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相思毒(十三)

【书名: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第39章 相思毒(十三) 作者:落樱沾墨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变身路人女主山村名医六十年代农家女不死佣兵带着空间闯六零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     客栈大堂里, 一个满面胡茬邋里邋遢的青年正埋头啃着猪蹄, 听着对面的人一声怒喝,他拿起一只猪蹄从头舔到尾, 然后笑眯眯举到那人跟前,道, “公子,这个还吃不?”

    “恶心死了!”解羽闲打开扇子挡在眼前, 桌子底下的脚几次伸出来, 隔空比划, 总觉得踢哪里都会脏了他的鞋底。

    “端走出去吃,你听到没,别坐到我对面!”

    杜云一抹下巴, “本大人又不是乞丐, 我只是先吃,等我的人来了, 一定给公子付钱。”

    解羽闲看着他油腻泛光嘴唇, 心里一根筋颤动的更厉害了,他自以为脾气挺好,但这回真的是被恶心着了,“客栈里那么多人,你为什么非要蹭我的!”

    香酥的酱猪蹄咬一口就流油, 鲜美的不可思议, 杜云边啃边伸出手指, “第一, 公子太好看了,本大人一见到公子,其他人都看不见了。”

    他吃的太凶,一说话,嘴里还溅肉沫,解羽闲屁股往后挪挪,目光像狼一样凶恶。

    “第二,整间客栈只有公子桌上有猪蹄,而且,公子看起来很像要偷偷吃独食的样子。”

    解羽闲啪的一声合上折扇,“你丫的才吃独食,我是——”

    旁边忽然传来两声‘啧啧’。

    图柏环胸缓缓走过来,摇着头,“啧啧啧啧,解公子该不会是怕等会和千梵用膳不能食荤,所以先提前给肚子过个油水吧。”

    图柏比解羽闲更不客气,一脚将杜云踹到一边,自己坐下来,促狭笑道,“咋啦,被我说中了?”

    解羽闲一收到千梵的书信,就连日赶到洛安,没见到人,又奔波到了帝都,好几日都没吃好睡好,来了之后就遇见个同行,杀的两眼通红,好不容易有空和想见的人促膝长谈,谁知一觉醒来那人就不见踪迹。

    他好不容易压着火,饥肠辘辘点了饭菜,想趁千梵来之前先吃点,有力气等人,哪想菜一上来,就跟着凑过来个臭不要脸的。

    解羽闲觉得自己出门忘了看黄历,是不是要找算命先生驱魔降灾。

    图柏把整盘猪蹄都丢到杜云面前,往他脑袋上盖了张帕子擦脸。

    解羽闲这才看出来,原来碍眼的都是组团来的。

    “杜大人,这几日受累了。”千梵坐到一旁。

    杜云从猪蹄间抬眼,意味深长的回味了下蒜沫肉渣的香味,目光从他与图柏之间转过,疑惑道,“禅师和老图睡到现在才起来?”

    图柏向小二要了素斋,俊美的长眉微挑,“甭管爷,说说接下来的案子怎么查吧。再吃,你的小命都要被吃没了。”

    解羽闲知晓杜云与图柏的身份,露出个嫌弃的表情,摇晃着银线锻面的扇子往千梵那端挪了挪。

    “哦,原来公子就是江湖第一暗杀组织的阁主,久仰久仰。”杜云啃了三只肉汁鲜美肥硕的猪蹄,终于从大理寺清淡的饭菜里缓过了神,伸出油腻腻的手要去和人握手。

    解羽闲被吓得站起来倒退了一步,生怕他把油印子按到身上,用扇子遮住半张脸,“杜大人竟还仰慕江湖人。”

    杜云老神在在收回手,用帕子慢条斯理的仔细擦着每一根手指,“嗯,诸位在官府的悬赏金很多。”

    解羽闲,“……”

    说话间小二将素菜已经摆了上来,晶莹的白米粥和嫩绿的蔬菜散发着清淡的香味,对比一旁酱红色的猪蹄有种遗世独立的清润雅致。

    吃猪蹄的都沦为凡夫俗子。

    解羽闲冷哼,看你能吃多久。

    图柏冲他一笑,爷能陪千梵吃一辈子。

    图柏向杜云简明扼要的梳理这些日子他得到的线索——张吟湘和张启的奸情、三秋糕和张府的相思树、下落不明的半张纸、张定城冒险要寻的东西,张府对高宸枫的死模糊不清的态度,以及买凶杀人的是个女子。

    杜云低头捧着茶杯缓缓抿了一口,“先派人去义庄看住尸体,不准任何人再靠近。我们的人明着守在门口,解阁主应该也带有属下吧,有劳暗中埋伏。”

    解羽闲很想问他会不会写‘客气’两个字,眉梢刚一拧,就被千梵看过来的温润目光抚平了,不甚情愿的点了头。

    “至于你说的女子,我想我知道她是谁。”杜云若有所思两手交叉垫在下巴下,收起嬉皮笑脸的表情,他严肃时自有一种刚正凛然的正气,十分唬人。

    在场的几位都收敛神情,仔细听他说话。

    “我在离开大理寺前先去找了高宸枫生前的卷宗,发现两年前他在来帝都赴考之前便已娶亲,妻子是宁河县本地人,家中事生产,过得很清贫。”

    图柏皱眉,“一个寻常人家的妇人能有足够多的钱去买凶杀人吗?”

    杜云高深莫测看着他,“若她不是寻常人呢?高宸枫的卷宗中对这个女子详尽甚少,连名字也没有。我今早离开大理寺时,交接此案的主簿正是当年与高宸枫同期的考生,他告诉我,高宸枫极少提起内人,唯有一次,是与他同屋的考生翻找东西无意间发现高宸枫夹在书中的一张美人图,图上的女子温柔可人,极为耐看,那同屋人手贱,抽出来后向他们献宝,说高宸枫家里藏了个美人,什么时候让他们见见。”

    主簿告诉杜云,这本是个小事,但画上的女子明眸皓齿,姿态柔美,看了让人过目不忘,而且,大伙本是玩笑,却不料高宸枫雷霆大怒,将画夺走,从此很少再和他们说过话。

    后来不到半年,高宸枫就和张府千金成了亲,与他们这些寒门学子再无瓜葛。

    主簿压低声音道,“我印象深刻不只有这个原因,而是他成亲没多久,那个曾经拿走画的同屋人就因一些小事而被发配偏远地区了,当时协助查办这名官员的正是已经成为督查院右副御史的高宸枫,我因为要为此案建立宗文,才知晓这事。后来我们几个人都猜想是高宸枫怕我们说出他娶过亲,才借此暗暗威慑我们。”

    主簿微眯着眼,望着大理寺外狰狞威严的石狮子,一波三折的叹息,“此人……过于心胸狭窄了。”叹完向杜云拱手道,“杜大人,您这些年处理的卷宗都是由在下归入案宗室,在下看过大人的办案手段,以为着实高明公正,由衷敬佩。”

    图柏酸他,“看来那位主簿十分敬佩你,才会告诉你这些,状元郎的风华依旧呀。”

    杜云揣着手,笑眯眯,“好说好说。”

    一旁的解羽闲见他笑的跟弥勒佛一样,心想,“状元郎沦为地方官,看来混的也不怎么样。”

    “现在,本官需要人亲自去宁河县查清楚高宸枫的背景,越快越好。”

    图柏立刻答应,“我今夜就启程。”

    听他答应这么痛快,千梵看了他一眼,抿住了唇。

    图柏伸手就要去搂他的肩膀,半路想起昨夜的话,悻悻收住了,“千梵同我去。”

    “不行。”

    “不可能。”

    解羽闲和杜云同时开口,前者冷着脸,后者莫名其妙。

    杜云,“你自己去就行,陛下不会放山月禅师离开的,况且他在这里,替本官在陛下面前偶尔说说好话,我心里有安全感。”

    佛脚甚粗,抱着极为踏实。

    图柏看见杜云那副怂样就嫌弃,只好作罢,心想千梵留在这里也好,不用跟着来回奔波,他正要同意,就听沉默良久的人说话了。

    “若仅是调查背景,贫僧派人去。”他抬头看看图柏,想再说些什么,心里一怔,第一次感觉到私心的滋味,五味杂陈,悲喜交集,又心生向往,个中滋味难以言明。

    图柏楞楞望着他,一笑,很想凑过去蹭蹭他,长毛的畜生对于这种行动总是与生俱来的熟练和喜欢,“那我不去啦,就有劳千梵了。”

    他们相对而望,还没来得及眉目传情就被杜云打断了。

    “也行,今夜早点睡,明天一早跟本官上张府。”他微微一笑,“慰问家属,例行询问。”

    说完向图柏一伸手,“钱拿来,还解公子。”

    图柏瞪他,“杜大人,你觉得身为一个小小捕快,我会比你钱多?”勾肩搭背搂住他,一只脚踩到椅子上,没皮没脸道,“还什么啊,大人这么见外做甚么,都是一家人嘛。”

    一见他俩靠近,解羽闲立刻起身警惕往后退了两步,冷冷道,“谁跟你一家人?”

    图柏一扬下巴,“你和千梵啊,解公子没误会什么吧。”

    解羽闲腹中饥肠辘辘,就显得脸色更加阴沉,面前的两个人一个臭不要脸装大尾巴狼,一个插科打诨耀武扬威,说狼狈为奸都对不起狼,他心里打定主意不再理他们,冷哼一声,委屈看一眼千梵,甩袖走了。

    杜云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拍拍图柏的肩膀,“太不应该了,下次别欺负解公子。”

    图柏挑起眉。

    杜云,“以后我们还要吃大户呢。”

    图柏哦了一声。

    千梵长身玉立站于一旁,看着亲亲密密凑在一起时不时发出一串意味不明笑声的两个人,一时也有点头疼。

    夜幕降临,图柏给杜云安排了房间让他休息,忙忙碌碌进出屋子给他端热水,铺床,还拿了艾草让他洗掉秽气。

    杜云坐在桌边泡脚,撑着腮帮子,拿眼睛在图柏身上上上下下扫了一遍。

    “你说高宸枫的遗物里会不会有那张美人图?等夜深了,我和千梵打算夜探张府,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看在杜大人这几日受累的份上,图柏把床给他铺好,枕头揉的松软,一转身,看见杜云睁着大眼,托着脸颊卖萌。

    “再看也比你好看。”

    杜云收起手,“老图,我突然发现你和山月禅师走的是不是太近了?”

    图柏帮他拿毛巾的手一顿,“图哥哥跟谁都很熟,你不知道吗。”

    杜云站起来腆着张大脸把脑袋伸过去,“但是我觉得你们两个走的不是一般近。我可告诉你,山月是出家人,讲究的是清心修禅,你别老去招惹人家。”

    图柏以前懒得听他叨叨让他娶媳妇,现在更不爱听他逼逼他和千梵的事,不耐烦的帮他把洗脚水到了,眼角唇角都往下撇,一副呼之欲出的嫌弃。

    杜云慢吞吞脱了衣衫,缩进被子里,含糊不清嘟囔,希望是他多想了,他用被子遮住半张脸,“去张府小心些,没找到东西也行,明日我们还会再去,还有你那脑袋还疼吗?”

    “劳你费心,爷好着呢,知道了,话痨精投胎。”最后啐一声,转身替他关上门,离开了。

    没过多久,天色彻底暗了下来,天气转凉,永怀江上游湖渐少,寒星倒映在水面,微风佛来,满湖颤动。

    湖边站的人青裟曳地,身形高瘦挺拔。

    想起刚刚杜云的话,图柏在心里道,“来不及了,我已经招惹了。”快步走上前,简单落下一个‘走’,二人施起轻功消失在了黑夜里。

    张府外摇晃的白灯笼和丧幡像一群孤魂野鬼在门口徘徊,门外比往常多了两个看守的门卫。

    院子里静悄悄的,奴仆已经全部退回下人房休息,唯有庭院深处,红漆八角飞檐阁里主人居住的地方有一点昏黄的灯从树叶交错之间窥出,像一只野兽幽暗的眼。

    图柏指了指灯光处,横起手掌在脖间轻轻一划,示意千梵房外暗处有人看守,他去做掉。

    他说完就飞身跃去,千梵看着他的背影,修长的指尖夹出两枚殷红的佛珠,倏地发力,佛珠擦着图柏肩头,先他一步飞出,打在暗处。

    图柏落地时恰好接住被打晕的两个暗卫,佛珠也顺带滚进了手心,他站在暗处向千梵做了个口型,“小心肝儿,厉害哦。”

    千梵,“……”

    二人伏在屋檐上,将瓦片撩开了一条缝。

    淡淡的灯影打在琉璃瓦上,映进图柏狭长的眸中,浓密的睫羽下像镶了一双琉璃珠子。

    屋里不太亮,应该是主人故意而为。

    一张红楠木的桌旁坐着张吟湘和张定城,桌上放了一碗飘着苦味的药。

    图柏看了两眼,没见到张启,千梵碰了下他的手指,往下随手一指,就见八角阁楼背面的转角处有一截灰色袍角。

    “他在偷听。”图柏无声道,咧咧嘴,“刚刚我们没被他发现吧?”他注意力一直放在门前的守卫上,竟没注意阁楼后的偷听者。

    千梵温声说,“施主无需顾虑。”

    有他在。

    被人惯着的感觉真好,图柏很想扑过去偷个香。

    “湘湘,你给爹说说你的打算。”即便在自己的房间,张定城也下意识将声音压的很低,“不管怎样,爹都不会害你。”

    张吟湘无论什么时候见都衣着得体端庄,她就像她发间横着的紫碧流云的簪子,淡然高贵,娴静知礼,冷傲如雪中的梅花,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她本是将手贴在腹部,神色冷淡道,“爹爹,我没什么打算。”

    听她这么说,张定城急了,“你…”他左右看了两眼,“你怎么能不打算,高宸枫的案子陛下不准爹插手,若是他们查到你身上,你再出了事,你让爹可怎么活!”

    桌上的安胎药散发着苦冽的味道,漆黑的药汁如同一池深渊,连倒影在里面的影子都悉数吞没。

    张吟湘抬起眸望着眼前老态龙钟但精神矍铄的父亲,“父亲何出此言?宸枫死后,最难过痛苦的应该是女儿,官府为何会怀疑到一个寡妇的身上。”

    张定城犹豫了下,“你和张启的事,如果被杜云知道,难免他们不会以为是——”

    话至不该说处,像是被触痛了心里的伤,张吟湘去拿药碗的手猛地僵住,仔细看白皙柔软的指尖竟隐隐发颤。

    她慢慢蜷起手指,将药碗端起抿了一口,“父亲,我问心无愧。”

    张定城讪讪道,“但你这副样子难免不让人怀疑。”

    她不动声色,即不流泪,看起来也不悲伤,若非是一家人,连张定城都忍不住起疑。

    张吟湘低头看着漆黑的药汁,冷冷道,“因为我希望他死。”

    图柏和千梵对视一眼,图柏心里打个突,莫非高宸枫的死和她真的没有关系?

    说完,张吟湘的眉间迅速拢上一层倦意,脸色在昏暗的烛光下苍白脆弱。

    “怎么了?是孩子又闹了?”张定城忙问。

    张吟湘点点头。

    张定城动了动唇,担忧的望着她的腹部,欲言又止,“湘湘,孩子真是……?”

    张吟湘似乎极其回避这个问题,抚摸腹部的手僵硬的贴在腰间,她微微抬起头,露出一截雪白的脖颈,冷漠说,“父亲,他是我的孩子。”

    张定城愣了愣,释然一笑,“是爹糊涂了,这是我张家的血脉,好了,你去歇着吧,爹不打扰你了。”顾忌女儿的身体,他不再多说什么,嘱托几句后只身离开。

    他走后没多久,有人推门进来,正是张启。

    张定城离开后,他去灶房转了一圈,端着重新加热的汤药径直走到床边,蹲在床边服侍张吟湘喝了药。

    “夫人和老爷说了什么?”张启明知故问道。

    屋檐上,图柏故意贴在千梵耳旁说话,让撩人的气息喷进他耳中,“看来张启和高宸枫一样,都不得张家父女喜欢。”

    千梵艰难的将自己的耳朵从耳鬓厮磨的姿势下救出来,幽幽看他一眼。

    张吟湘,“与你无关。”

    原来张启是被有意支开了。

    图柏心想,这就奇怪了,他们也不信任张启吗,看张吟湘的神情,对此人似乎并无感情,既然这样,为何又会背着丈夫与他偷情?

    这件案子既直白简单又隐秘复杂,关系混乱,明明他们推断和得到的线索都指向这个人,为什么有些地方仍旧难以解释,漏洞百出?

    正当他梳理线索时,屋中忽然传出清脆的巴掌声,图柏忙低头看去,就见张吟湘靠在床上,打人的那只手还隐隐发颤。

    被打的男人僵在原地,半晌,他固执的伸出手贴在张吟湘赤|裸的肩膀。

    张吟湘咬着下唇,冷冷道,“孩子。”

    张启沈默寡言的脸上露出个笑,走上前将张吟湘放倒床上,小声说,“小姐,我只抱抱你。”

    屋中的烛火被熄灭了,这次,张吟湘没再反抗。

    图柏和千梵随即离开屋顶,在院中的各个房间搜索一翻,却皆没有得到有用的讯息,两人在阁楼前碰面,图柏拉着千梵去看了那株垂死干枯连片叶子都看不到的相思树。

    “不是我想怀疑她,而是她有很多动机,但从她的话里,似乎她确实和死者没关系。”

    张府建造精致的湖心潭藏在假山活水和绿树环绕的深处,一轮银月倒影在粼粼水面,银辉冷冷清清落了一层。

    千梵,“如果高夫人真的不是凶手,那她应该知道什么。”

    图柏点头,一只脚踩在相思树旁的石头上,伸手拽住相思树枯瘦的干枝,眯起眼望着湖水,“她会知道凶手是谁吗?如果知道,为何不向官府举报?是因为她高兴凶手杀了高宸枫,还是因为凶手和她关系匪浅?”

    千梵,“若论关系,张大人与张启皆有可能。”

    “凶手假设是张定城,在佣金方面他可以满足,至于解羽闲说的女人,张定城完全可以掩人耳目派人出面,那他的动机是什么?成全女儿和下人在一起?这么做的话,就不怕被人说闲话吗?况且,真的是他,尸体上的刀痕和相思豆就完全没法解释。再者,按照老杜所说,凶手是死者那位神秘的夫人的话,其一她要很有钱,而且有一定的能力接触到江湖人,否则一个寻常的农妇是不可能找来这么多杀手和暗杀组织。这么来想,那刀痕和相思豆似乎可以有解释了——等不到夫婿,知晓他早已将她抛却,心生杀意,刀痕和相思豆都是夹杂在死者身上的怨憎。”

    图柏认真看着千梵,“还有,那消失的半张纸又去了什么地方?张定城昨夜去义庄是要找那张残纸吗?凶手是那个女人的话,为何线索又和张定城有牵扯......等等!”

    他说着忽然一怔,猛地站起来,努力将声音压低,“不知道你发现没有,所有的线索都是交叉纵横在一起,不论我们怀疑谁,总有一方彻底洗不清。”

    千梵缓缓拨弄佛珠,一双眸子倒影着湖心潭幽幽涟漪,他抬眼凝视在月光下的青年,“施主有没有想过,杀害高大人的兴许不止一个人。”

    图柏揪着那株只剩下细瘦枯枝的小树,目光发沉,手指摩擦着粗粝的树皮,“不止一个人,对,我怎么忘了这个可能性。”

    他边说边闭上了眼,想象着尖细的匕首从高宸枫的胸口不断的刺穿,刀尖淌着血水,他疼的浑身发颤,靠在粗粝的树旁,喃喃说,“你杀了我,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吗?

    殷红的红豆像血一样纷纷扬扬落满他的身上,滚进粘稠的血液里,有的钻进他血肉模糊的伤口缝隙,他想起自己每日都要吃的三秋糕,熟透的红豆散发着粘糯的香味,在舌尖上逡巡不去,他艰难的将一粒红豆抿进唇中,双眼失神的看着身边的人,“你在想我吗,我也一直在想你。”

    图柏闭着双眼,几乎要陷入高宸枫的情绪中,一只手摩擦着相思树干枯的枝干,想着他每天站在这里看着相思树枯萎,就像他自己快被相思磨干了血肉,那株枯木生的凄惨,摇摇欲坠,还未将根须扎牢土中深处便因照顾不周而早早夭折,图柏闭着眼胡乱的拉扯,不小心用了力,拇指粗的枝干就这么被他连根提了出来。

    他立刻睁开眼,尴尬的拎着光杆司令似的小树打算种回去,刚蹲下来,便咦了一声。

    千梵闻声看去,只见被连带着拽出来的沙土下面露出一点颜色,图柏伸手扫开,从里面挖出来了一只巴掌厚的木匣子。

    灰突突的小盒子制作粗糙,盒面有许多纵横的浅沟壑,打造的很不精细,盒角因为经常使用已经被磨出了弧度,图柏手指摸到卡扣,轻轻推开,一股纸墨特有的味道混着泥土飘出一股陈年古旧的沧桑。

    他打开木匣子,好像打开了一个读书人压在箱底的书墨,上面可能有仕途抱负的豪言壮语,可能有怀才不遇的寂寞,也可能有天涯羁旅的奔波。

    他翻开一张泛黄的宣纸,上面赫然入目的是缠绵悱恻耳鬓厮磨的相思。

    ——明月妆台纤纤指,年华偶然谁弹碎。应是佳人春梦里,不知相思赋予谁。

    那一摞纸的下面,是结党营私,贿赂公行,以钱授官的名单和票据。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相邻的书:我家店铺不打折[重生]炮灰重生后(快穿)(快穿)如何做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庶嫡女六十年代农家女(快穿)我家男主全反了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的道侣天下第一外室女我,恶女,打钱!(快穿)(穿书)助纣为虐厨娘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