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相思毒(九)

【书名: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第35章 相思毒(九) 作者:落樱沾墨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农门青云路山村名医不死佣兵变身路人女主带着空间闯六零六十年代农家女     千梵在客栈里又等了半个时辰, 这才看见图柏大摇大摆从门口进来,一屁股坐在他面前, 从胸口摸出包烤红薯,递过去,“帝都太大了,买个红薯差点没丢。”

    “图施主若是想吃,贫僧可替你去买。”千梵没料到他是买红薯去了,从他脑袋上摘出来根野草,评价道, “确实不好买。”

    图柏心里纠结, “他到底知不知道我的身份?”抿起唇,左右扫了两眼客栈大堂,“我们去房里说。”将人带回了自己的房间。

    帝都的夜晚似乎有种阑珊烟火繁华到天明的意思, 这间客栈装修一般,地理位置却是不赖,推开窗户,恰好对着帝都的咏怀江,江上明月当空,画船渔火。

    图柏开门见山, “其实我是我去了大理寺。”不等对方回应就补上另一句,“大理寺似乎被什么人闯入了, 门口的禁军多了许多。”

    这么来说, 图柏是在他之后才去的大理寺, 千梵敏锐的发现他话里的破绽, 那他之前来客栈时图施主去了哪?他不动声色的将疑问压进心里,现在不是追究这件事的时候。

    千梵将他在大理寺救了一只兔子和在张府发现的问题和图柏简明说了,图畜生为表自己和那只兔子完全没关系,煞有介事的遗憾,“哎你抓住了多好,今晚就能加餐了。”

    说的跟他这个啃胡萝卜的真的会吃肉一样。

    千梵俊美的眸子里露出一点笑意,垂眼剥着红薯皮。

    图柏撑着下巴道,“我今日见高夫人时,她确实很伤心,神色也并没有不对劲的地方,就是有一点很奇怪。”

    “说来听听。”

    图柏正要张嘴,就见千梵把剥好的红薯递到了他手里,甜糯的香味从烧得发焦的果肉里飘出来,一下子甜倒了图柏心里,他眼睛发亮,没伸手去接,而是低下头,就着千梵的手啃了一口,挤眉弄眼,“真好吃。”

    这畜生愈发的不要脸,千梵耳根发热,但举着红薯的手却没动,任由他说一句就凑过来啃一口。

    “直到最后高夫人被下人带走,她都没有掀开车帘亲自看一眼高宸枫的尸体。”图柏道,“纵然心中万般痛楚,她不想再见他最后一面吗?”

    不管旁人怎么说,只有枕边人才最清楚躺在这里,身中七百多刀的尸体到底是不是她朝思暮想的夫婿,也许她还会抱着一点点微薄的希望,锥心泣血也要掀开帘子,告诉自己那个人不是他。

    但为何,高夫人没这样呢,她就这么相信死的就是高宸枫了?

    两人交换了讯息,发现如今知道的一切甚是可怜,来回也都是他们的猜测,“张定城把老杜带走了,你知道他要做什么吗?皇上对这件案子有什么看法?”图柏皱着眉,“我们可以不管这件事,把老杜放出来,我们就走,反正尸体也送到了。”

    千梵倒了杯水给他,手指摩擦着檀木佛珠,迟疑道,“可能没那么简单了,此案由张大人负责,而杜大人也被纳入凶手之列,要留在帝都接受审问。”

    不意外,图柏踹翻了一旁的椅子,常年吃素的兔子也被气出了一肚子肝火。

    天亮离开时,千梵还在交待图柏先静观其变,说到最后实在不放心,就劝图柏去帝都的皇城寺住下,起码那里有小和尚能替自己看住他,图柏凶神恶煞摆摆手,随意应付,“走吧,你快回去吧,别让皇上连你也怀疑,我啥都不干。”

    有了最后一句的保证,千梵不放心的暂时回到了皇宫。

    他刚一走,拿说话当放屁的图大爷就换了身衣裳出门了。

    有了昨夜千梵的带路,图柏轻车熟路就摸到了张府。

    和夜里不同,清晨薄雾下的张府竟在朱红漆金的大门上挂上了两条惨白的丧幡,微风拂过,有了几分凄凉之意。

    图柏悄无声息翻墙进去,藏在庭院的一片竹林里看见张定城脚步匆匆,边走边摆整官袍领口,在大门敞开的时候,伸手抚了下金纹绣线的惊鹤袍的袖口,负手于身后,神色冷静昂首挺胸上了门外等候的马车。

    他的神情丝毫看不出家中刚死了人的悲痛,而偌大的张府除了门前悬挂的丧幡外,内里竟一如寻常,甚至连廊下的红灯笼都未取下。这一点红和门外的白隔门相望,讽刺的厉害,连敷衍都做的如此漫不经心。

    图柏在张府中摸索一番,终于走到了一处侧院前,未进院门,就能望见里面一座精致的阁楼,八只飞檐下悬挂着几串铜铃铛,有点风吹来,清越的叮当声便传遍了整个侧院。

    而高夫人张吟湘便住在这栋给未出嫁闺女住的阁楼里。

    “挽做夫人妆,却寝闺阁房。”图柏躲在漆红飞檐上,暗暗做了个吹口哨的唇形,轻手轻脚掀开了一张琉璃瓦。

    房中香炉生着淡淡的烟,重重叠叠的紫色阁帐中传出女子的呕吐声,有人端着药碗穿过纱帐,走到床边,“小姐,喝药吧。”

    图柏隔着纱帐盯着里面的人影,如果他没记错,这个下人应该就是当日搀扶住张吟湘的人,张启。

    一个下人,还是壮年男子,竟然能随意出入女子的闺房。

    礼部尚书的家教有点意思。

    张吟湘脸色苍白,喝完了药,侧卧在床上,柳叶似的弯眉轻轻颦着,鬓角的发因为未做梳洗从雪白的颈旁垂到胸口,她的眼像冰雪下的梅花,平日里看人冷冷淡淡,此时却格外有种柔弱的病态美。

    这种美在她身上极为少见,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张启忽然伸手按在她的肩头。

    张吟湘闭着眼,看也不看他一眼,冷淡道,“出去。”

    那双粗粝、下人的手掌却从她的肩头滑到了柔软白皙的后背,张启坐了下来,手指剥开亵衣。

    图柏躲在屋檐上,将目光瞄准正下方的一把椅子,心想,“只要她叫,我就砸过去,砸不死这混账。”

    意外的,紫色纱帐后却并未传来激烈的反抗声,张吟湘被他剥露了半个如雪的香肩,却依旧闭着眼,眉心带着一抹虚弱、抗拒和竭力隐藏的哀伤。

    就在图柏以为自己要白捡一出春宫时,张吟湘睁开了眼,虚弱的趴在床边干呕起来,张启被她吓得清醒过来,连忙扶住她的肩膀,轻拍她的后背,声音沉沉的,“抱歉。”

    张吟湘吐完躺回床上,怔怔看着头顶的纱帐,这会儿,她整个人都好像从枝头掉落的梅花,重重摔在寒冷的雪地里,被抽去了精魂,只留下这具毫无生气、美丽的皮囊。

    “我父亲……”话音游魂似的呵出,只说了三个字就说不下去了,张吟湘沉默半晌,哑声道,“将院子里的相思树砍了。”

    张启蹲在床边替她掩好被角,“好。”

    图柏的眼前还能浮现出高宸枫身中数刀惨死的模样,应该缅怀他的人却已经开始选择遗忘。屋外传来婢女的声音,张启端着药碗走了出去,图柏跟上,最后回头看了眼屋里。

    微风恰好将紫色垂幕撩开一角,露出张吟湘柔美的脸庞和那双隐忍、不甘、痛苦的眸子。

    她在隐忍什么,痛苦什么?又或者,她爱的是谁?

    图柏跟着张启走出了阁楼,绕过一池锦鲤潭,从潭上梨木色的小桥经过,走到了后院一处隐藏的山水。

    假山重叠环绕的庭院里绿意繁茂,间或粉白小花点缀,刚刚阁楼前的一池锦鲤水从山下流过,汇入这里碧透的湖泊中,湖上有凉亭飞檐,石鹤雕像。

    真会享受啊,虽然衔几根稻草就能当窝,图柏也忍不住感慨,要是能在这里打几个兔子洞就好了。

    他想着,看见张启停了下来,一直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竟浮现出跃跃欲试的喜悦,就在他准备动手时,假山后急匆匆跑过来一个婢女,喘了两口气,说道,“别,夫人说她收回命令,不准你动手了。”

    图柏看见张启僵了一下,随即面无表情的点了下头,在婢女离开后,他的眼里涌出强烈的恨意,而令他在片刻之间他喜悦又憎恨的对象,却是一株没几片叶子的矮树。

    如果图柏不是兔子精,爱好天下素食,差点就认不出来这株快干枯的小树就是‘双花脉脉娇相向’的相思树。

    直到离开张府,图柏心中还在翻滚,高宸枫到底被谁所害,凶手还未明了,不过有件事他倒是看出来了,高宸枫的死和张府脱不了干系,而杜云这回很有可能要被当做替罪羔羊,或者是垫背的,拉下水了。

    他边走边想,没注意自己已经胡乱走到哪儿了,听见一声叫卖声,才抬起头,一股甜糯的香味扑面而来,顺味儿闻去,路旁一间店铺的旁边竖着一只殷红的牌子,上面写着:三秋糕。

    千梵从宫中出来已经快天黑了,谢绝了皇帝的留宿宫中的好意,他施展轻功,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赶到了图柏落脚的客栈。

    客栈楼上,属于图柏的房间亮着一盏浅黄色的灯。

    灯影阑珊照在门窗上,有些暖意。

    “千梵?进来吧。”听见脚步声,图柏叫了一声。

    千梵抿下唇,推门进去。

    屋里不见人,一面屏风后正冒着热气,某只畜生正在洗刷刷,扑腾着热水,说,“进来,一起洗。”

    千梵,“……”

    他在外面猛地背过身子,背对屏风,双手合十结掌于胸前,红着脸道,“施主......”

    这实在没什么害羞的,都是汉子,谁也没比谁多一点东西,但这句话让图柏说出来,就莫名让人…让他脸红发热。

    偌大的浴桶里,几片玫瑰花瓣随波追流,里面没有宽肩腰窄的俊美青年,只有一团湿了毛飘在水上的蠢兔子,正在扑腾水。

    图柏拿准千梵不敢进来,连人形都懒得化,飘在水中用小蹄子揉搓长耳朵,在脑袋上顶着块毛巾,“桌上有糕点,你吃点,不知道你在宫中用膳了吗,不过我怕你没吃,饿着了,就让小二等会送上来两份素斋。”

    千梵低声应了下,将手里的佛珠拨快了些。

    屏风后的畜生犹然不知,还在欢快的撩水,发出使人浮想联翩的声音,“你吃了吗?尝尝吧,这是高宸枫经常给他夫人买的三秋糕。”

    盘子里的糕点方块状,里外松软,通体雪白,撒着厚厚的糖粉,乍一看,这卖相跟如意糕、四色酥糕差太远了。

    千梵捏起一块,咬了一口,舌尖品尝到了一股清甜的味道,糕里流出殷红的馅料。

    “这是红豆做成的馅。”

    千梵一转身,图柏披着湿漉漉的黑发,身上随意搭了件单薄的中衣,领口未系,露出蜜色结实的肌肉,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他身后了。

    “好吃吗?我尝尝。”图柏低头,凑近他的手指,将剩下的糕点吞进了口中,温热的舌尖有意无意扫过他的指尖,抬起头时,水粉色的唇角沾着一点糖粉,图柏的黑眸带着促狭的笑,舔掉了。

    他做的漫不经心,理所应当,却让对面的人心惊胆颤,胸腔刹那间波涛翻涌。

    千梵眸子发暗,不自然的别开了头,从床上拿起外袍披到图柏身上,声线沙哑,“别着凉。”

    图柏似笑非笑看他一眼,踢踏着靴子准备将浴桶送回房间倒掉,这只畜生但凡谁给一点脸,就能灿烂的连自己叫什么都忘干净,他一步一回头的给千梵抛媚眼,扭摆着劲瘦的腰作妖。

    大概是连天都看不下去,就在图柏刚走到浴桶旁时,脚下猛地一滑,要死不死的踩在自己刚扑腾出来的水上,重心一空,就朝身后躲去。

    他下意识一手扶住浴桶,在半空中鹞子翻身,灵活的如同一尾鱼,是绝对能让自己避免摔成狗吃|屎的,却不料,他刚从四脚朝天的姿势翻转过来,迎面就和什么狠狠撞了上去,两声闷哼随即响了起来。

    图柏鼻子发酸,眼前发黑,招式戛然而止,直直落了下去,被一双手拦住,落到了一具温热的躯体上。

    千梵躺在地上,下巴被图柏的脑袋磕的青了一块,眼前也有泛黑花。他本是纵身一跃扑过去扶人,却不想,两人的招式一个往上,一个向下,碰的清脆响。

    千梵胳膊一拦,将图柏接到了怀里趴着,仰面躺在地上,瓮声道,“施主……没事吧?”

    图柏鼻子发酸,被磕的脑袋晕乎乎的,嗅着身下清冽的香味,心里涌上一股冲动,他用手将自己撑起来,眸子危险的眯起,“谁让你过来接我的,遇见危险,自己先躲一边知道吗!”

    “我——”千梵刚说一个字,唇瓣便被堵住了,一双温润的眼睛猛地瞪大。

    图柏借着此时的一点冲动,终于吻了上去,用舌尖碾磨他唇瓣,着迷的舔舐他的唇形。

    图兔叽看起来多情风流,实际上一张嘴除了啃胡萝卜和损人外再也没干过其他的。

    千梵仰面看着身上的青年,温润的眼里刮起一阵狂风,波涛翻涌,将所有的清明翻进了深海之下。

    他突然伸手按住青年的后脑,将他朝自己压下,逼他张开唇,探入他的口中翻搅,极尽温柔的缠绵,另一只手挑开图柏松散拢在一起的衣裳,抚摸他的富有弹性的肌肉、只手可握的腰、紧实的小腹。

    图柏被他吻的喘不上去,轻轻哼了一声。

    这一声好似一道雷,猝不及防劈进千梵耳中,他浑身一僵,不可置信的看着趴在他身上神色迷离,脸色潮红的青年。

    大敞的衣襟好似在诉说着刚刚发生了什么。

    图柏还没从刚刚的厮磨中回神,低头看了眼抵在自己小腹上的硬物,用腰蹭了一下。

    “你……”

    他刚开口,就被撂翻了,坐在一旁,望着匆忙起身大口喘气的僧人。

    千梵脸色僵硬,推门欲走。

    “敢出去,你试试。”

    身后冷冷淡淡的威胁将他钉在了原地。

    千梵胸口起伏,哑声道,“抱歉……”

    图柏盘腿坐在地上,整好衣裳,撇了撇唇角,故作平常,懒散道,“没什么,男人吗,一时兴起,都这样。”

    千梵惊愕看他一眼,又闭上眼,“对不起。”

    屋里静了许久,半晌,图柏才哼了一声,“跟你没关系,是我先动手的。”抿起唇,心里思考自己是不是撩过了头,过线惹火了,他一边暗暗懊恼啐自己,一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别去想刚刚发生的事,乖乖穿好衣裳,起身坐到桌边,没话找话,强行扯开话题,“你知道三秋糕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吗。”

    知晓他是有意掩饰,千梵想解释什么,奈何一池心湖狂风撩拨,根本静不下来,只好坐到桌旁,不太敢看图柏,垂眼摇了摇头。

    “里面放的是红豆馅,寓意,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相思啊。”图柏摩擦着茶杯的边缘,冷静到面无表情,“我今日在张府高夫人的院里看见了一株相思树,而高宸枫又喜欢买三秋糕,他死的时候口中腹中全是生的相思红豆,你说,他究竟在相思谁?”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相邻的书:我家店铺不打折[重生]炮灰重生后(快穿)(快穿)如何做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庶嫡女六十年代农家女(快穿)我家男主全反了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的道侣天下第一外室女我,恶女,打钱!(快穿)(穿书)助纣为虐厨娘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