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离别(二)

【书名: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第50章 离别(二) 作者:落樱沾墨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破道[修真][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快穿之教你做人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不死佣兵     马蹄踏溅起狂风乱雪,图柏稳稳坐着, 连一丝犹豫都看不见, 双眸盯着愈来愈近的季同, 英俊的眉宇间含着沉静至极的阴郁, 对待一个三番五次企图剖他血肉的仇人而言,他的耐心已经快耗尽了。

    ——别杀他,你得好好活。

    不断重复的呢喃像一把锥子钻心刻骨戳着图柏混乱疼痛的脑袋,他的额上滚满汗水,心底有个微弱的声音,正撕心裂肺的呐喊——你忘了他吧, 别再记着他了……

    季同唇角的笑容在图柏驾车冲上来的瞬间消失殆尽, 肩背被坚硬的车辕撞上, 肩头至胸口一阵闷疼,他连忙朝一旁扑去, 滚进了雪堆里,侧头咳出一口血。

    就在撞飞他后,马车将将停了下来。

    从车厢边缘露出图柏半个身子, 斗笠遮住了他大半张脸, 只能看见线条分明冷硬的下巴和一张稍薄的唇瓣。

    季同从雪里狼狈爬出来, 重新挂上了笑容,“你不会杀我的。”

    图柏喉咙忽然涌上一股血气,他努力咽了下去, 口中尝到铁锈味, 跌落幽谷的伤至今还未好透, 此时更像是重新受了重创,心脏乃至脑袋都尖锐的叫嚣着疼痛。

    “我会。”图柏说,抬起手把杜云露出来查看怎么回事的大脸推了进去。

    季同的笑意消失在唇角,他的身体像皮包骨,不笑的时候看起来更加刻薄阴沉,“这是我第三次来求你,不会再有下一次了。现在我还有更重要的事,只好先放过你,不过你记住,她的丹元,我势在必得。”

    图柏漆黑的眸子沉沉盯了他一眼,扬起马鞭,斥马与他擦身而过。

    殷红的血点点滴滴渗入雪中,季同着迷眷恋的摩擦着手腕上的小骨头,“很快了,再等等。”

    马车重新踏上大雪纷飞寂静的官道,再往南,雪就小了。

    过了好大一会儿,杜云听着外面只剩下车轮碾压雪地的簌簌声,把脑袋探出去,拽住图柏的袖子,问,“那位兄弟是——”

    他的动作很轻,却没料到却将图柏拽的一下子往后倒了下去。

    “图柏?老图你别吓我啊!”杜云手忙脚乱的扶住他,让里面的捕快出去接替他的位置驾车,剩下那个和自己一起将图柏拖进了车厢。

    杜云七手八脚把他身上蓑衣和斗笠解开,这时他才发现图柏浑身湿透,湿冷的衣裳结着冰霜贴在身上,一摸就往下掉冰渣冰凌。

    身体冷的像冰疙瘩,图柏脸上一丝血色都没有,紧闭双眸,眉头死拧,额上氲着一层豆大的汗珠,牙关咬紧,纵然脸上已显出痛楚,却连哼都没哼一声,安静的过分。

    他蜷缩着身子,将脑袋收进腹部。这是一个脆弱防备的姿势,似乎只有将自己缩成最小才能减轻头快疼爆了的难受。

    “犯头疼了?”杜云把被子裹住他,“车里没酒,能忍住吗?”

    图柏低低哼了一声。

    杜云以为他还有意识应了声,嗅到铁锈味,低头看去,才发现他唇角溢出了血。

    鲜红的血水映着他苍白的面孔,格外的触目惊心。

    杜云被吓得心惊胆颤,声音都变了调,“图柏你醒醒啊,别吓我”,对车外吼道,“最近的驿站还有多久?!”

    这些年从认识到现在,他的头疼病一次比一次严重,这次竟然呕了血,杜云快被吓死了,扑倒图柏的身上,将他扶起来抱住,“老图,你撑住,我们快到家里,马上就快了。”

    图柏头疼愈烈,每一根神经都好像被人用锈钝的锉刀狠狠戳着,胸腔里原本快愈合的内伤似有复发的迹象,肋骨中的心肺疯狂的跳动,速度太快,像是有什么要破开身体冲出来。

    ——丹元给你,你别记恨他,要好好活。

    ——她的丹元,我势在必得。

    无数声音在他耳朵里爆开,神经兮兮、阴郁执拗、凄婉恳切的,图柏在这错综复杂的声音里生出一种浓浓的悲哀,痛苦不堪的想——为什么把丹元给他,让我当一只兔子不好吗……

    取出他的丹元真的能肉白骨活死人吗……

    如果取出来的话他是不是就不必在忍受头疼,不必忍受世间一切喜怒哀乐承受悲欢离合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取出来……

    他难耐的去抠自己的心口,手刚放上去却变成了紧紧捂住,不行,变成兔子的话,他见不到那个人了,再也听不懂他说话了。

    图柏脸色惨白,牙关泄出一丝丝含糊的呢喃。

    杜云凑过去听,听到他说的是,千梵。

    千梵……

    杜云眼睛积满雾气,怒不可遏,“你快疼死了啊,他在哪呢,他甚至都没跟你回来,图柏,你忘了他吧,行吗,别折磨自己了。”

    图柏眼睛紧闭,不断的喃喃那两个字,似乎这是他痛楚中唯一的慰藉,最后他带着这一点慰藉,痛昏死过去。

    北国的雪吹不到南方来,杜云抱着图柏的身体却感觉到刺骨的寒风快将他淹没了。

    等马车挟裹一身的冰霜踏进洛安城境内时,已经是六天以后。

    收到消息,孙晓和师爷天还未亮就出城等候,手里掂着两大坛烈酒,怀里抱着两床被子,在瑟瑟冬风中看见身披冬阳的马车从官道尽头露出端倪。

    他们抱着东西大步迎上去,摸到车门,碰掉了一手的冰碴。

    门帘撩开,一脸倦色的杜云坐在车厢角落,抱着昏迷不醒、不知是死是活的图柏。

    孙晓颤着嘴唇受了惊吓,声音带着哭腔,“大人,图哥,这是怎么了?”

    师爷沉着脸,比他镇定一些,大步跨进车里,拎起酒坛给杜云灌了一口,然后将他从角落里薅出来丢给孙晓扶着,伸手按向图柏的颈动脉,“没事,别咋呼,估计犯病了,回去再说。”

    把又湿又潮的被子扔出车外,用从衙门带的被子裹住图柏,令车夫趁天还早,加快速度入城。

    他们走了两月有余,再一回来,新衙门已经亭亭玉立,大姑娘似的跟他俩见了面。

    门口换了两座气势汹汹的石狮子,红漆金字的匾额气派的挂在大门上,衙门大堂的房梁上绘着花鸟彩绘,漆红的六根梁柱威武立在宽敞的大堂里,一改过去穷酸模样,扬眉吐气,很是有钱。

    堂后院两侧有配房,前檐后檐下皆有回廊,一路通向曲径深幽的竹林,竹林对面筑了月牙似的水潭,潭后立一面假山,山面嶙峋还有细小的水流状似瀑布一泻而下,落进水潭。潭子里被孙晓种了一池的碗莲,现在天气寒冷,只冒出了尖尖的小芽。

    但归程的人要么风尘仆仆,要么昏迷不醒,都没来得及欣赏一番就被送进了卧房里。

    卧房里也是新的桌椅和睡床,关起门,退下其他的外人,屋里就只剩下他们好说话的四个人。

    师爷坐在床边用勺子试图给图柏灌了一点姜汤,看见他衣襟前凝固的血渍,目光微沉,扫着桌边闷头喝汤的杜云,“究竟怎么回事?你们在帝都遇见什么了?”

    孙晓心疼的看着床上的图哥,端着好吃好喝的只能投喂了看起来虚弱实际上还胖了一点的杜大人。

    杜云吃饱了,趴在桌上自顾自醒神了片刻,才虚虚弱弱将高宸枫一案牵扯出来的朝廷腌臜事简明扼要讲了,说及这段时日两进两出皇城天牢,三番五次化险为夷,他这才后知后觉,后脊梁爬了一层的冷汗。

    “差点,本大人就回不来了。”

    孙晓听的心惊胆颤,被他吓住了,往他嘴里喂了两片酱香牛肉干。

    师爷的表情向来稀疏,却极为敏锐,将他的言辞串了一遍,确保整个案子确实没有被遗漏的地方,这才在心里暗暗放了心,沉默了会儿,问,“图柏为何会突然发病,还有,山月禅师没和你们回来?”

    一听这个名字,杜云的腮帮子就不嚼了,默默咽下牛肉干,收敛起哀怨的神情,正色起来,甚至还有些肃穆,脊背挺得笔直,目光穿过桌椅落在床上安静昏睡的青年身上。

    “我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事,但山月禅师可能不会回来了,以后别提这个人了。”杜云垂眼盯着自己的手指,似乎在思忖什么事,半晌,他抬起眼皮,“有件事不知道对还是错,我想和你们商量商量。”

    师爷看了他片刻,点点头,“你说。”

    洛安城的冬日比帝都好的太多,即便到了夜里,风也是柔和的,没帝都那股要冻透人心的寒凛,也兴许这里是家,家总是温暖如初。

    图柏的头疼病无药可医,只能这么昏睡着,等疼痛过去自己醒来,要说是很惨了。

    眼见自己帮不上忙,杜云在路上想了很多,有时候想想自己还年少时意气风发,风光满朝文武的光景,有时想窝在一个不大不小的县城里,守着一方山水一土人情,不咸不淡到岁月苍老。

    人的一生短暂,知己和情爱都得之不易,他默默凝视着昏睡的青年,想来妖生亦是,如话本里惊鸿传奇的妖少,虚度时光庸碌渺小的妖多。

    想到这里,杜云站起身,从怀里摸出图柏掉落在马车里、常年带在身上的那本‘莫忘书’,低声说,“既然那个人不会再回来了,我想私自做个决定,将关于这个人的一切在老图的记忆里彻底抹去。”

    孙晓年纪小,尚不识情爱,看大姑娘还会脸红,更别提被杜云这么一说,才意识到他英俊潇洒的图大哥对那位清风皓月的神佛入世的僧侣竟有这般心思,他下意识觉得不妥,犹豫说,“可是图哥看起来很喜欢山月禅师。”

    杜云摸着莫忘书,心里经年尘封的角落一痛,尖锐的反驳道,“那他为何不还俗?”

    喜欢算得了什么,他爹爹不爱娘亲吗,到头来却依旧为了心里的佛,出了家,留他娘病榻辗转,孤零零撒手人世,至死都没再见过许她白头的那个人。

    察觉他的不对劲,师爷沉沉的目光在杜云脸上转过。

    发现自己失态,杜云伸手抹了把脸,“我不知道对不对,只是我不想让他步我娘的后尘。”他深吸口气,“师爷…师爷你怎么说?”

    向来师爷是他们四人中最清醒透彻的人,他环顾屋子里的人,孙晓犹豫不赞同,杜云深思熟虑面露茫然,病床上的青年眉含痛楚,他想了片刻,“我同意。”

    杜云惊讶,抬眼看了看他。

    孙晓泄气的坐到一旁,垂下了头,师爷走到他身旁摸了摸他的脑袋。

    杜云想说什么,师爷却没再看他,他哑然无语,点点头,翻开图柏的莫忘书,将记载着关于千梵的所有撕了下来,无意间看到图柏关于自己的描述,手指像是被烫伤了般,飞快将莫忘书合了起来,放进枕头下面,闭了闭眼,在心底默默说,“老图,如果我做错了,你就全怪到我身上吧……愿你无忧无虑,好好当你的兔子。”

    那张纸从泛黄的册子上撕下来,细微的纸屑在烛光纷飞,图柏闭眼昏睡着,还没料到有个人在自己的记忆里猝然消失了。

    在他得到丹元幻化成人的时日里,每一次发病,都有人在他的生命里消失,他还没来到洛安城之前,曾遇见过多少的人,多少的事,也许也有刻骨铭心,也许也有温柔感动,不过随着他浪迹尘世,不断和那些人挥手告别,那些记忆也终究随着头痛欲裂遗忘在了蒙尘的岁月中,并永远不再忆起。

    他的妖生终将只剩下幼年与那个野丫头颠沛流浪乞讨过街、受蒙骗被围堵追杀、与鲜血淋漓的丫头告别的记忆。

    走马观花,一次又一次浮现。

    不知过了几个日夜,图柏忽然睁开眼,幽黑的眸子深不见底,装的只有怅然若失的一片黑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相邻的书:我家店铺不打折[重生]炮灰重生后(快穿)(快穿)如何做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庶嫡女六十年代农家女(快穿)我家男主全反了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的道侣天下第一外室女我,恶女,打钱!(快穿)(穿书)助纣为虐厨娘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