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相思毒(四)

【书名: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第30章 相思毒(四) 作者:落樱沾墨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农门青云路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当赛亚人出现在超英的世界[综]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图柏疯狂的接过杀人的单子。

    静静的伏在暗夜深处几日几夜,不吃不喝,熬红眼珠子去盯一个将死的人,运气不好,下几场雨,他也能趴在草头浑身湿透,呵出冰凉的气,直到握剑的手指僵硬、裂开,像鹰捉兔,逮住时机扑倒那人身前,一剑刺穿他的心,溅出一捧热血,再用匕首划开他颈间的肌肤,割断脉络,拎着一颗死不瞑目的头颅去要回剩余的佣金。

    杀人的感觉不太舒服,但消磨时间专心致志去守死一个目标,会让他明白活着有什么意义,他一只妖,孤零零的游走在人间的意义。

    图柏虽然不识几个大字,也学不会杜云出口成章,但有时候也会很文艺的沮丧和失落,追问一下活着的原因,他那时想,如果不能为自己活,起码也要为别人活着。

    如果他不能手刃仇人,也希望有的人能报了锥心泣血的仇。

    买命书上三个大字——高宸枫。

    图柏,“……”

    杜云应该没这个钱。

    撇撇唇角,图柏从古井里掬了一捧清水,将一折一弯两只长耳朵显出来,披着一头如瀑的墨发,五指做梳,梳顺了耳朵上的绒毛,一边蹦跶一边整好了腰带,迈着风骚的步子重新杀回了客栈。

    客房里,杜云抱着酒坛栽在枕头上,图柏进去的时候,杜大人正满脸通红的发癔症,“…想当年,倚马可待,一身儒衫尽风华。论今夕,卧牛之地,满城不见翰林客。”

    当年秀出班行满朝风雨的杜云是因为什么原因来到了小小洛安城来着?图柏一点印象都没,莫忘书里也只字未提,看来是过去的杜云也未向他说过。

    图柏拍拍他的脸,“状元郎,起床了。”

    杜云哼哼唧唧用头拱了拱被子,不知做哪的春秋大梦,图柏叫不醒他,只好先暗中查查高宸枫这个人。

    他刚落在高大人住的屋前,脸色突然一变,猛地推开屋门,只见屋内窗户大开,月辉冷冷清清洒了一地,一阵风吹来,吹乱了桌上压在镇墨石下的白纸,纷纷扬扬似蝴蝶飘落一地,清风抚开纱帐,床上被褥整整齐齐,半个人影都看不见。

    听见动静,最先赶来的是千梵。二人将屋中看了一圈,没有打斗挣扎的痕迹,门上的锁也完整无缺,未被强行破坏,千梵捡起地上散落的白纸,其中有一张被粗鲁撕成了两半,如今另一半已杳无踪迹。

    有可能是高宸枫自己出去的吗?

    他匆忙写了什么字,撕下来带走,要在洛安城中见一个人?

    但现在深更半夜,他人生地不熟,即便有什么事,不能白天再说?或者,是不能,还是来不及了呢?

    图柏若有所思望着房间,目光无意中瞥到那么青色的背影,忍不住就粘了上去。纵然突发事件,山月禅师依旧衣着得体,宽大的裟衣罩在雪白的中衣外,衬出宽阔坚实的肩膀,常年燃的香烛好像浸透了他的骨血,总带着若有若无清冽的佛香味,图柏伸手想去他的衣角细嗅,却见千梵猛地回身用力推了他一把。

    图柏一时不察,被推的后退半步,与此同时一声‘咻’穿透窗子,正打在他刚刚站的地方。

    那是一枚六棱的刀片,在月夜下泛着冷色的银光,要是躲闪不及,他的半颗兔头就要落地了。

    “奶奶个腿儿…”图柏还没骂完,数十枚六棱暗器从窗外纷纷射了进来,这暗器实在的很,细小的刀片制作的削铁如泥,追着二人的影子,一路削来,图柏侧身闪过,丢出一张圆凳,趁凳子落下时就地一滚躲在了床板后。

    屋子的另一侧,千梵借书架掩护,半跪在地上,握住手里的佛珠,取下了一枚,无声看向图柏。

    图柏露出小白牙撩人一笑,唇语说了几个字,用下巴指向被月光照的刷白的窗外。千梵极快反应过来,眉头轻皱,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交换策略,然后不等图柏同意,率先冲了出去。

    他刚一露形,六棱刀刃便飞了出去,裹着屋外的寒风贴着千梵的脸侧划过,他飞快的向后一仰闪躲,同时将手心一枚佛珠丢了出去。

    殷红的佛珠在月光下通体剔透,直直射入窗外,一阵微风吹来,佛珠身后跟着的红线这才露了出来,千梵手腕发力猛地一扯,窗户外突然有一黑影连同收回的红线被缠住拽了进来。

    黑影将一扇窗撞得粉碎,在木屑落下时抽出了腰间的软剑砍向千梵——剑刃被极细的红线挡住,剑身发出竭力绷紧的嗡嗡颤动声。

    那根红绳似乎刀枪不入,紧紧缠在千梵修长的手指间,他目光微微发黯,在黑影将砍换成刺时,手臂猛地回撤半寸,然后红线绳像条灵活的蛇自下而上缠住了黑影的软剑。

    千梵表情淡淡看他一眼,‘呛啷’一声卸掉了黑影手里的剑。

    黑影丢了剑吃了亏,藏在面罩下的眼阴郁的盯着千梵,一手朝腰间摸去打算飞出六棱暗器,他刚摸到地方,浑身却猛地僵住了。

    黑影的脖间被悄无声息抵上了一枚薄薄的刀刃,锋利无比的刃与脖间跳动的青筋只差了分毫远,饶是他轻功再好,速度再快,也逃不出自己这枚刀刃的威胁。

    “不带你这样的。”图柏撇着唇从黑影身后绕过来,瞪着面前长身玉立的僧侣,“我同意让你当诱饵了吗,还给玩不?你下次再这样,我就——”

    千梵微笑看着他,似乎丝毫没意识到自己哪里错了,反倒是对他没说下半句话很感兴趣,“施主就怎样?”

    图柏心里想,“我就亲你了,往死里亲,亲的你乖乖趴在图哥哥怀里娇|喘,说以后听话。”他想的老过瘾了,但是天生是个兔胆,敢想不敢说,瞪了几眼千梵,略怂道,“我就不给你吃胡萝卜了。”

    千梵笑的如沐清风,“贫僧不夺人所好,都是你的。”

    图柏,“……”

    这个威胁弱爆了。

    图柏威胁不了他,只好转移目标,低头凶巴巴问,“高宸枫在哪里?你把他弄哪儿了?是谁让你来杀他的?”

    听他这么问,黑影一愣,道了句,“你们都不是——”然后强行让自己闭了嘴,不说话了。

    图柏听出猫腻,伸手扯下黑影的面罩,在他胸前一阵摸索,从一处极为隐蔽的地方取出了一张纸,反手抛给千梵,头也不回说,“如果没猜错,这张纸是高宸枫的买命书,有人雇他来杀高大人。”

    别问他为何知道,他有一张一模一样的。

    图柏紧锁眉头,杀手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雇主不得一书多投,意思就是每个单子不能同时向多个杀手刺客或者暗杀组织买命,一旦被发现他们会同时弃单,从此不再接此人的书。但凡想□□,都会提前了解行情,而不是胡乱下单。

    那么这个要买高宸枫性命的人究竟是傻,不知道这个规矩,还是他杀人心切,生怕有人杀不了高宸枫?

    图柏想不明白,只知道……他向后看了眼,问,“给了多少佣金?”

    千梵老实道,“三千两。”

    这个买命的人一定是很有钱。

    屋里的打斗声传了出去,没一会儿,闻讯赶来的师爷和孙晓赶来看了一眼,转身将醉醺醺的杜云也拖了过来。

    杜云平日里挺喜欢喝酒,抓住机会就将自己灌醉做浮生大梦。

    图柏将刺客丢给千梵看住,一把抓住杜云的衣领将他拎起来,笑眯眯道,“醉啦?”

    杜云闭着眼哼唧,“还能喝,高兴嘛。”

    高兴你个头,图柏心里呵呵,拍拍杜云的脸,“告诉你两个事,一个好事,一个坏事,先听哪个?”

    守着刺客的千梵幽幽盯着杜云脸上那只图大爷的手,第一次觉得世间真的有人会让他觉得,嗯这个人好欠揍啊。

    杜云脸色潮红,傻笑,“好事,不听坏的。”

    图柏悠然一笑,“帮你抓住了个江湖上有名的刺客,你又能向皇帝邀功了。”

    杜云猛地睁开眼,漆黑的眸子亮晶晶的,撅起嘴就要去亲图柏,“老图我真是爱死你了。”

    图柏继续笑,“坏消息是高大人被江湖通缉了,有人买凶杀他,现在人已经找不到了,十有八|九已经嗝屁了。”

    杜云呆呆看着他,似乎没消化过来这个事。

    图柏好脾气的解释,“朝廷大臣来地方传旨,当天夜里就失踪了,而且很有可能已经死翘翘,啊,杜大人真是治理的一手好治安啊。”

    杜云,“……”

    杜云,“……”

    杜云,“……”

    他还没说话,房间门口突然响起来了一声尖叫,方公公脸色苍白,身体微微发颤,翘起兰花指指着他们,“杜大人!杜大人,快派人去找啊!”

    杜云咯嘣一声,身体僵硬朝后倒去,刚倒入图柏怀里,就被横插过来的手拨到了了孙晓和师爷那边,杜云哭丧着脸,发出了一声哀嚎,“天妒英才——”

    屋里的人皆满心无奈和烦躁,唯有一旁默默站着山月禅师控制着刺客,对自己刚刚那一手颇为满意。

    杜云哭唧唧嚎起来,“赶紧找人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相邻的书:我家店铺不打折[重生]炮灰重生后(快穿)(快穿)如何做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庶嫡女六十年代农家女(快穿)我家男主全反了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的道侣天下第一外室女我,恶女,打钱!(快穿)(穿书)助纣为虐厨娘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