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相思毒(十六)

【书名: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第42章 相思毒(十六) 作者:落樱沾墨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变身路人女主六十年代农家女带着空间闯六零     浑身的剧痛还没从僵硬的四肢传入大脑, 一阵恍然如梦的心悸和惊恐就先席卷上图柏的心肺,勒的他险些没喘过气来。

    他动了一下, 试图睁开眼, 一刹那强烈的眩晕让他几乎要吐出来,走马观花的片段浮光掠影般在他眼前飞驰。

    往往, 他开始回忆回去时,就是头疼病复发的时候。

    ——将来我生个闺女,就教她跟别人打架,教她骑在疯狗咬这畜生的耳朵。

    ——你是个崽, 还生不了。

    ——我以后会长大的。等长大了, 我可以去很远的地方, 捡更多的东西,唔,田地里的胡萝卜也偷给你吃,他们再也抓不住我,我能跑的很快。长大以后我就可以生了。

    图柏直起前肢, 用不大灵便的爪子帮她包扎身上被人抽出来的伤口, 趴在绽开的血肉旁, 凑过圆圆的眼睛舔掉伤口的污渍,长长的耳朵随着它低头垂在她细瘦的胳膊上。

    她伸手捏住它的耳朵,“等我生了闺女, 你也生一窝兔子给她玩。”

    图柏用三瓣小嘴嗪住绷带打好了结, 甩动柔韧的耳朵打她一下, “你自己生不出来, 要有人喜欢才行。”

    那小孩仰头大笑,向后倒在干燥的稻草剁上,“什么叫喜欢,是要睡在一起,你这只傻兔子,下回我带你去青楼看看。”

    图柏那时候还是只纯情小兔叽,还没炼到出口就耍流氓的程度,被她猝不及防的嘲笑,后肢用力跳到她身上,“嘿,我知道,但你、你怎么偷看他们……”

    “青楼后面的那条后街,有钱的大爷喝醉之后趴在那里睡觉,我从他们身上扒过钱。”小孩压低声音冲它得意洋洋的笑,拍拍胸口,“上次你吃的胡萝卜就是我拿钱去菜市买的,个个都肥硕水灵。他们把菜地看的太严了,不然我钻进去偷,就不用买了。”

    图柏蹲在草垛上,舔爪子,把耳朵折下来搭理上面的绒毛,说,其实它并不是非吃胡萝卜不可,荒地里的野草烂果子,剩饭剩菜都吃的。

    她倒进稻草堆中,脸埋在草杆儿里,把图柏揉进怀里揣着,“我想对你好……”

    图柏低头看她逐渐抽长的身体,瘦削的下巴,细瘦的手臂上因为打架抢食被人抽打的伤疤,他小心翼翼用爪子碰了碰,深深凝望着她,时光定格在图柏身上,周围的一切却飞快变幻,他陷在回忆里,回忆却将自顾自的快进。

    凝望的小孩飞快的抽高长大,脑袋上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褴褛的衣衫开始遮不住她的小腿、手臂,纤细的脖颈,她把三四只小麻袋缝缝补补编成了大|麻袋套在身上,瞪人的时候恶狠狠的,一笑就往草堆里躺。

    过去的片段如潮水般灌进图柏的脑中,他头疼欲裂,眼前金光乱闪,下意识抱紧脑袋,失魂落魄的喃喃,“如果有人会对你好,把我吃了也无妨。”

    呢喃声渐渐在意识里远去,微弱的气息在他耳旁愈来愈浅,图柏眼前一阵眩晕,稍纵即逝的片段不断来回闪现,他伸手去抓,却抓住了猩红的一幕,跌进回忆的漩涡里,一爪摸到了粘稠的血。

    一只浑身雪白的兔子张嘴大叫,发出一声凄厉的啾——

    你救我做甚么,你救我干嘛啊,我是只畜生,你傻不傻啊!

    撕心裂肺的疼灌进他的四肢百骸,图柏痛的浑身痉挛,猛地一挣扎,睁开了眼。

    瞳孔碰上阳光,急骤回缩。

    “噩梦?”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男人蹲下来低头玩味看着他,“这些年你没忘了她吧?”

    图柏撑起身子,扫了一眼四周,这是他们滚落的山谷,山顶的阳光从枝干交错纵横中阑珊零星照下来,地上泥土潮湿发腥。

    秦初新靠在他身旁,发髻散乱,紧闭双目,图柏看了看,没发现她身上明显伤痕,暗自松了口气,抬起眼,剑眉斜斜横插鬓角,眼里迸射冷冽的寒光,“季同,你竟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季同弯起唇,目光带着诡异的光,“我不仅是出现,还在一直寻找你。”他将身体凑的更近,声音因为某种兴奋而喑哑,“现在我找到你了,终于可以——”

    图柏突然出手箍住了他的脖子,手指呈鹰爪状,青筋和骨骼咯吱作响,单手将自己撑起来。

    被掐住喉咙的男人痴迷的望着他,发出竭力呼吸的嗬嗬声,“…可以再见到…”

    图柏眼底迅速爬上一层红光,像红眼的那种兔子,里面弥漫着深渊似的血海,他慢慢收力,手骨下的人垂死挣扎,手指扣住他的手背,图柏沉沉看着他,锥心泣血般的仇恨从骨髓深处萌芽。

    刚冒出一点端倪,就被脑中恍然响起的声音连根拔起。

    ——别憎恨着他,你得好好活。

    图柏露出扭曲的笑容,猛地将季同扔了出去,摔在身后的老树上,掉进一片干枯萎败的落叶里。

    身后传来一阵痴狂的大笑。

    图柏咬紧牙关,失力的站了一会儿,弯腰抱起秦初新,起身离开。

    没走几步,便被一阵恶风拍在了后心上,他浑身一颤,闷声吐出口鲜血,没站稳跪倒地上,怀里秦初新摔了一下,幽幽转醒。

    “你不敢杀我。”

    图柏没说话,弯腰抱起秦初新。

    “图公子,他是?”

    图柏垂眼看她,忍着胸口的剧痛,“一个活腻的老男人,我们要立刻回去,杜…”

    一道风刃骤然抽在他肩头,从肩头到后腰,火辣辣的疼痛瞬间蔓开。

    秦初新吓了一跳,“图公子!”

    图柏站住,额角青筋暴跳,他闭了闭眼,伸手将她的眼遮住,全然不顾身后的挑衅,下定决心似的要把后面的动静当做放屁,生抗着内伤外疼,擦干唇角的血渍,踩着枯叶迈出一步,血珠从他肩头滚落滴在腥湿的泥土上。

    山谷中传来野狼嗥嚎声,一片林鸟受惊飞上天空。

    他抬头疑惑看了眼,埋头继续走。

    秦初新伏在他怀里,微微转过头,越过他肩头往后看去,就见那个灰袍怪异的男子不知从何处抽出了一把薄薄的剑,剑刃被偶然跌落的阳光一照,一道雪白的银光闪进秦初新的眼里,她呼吸顿时停了下来,惊慌去推他的肩膀,“快躲!!!”

    季同唇角带笑,持剑的手腕上红绳小骨撞在剑刃上,发出轻轻的‘咚咚’声,剑尖穿过斑斓的阳光直直逼向图柏的后心。

    剑刃带起的风佛开图柏的头发,他一动不动,态度决绝,瘦削的下颌绷起一条锐利冷硬的线条,鲜血还凝固在唇角,肝肠寸断般答应着记忆中不断重复的话——我不恨他,也不杀他,我好好活。

    破风声撕开回忆,从现实中率先向他探出了锋利的剑尖,就在刺穿肌理划开血肉的刹那,一道殷红的线极速飞了过来,撞在银白的剑刃上,发出一声清越冷冽的金石之声。

    图柏没来得及说话,就见青色身影瞬间和季同厮杀起来。

    一粒殷红的佛珠贯穿季同的大腿,黑色的血水飞溅,伤口竟隐隐有些发腐,季同脸色灰白,狼狈躲闪。若非图柏遭他暗算和有心相让,这人怕是连他的衣角都碰不着,更别说此时面对杀气重重的千梵。

    怕此人折在他手中,图柏连忙放下秦初新,二话不说冲进他们之间,挡在季同身前,望着对面的僧人。

    千梵冷着脸,手中的红线如血一般,“让开。”

    图柏没动,对身后人道,“滚,别再让我看见你。”

    季同大腿上鲜血直流,身子也佝偻下来,剑尖插进地里,弯腰撑着剑艰难的喘气,腕上的骨头挂饰随着他的起伏碰撞在剑柄上。

    图柏面无表情扫过,眼里狠狠一痛,喉间涌上一口腥甜的血,他闭了闭眼,强行咽了下去,在身后人连滚带爬离开后,扯起笑容,“欸,我一想你,你就来了。”

    “为何不还手?”千梵眼底发暗。

    图柏不想回答,背上的伤疼的他站不住,就近斜倚到一棵树上,额上一层冷汗,苍白着脸,还一直笑,艰难抬起手,“过来,让我抱抱你。”

    三丈之远的地方,千梵站着没动,面上一层寒霜,“为何不躲?”

    图柏漠然。

    “为何不让我杀了他!!!”千梵突然大声道,“你为何什么都不肯告诉我!!!”

    图柏猛地抬起头,一滴冷汗从额头滚进他的眼里,漆黑的眼里顿时一片痛色,近乎无色的嘴唇颤了颤,想说什么,却没发出声音,一阵疼痛难忍的心悸袭上胸口,逼得他张嘴喷出一口鲜血,双腿一软,再也站不住,直勾勾往地上摔去。

    所有的苛责不解烦躁顷刻之间化为乌有,千梵魂飞魄散接住图柏,感觉到手心发湿,低头看见图柏被血水湿透的后背,一时间五雷轰顶,吓得遍体生寒。

    图柏将额头靠在他肩头,侧过头用毫无血色的嘴唇亲了亲千梵的脖颈,低声说,“我想你只为我一个人破戒。”

    千梵心慌的要命,手按住他的后脑,“别说了,别说了。”

    身上疼的要死,图柏缓缓喘气,哑声笑道,“我没事,你别怕啊,宝贝儿。”

    “……”

    若不是冷汗脚软脸色苍白身后一道狰狞的血口子,还真看不出图哥哥哪里‘有事’。

    千梵想脱了外衫给他伤口止血,图柏沉甸甸抱着他,不肯动弹,他不敢硬推开,只好竭尽全力放柔声音,“施主,起来。”

    图柏失血过多,眼前发黑,微闭着眼,轻轻摇摇头,“……你叫我一声阿图。”

    千梵抿了抿唇,红着脸贴在他耳旁轻声道,“阿图,起来,我给你包扎伤口。”

    图柏闭着眼莞尔一笑,呼出来的气息滚烫吓人,喃喃道,“不起……我没答应你。”

    千梵,“……”

    说话声愈来愈浅,图柏终于扛不住,在他怀里昏睡过去,陷入昏迷的前一刻,还又疼又贱说,“你再叫一声图哥哥,我就告诉……”

    秦初新站在不远处,慌张惊吓的看着他俩。

    将人放到自己腿上趴着,千梵脱了外衫,坐在地上,撕下一块干净的里衣为他擦拭后背血肉模糊的伤口。

    风刃抽裂他后脊衣裳,从肩头到后腰都赤|裸一片,千梵顿了下,从身上摸出一枚信号筒,转头道,“秦施主,我的人也在谷中,请施主不要慌张,可否到林子边缘替贫僧放出信号?”

    秦初新走过去接住东西,犹豫说,“禅师,图捕快伤的严重吗?”

    千梵将外衫松松披在图柏裸|露的肌肤上,挡住她的视线,“有贫僧在,他不会出事。”

    秦初新在洛安待过一段时日,也听过山月的传说,听他这么说,将不安的心揣回去了些,点点头,提起裙子走出了千梵的视线。

    山谷中林木交错,阳光斑斓,四下寂静无人,唯有穿过山谷的风佛着长青树的叶子,发出细微的沙沙作响。

    千梵低下头,手指摩擦过图柏的脸颊,将他的衣袍全部腿至腰下,感受着他紧实炽热的肌肤正紧紧贴着自己的大腿,千梵深吸一口气,默念经忏,把手贴在他血肉崩裂的伤口处。

    一股温暖的气息从他的手心氲出,朦胧纱般落在皮开肉绽的地方。

    他的手掌游走之地,伤口肉眼可见的止住了血,撕裂的肌理伸出神经末梢静静勾缠愈合。

    修长的手从赤|裸的肩头走到肌肉匀称线条流畅的后背,然后是劲瘦结实的腰,凹陷的腰眼。

    疼痛减少,腿上趴着的人渐渐舒缓了紧蹙的眉头,脸上有了一点点血色,这个人大概是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一旦不再疼痛,立刻就原形毕露,舒服的用脑袋蹭了蹭千梵的大腿,轻轻哼了一声。

    千梵被他蹭了不该蹭的地方,身子一僵,正要摒弃杂念,继续调动灵力为他疗伤,忽然,他的手心一痒。

    惊讶去看,正好看到图哥哥那引以为傲的窄腰向下两寸,股间向上半寸的地方开出了一团柔软圆润雪白还一颤一颤的毛绒球。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相邻的书:我家店铺不打折[重生]炮灰重生后(快穿)(快穿)如何做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庶嫡女六十年代农家女(快穿)我家男主全反了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的道侣天下第一外室女我,恶女,打钱!(快穿)(穿书)助纣为虐厨娘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