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相思毒(十二)

【书名: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第38章 相思毒(十二) 作者:落樱沾墨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不死佣兵六十年代农家女变身路人女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     “张吟湘。”图柏瞬间想到她。

    看出他的意思, 解羽闲立刻反驳,“不是她, 我昨日到达帝都时已经暗中看过了,体型和声音都对不上。”

    千梵道,“没见过人吗?”

    解羽闲抱歉点头,“衔羽阁隔幕递书, 只见其书不见人。”

    每个暗杀组织都有自己的规矩,例如图柏就从不见买主,只通过特定的对接人联系, 而衔羽阁则是垂幕相见, 买主与杀手隔着厚厚的帘幕以信纸交流。这一行当, 从动了心思起就是犯法, 无论是买主还是杀手, 既然选择在悬崖边上行走,仍旧是要讲些肮脏的信任。

    如今解羽闲肯透漏出这些消息,已是不易,若传出去, 怕是没有买主敢再光顾衔羽阁。

    但此人若不是张吟湘, 那又出现的女子是谁?

    图柏皱眉,握着手里的茶盏晃了晃, 茶香从水中氲出,微微发苦, 他低头抿了一口, 立刻呸掉, 若有所思道,“高宸枫是武大郎,张吟湘和张启是奸夫淫|妇,奸|情暴露,所以谋杀亲夫,用这个思路解释的话完全没有问题,但现在凭空出现的女子和张定城分别扮演了什么角色?高宸枫死之前那张残纸上到底写了什么?他身上七百多的伤痕和这些红豆又代表了什么意思?”

    他们似乎摸到了什么,但仔细一看,线索仍旧一团乱麻缠在一起,没有一根肯崭露头角。

    图柏摸着下巴,“我总感觉高宸枫似乎得罪了不少人。”

    他一口气吐出一大段话,千梵怕他口渴,想给他倒上茶水,又想起图柏刚刚怕苦的样子,只好换下茶壶,去柜台寻掌柜要一壶清水。

    他前脚刚出门,图柏与解羽闲极有默契,门扉关上的刹那出招攻向对方,他二人死磕掐架是真枪实弹的来,没一个手软,待千梵再进来时,两人已杀过百招。

    图柏眼角青了一块,怕千梵看出来,取了一缕头发挡在眼前,对面的解羽闲也没好到哪里,搭在桌角的手青筋绷起,小腹被踹了一脚,此时正青肿发疼。

    二人张牙舞爪,虎视眈眈,同行是冤家,谁看谁都不顺眼。

    千梵一开门,屋里的两个人有默契的纷纷扭头冲他甜甜一笑。

    “……”

    解羽闲清了清嗓子,“既然现在讨论不出结果,就天亮再说吧,我困了。”他扭头看着千梵,眨了眨又长又翘的睫羽。

    外面已是黎明,黯淡的天光投进屋子里,给一切铺上一层薄雾淡蓝的光,清晨才有的凉爽清新从门窗缝隙争先恐后涌进来,图柏吸了一口,压下眼角火辣辣的疼,攥住千梵的手腕,“好,外面还有很多房间,解公子找掌柜的要一间就成,我和千梵就先休息了。”

    解羽闲震惊,“你要和他住在一起?”

    不等千梵回答,图柏抢先一步挡住他的视线,“勤俭节约是优良美德,我们一直都住同一个房间,解公子还有什么指教?”

    解羽闲咬牙,“山月,你我好久不见,你就不想和我促膝长谈?”

    被夹在里面的千梵叹了口气,走出图柏的身后,转过头,“图施主——”他刚说了三个字就说不下去了。

    因为离的很近,他清楚看到图柏漆黑的瞳仁轻轻一缩,接着氲出大片失落和苦涩,他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他,眸光让千梵想起路旁被遗失丢弃的小动物,倔强而又害怕。

    图柏很快收起心里的闷疼,毫不在意的坐到床上,冷淡道,“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二位叙旧了。”

    解羽闲立刻打开门,做出了请的姿态,千梵回头看了眼床上的人,袖中的手攥紧,走了出去。

    屋门啪的一声合上,图柏向后一躺,栽倒在床上,一只手遮住眼睛。

    他生气了,因为他那天冲动干的那点龌龊事。图柏心里像针扎似的疼,他不喜欢他吧,否则他怎么会不想碰他。

    图柏每回一见到他,心里发痒,手贱的就想摸他一下,碰碰他,在他身上偷个香,会忍不住想抱他,亲他,甚至将他压在身下。

    可为何千梵不会呢?他对他不会有冲动吗,还是他一厢情愿自作多情,误以为他也和自己有一样的感觉呢。

    图柏心乱如麻,棱角分明的唇向下撇着,委屈了,如果他不喜欢他,为何要对他这么好呢?

    就在图柏打算化成兔子钻被窝疗伤时,屋门被敲响了。

    “施主,你睡了吗?”

    图柏起身大步走过去,猛地拉开了门。

    千梵端着一盆热水和祛瘀化青膏,抿了抿唇,“方便进来吗?”

    图柏一言不发让开路,在他进来后将门锁好。

    千梵把热水放上衣架旁,修长的手腕探入水中,拧干了帕子,垂眼道,“图施主,我——”

    腰间猛地一紧,图柏从身后搂住他,接住他手里的帕子扔进水中,手臂紧紧箍住他的腰,发力将他压到了床上,随即附身上去,恶狠狠碾住了他的唇。

    黏腻的吮吸声响了起来。

    千梵睁着眼,清澈见底的眸子怔怔看着趴在他身上发疯的青年,抬起一只手搭在图柏肩头,似乎是要推开,却不知为何,手腕一软,手指攀上他的头,和如瀑的墨发纠缠,百转叹息都化作温柔,将人结结实实搂进了怀里。

    半晌,图柏才抬起头,注视着被自己蹂|躏的发红的唇,嗓音低哑深沉,“你还进来做甚么?”

    千梵手指摸了摸他眼角的淤青,“疼吗?”

    “你走的时候特疼,你一来就不疼了。”

    千梵笑笑,“贫僧哪有这种能力。”

    图柏抓起他的手,放在唇边亲一下,“我说你有你就有。”说罢,低头用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千梵的颈旁。

    长了毛的畜生大概都极其擅长撒娇起腻,千梵被他蹭着,用手摸了摸他的脑袋,把图大爷摸得舒服的眯起眼。

    图柏沉沉的在他耳旁呼吸,然后贴着他的鬓角柔柔亲了一下,顺着优美的颈项滑到锁骨旁,再往下时,身下的人闷哼了一声。

    图柏惊讶抬起一点头,扯开他的领子,脸色一沉,“这是什么?”

    身下那具劲瘦结实的胸膛布着十几道泛红的鞭痕,瘀肿还未消下,就这么狰狞爬满了白皙的胸口。

    千梵别开头,将图柏抱进怀里,低声说,“施主,贫僧破戒了。”

    图柏浑身一僵,“是因为我?”

    千梵摇了下头,“是贫僧自己心性不坚。”他贪婪着图柏身上的温暖,柔韧,美好,纵然一身伤痕,也选择留下此刻他渴望的温存。

    听他这么说着,图柏什么都没回答,轻手轻脚从他怀里挣开,拿过他给自己的药,坐在床边,将人强行按下去,撩开他的领口,手指沾一点药膏轻轻涂了上去。

    他们离的这么近,气息交错,眼中盛装的都是对方,千梵躺在床上扬起手,沾了一点图柏指尖的药膏,温柔抚上了他的脸颊。

    屋子里很安静,甚至能听到窗外飞鸟展翅的声音,半晌后,图柏忽然问,“你是什么时候出家的?”

    “七岁。”

    图柏轻喟,“为何?”

    “寺中主持说我与佛有缘。”

    图柏握着他的手腕,低头仔细看他腕上缠着的殷红的佛珠,“有缘……”图柏心想,“那现在这个‘缘’是他与佛,还是他与我呢?”

    “千梵,佛修禅是为了什么?”图柏摩擦着佛珠上的经文,目光沉沉的。

    千梵撑起身子,握住他的手指,引导他在镌刻满经文的佛珠上游走,抚摸每一句禅心佛语,“劝人至善,见性成佛,一朝风月,万古长空。”

    图柏佛根浅薄,听不懂,但为了眼前的人,努力调动自己的兔头,揣摩一番,似乎是吾出了一星半点,望着眼前的僧人,收起笑意,认真道,“那你呢,你也是为了这个原因吗?”

    僧侣抬眼,他的眼皮很薄,瞳仁又浅,一点光落进他的眼里,像是雪坠入天山湖泊,平静深邃,清透如琥珀,他用这双眼望着图柏,静谧的心湖忽然泛起一丝涟漪。

    他垂下眼,竟有了迟疑,“从前,是。”

    图柏追问,“那现在呢?”他问完又后悔了,觉得自己好像在逼迫他,想知道这个答案,却又不忍心让他为难。

    千梵怔怔看着图柏,“我……不知。”

    他不知自己可否还能清净修禅不问善恶,不知自己还能将整颗心都端放在神佛之下,赤子不改。

    因为他的心在颤抖,在撕裂,从中间、甚至更多的地方剜骨剖肉,分出一半交到这个人的手里,对他知冷知热,体贴周道,任由他胡闹嬉笑,懒散自由。

    他想宠着他,惯着他,无时无刻都望着他。

    他想做的太多,以至于他不能在专心修禅,身心赠佛,他开始想自私的留一点,留更多给这个人了。

    听见他的回答,图柏的眼里如落了星子般璀璨,“能听到你的答案,我已经很满足了。”

    他转身下床,蹲在地上,跟一只毛茸茸的兔叽一样乖,仰起头,“真的就够了。我不逼你,你想做什么我都陪着你,我都同意。你想修禅讲经,传播禅宗,我给你搭高台建佛刹,让你流芳百世。”

    图柏停了下,唇角勾起温柔的笑,“等你什么时候想还俗入世,我带你吃喝玩乐,纵横江湖。”

    他慢慢站起来,俯身将千梵按到床上,双手撑在他两侧,垂下头,墨发泻了身下人一肩,“我给你时间去选择,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我都等着。”

    他声音沙哑低沉,轻轻吐息,“好不好?”

    千梵闭上眼,眼睫发颤,光洁的鬓角露出隐忍跳跃的苍白青筋,他伸手搂住他的背,猛地翻身将图柏压到身下,将人紧紧抱在怀里,恨不得将他揉进骨血般的用力。

    想宠着,惯着的,不止有他。

    “谢谢……”

    此时,图柏对他时常流露出来的强势侵略还十分着迷入神,大咧咧拍拍他的肩头,“起来吧,从现在开始,我会管好自己的爪…手脚,不会让你再破戒的。”

    千梵抱着他不肯动,声音从他脖颈旁传出来,“……最后一次。”

    图柏咧嘴无声的笑了,手指摸到被子,伸手一扯,给二人盖住,舒舒服服睡了一觉。

    一觉睡到下午,等醒来,图大爷开始心无旁骛的蹬腿伸懒腰,一脚踹过去,有什么东西闷闷摔到了床下。

    图柏揉着眼睛坐起来,看见山月禅师一脸尴尬的从地上站好。

    二人无声对视片刻,回想起夜里抛心挖肺的一通告白,内心既感动又扭捏,图柏清了清嗓子,顶着一头乱发,“嗯……那个啥,对不住了啊,我睡相不大好。”

    千梵觉得自己的臀部隐隐作痛,双手合十,念了句,“我佛慈悲。”然后,他这才突然想起一件事。

    “陛下答应高大人的案件由杜大人主审了,要杜大人戴罪立功。”他道,“如果不出意外,今日大理寺便会将案件转交给杜大人,按理来说……”

    千梵扭头看着紧闭的屋门,“杜大人若是知晓地址,现在也该回来了。”

    他说完,客栈里同时爆发出一声怒喝。

    “掌柜的,这个死乞白赖混吃混喝的胖子究竟是谁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相邻的书:我家店铺不打折[重生]炮灰重生后(快穿)(快穿)如何做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庶嫡女六十年代农家女(快穿)我家男主全反了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的道侣天下第一外室女我,恶女,打钱!(快穿)(穿书)助纣为虐厨娘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