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相思毒(六)

【书名: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第32章 相思毒(六) 作者:落樱沾墨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农门青云路不死佣兵山村名医韩娱之张三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督查院御史是个比较吃香的职位,纠察朝廷纲纪,正己以率下,忠勤以事上,高宸枫虽是副御史,但显然也是个正三品大官,比起杜云这正不知多少品的去的地方知府要高上许多,更别说高大人背后还有个礼部尚书的老丈人。

    杜云远离朝廷,但显然还没到耳目闭塞的地步,也曾听过礼部尚书张定城这个人。别的不说,就张大人掌管科举,这些年里有多少被皇帝启用的文官都出自他门下的学生,所以从一方面来说,张定城在朝廷里算得上人脉宽广,能说得上话的大官。

    如今,张大人的女婿才来洛安城的第一夜就被暗杀,杜云这回是真的摊上事儿了。

    客栈里的气氛有些凝固,外人已被全部摒弃左右,杜云看着仵作送上来的堪尸结果,印堂发黑,头顶快冒烟了。

    “身中七百三十多刀,每刀皆刺在非要害处,血尽而亡,腹腔内共发现七百余粒生红豆,部分由死者生前咽下,喉中口内残余疑似死后被强行塞入……”

    杜云顶着一脑门官司怒气冲冲的放下堪尸结果,他姥姥的,死就死了,还死的这么惨,杜大人欲哭无泪,这个惨字让他联想到了自己的将来。

    “怎么办,你们说说怎么办?”

    图柏盯着堪尸结果,目光发暗,他想不通,高宸枫真的是被做杀人行凶买卖的杀手刺死的吗?七百多刀,再将大量的红豆逼他咽下,这么费事折磨人的手段,显然凶手是与死者有着深仇大恨才对啊。

    还有,屋中另外的那半张纸上写了什么?是谁拿走了呢?

    他正想着,眉心忽然一暖,图柏抬眼,千梵收回了按在他眉心的手指,担忧的问,“这么想,会头疼吗?”

    没料到这人还挂念着他的头疼病,图柏眉头舒展,贱不嗖嗖的撩拨,“你一关心我,我就不会头疼了。”

    千梵抿唇微微一笑,耳根发热。

    屋里原先为案子发愁的人不由自主都把目光定在了二人身上,杜云气愤道,“都什么时候了,你们俩还打情骂俏!”

    简直不把他这个大人的性命放在眼里,好气哦。

    图柏脸皮厚,被杜云这么说着也丝毫不在意,继续拿起堪尸结果琢磨,反倒是他身旁的千梵不知为何因为这句话愣了下。山月禅师虽然脸皮薄,但此时看起来并不像羞涩,漆黑的眸中浮上些不易察觉的惊讶和茫然。

    千梵心里震了震,打情骂俏?这个词从未用在他身上。他自幼入了佛门,便清净修心,专注念禅,早已经戒除凡尘,远离浮世,怎会和这个词牵上干系?

    他默默想着,听见图柏和杜云不知说了什么,回神去听,一抬眼,恰好和常常沉默不语的师爷对上。

    师爷站在角落,像个局外人,一双沉沉的眼中藏着不语的清明,冲他点了下头,千梵不明所以,双手合十微微欠了欠身,然后侧头去听图柏的话。他转了身,没看见师爷摩擦着手里的狼毫,微不可见的叹了口气。

    方公公被高宸枫的死打击的已经站不住了,躺在隔壁的屋子直哎呀,杜云抽了抽鼻子,嘟囔了句本官还不算怂,走了过去。

    “公公,事儿已经发生了,您、您也看开点。我现在和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没事,就是以后下去了,有我给您做个伴。”

    方公公有气无力的把脖子转向他,太监特有的白面脸皮此时更加惨白,搭在被子上的兰花指抖了半天,哼出句,“咱家还不想死。”

    说的跟谁想死一样,杜云心想,坐在床边道,“先不说你我死不死,如今高大人已经找到了,本官也该给皇上写个奏折如实相告,此事关重大,本官可能要和公公一同上京禀告皇上。”杜云深吸一口气,“尸体放不住,还请公公尽快恢复,我们即刻启程上京。”

    死了个大官,他们就是有心想瞒也瞒不住,杜云平日里好吃懒做是臭不要脸了些,不过却生了一把公正严明正直的骨头,做不来欺上瞒下包庇私心的坏事,高宸枫的死在他责任,他应当上京向皇帝和礼部尚书禀明实情负荆请罪。

    方公公恹恹的点了头,要死不活的虚弱道,“好,杜大人做决定,您说什么时候走,咱家就跟着。”

    定下这事后,杜云打算回屋和图柏师爷再商量商量派谁同行押送尸体上京,临出门前,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千梵突然问,“方公公,贫僧有一事可否能请教?”

    方公公是皇帝身边伺候的人,自然晓得皇帝对这位大师的推崇,忙起了身,恭敬道,“山月禅师请讲,老奴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高大人此次出行,路程非少,为何身边不见有侍者同行?”千梵问。他在大荆国的帝都待过几年,常与高官权贵有过来往,深知他们生活脾性,像高宸枫这一类权贵,府上必定养着服侍伺候的人,平日里即便是出门赴宴,也定是会随身带上一两个小厮一路伺候,更何况这一回高大人去的地方可不算近,身旁竟无小厮同行,实在有些问题。

    方公公没料到他说的是这事,眼珠子转了转,图柏见他迟疑,伸手将打开的屋门关了起来,“有难言之隐?”

    “并非。”方公公抿了下唇,应该是想了几番,这才说,“这是高大人家里的私事,老奴不知该说不该说,不过如果是和案子有关系,那说了也无妨。”

    “各位应该已经知晓高大人和礼部尚书张大人的关系,这些日子老奴听朝廷上嘴碎的大人说起过,说是高大人和高夫人闹了些矛盾,失手打伤了高夫人,张大人护女心切,为此生了好几天高大人的气。”

    这事本来就纯属家事,内部解决好了根本就不会有问题,但不知道张定城是为女出气,还是真的有异议,在高宸枫上奏皇帝关于“丰年税”的一事上提出了反对意见,他一反对,朝廷中的门生也立刻附议,高宸枫见老丈人都不向着自己,一时怒从心烧,无意间顶撞了皇上几句,惹得龙颜大怒,才被发配来了洛安城传旨。

    高宸枫心里不痛快,临走前还和高夫人隔着张府大门争吵,方公公坐在马车上听见高夫人尖声冷道,“你记住,没有我,张家的东西你一分都拿不走。”

    那自然,张家的下人也不会真的听他命令,他孑身进了张府,在得不到张家人欢心后,也只能孑身出来。所以高宸枫这才可怜窝囊,身旁连伺候的小厮都没,带着一肚子的火来了洛安。

    “这么来说,高宸枫和他夫人感情并不好?”听罢,图柏问。

    方公公道,“那不晓得,不过听说高大人每日上朝归家时总会为高夫人特意拐去庆明坊买一包三秋糕。那地方回张府要绕好几条街呢,老奴想,若是感情不好,哪会这般体贴。”

    到现在为止,他们有关于高宸枫的一切都出于听说和旁人猜想,没人真正知道这个受害者除了那几个冠冕堂皇的身份外还有什么,又是如何会被人恨之如此。

    那下落不明的残缺纸张、七百多条血淋淋的伤痕和一捧鲜红刺目的红豆如同无声的证物,在高宸枫的身上留下寂静无声的证词,正默默讲述着有关于这个人的过去。

    现在只缺少一张替证物和尸体说话的嘴。

    尸体不易长期停放在衙门,杜云向帝都去书一封,大致陈述案情和通知死者家属,准备不日启程上帝都。

    得知自己也需前去,图柏犹豫了下,看着神色沉重的杜云,默默收回了想说的话,站在窗边望着帝都的方向,漆黑的眼中藏着难辨的幽深。

    “莫担心。”千梵将一杯清茶递给他,与他并肩而站。

    图柏修长的手指环住杯壁,扬眉道,“你知道我担心什么?”

    僧人眉眼沉静端庄,修剪整齐干净的手指抵着殷红的佛珠,闻言,认真注视着他,说,“不管什么,都无需担心。”

    “哦……”,图柏低头喝茶,用杯子挡住笑容,凑过去,小声说,“火气旺也不用担心了?”

    千梵一愣,看他挤眉弄眼使劲冲自己笑,一戳就破的脸皮顿时烧了通红,想不通他怎么能随时随地顶着那三尺不穿的厚脸皮撩闲,一甩袖子,羞恼的走了。

    两天后,杜云带着图柏和两个捕快护送尸体与山月禅师、方公公启程上京。

    离开洛安城的那天,天色阴沉的厉害,大片阴云遮住骄阳,留下沉闷湿冷的空气,城里的百姓大致知道发生什么事又不清楚具体是什么事,只晓得他们官老爷一脸丧气,看样子是倒霉了。

    于是有好心的婶婆就在半路给马车里面递进去一袋油栗子、黄面窝窝、洗了就能吃的蔬果和自家制作的腊肉。

    杜云抱着吃的眼泪汪汪,暗暗发誓:我一定会回来的。

    誓完被图柏将东西全部收起来了。

    六个人乘两辆马车,一辆运送尸体,一辆坐人。尸体向来和霉头有点干系,怕那两位捕快心有芥蒂和忌讳,图柏便主动驾驭存放尸体的马车,一个人坐在车辕前晃悠悠跟着前头的那辆,想起要和那里面坐的千梵美人同行好几日,即便身后的车厢里放着尸体,图柏也要笑成花儿了。

    城门前站着来送行的衙门众人和三三两两听说此事的老百姓,以及游手好闲刚好走到这里凑热闹的富家子弟。

    孙晓送了两包干粮和一篮子洗干净的胡萝卜青菜叶子,生怕他图哥和杜大人路上吃不饱。师爷揣着手干巴巴嘱托他们遇事别慌张。

    “知道知道。”图柏胡乱应付,拿起胡萝卜啃了一口,然后咦了一声,竟看见了个人。

    是聆仙楼的秦初新。

    秦初新站在青灰高大的城墙下,远离人群,一身雪白清水纹绣罗裙,外面罩着薄薄雪色纱衣,削肩细腰,身段纤柔,看见图柏注意到她,秦初新向他微微福了一福,转身接过身后婢女手中的雕红紫檀木食盒。

    图柏摸摸下巴,大步走了过去。

    秦初新长得并非绝美,眉眼之间却有种女子的恬淡和文静,是一个让人看一眼觉得很舒服的姑娘。

    “图公子,当日相救之恩未及道谢,小女子特备薄礼给公子路上吃。”

    图柏看了眼食盒,接过去,“万金楼的八大件,不便宜,那就多谢秦姑娘了。”他微微笑下,漆黑的眸子倒影着秦初新的雪裳,像一座冰雪天山融进了眼中,纯白而又干净。

    城门口停驻的马车上,浅黄色的窗帘被重新放了下来,马车里,千梵盘莲而坐,垂眼拨动殷红的佛珠,远处那一幕佳人公子的剪影似烙铁在他心上印下,烫出一枚让他闷涩的烙痕。

    为什么会有这番情绪?

    他闭上眼,默念起静神明智的清心经。

    “老图真是……骚包。”杜云气闷瞪着图柏的背影,看见他不知说了什么,秦初新捂唇浅笑,更心塞了,“他去那儿都这么招人喜欢。”

    图柏掂着食盒往回走,“秦姑娘,他日再见时给我唱个小曲吧”

    秦初新福了一身,应下‘好’,望着他远去的背影,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提裙快走两步,轻声道,“大人,这食盒描金精致好看,若是食用完了,不妨将盒子留下。”

    图柏扬眉一笑,“那是自然,姑娘送的,就是路旁的石头,我也当之宝贝,永远留着。”

    甜言蜜语信手拈来,哄不死人不偿命。

    该说的话已经说完,该拿的东西也都装的差不多了,杜云一行人挥手向送别的人告别,重新启程。

    直到出了城门,身后的人烟随着车轮碾压枯叶泥土的声音越来越远,图柏朝后看了一眼,看见拱形巨石城门下,秦初新站在浓墨重彩的阴影里,远远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久久都未曾动过一下。

    图柏忽然觉得,她雪白的衣裙好似缟素,带着不能说和未尽的言语,在不起眼的地方默默诉说,默默送谁最后一程。

    马车里,杜云转过头,哼唧道,“秦姑娘难不成看上老图了?人都走光了她都没走。”

    马车的另一侧,千梵闭目修禅,纹丝未动,只是拢在青裟下修长的手腕攥紧了温润的佛珠,用掌心碾磨上面篆刻的佛心禅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相邻的书:我家店铺不打折[重生]炮灰重生后(快穿)(快穿)如何做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庶嫡女六十年代农家女(快穿)我家男主全反了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的道侣天下第一外室女我,恶女,打钱!(快穿)(穿书)助纣为虐厨娘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