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离别(一)

【书名: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第49章 离别(一) 作者:落樱沾墨

强烈推荐:快穿之教你做人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不死佣兵     两日后, 杜云一行人启程回洛安。

    千梵送他们至帝都城外。

    “走了。”杜云含糊说了一声后便钻进了马车里。

    图柏跟千梵落在最后。

    夕阳在青灰色的城墙下留下斑驳细碎的金色, 繁华璀璨,就像这座城池,一眼望去, 纸醉金迷,极尽雍容, 巨大的城门像同森严威武的守卫伫立在大荆国之巅,又宛如严丝合缝的牢笼, 人心进去, 就再也出不来了。

    两人相顾无言, 静静对视半晌,还是图柏先开口, “送你的十只兔子你好好养着,别让你家那只给欺负了。”

    千梵抿唇微笑, “他很乖, 不欺负别的兔子。”

    从来没见过他家那只扯别兔的耳朵, 抢人家小兔牙下的胡萝卜梗, 揪人家的圆尾巴。

    图柏酸溜溜的哦了声, 别别扭扭的垂着眼, 想说点什么, 却离情别绪哽在喉间,不知道该怎么说, 想做点什么, 大庭广众之下, 虽不是门庭闹市,但也有人来来往往,他怕自己出格,有碍了千梵的面子。

    “那我就——”

    话音未落,面前青裟温柔的僧侣却突然出手将他拉进了怀里。

    指骨修长的手抚摸一头柔软的墨发,“阿图,等我。”

    图柏一愣,也立刻抱住他,下巴搁在他肩头,闷闷说,“嗯,你一定要记着回来,要不然我就亲自来帝都把你抓回去。”

    千梵无声笑了笑,放开他,帮他抚平衣角,拉好衣领,“走吧,我看着你走。”

    图柏抿了抿唇,喉结滚动,最后沉默点头,往马车那里走去,但没走多远,停下了脚步,盯着城郭北角的几个人。

    为首的那个人是大理寺的一个什么官,手上牵着一条锁链,链子的另一头绑在一双纤细的手腕上,手腕的主人羸弱消瘦,小腹微凸。

    那名官员正与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争执,不知说了什么,官员忽然发怒扬起手里的鞭子朝男子狠狠抽下去。

    图柏看见常宗明一声不吭挡在张吟湘身前,就像当初他还是张府的下人一般,沉默的瞪着眼,垂在腰间的手臂却暴起青筋。

    “住手。”图柏和千梵随即走了过去。

    走到眼前,图柏才看清楚张吟湘被锁链桎梏的手腕布满青紫的淤青,她的脸色异常苍白,端庄的仪态杳无踪迹,美艳的凤眸里如一滩死水,对外界毫无反应,只留下对世间绝望的冷漠。

    她就像只剩下这副驱壳的木偶,手上的锁链轻轻一扯,都能将她拦腰扯断。

    图柏大概知道她的下场,罪臣之女,流放西北疆戍至死不得归国,这已经是恩惠了,比起死来说,活着总会有希望。

    但这微末的希望不在张吟湘的身上。

    “能解开她的锁链吗,这东西太沉了,她走不远。”图柏对那名官员道。

    那官员是负责押送张吟湘远上西北,还未走出城外就接二连三来了闹事的,他只当图柏跟常宗明一样,不耐烦的举起鞭子威胁道,“官府办案,闲杂人等靠边,否则误伤了你们,就别怪本大人手里的鞭子不长眼。”

    图柏眉间一拧,不等开口,就听身旁的千梵说,“王大人可否给贫僧行个方便?”

    千梵在帝都负有盛名,更何况这些日子常随黄章身旁查案,大理寺的人对他也有过耳闻。皇帝身旁的红人,只要是长了眼的,都不会太为难。

    “若是放开,她跑了,属下没法交代。”官员为难道。

    千梵念了声佛号,“一切由贫僧承担。”

    他说完,图柏暗中扯了下他的袖子,向他传递个担忧的眼神,千梵摇头,温声道,“放开她吧,贫僧给大人做担保。”

    话已至此,那人也不再为难,帝都王城,能卖个人情面子终究对自己有好处,况且真出了事,全推到山月禅师的身上,于自己也并无害处。

    想通这一点,官员痛快给张吟湘解开了锁链,“禅师心善,饶恕你的罪过,你可不要得寸进尺,妄图逃跑。”

    千梵颔首道了谢。

    锁链刚一松开,张吟湘便站不住的踉跄一步,被一旁的常宗明及时抱住了,“湘湘!”

    张吟湘缓缓抬起眼,默然看着面前的人。

    图柏看不得姑娘受罪,心里有愧,“夫人,可否与我单独说几句话。”

    常宗明抱着人冷声道,“你又想要做什么!所有的案子已经和湘湘没有关系了。”

    图柏恳切的望着女人,“夫人。”

    半晌,那消瘦至极的女人微微点了下头,面无表情推开了抱着她的男子。

    常宗明伸手还想去抓她,被千梵挡在了几步之外,千梵转身对图柏道,“施主请便。”

    图柏感激的看他一眼,带着张吟湘往一旁走了几步。

    不远处的马车里,杜云放下车窗帘子收回视线,幽幽叹口气,气还没出完,灵敏的狗鼻子就闻到了一股香酥猪蹄的味道。

    一只扇子挑开门帘,将盛满猪蹄的食盒送了进来。

    杜云心底的郁闷瞬间被香味击溃,肚子冒出一串积极的回应,他几乎热泪盈眶的扑过去抱住握着食盒的那只手,“解大侠你对我真是太好了!”

    解羽闲将食盒丢进他怀里,嫌弃的把自己的手抽出来,俊美的剑眉凝着,其实也不大明白自己为何要绕了三四条街,买了这么一食盒的猪蹄送来。

    杜大人那满嘴流油的嘴唇和狼吞虎咽的样子不是让他恨不得避之三尺,生怕溅上油星子吗。解羽闲转念想了想,吃受好的猪大概都比较让人喜欢吧。

    城门前的寒风刮进巨大的拱形城墙内,发出一阵呼号声,女人瑟缩了下,下意识护住了自己的肚子,似乎想到未卜的前途,双眼浮上茫然的朦胧——西北疆塞的风又该是怎么刻骨凛冽。

    图柏将自己的披风解下来披到了她身上,“对不起夫人。”

    苦笑道,“那天我是骗你的,站在湖心潭边根本看不见阁楼屋里的人。高宸枫暗地里收集账单和票据是受够了在张府当牛做马,当一辈子的上门女婿,像狗一样跟在你父亲身后,所以他才会收到秦初新的来信后,打算用账本威胁你父亲,收到一笔封口费,然后带着秦初新永远消失在帝都。”

    张吟湘眼眸颤动。

    “你父亲从没害过你,即便曾想过用你当掩护,也不过只是打算利用张启,让杜大人怀疑是张启嫉妒高宸枫才杀了人,我先前说的那些都是为了诱骗你出堂作证,所以……夫人,很抱歉——”

    清脆的巴掌声随着图柏话音重重落在了他脸上。

    “阿图!”

    图柏伸手止住了千梵上前。

    张吟湘眼底发红,愤怒、委屈、痛苦充斥她的胸口,直到现在为止,究竟是谁才是她最该憎恨的人,是谁打碎她所有的矜持端庄和温婉,是谁让她身怀幼子颠沛漂泊无依无靠,她唇瓣剧烈的颤抖起来,哽咽几乎要从紧咬的牙关倾泻。

    不管是谁,到头来都仿佛只是一场荒诞的戏,从头到尾无辜的、被欺骗的都只有她。

    “夫人这一巴掌我受了,我不该骗你。”图柏看着她,“高宸枫从没爱过你,你忘了他吧,会对你好的就只剩下最后一个了。”

    图柏伸出舌尖舔了下被打肿的那半边脸的唇角,“不论你是姑娘,还是嫁为人妇,也不管你是名门贵族还是落魄流放的罪臣之女,他都没离开过你不是吗。”

    他的声音像风穿过幽幽空谷,低沉悦耳,真挚恳切,张吟湘怔怔看着地上虚无的一点,神色茫然,抬起头看向图柏,眼底滑过一抹穷途末路的无助。

    不知何时常宗明已经走到她身边,他的肩背极为宽阔,胸前的衣襟被鞭子划开了一道,他不像王城中读书作诗的书生那般体面,甚至有些寒酸,一双粗糙厚实的手上布满厚茧,每次抚摸过她的肌肤,都让她感到微微发疼。

    常宗明将张吟湘抱入怀里,挡住外界一切不怀好意的、陌生的、怀疑的目光,面带不悦看了眼图柏,“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图柏说,“常庄主,张府的案子已经不归我们管了,而你是江湖通缉的人,和我也无关,我想说的已经说完了。西北路远,边塞险苦,这一路就拜托你陪张小姐了。”

    常宗明漠然道,“她是我娘子,不需要你来拜托。”拉紧张吟湘肩上的披风,把她严严实实裹进里面。

    喉结滚动,向身后的人生硬道了句谢,跟着大理寺官员踏上了遥遥无期的流放之路。

    天边残阳如血,将两厢人影斜斜拉长,随着他们越走越远,终于,在夕阳里交错融合成一道瑰丽扶持的背影。

    图柏不由自主的想,何为情爱?

    一日三餐,晨暮日常,良辰美景,娶你为妻。

    他的手被人握住,图柏转过头。

    “疼吗”

    图柏摇头,抬起他的手,在缠着佛珠的腕子吻了一下,“我走了。”

    千梵凝望着他,“好。”

    马车碾压地面,留下一路渐行渐远的车轮印子,随着远处风马潇潇,帝都的第一场雪纷纷扬扬白了王城。

    一路南下,归程向暖,还在帝都境内时,几人有幸看了半日的雪景。

    图柏披着蓑衣独自坐在车辕上驾车,从离开王城后几乎没再说过话。

    杜云和同来帝都的两个捕快在马车里抱团取暖,卧了没一会儿,就坐不住了,把脑袋探出去看了一眼,随后裹着被子缩在车厢前,抖开另一个被角把车夫包了进去。

    “不就是不跟你走吗,你至于一脸被人欠了三百根胡萝卜的样子吗。”

    抬手拍掉图柏肩头落了满蓑衣的雪花,把脸凑到斗笠下,“你要是想找人过日子,我再给你找个,怎么样?嗯?说说话呗,我——老图,你怎么了?”

    外面严寒,图柏掩在斗笠下的脸庞却凝着一层细细的汗珠,削薄的眼皮紧闭,眉头打成死结,看起来就像是拼命忍着什么。

    杜云抓了下他的手臂,摸到一片过分紧绷的肌理。

    “图柏,你说话!”杜云叫起来,伸手环住他臂弯,要将人拖进马车里。

    这时,图柏忽然睁开了眼,低声说,“你进去。”

    车里的捕快随后也大声道,“大人快看,前面有个人!”

    杜云猛地抬头,就见千里雪飘万里冰封的前路站着个身形高大灰袍翻滚的男人。

    那人手腕上的小骨头挂坠在风雪里冷清孤独的凌乱飞舞。

    落着碎雪的脸上却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图柏将杜云推回马车内,一只手拉紧缰绳,攥着马鞭的另一只手缓缓抬了起来。

    他低低道,“季同,你找死。”

    季同举起手,轻轻晃动腕上的小骨头。

    刹那间剧痛从脑海里喷薄而出,图柏眼底发红,高高扬起马鞭,然后,重重甩了下去。

    马儿嘶鸣,扬起前蹄,冲着季同碾压过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相邻的书:我家店铺不打折[重生]炮灰重生后(快穿)(快穿)如何做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庶嫡女六十年代农家女(快穿)我家男主全反了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的道侣天下第一外室女我,恶女,打钱!(快穿)(穿书)助纣为虐厨娘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