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消失的使节团(二)

【书名: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第55章 消失的使节团(二) 作者:落樱沾墨

强烈推荐: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快穿之教你做人盛世医香[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山村名医破道[修真]带着空间闯六零     有的酒喝着豪迈潇洒, 有的酒入肠能泡的人胸腔发苦。

    活了这么大, 图柏还是第一次知道这杯酒竟能愁苦的难以下咽。

    杜云见他喝酒如饮鸠, 生怕哪天他们没看住, 兔大爷醉死街头,被人捉了回去当醉兔烧烤了吃。

    他把酒窖锁的严严实实,又没收了图柏身上所有银两,不准他出去买酒。

    “我看你还怎么喝。”杜云居高临下望着没骨头似的软在院中台阶上的青年。

    图柏两条腿伸直, 潇洒跨了几个石阶,一只胳膊向后撑着上身,仰起头眯眼一笑,“杜云,你又不是我媳妇,管大爷喝酒做甚么?”

    他宿醉了好几日,喝酒喝的嗓子都哑了, 开口说话, 每一个字都往外冒着酒气和沧桑。

    “你能有点出息吗?”杜云蹲下来看着他。

    图柏松了胳膊,彻底躺在石阶上,仰头看着明晃晃的天空, 噗嗤笑了出来,“我喝点酒就没出息了?”

    “没事找事的喝酒,就是没出息!”杜云伸手抓住他的领子, “你——”他想说点什么道理, 可却不知从何说起, 喉咙像塞了一团棉花, 咽也咽不下去,吐也吐不出来。

    图柏脸上笑容一凝,神色淡漠起来,他掰开杜云的手,冷淡道,“杜云,我不是没事找事,我心里难受。”

    杜云嗓子沙哑,低声说,“难受什么?”

    图柏推开他,从地上踉跄爬了起来,“想不起来,什么都想不起来才难受。”

    他的脑袋什么都不记得,可胸腔跳动的心脏却疯狂叫嚣着,他的头和心好像分成两派,相互对立,相互指责,痛斥对方一个忘不了,一个记不起。

    “可你以前犯病了很多回。”杜云喉咙滚动。

    图柏抹了把脸,嘶哑说,“我不知道。”恍惚摇了摇头,转身就走。

    杜云一个大步挡在他面前,“你要去哪?”

    图柏绕过他,笔挺的肩背好像被一下子抽走了脊梁,显得异常萧索颓废,“不喝酒,我头疼,你让让,别管我了。”

    杜云挡在他身前,一动不动,宛如一根柱子,坚定的立在原地,图柏扫他一眼,化成原形,舒展了下四肢,灵巧的绕过杜云蹿了出去。

    他确实头疼,是宿醉的后果,但他经常被头疼病折磨的难以忍受,这一点宿醉根本算不了什么,图柏在院里奔驰,动如疯兔,绕过回廊,穿过后院,所经之处只能看见一抹白影倏地的闪过,他刚跳过洛安衙门高高的门槛,迎面一头撞到了什么上,眼前顿时一黑。

    千梵弯腰伸手一捞,把一只浑身雪白的兔子捞进了怀里。

    守株待兔看来有点道理。

    接着,耳边一声老太|监尖锐的嗓音喊道:圣旨到——洛安城知府杜云接旨。

    杜云正带着捕快七手八脚抓兔子,刚准备关门挡路,就听见这么一声,他吓得一惊,脑子还没反应过来,身子却很诚实,直勾勾就跪了下去,“臣,咳,臣接旨。”

    老太监扬声道“跪——”

    千梵随同洛安城衙门众人跪地接旨,他衣袍宽松,刚好将怀中的兔子罩了起来,以免御前失礼。

    图柏趴在一个坚实的怀抱里,小爪子露出锋利指甲勾住这人的衣衫,扬起粉嫩的鼻头嗅了嗅,嗅到一阵清冽的香味,兔子眼里露出一丝渺茫。

    感觉怀里的小东西似乎不安,千梵温柔拍了拍它的头。

    大太|监朗读圣旨,杜云一边听着,忍不住分神震惊的望着抱着兔子身披裟衣的僧人,心里突如起来一阵疯狂狂跳,心跳声甚至掩盖了老太监读圣旨的声音,他忘乎所以直起身子,刚要伸手一指,袖子被旁边的师爷忽然扯了一下,才顿时回神,又附身做出恭敬的模样,恍恍惚惚听完了圣旨。

    上前接住圣旨,老太|监揣着手乐呵呵道,“就有劳杜大人了。”

    杜云嘴上说着您客气,心里想,他娘的,旨上说了什么来着。

    老太|监与他寒暄几句,未多做停留,向千梵一拜,撩开衣摆钻进了马车里。

    马车缓缓滚动,杜云挂着笑容,在车马消失在视线中时蓦的转身,看见山月禅师一身清风抱着兔子,正与其深情凝望。

    杜云一指他,“你你你放下它!”

    千梵抬起头,温声道,“杜大人,许久不见。”

    冬日还未回暖,杜云后背生出了一层薄汗,也不知是被吓得,还是做贼心虚给虚的,他是万万没料到还能再见到山月禅师,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总之腿脚都软了,只好奋力挣扎,奢望千梵还不知道怀里抱的就是图大爷。

    杜云撑起笑,“咳,小兔胆小,怕生,禅师将它给我吧。”

    千梵面上惊讶一下,掐住兔子小爪腋窝下,跟抱小孩似的将他举起来,笑容满面,“唔,它不怕。”

    手心的柔软让他止不住笑意,能再见到阿图,纵然帝都的事还未完全放下,但这个插曲也足以让他聊以安慰,以解相思。

    被他抱着的兔子好像有点发蒙,痴呆的任由他抱着,顶着一折一弯的长耳朵,圆圆的眼睛呆呆看着对面的杜云,四只小爪耷拉着,一点都没有挣扎的意思。

    杜云心里暗骂这个蠢货,收敛神色,沉声道,“禅师,将兔子给我。”

    察觉他语气里的不悦,千梵秉着温润的性子,还记得要替图柏包馅掩盖身份,明知故问道,“杜大人,图公子在何处?”

    “禅师是来传旨的,与本官交接即可,何必过问我府上衙役的去处。” 杜云看着他,眼里起了几分戒备和怀疑。

    事实上,自从杜云知道千梵的身份后,对他的怀疑警惕就再也没有减少过,他眼里宛如明月的禅师已化为乌有,眼前的这个到底裹着什么心思的人早就被他划分了界限。

    杜云不止一次的问自己,静心修禅的山月禅师之于大荆国算什么,帝君之侧,三步可血溅王朝,这个僧人可是那险些就卫冕东宫的人埋在皇帝身边的深渊,一旦山河巨变,深渊能吞没一切。

    千梵缓缓收起了笑容,淡淡道,“杜大人不必戒备贫僧,此次前来,是受陛下所托。”

    杜云不相信他,手指冲愣神的兔子勾了勾,咬牙切齿说,“过来,要不然今晚甭想吃胡萝卜。”

    千梵抿着唇抱着兔子的手一点点收紧,他垂下头,注视着兔子的目光,浓烈的相思从骨血中辗转涌出,忍不住轻声唤道,“阿图……”

    图柏浑身一僵,游荡在九天之外的神思骤然被扯回了身体了,他眨了下眼,垂下了眼眸,后腿蹬在千梵手腕上,跳出了他的怀抱,兔子爪上锋利的指甲在千梵手背上留下三道青白印子。

    千梵根本没注意到,随着他跳了出去,心口猛地一空。

    落地的兔子转眼化成消瘦挺拔的青年。

    图柏现在的样子一点都不好看,棱角分明的下颌生了一层青胡茬,脸色憔悴萎靡,看人的眼神冷淡漠然。

    “老图。”杜云忙唤道。

    图柏转过身,怔怔望着眼前气度不凡温文尔雅的僧侣,闷在骨子里的疼慢慢发酵成了另一种滋味。

    “我……我不记得你。”

    千梵眼眸一缩,眼中的清风朗月瞬间化成风雨凛冽,垂在袖中的手掐住佛珠,定定看着图柏,目光像是刀子一寸寸豁开他的皮囊,揉碎破开他的话,想知道他说的这五个字到底是真是假。

    仅是被他这么看着,图柏就一阵心疼,他真的不记得他了,他把他忘了。

    半晌,千梵摇了摇头,“我不相信。”

    图柏苦笑,“这是事实。”

    千梵伸出手,眉眼之间极尽温柔,“阿图,过来。”

    那手递到图柏眼前,均匀修长,指尖干净,他垂在身侧的手神经质的一抽,差点控制不住自己握了上去。

    但他忍住了,忍得神色近乎冷漠,低声说,“抱歉,我真的不记得你了。”说完转身,大步走进了后院。

    “图柏!”千梵欲追,被杜云拦住了。

    千梵望着图柏的背影消失在回字廊的尽头,英俊的眉宇之间骤然呈现出骇人的凌冽。

    夜色渐渐遮住夕阳,最后那点如血残阳转眼便融进了漆黑中。

    图柏坐在梨木桌前,眼神空洞寂寞。

    桌子上铺着纸页泛黄的莫忘书,寒风从窗户缝隙里卷进来,哗啦啦将莫忘书吹翻了几页。

    写在上面的记忆走马观花在图柏眼前浮过,他按住一页,上面尽是空白。

    这里面没有他,没有那个僧人。

    他记忆中最重要的人都在上面,可唯独没有那人。

    所以那个人对过去的他而言……是不重要的吗。

    图柏忽然转过头看着紧闭的门。

    门外,千梵停下脚步,静静站着。

    图柏心酸的想,“我都不记得了,你还来做甚么。”

    千梵在门外开口,声音喑哑,压抑着什么,“我想要……你的解释。”

    图柏默默想,“解释什么?我忘记你了,没什么好解释的。”

    千梵抿了下唇,“我等你。”

    说完便不再言语,垂眸敛目,如一尊佛。

    竹林外,杜云远远看着死守在图柏门前的僧人,一拳捶在院墙上,然后疼的龇牙咧嘴捂着手走了。

    走到自己的寝房里,师爷和孙晓已经在等候他了。

    杜云摸出茶杯,给自己倒了杯凉水灌下,躲着身后的两双眼睛,漫不经心道,“你们来做什么?”

    孙晓腾的一下站起来,“大人,你明明说过禅师不会再回来了,可现在他回来了,是不是……是不是可以说禅师对图哥也……也是有感情的!”

    杜云实在不想再提这个,他的心里也乱糟糟的。

    没料到山月禅师又回来了,这次他来为了什么?还有,山月已经知道了老图是兔妖,是他发现的,还是两人感情已深到这种推心置腹的地步了?

    师爷抿了一口茶水,将圣旨双手托了出来,“禅师此行是为这件事。”

    圣旨里写了什么,杜云刚刚一个字都没听见,现在再看见,才想起还有这么一回事,走过去接住圣旨,抖开看了下去。

    他刚看没几个字,脸色骤然一变,所有的血色瞬间褪尽,眼中惊恐失措怀疑齐齐涌了上来。

    平常杜云表现的像个怂包,但骨子里却泡了一具大义凛然的血肉,这些年来,还是第一次见他惊吓到了这种地步。

    以头抢地,搅乱朝局,质问九五至尊,连死都不怕,一身儒衫尽风光的前状元郎杜云到底怕什么?

    “上面写了什么?”孙晓问。

    杜云失魂落魄坐到椅子上,圣旨从手上滑落,“启程前往铜水峰,寻找消失的使节团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相邻的书:我家店铺不打折[重生]炮灰重生后(快穿)(快穿)如何做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庶嫡女六十年代农家女(快穿)我家男主全反了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的道侣天下第一外室女我,恶女,打钱!(快穿)(穿书)助纣为虐厨娘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