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相思毒(五)

【书名: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第31章 相思毒(五) 作者:落樱沾墨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农门青云路不死佣兵韩娱之张三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冷清的月光将洛安城照的一片雪白,屋檐迭起,家家户户门前悬挂的灯笼如星子般在黑夜里颤动。

    午夜过半,路上几乎不见人影,四处都是昏暗寂静,唯有花楼暖阁的门前高挂红灯笼,紧闭的雕花双开大门内喧闹嬉笑歌舞不断。

    洛安城的捕快拎着火把散进四方八通的巷子里寻找高宸枫的下落,杜云落在后面,被孙晓和师爷搀扶着快要晕倒了。

    “天啊,天啊,你什么时候被通缉不好,偏偏在本大人面前,你说□□那位是不是也跟本官有仇?”杜云欲哭无泪,整个人都倚在孙晓肩膀上,说到这里,眼睛微微亮起来,手指在半空中胡乱的抓,“老图,快根据这个线索找找,到底是哪位大神不放过我这个小可怜啊。”

    图柏被他说得脸抽搐,往千梵那边躲了一步,冷嘲热讽睨他,“□□者选在此时动手有两个可能,第一,跟你有仇,将高宸枫刺死在洛安城,顺带连累你被皇帝咔嚓。第二是他不敢在帝都动手,那里有他忌惮的人,或者怕暴露身份,才会在高宸枫一离开帝都就买凶——”

    他忽然顿住,微微侧过头,见其他人看他,图柏一扬下巴,“你们没听见?聆仙楼的小曲真好听。”

    说话间,他们已经走到城门前了,伫立在路旁飞檐座兽的聆仙楼里门窗半掩,露出里头暖帐红帷小曲清越,淡施红妆的歌女抱着琵琶坐在高台上,轻拢慢捻柔声吟唱。

    杜云头都大了,“谁还跟你一样,有心情听小曲。”

    图柏通过门缝看向灯红酒绿的聆仙楼,高台上的歌女似有所感,抬起眸子,二人的目光穿过窄窄的缝隙交汇在醉生梦死的烟花地。

    图柏彬彬有礼的颔首示意,嘴上说,“原来唱歌的是秦初新。”

    旁边杜云冷冷笑,“这么有缘,不如进去认识一下。”

    他这义正言辞的讽刺图柏竟然没听出来,反而认真想了下,“嗯好,有道理。”

    杜云,“……”

    十几个个捕快从洛安城的四个方向寻人,直到天边浮现黯淡的天光,火把烧成了半截,众人汇聚在城门前时皆毫无收获。

    经过一夜折腾,杜云算是彻底酒醒了,早晨的雾气湿漉漉氲上他发梢在鬓角凝成细小的露水顺着他额头滚下来,杜云随手一抹,反倒是冷静了下来,“咱不能没头苍蝇的找,高宸枫人生地不熟,自己出去太有问题了,派几个人在客栈周边问问,看有谁见过形迹可疑的人。”

    几个捕快应声离开,杜云继续安排人手,“城里再留点人继续寻找,余下的人从四个城门外开始排查,草丛沟壑,野树林。”他顿了下,“所有能横着竖着藏人的地方一概别放过。”

    师爷本想带人去,被图柏叫住了,见眼下的人都已经派出去的差不多,他环着臂膀,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剩下的老几位,低声说,“回客栈,我有个线索,你们听听。”

    杜云刚刚鼓起来的气三两句话又给喷了出去,要死不活的趴回孙晓的肩膀,絮絮叨叨又开始幽怨起来,“老子点背,背到姥姥家了”。

    回去的路上,又路过街口那家喧闹了一夜的聆仙楼,天色蒙着一层雾色的蓝,虫鸣渐起,是介于深夜和白日的安静。

    这时,低回婉转的歌声从二楼一扇窗户里飘了出来。

    “明月妆台纤纤指,年华偶然谁弹碎,应是佳人春梦里,不知相思赋予谁,赋予谁……”

    图柏想到什么,脚步慢下来,落到后面与沉默了一夜的千梵并肩而走,“你在想什么?是不是也觉得高宸枫可能——”

    “施主。”千梵突然出声,止住了图柏的话。

    见他神情肃穆,图柏不由得也严肃起来,“千梵请说。”

    山月禅师默默拨动手中殷红的佛珠,眼眸漆黑,“施主…施主是真的想认识那位姑娘吗?”

    “啊?”图柏楞了一下反应过来,噗嗤一声笑出来,挤眉弄眼的把脸凑过去,“禅师该不会一直在想这个事吧?我看就是啊。”

    千梵说完才发现自己鬼迷心窍说了胡话,顿时脸都涨红了,他不油嘴不滑舌,笨拙的垂死挣扎,“不是......”,说了两个字后放弃的抿住了唇,用一双干净幽黑的眼睛望着笑眯眯的青年。

    “哎呀呀。”图柏努力绷住脸皮,凑过去,肩挨着肩,用垂着的爪子小心翼翼碰了下青纹广袖裟衣下藏着的手。

    一碰即收,不轻薄也不鲁莽。

    “我是觉得她唱的歌很好听,想着改日邀请她来客栈唱个小曲听听,聆仙楼比青楼是好点,但终归不是千梵能去的地方,对吧。”图柏长得太俊,笑起来时剑眉飞扬,薄薄的唇一弯,赏心悦目至极。

    千梵觉得自己真是傻透了,俊脸泛红,不敢再去看他的笑脸,慌张转移注意力,说,“施主有何线索?”

    善解人意的图畜生一边忍笑一边顺着他给的梯子下,招呼前面的三人快走几步,“到了客栈你就知道了。”

    图柏的线索是他收到的那张高宸枫的‘买命书’,在开说之前,图大爷还自以为隐秘的假装这是他认识的某位朋友给的,并且要在场的几位大爷不能追究他那位朋友的杀手身份,他才给说。

    围桌而坐的五位仁兄里面,除了当事兔外,也就山月禅师当真不知图柏说的‘那位杀手朋友’究竟是谁,余下的杜云孙晓和师爷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连忙道,“说吧,不追究,当务之急是先找到高大人。”

    图柏哼哼两声,这才神神秘秘的取出了买命书,“这可不是我的啊,是我朋友给的,应该和我们抓住的那个杀手是一个雇主。”

    两张买命书被同时铺在桌子上,字迹和内容一模一样。

    图柏,“我在想买命书有可能不止两张,既然买凶者急切要杀高宸枫,眼下又刚好有个时机,只要他有足够多的钱,定然会抓住机会,向更多的杀手或者暗杀组织下书,而高宸枫夜里匆忙出去是打算和谁暗中私会,还是发现了自己被追杀,所以逃命?”

    如果逃命,惊动官府的人,不是会更有利于自己活命?但他显然是自己走出去的,从这方面想的话,要么是高宸枫有什么事不能被官府知晓,要么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追杀。

    杜云给自己倒了杯过夜的冷茶,一口喝下,苦的眉头起褶,“高大人久居帝都朝廷,他有没有与人结怨,我们一时之间怕是难以知道。”

    图柏手指摸到细颈茶壶,本想也倒上一杯给千梵,想到是过夜的,嫌弃的看了眼杜云,“如果从他身上我们调查不出来,眼下就只剩下另一条路——暗杀组织和杀手中兴许有人会见过买凶者。”

    闻言,杜云意味深长的瞥他,图柏一巴掌拍他脑袋上,“别看我,出卖雇主的身份是自毁前途,况且每个杀手组织的规矩都不同,我‘那位朋友’的规矩就是不见人,由下线联系雇主,所以他根本不可能知道雇主是谁,你想都别想。”

    图柏手劲大,把杜云拍的直呲牙揉脑袋,“我又没让你说,我只是想说,那你和‘你那位朋友’关系挺好,他竟然愿意把买命书都交给你。”

    图柏暗暗翻白眼,可不是吗,他都快把自己出卖精光了。

    “我们要是知道凶手下了几份买命书,都下给哪些杀手或者江湖组织就好了,他们里面总有见过凶手的。”杜云撑着脸道。

    虽然知晓他说的没错,但是作为干一行爱一行的杀手界劳动楷模,对于这种破坏行内规矩的事,图柏还是想教训教训他,于是冲杜云甩了个眼刀子。

    甩完,图柏又心里犯贱,捕快的身份作祟,也很想知道有没有哪个杀手或者暗杀阁见过买凶者,他忍不住看了眼千梵,后者似乎与他想到了一起,修长的指尖抵着佛珠,温声道,“贫僧有幸与解羽闲相识,可去书一问。”

    衔羽阁是江湖第一杀手组织,若是买凶者急切要杀掉高宸枫,既已一书多投,没理由不向衔羽阁下书。

    虽然知晓若是他能问一问解羽闲,说不定能得到些蛛丝马迹,但不知为何图柏一听到这个人的名字,就觉得心里不痛快。

    他莫名其妙的想,莫非真的是同行是冤家?

    看他一直没说话,千梵低声询问,“施主?”

    图柏立刻酸不溜秋想,“是了,叫人家都叫名字,叫我却叫施主,原来是这个不痛快,解羽闲解羽闲,哪有本兔名字好听。”

    他摆摆手,“那就有劳千梵了。”

    天亮了,客栈外热闹起来,走门串巷的小贩扛着扁担边边走边吆喝,图柏从窗外探出头叫住小贩,跑了下去,过了会儿,手里端着一盘枣花窝窝和几根在路边买的胡萝卜上来了。

    “先吃,吃饱了我们也出去找人。”

    图柏出门一趟,被留在客栈的方公公瞧了着,哀戚戚推门走进来,翘着兰花指,“大人,人呢,找到了没啊,高大人可不能有事啊,要不然老奴、老奴也活不成了。”

    杜云和他同病相怜,黑着眼圈一招手,眼见两个人就要抱头痛哭时,一个捕快急匆匆跑进客栈,满脸汗水,弯腰捂着肚子直喘气。

    图柏倒了杯水给他,又让他囫囵塞了几口窝窝,胃里有了米粮点,捕快脸色好看了些,急忙道,“大人,找到高大人了,就在城郊外的小树林里。”

    小树林里杂草横生,枝干错杂,成年男人走进去不由得就需要弯腰躬身才走得开,一段路后,躬行的一群人终于能站了起来,因为在他们面前出现了一片被撞断的小树枝干和满地落叶。

    压倒的一片杂草丛里躺着个衣着富贵的男子,正是失踪的高大人。

    高宸枫脸色灰败,脸上爬着虫蚁,指缝中填满泥土,僵硬的手心里有一片指甲盖大小的纸屑,上面只有一点墨迹。

    他一身昂贵考究的衣裳布满细长的划口,潮湿黏腻的血水正缓慢从伤口处洇出来,洇湿了地上一片泥土,裸|露在外面的肌肤出现大块不甚明显的青斑,人早已经死了多时了。

    在场的人一时脸色都极为难看。

    千梵闭上眼,念了句阿弥陀佛。

    “仵作来了吗?”图柏问找到尸体的捕快。

    一个小老头从人群里钻了出来,“来了,我这就堪尸。”

    仵作放下工具箱,带上棉布手套,弯腰摸到尸体胸部,咦了一声。图柏蹲过去,“怎么?”

    仵作摸上高宸枫的下颌,手指用力,掰开僵硬的脸部肌肉,探手摸过去,然后用工具箱中取出一张手帕垫着,转动尸体的脖子,轻轻一磕,从青紫的口中倒出了一把东西,一粒一粒,浑圆通红。

    图柏接过帕子,小心捧着,隔着手帕捏了捏,疑惑皱起眉。

    “是什么?”

    图柏站起来拿给杜云和千梵看,“相思子,生的红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相邻的书:我家店铺不打折[重生]炮灰重生后(快穿)(快穿)如何做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庶嫡女六十年代农家女(快穿)我家男主全反了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的道侣天下第一外室女我,恶女,打钱!(快穿)(穿书)助纣为虐厨娘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