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相思毒(十一)

【书名: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第37章 相思毒(十一) 作者:落樱沾墨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变身路人女主六十年代农家女不死佣兵带着空间闯六零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     虽然图柏早已有心里准备, 但一夜都没等来千梵, 他仍旧不可避免的失落了。

    床上的大兔叽从不肯好好盖被子,翻着毛茸茸的肚皮蹬腿,小蹄子把两扇长长的尖耳朵从身子底下拽出来晾到被子上去, 一只支愣个尖儿, 一只软绵绵耷拉着。

    图柏瞪着乌黑的兔眼看了一会儿屋顶, 三瓣粉嫩的小嘴吐出一声叹息, 食髓知味,沾之就上瘾, 想到千梵在自己身下用迷离的眼睛看着他, 图柏心里一阵悸动。

    他犹自忍耐了会儿,待骨头里烧的那股热血冲动冷静下来, 翻身坐起来,撸起自己脑袋上的一缕呆毛, 默默道, “佛,吾佛。”

    夜不能寐,图柏索性起身出了客栈。如今杜云尚在大理寺中, 不知可否吃好睡好,而千梵又不肯出面见他,也不晓得皇帝到底答没答应将高宸枫的案子主审换人。

    图柏抓乱一头绒毛, 一蹦一跳往张府跑去, 现在就只能先盯着张吟湘和张启, 看看他们会不会先露出狐狸尾巴。

    夜色沉沉, 繁华喧嚣处传来轻柔的歌声,图柏对音律是七窍开了六窍,一窍不通,跑马似的跟着哼唧了几句,竟奇异的对上了调,“……你说相思它赋予谁……”

    他开始怀念洛安城……的胡萝卜了。

    张府门前的丧幡冷冷清清的挂着,有风吹来,就跟招魂似的摇摆两下,图柏熟门熟路潜进张府中,正打算摸到张吟湘的闺阁去,听见前堂院里传来一阵窸窣声。

    他悄悄蹲在堂前院旁的一丛竹林里,看见张定城带着两个贴身护卫脚步匆匆出了府门,略一思索,也跟了上去。

    “如果没有的话,你们连夜就走。”张定城沉声说,两个护卫低头称是。

    图柏听得没头没脑,心道,“什么没有?又要去哪?”他放轻脚步,身影如魅跟住他们。

    他们的目的地是义庄。

    义庄门前两盏小小的油灯散发着黯淡的光晕,摇摇晃晃将一边的牌匾映的晦暗不明,这里来往的人少,街巷上空荡荡,一股潮湿的气味从义庄关不紧的门缝里飘出来。

    是死人身上特有的气味。

    门前看守尸体的禁军见到张定城,向他微一点头,消失在了黑暗中。

    图柏暗道,“子婿的尸体就放这里,也太敷衍了。”他悄悄跳过去,蹲在门缝外探去乌黑的小眼。

    一看之下,一惊,整只兔震了下,一只耳朵‘噗’的拍在了门上。

    张定城既然这种时间来义庄,肯定是要做点不为人知见不得人的事来,所以图柏反思觉得自己惊的很不应该。

    那点细微的声音在做贼心虚的人耳里极为明显,张定城警惕回头看了眼,低声说,“有动静,去看看。”

    图柏张开三瓣小嘴,用小蹄子掐住喉咙底下的软肉,喵呜了一声。

    “……”

    张定城,“野猫,快点找。”

    那两个侍卫各自握着一柄匕首,伏在尸体前,小心翼翼刺下去,在腐烂如泥的血肉中寻找什么。

    张定城不耐烦的原地走了两步,推开他,用匕首撩开尸体的衣裳,紧皱着眉,嫌恶的看了两眼,压低声音道,“找到了吗?”

    两人皆是摇头。

    张定城皱纹丛生的脸上抽搐了下,目光深沉,盯着惨白的尸体,看样子像是恨不得要冲上去将他剥皮剜骨。

    但他什么也没做,诡异的沉默着,片刻后,张定城将手背到身后,眼角往下垂,头颅却高仰着,看人的姿势充满鄙夷,“宸枫,你对不起吟湘,也对不起老夫。”

    “这老头怕是知道什么。”图柏暗暗的想,撩着耷拉下来的耳朵往里看,这时,一阵细风吹来,他回头看了眼空荡寂静漆黑的街巷,摆了摆毛茸茸的圆尾巴,前肢着地,扭动着圆润的小屁股,沿着墙角蹦跶走了。

    夜过央,义庄又重新回到了死气沉沉,张定城带人趁夜色返回张府,义庄门口的守卫腰挎长刀守在原地,像是什么都未有发生过。

    没多久,一人从屋檐上翻身跳了下来,从背后迅速点晕了他们。

    图柏吹了声口哨,整了整腰间的玉带,走进义庄,反手将深夜关在屋外。

    庄内黯淡,一扇窗子关不严,倾泻进一抹银色的月光,借着月光,图柏看见几具披了白布的尸体,其中一具从布下露出一截华贵的袍角。

    他伸手掀开,正是高宸枫。

    尸体被官府用了什么药,直到如今还没有严重腐烂,散发着一种诡异的香味。

    高宸枫双目紧闭,原本俊朗的脸庞如今泛着一股青灰,两颊因为死去多时有些枯槁,往下凹陷。

    张定城在找什么东西,但没找到。

    图柏默默的回想高宸枫来洛安带了什么东西,但一片空白,麻辣美味的兔子脑袋里只剩下千梵泛红的俊脸,四周都是尸体也不影响图柏的情趣,自顾自胡乱哼着,将那一日高宸枫的一言一行重新梳理一遍——遍体鳞伤的伤口、一捧血红的相思豆……他一愣,对了,还有那张残缺一半下落不明的纸。

    那张纸是谁拿走了?张定城要找的是那张纸吗?上面写了什么,为何张定城现在突然要找这张纸?

    图柏弯下腰认真端详尸体,屏住呼吸,目光幽暗。突然,他抬手,一把银色的窄剑从手里出没,‘呛啷’一声精准无误的挡住了一柄神出鬼没向他后心刺来的匕|首。

    图柏迅速转身,向后一跃,看见义庄内的黑暗处无声无息站着两个人,“是你们在跟踪我?不……跟踪张定城,你们是什么人?”

    回答他的是凌厉追来的刀柄剑刃。

    图柏缓缓转回长剑,轻轻一笑,冲了过去。

    天边乌云掩来,遮住月光,义庄内漆黑一片,只能听见利刃划破风声的凌冽和刀剑相碰的金石之声。

    图柏的身影在黑暗中快如影魅,就在二人左右夹击向他攻来时,他忽然向后倒去,劲瘦的腰身好似柔软无骨,弯曲成一个漂亮的弓形,指尖触底,擦着刀刃而过,随即他在二人眼皮底下悄无声息消失了。

    那二人对视一眼,正欲动作,一只剑柄敲上他们的穴位,将二人定在了原地。

    图柏抱着剑,笑嘻嘻走出来,“说说吧,你们是什么人。”

    他刚说完,脸色猛地沉了下去。

    在他身后,一只手探了出来,也在他的穴位上按下,接着那人走出了昏暗的角落。

    图柏神情冷到了极致,他竟然没有发现屋中还有第四个人的存在。

    天边的乌云这才缓缓飘过,一刹那月光照进了庄中,将里面的一切铺上一层银白。

    “公子,功夫不错。”那人的目光在图柏脸上、腰间扫过,眼里闪着促狭的笑意,“身段不错,长得也不错。”

    图柏不能动,冷冷道,“谢了,容我失礼不能夸你,你长得大错特错。”

    那人一愣,随后笑起来,若他这是大错特错,天底下怕是没有美人了,他勾唇,“没关系,你可以像我一样说谎。”

    图柏目光凛冽,盯着那人颇为玉树临风、赏心悦目的脸,心想,“怪了,也是个美人,怎么我就打心底里讨厌呢。”

    那人随手解开随从的穴道,“公子,高宸枫的尸体我带走了。”

    对,就是这种花凤凰的得意模样真的很欠揍,图柏露出个笑容,黑漆漆的眸中倒影着冷清的月光,像一池清潭,深邃低沉,“可以,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了。”

    说罢,原本被定住的图柏蓦地出手,瞬间和那人纠缠在了一起。身旁的两个侍从见此情景也欲出手,义庄外闯进来两个蒙面人,半路拦住了侍从的路。

    图柏,“……”

    见又凭空出现两个人,图柏心里憋火,这里到底藏了多少个玩意儿,平常不见一个出来陪爷练手,关键时候一个比一个碍事。

    一时间义庄内的三拨人搅成一团。

    半路出来的两个人,一人截杀那人的侍从,一人趁机向天空放出信号。

    拳脚声,刀剑碰撞声,闷哼声接二连三响起,义庄外安安静静,庄里厮杀激烈。

    待千梵赶到时,现场刀光血影,剑拔弩张,一片杀气腾腾之势。

    千梵面沉如水,英挺的眉宇凝起,低喝,“都住手!”

    最后出现的两个蒙面人随即停了手,站到千梵身后,那人的侍卫借月光看清来人,也犹犹豫豫、面面相觑放下了兵器。

    唯有图柏与那人越打越激烈,双□□出义庄,在半空中打斗。

    千梵盯着半空中纠缠的两个人,眼看一柄剑递到图柏身前,他心里一紧,“图施主!”

    青裟一佛,冲进了纠缠不休的两个人之间,挡下了其中一个的剑势。

    “千梵!”

    “山月!”

    图柏立刻收手,躲进千梵身后,脸上的冷然迅速褪去,扯住千梵的袖袍拽了拽,一脸疼惜,“以后别这样,太危险了,伤到你怎么办。”

    对面的人微眯着眼, “你叫他什么?”

    图柏没搭理他,挑衅似的一笑,“千梵我们走吧。”

    那人手腕一翻,抬起剑,“不准走。”

    他刚一起势,图柏就做好了攻击的姿势,两个人就跟炮仗一般,一个一点,另一个就立刻噼里啪啦要炸天。

    千梵无奈,将图柏稳稳挡在身后,合掌向对面的人微一点头,“羽闲,好久不见。”

    此人便是江湖第一杀手组织衔羽阁阁主解羽闲。

    解羽闲收剑入鞘,姿态潇洒,勾起唇角,“嗯,很久了,我收到你的信就立刻启程赶来了。”

    千梵微笑点头,如清风拂面。

    图柏冷眼旁观看着他俩竟扯起家常,心想,原来这人就是解羽闲,果然只闻其人就觉得烦,见了面更烦,笑什么笑,还没图爷好看。

    他心里极是不爽,一时连千梵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都忘了问,俊美的双眸醋意横飞,别别扭扭在他身后听了几句三言两语,突然平白插了一句进去,“他刚刚摸我了。”

    千梵正说着,声音一顿,眉间凝起沟壑,沉默看着解羽闲。他安静时自有一种不怒而威的威严,任由谁也不敢再放肆胡来。

    解羽闲喉结滚动,不可思议的惊疑道,“我摸你了?我只是点了你的穴!”

    图柏环胸,挑眉看他,“承认了吧。”

    “喂你不要血口——”

    解羽闲被千梵沉沉看了一眼,后半句话临阵脱逃缩回了喉咙里,他摸摸鼻尖,感觉到一阵蛋疼。

    “与贫僧回客栈。”千梵转身,望着面前眉开眼笑得意的青年,无奈叹口气,“你……施主莫要闹了,今夜动静太大,回客栈再说。”

    见他如此维护自己,图柏尾巴都要翘到天上,不过有外人在,他人模狗样装出一副英俊潇洒气度不凡的图哥哥,跟随千梵回到了客栈。

    夜凉如水,飞逝而过,待到了客栈,天边已经隐隐泛起了鱼肚白。

    图柏与解羽闲东西对立而坐,冷眼相对,千梵给二人倒了茶水,坐到了中间,“施主今夜可有何发现?”

    图柏心里美的冒泡,“他先问我了。”清了清嗓子,“张定城要找什么东西,不过没找到,我估计应该是那张残纸,但是有点奇怪,尸体先他本就由他来处置,他想调查什么,都合情合理,何至于夜里偷摸来?”

    千梵点头,唇角挂上一抹微笑,他本是很稳重严肃的人,但莫名很喜欢图柏这副假正经的样子,“除非他要找的见不得人,并且他是因为什么人,或者什么事的提醒才想起或者知道高宸枫身上有东西。”

    桌旁传来两声干咳,千梵转头,解羽闲举着杯子抵在唇边,假装自己正专注的看向窗外,直到被千梵唤了名字,他才像是发现了什么,回头忙道,“你在信中说过此案,我来之前特意调查了一番,若你想知道,不如……”他斜眼飞快睨了眼对面的图柏,用眼神表达了意思。

    千梵缓缓拨动佛珠,温声道,“羽闲知晓什么可以直说,图施主不是外人,无需避嫌。”

    闻言,图柏眼底精光一闪。

    解羽闲则像是被人踢住了那枚疼的蛋,脸色黑里透青,不情不愿道,“向衔羽阁下买命书的,是个女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相邻的书:我家店铺不打折[重生]炮灰重生后(快穿)(快穿)如何做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庶嫡女六十年代农家女(快穿)我家男主全反了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的道侣天下第一外室女我,恶女,打钱!(快穿)(穿书)助纣为虐厨娘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