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相思毒(十五)

【书名: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第41章 相思毒(十五) 作者:落樱沾墨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六十年代农家女变身路人女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不死佣兵     就在利刃破风射来的瞬间, 一阵诡异磅礴的大风骤然出现, 风刃噙上箭哨,发出一串金属搅碎的声音。

    秦初新闭着眼已经做好了赴死的打算, 察觉异样, 再睁开时, 那根利箭在她眼前化作粉末扬进风中,聆仙阁七零八落,桌椅乱飞,尖叫和呐喊接二连三在耳边炸开。

    她惊讶的站在风中,衣裙翻飞,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风如锁拷将她带离了原地。

    再睁开眼时, 身下是颠簸疾行的马车,车帘飘起,外面一片荒郊野地, 远处青色山脉连绵起伏,不知通向何处。

    她坐在车里勉强抓住车壁,维持身形, 迟疑问, “你是……张府的人?”

    车夫头戴斗笠, 一头墨发随风飞扬, 低沉的声音从风中传出, “初娘, 原来真的是你。”

    秦初新一怔, 随即迅速反应过来,脸上一时悲喜交加,神情几回变化,最后她轻轻咬住下唇,攥住车帘,刚想说些什么,就被图柏一把推进了车厢。

    刀背寒光在车厢惊鸿闪过,图柏拎着马鞭飞身跃上车顶,低头捏着斗笠的边缘,抬眼冷冷一笑,与追来的张府家奴打手厮杀开来。

    车里颠簸不堪,秦初新发髻散乱,顾不上去扶,一手抓着车壁防止自己滚出马车,另一只手在腰间摸索一阵,取出一只绣了金边的小荷包,将它紧紧捂在胸口。

    图柏虚空甩鞭,鞭子发出清脆的响声,他眯着眼,一只手始终扶着帽檐,另一只手将马鞭舞的似一条灵蛇,蛇头缠住一人的脚腕,猛地用力,将其中一个甩下了飞奔的马车。

    “图哥哥杀人灭口的时候,你们还没生出来呢。”他从帽檐下露出一枚冷笑,鞭子横空直扫另一人的面门,也跟着踹了下去。

    “啧,真该让千梵看看,老子帅死了。”图柏得意吹声口哨,正欲翻身跃到车辕驾车前行,忽然他耳朵一动,察觉到一丝不同,俊美的脸庞露出恍惚茫然的神色,仅仅是瞬间,他猛地睁大眼迅速回身去挡,从身后扑来的凶恶暴戾之气已经狠狠拍上了图柏的肩头。

    他被拍的飞出马车,半空中吐出一口鲜血,手里马鞭飞快一甩,卷住车辕将自己带上去,一把抓住车里的秦初新,在另一波攻击到来时,抱着女人滚下了马车。

    杳无人烟的官道两旁是深不见底的山谷沟壑,两人顺着陡坡往下滚去,路上荆棘丛生石块遍布,图柏伸手将女人按进怀里,天旋地转的栽进了幽深的山谷。

    紧追不舍的张府家奴见此情景,对视一眼,凶神恶煞的眼里露出几分喜色,“有人助你我!”

    一人站在山谷边往下看,“看来是他们命中活不了。别追了,下面是恶狼谷,他们活不了,回去禀告老爷。”说罢拉住狂躁的马,在车厢中搜寻一翻,最后不甘心的离开了。

    帝都王城,肃穆的礼佛大殿里檀香烧烬,千梵去更换香烛,刚一伸手,‘嘶’了一声,香坛里的香烬下竟还有半寸残香燃着炽热的一点星火,他刚刚心不在焉,没注意竟伸到了火星上。

    白皙的指腹烙上烫伤的印子,千梵低头看着,不知为何心口空落落的,莫名的窒息箍着了他的喉咙,让他心跳加快,隐隐不安。

    他脸色发沉,终于放下手里的经书,低声道,“来人。”

    寂静的大殿里悄无声息出现两个黑衣人,齐刷刷跪在地上,向他行礼,“禅师。”

    山月垂眼摩擦着指腹的红痕,“还没追上他?”

    黑衣人道,“是。图公子一出城门便将我们的人甩开了,已经沿路去追,但不知为何,图公子好像凭空消失了。”

    山月闭了下眼,清俊的眉梢凝着沉沉的忧虑。

    知晓图施主胆大包天武功卓绝,但千梵就是放不下他,专门派人暗中跟着,随时出手相助,却不料这人一出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更让他担忧的是他的人在城外找到了图柏离开时骑的那匹马的尸体。

    他不骑马,怎么去洛安?千梵终于领悟到了图哥哥不仅在插科打诨调戏撩闲上有本事,那一身俊秀的功夫也不是白练的。

    拢在广袖中的手指蜷了起来,“再加人手,一定要寻到图施主,若他平安,暗中护送他回帝都。”

    黑衣人齐声道是。

    大殿外传来公公行礼的声音,捏细嗓子要千梵御前讲经,千梵应下,走到殿门前,想了想,问,“名单上的官员和张大人身旁可有暗卫盯紧?”

    黑衣人,“如禅师吩咐。”

    千梵颔首,“好,等候命令。”说完,推门走了出去。

    阳光重新照进礼佛堂,大殿内佛香袅袅,空无一人。

    西北风终于席卷上帝都,明晃晃的太阳还悬在天空,干冷的风已经刮的人裹上了棉衣。

    王城街巷上仍旧人来人往——异国人士、西南来往的商行车队、神色冷厉奔走的江湖散客,裟衣道袍的僧人道士和庸忙的平头百姓,他们在街上埋头顶风前行,擦身而过,匆忙一瞥,神色各异,谁也不知道内里裹着的是什么鬼什么魂。

    杜云从楼下酒肆殷红的旗番上收回目光,“第四天了,他还没回来。”

    “杜大人,才第四天。”解羽闲摇晃着绫绢扇靠上椅背,修长的双腿交叠,眼眸半掩打了个哈欠,“帝都至洛安,斥马疾行不眠休也需六日有余,更何况还需一来回。”

    干冷的风顺着领口钻了进去,杜云打个寒蝉,直勾勾望着霞光日落洒满永怀江,天一冷,一只画舫游船也看不见了,“不,那是你,他不需要这么久。”

    解羽闲眼一眯,“你什么意思?”扇子一合,就要敲到杜云的头上,非让他知晓自己的小暴脾气也不好惹,走过去,就见杜云眼底发沉,面上忧心忡忡,没一点和他扯贫玩笑的意思。

    杜云伸手把他的扇子抓走,心烦意乱的打开摇了摇,外面已经是初冬,没扇几下就冻得直哆嗦,这才发现解阁主平日里随手带的折扇全然是个摆设,“我不是那意思,他不一样,总之,他不该这么久。张府现在有动静了吗?”

    解羽闲心里还很憋闷,跟男人被质疑了某方面能力一样,不悦道,“无。”

    “那就好,那就好。”杜云揣着手在房间里渡了两步,想起什么,快速走到床边摸出那只相思树下挖出来的小盒子抱进怀里,粗粝的盒面硌着他的胸口,疼痛让他安心了些,自我安慰喃喃,“就等证人了,快了快了。”

    天才刚转冷,那位九天威仪的皇帝便病下了,听带路的公公说,陛下是被气的。衡州五月不雨,旱而蝗,井泉多涸,良田尽荒,朝廷下拨三百万两赈灾银仍旧没控制住灾情,饥荒疾死的百姓累月增加,皇帝心生怒火,向直属官员问责,要他们在三日之内给出解决之法。

    “陛下正泛头疼,请禅师讲经静心。”公公道。

    说话间已到了御书房,于他们之前从宫殿内躬身退出两名官员,带头的那个是张定城。

    礼部尚书沉着脸低声和身旁的官员交谈,见千梵过来,抬头看了一眼。

    这本是无意一瞥,张定城脸色却突然变得极为难看,浑浊的目光中挟裹着不明的深沉,阴晴不定的钉在千梵身上,像是要将他剐掉一层皮肉。

    千梵眉间温润如水,一身裟衣清浅高洁,均匀修长的手腕缠着那串木质温润的佛珠,腕上的一点红映到脸上,红唇黑眸,格外俊美。

    他双手合十,微微颔首,“张大人。”

    张定城这才重新有了动作,向他回礼,再抬起头,脸上的阴翳已经消失不见, “陛下心劳积病,有劳禅师宽慰劝解。”

    千梵颔首,跟随带路的公公进入大殿,在宫门合上时,他偶然回头,透过一条细窄的缝看见张定城沟壑横生的脸颊骤然呈现出阴郁至极的神情。

    千梵凝眉,若有所思拨动佛珠,没走两步,停了下来——张定城不会无缘无故露出这种表情,眼下衡州大旱,三万两赈灾银层层下放,不知被贪进个多少人的口袋,礼部牵头赈灾之事,按理来说不可能会拿着贪污歀报忧报丧不报喜,除非是他活的不耐烦,惹得龙颜大怒,皇帝彻查此事,万一真查出什么,以礼部为主的一条线上所有蚂蚱都别想逃。

    听见殿外的动静,皇帝声音传出来,布满沧桑和疲倦,“山月来了?进来吧,其他人退下,朕不想看见你们。”

    宫女和奴才鱼贯而出,千梵接过公公手里的安神茶,走进内殿。

    皇帝靠在榻上,一手撑额,眉头紧皱,塌下是一地的茶盏碎片,闻声,抬头看了眼他,剑眉横鬓,华发以生,几日不见,已显龙钟老态。

    “陛下,静心养身,保重龙体。”千梵将药茶递过。

    地上的还未干涸的安神茶散发着苦冽的味道,皇帝忍了忍,没将这一杯也打翻,疲倦的接过茶盏,“黎民万千压在朕的肩头,朕纵是想静也静不下来。”

    千梵握住佛珠,指尖摩擦上面篆刻的经文,“食君俸禄,为君分忧。”

    皇帝抬眼,嘲讽道,“文武百官,有几个管用?”他揉着眉心,手指捏着一张皱巴巴的纸,冲千梵抬了一下。

    千梵会意,双手接过那张纸,一目十行看过,俊眉凝起。

    这是一张揭发信,告的是衡州大旱,朝廷无为,地方官上行下效,贪污赈灾款,衡州各郡民疫甚重,被迫流亡离乡。

    “三百万两赈灾银,你说有几分是到了百姓的手里?”皇帝眉间有道明显的深壑,掩不住的杀伐从苍老的眼珠中流露出来。

    看着这张纸,千梵心中一凛,手指摩擦着信的边缘,上面有几层折叠的痕迹,“陛下,信从何处来?”

    皇帝喝罢安神茶,将茶盏狠狠拍在桌上,茶水飞溅上龙袍,“夜里有人用箭射钉在朕的寝宫上,那群废物直到现在都没抓住射箭之人。”他怒火重燃,“是不是有一天这箭射到朕的头上,那群狗东西才善罢甘休……咳咳咳咳咳!”话没说完便激烈的咳嗽起来。

    千梵立刻走上前扶住皇帝,唤进来公公去寻御医,皇帝一腔怒火憋在胸口,从脖子烧到了额头,太阳穴青筋凸起,伏在枕上摆了摆手,“……朕给他们三天时间,查不出来谁中饱私囊,全部……咳咳给朕提头来见。”

    让公公重新奉上安神茶,劝皇帝饮下,直到药效上头,帝火渐息,待他闭目安神入睡时,千梵扫了一眼隐匿在皇帝寝宫的禁军暗卫,确保殿内安全森严,才起身告退。

    夜幕降临,大殿外跪着因为护驾不利失责的御前侍卫,漆红描金的蟠龙梁柱上有一枚向内凹陷的三棱印记,是一支箭尖留下的镞印,那封揭发信就是被钉在这里。

    千梵抬手摸了下凹陷处,问御前统领陈轲,“宫内防线有多长?”

    “方圆百里,飞鸟不留。”

    千梵转过身,“这么来说,若是有人在百里之外射箭,就不会惊动皇宫侍卫?”

    陈轲抬起头,肩膀上的冷甲发出铁片摩擦的声音,浓眉拧起,“是,但是百里之外,何人还能弦无虚发?”

    皇宫大殿的梁柱重而沉,此人不仅要百步穿杨箭法卓越,还需力大无穷,才能在皇宫防线之外将书信钉上梁柱,陈轲自以为自己不成,也想不到有人能有此之术,于是他否定了千梵的意思。

    千梵看他一眼,双手合十念了声佛号,低声道,“百年江湖中,风云尽奇才。”盯着镞印俊的眼眸中呈出深沉之意,“江湖中,大有人在。”

    说罢他垂眸敛目,离开了皇帝的寝宫,走入昏暗的角落,避开皇宫侍卫,施起轻功转眼消失在了夜色中。

    他刚回到幽暗的礼佛殿,一道黑影迅速闪过跪在他身前,“张府的家奴回来了,带回了一辆带血的马车。”

    千梵瞳仁猛地一缩,袖中的手握紧佛珠,“车里有什么?”

    “车中无人,只有一只绣金边的小荷包,荷包中不知何物,张定城看罢雷霆大怒,当即派出杀手。我们暗中跟随,发现杀手的目标是杜大人,还有,张定城的寝房外也被钉上了飞信。”

    从听见血字,千梵平静的心湖已经巍然刮起大风,手指将佛珠捏的咯咯作响,面上却冷然不动,如覆盖了一层冰霜面具,他温润待人时像天山巅的白雪,一旦触及狂风,则立刻化作暴风雪,含着天寒地冻逼人的冷冽严寒。

    那向皇宫箭射揭发信的人同时给张定城送去了催命涵,涵中说的便是高宸枫那本写了贪官污吏命门的账本。

    千梵一刹那想到,他们之间有人泄密了?又立刻反驳自己,不论是杜云图柏,还是解羽闲自己都没有理由,那么就是说知晓高宸枫账本的还有其他人……是谁?

    千丝万缕的线索刚露出端倪便又被更多的麻线缠到了一起,打成死结,无缝得以窥见清明。

    千梵此刻更没有再多的心思去细想,压着心里的风暴,低声说,“杜大人现在在何处?”

    “已经人安置在西山文安寺。”

    那是他发迹的佛寺,千梵闭了下眼。

    黑影道,“禅师,官道两旁多深谷峡道,图公子怕是和家奴交手中跌落山谷,属下已经派人下谷寻找。”

    千梵睁开眼,将腕子上的佛珠取下来收进怀里,眼里风声渐平,化作深沉的夜幕沉入漆黑的眸子中,“我知道了,派人盯着张定城,告诉杜大人,若有动静,先发制人,我等自会配合他……图施主,我亲自去寻。”

    黑影惊讶,低头应下,千梵回头看了眼礼佛大殿金碧辉煌的佛像,神佛面容肃穆悲悯的俯视着他,他微微垂眸欠身,然后利落转身,很快消失在了高墙琉璃瓦殿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相邻的书:我家店铺不打折[重生]炮灰重生后(快穿)(快穿)如何做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庶嫡女六十年代农家女(快穿)我家男主全反了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的道侣天下第一外室女我,恶女,打钱!(快穿)(穿书)助纣为虐厨娘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