    程丫头挺着圆鼓鼓的肚子望着他的背影许久,然后露出个难看的笑容,伸手按上了胸口。

    被分成两半吞下的内丹有种千丝万缕难以割断的感应。

    再次见到季同,图柏几乎只剩下一具枯骨,瘦的轻轻一捏,都能捏碎,它默默蹲在地上,用前肢撑着身体,眼睛又圆又大,像一双厉鬼的眼,不合时宜的按在了一只兔子身上。

    它的身后是贪婪的术士布下的渔网,网线上坠着巴掌长锋叶子形的刀片,身前,是故人虚与委蛇的笑脸。

    季同说,“我不会伤害她,为了她,我愿意只要一半的内丹。”

    而另一半就在这只畜生身上,他势在必得。

    图柏眯了下眼,在季同将剑挥过来的瞬间冲了过去。

    他终究打不过他,被男人抓住喉咙重重摔在地上。

    季同踩住他的耳朵,垂眼冷漠看着他,高高举起剑对准图柏的心口。

    “以后,我会照顾好程儿,和她长命百岁。”

    说罢抬剑刺下。

    图柏瞳仁一缩,看着剑刃泛过冷冷的寒光。

    季同终究动手了,却在刺下来的瞬间被人从身后狠狠推了一把,剑身偏了方向,直直插进图柏的右耳里,刺穿了那扇原本粉白柔软的长耳。

    图柏闷哼一声,余光看见渔网从天而降,薄如蝉翼的刀片雨滴般簌簌钉了下来,钉进土中,将他所有的退路封死。

    那些人不要它活,只要它死。

    但他没有死,只是惊恐的睁大了眼,看着将他压在身下的丫头,痛苦绝望的喊道,“谁让你回来的!!!”

    丫头在渔网罩下来的瞬间扑到他身上,挡住了渔网上的刀片,十几柄刀刃插入她的后背,很快,大片大片的鲜血渍了出来。

    一只浑身雪白的兔子张嘴大叫,发出一声凄厉的啾——

    “你救我做甚么,你救我干嘛啊,我是只畜生,你傻不傻啊!”

    程丫头眼里的光彩很快褪去,她勉强动了下,心疼的摸摸图柏残破不堪的耳朵,轻声说,“阿兔,大夫说我肚子里……是个闺女。”

    季同的怒喊声恍然在耳旁响起,他疯狂的去拽渔网,想将人抱出来。

    图柏泪如雨下,“闺女……很好,你不是最想要了。”

    程丫头微微笑下,伸手抓住渔网上的刀插进自己胸口,血水几乎淹没了图柏。

    她剜出那半枚内丹,看了眼双目猩红撕扯渔网的男人,掰开图柏的嘴,将内丹塞了进去,附身搂住他,捂住他的嘴,慢慢将脸贴在了血泊中,喃喃道,“别恨他,你得好好活……他……不值得……”

    千梵心里狠狠一抽,去摸胸膛上的兔子,摸到了湿意。

    图柏定定望着他,眼底覆盖着猩红的血雾,“她让我别恨他,是为了让我好好活……千梵,她是为了让我好好活着。”

    不是舍不得季同,是舍不得那只从小与她相依为命的阿兔。

    “我以为……我以为她……”图柏喉咙哽咽,一时难以自抑。

    千梵去抱他,图柏忽然化成人形,踉跄下床了,一把推开紧闭的窗子。屋外寒冽的冷风呼呼吹了进来,图柏撑着窗台,大口大口呼吸,像快濒临窒息的鱼。

    “图柏。”

    图柏没回头,声音哽咽,“你,你别过来,让我冷静冷静。”他低声喃喃,望着雾蒙蒙的院子,目光发直。

    地上的鲜血汩汩将它淹没,把它压在身下的人不再动了,鼓起的腹部也渐渐无声无息,图柏唇瓣颤抖,张开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啊……

    啊……

    啊!!!!

    图柏紧紧抱住丫头,仰头大吼,一丝鲜血从唇角流出来,融进了地上的血泊中。

    两半内丹在他体内融合,强烈的灵力在他身上爆发,刹那间积聚数百年程家先人的修为游走遍图柏的四肢百骸,将他每一寸骨,每一滴血都脱胎换骨般更替换掉,他浑身痉挛,头疼愈裂。

    寻常的肉体凡胎撑不住这么多的年浑厚的修为,所以当初程父才将内丹一分为二。

    不过,最后却又宿命轮回般回到了图柏身上,两枚内丹带着锥心刻骨的记忆在他体内合二为一,不断重演残存经年的回忆,一次一次,以忘却为代价,在凡胎上烙下滚烫永恒的铭记。

    他疼的以为自己就要死掉,骨节发出崩析的声音,呼吸声、厮杀声、喊叫声在他脑中齐齐炸开,图柏捂住脑袋,痛不欲生。

    一旁的季同彻底疯了,拼命拨开渔网,从地下拔出钉进去刀锥,手指被割的鲜血淋漓,“丫头,丫头……程儿……丫头!!!!”

    地上的兔子歪着头,长耳朵残缺扭曲的搭在脑后,面无表情注视着疯魔的男人,目光从血污中透出来,冰冷刺骨,他缓缓勾起唇角,闭上眼,周围刮起汹涌的大风,风刃如刀,在天地之间嗥嚎。

    树林像厉鬼摇摆,人被掀翻在地,压着他们的渔网被狂风高高卷了起来,季同骇然看着这一些,在看到陷阱被剥离出丫头的身体,他磕磕绊绊就要扑过去,却被横插出来的狂风掀飞,身体重重撞到一旁的树上。

    季同咳出一口血,看着狂风渐渐息怒,四周被吹的遍地狼藉。

    在那片狼藉里出现了一个青年,他消瘦挺拔,墨发如瀑在风中翻飞,一双眸子极是冷淡。

    青年单膝跪地,将程儿抱进怀里。

    季同望着他的背影,想起程丫头认真郑重对他说,“阿兔不是畜生,他是我家人。你若再说错,我绝不原谅你。”

    季同哑然失声,伏在地上,心如刀割。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相邻的书:我家店铺不打折[重生]炮灰重生后(快穿)(快穿)如何做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庶嫡女六十年代农家女(快穿)我家男主全反了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的道侣天下第一外室女我,恶女,打钱!(快穿)(穿书)助纣为虐厨娘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