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相思毒(二)

【书名: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第28章 相思毒(二) 作者:落樱沾墨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农门青云路山村名医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当赛亚人出现在超英的世界[综]     第二日,师爷端着热水和毛巾来踢门了。

    屋里的人睡成乱糟糟的一团,杜云捡了图柏没喝完的酒把自己和孙晓灌醉,撅着屁股趴在床边对付了一夜,孙晓年纪小,没喝多少就滚在一旁的小榻上睡死过去。

    师爷轻手轻脚把杜大人和孙晓拽到椅子上擦了脸。

    “老图呢?”杜云捧住毛巾迷糊问。

    师爷一抬下巴,指向棉被里露出一坨棉花球的地方——图大爷趴在枕头上,将两个长耳朵折在下巴底下垫着,圆圆的小脑袋上三瓣粉白的兔唇正一张一合,缓慢的呼吸,睡颜平静而安详。

    杜云走过去捏了下他的圆尾,低声说,“走吧,我们该出去了,他肯定又忘了昨天说过的话了,我们继续假装不知道。”

    三人正打算出去,孙晓突然道,“山月禅师怎么办?如果图哥莫忘书上没记他,把他给忘了,我们该怎么解释?”

    杜云伸个懒腰,眼风扫向床上软绵绵的兔子,垂眼思忖片刻,摸了摸下巴,“如果老图没记他,就说明山月禅师在他看来也没那么重要,忘就忘了吧,至于解释,兴许山月也并不会要。”

    说完,他率先推开了门,走到二楼的走廊边往下张望。

    天灰蒙蒙的刚亮,鸟雀在清晨的薄雾中叽喳不停,客栈里静悄悄的,连小二都还没起床。

    大堂里,一张桌上的蜡烛燃成了点点滴滴的烛泪,桌旁的僧侣面容沉静,脊背挺得笔直,背对着曦光而坐,在逆光中似一尊安详坚定的神佛。

    杜云琢磨了下,掂起柜台的茶壶走了过去。

    茶是过夜的,杜云粗枝大叶,根本不在乎,倒了两杯递了过去,“禅师一夜未眠?”

    千梵没说话,睫毛细长浓密,侧脸有着精雕细琢的线条。

    “禅师这么关心老图,真是他三生有幸,您放心好了,他没事,老毛病了,睡一夜就好。”

    千梵这才抬眼看了他一眼,他的眼狭长漆黑,仿佛有一口古井含在里面,井水虽冰凉但清澈见地,纯净甘甜。

    这一眼看的杜云心里泛嘀咕,心想,欸,我又没说谎,为什么被他看得满是负罪感。

    千梵低声道,“多谢。”

    杜云摸着鼻尖,莫名感觉有点奇怪,山月禅师是替老图道谢的?还没想清楚为啥被谢,杜大人就厚着脸皮先收下了。

    “哎呀,甭跟我们客气,习惯就好,他呀就这样,有劳禅师操心了。”他一边说一边又想,我让山月禅师习惯什么,过几日等佛刹建成,他不就走了吗,怎么说着说着,老图好像被我给卖了。

    杜云心里嗡嗡乱成一团,拿眼看了看千梵,将他和图柏放在一块来回琢磨了几遍,也没琢磨出来个什么味儿,索性就决定不再提,“这次杨章案全靠禅师在,皇上才会如此痛快的替他们翻案,本官代他们谢过禅师。”

    “渡人向善,职责所在,大人无需客气。”千梵说着,目光飘到二楼一间紧闭的门上,没得到回应,略带失落了收回了目光。

    杜云没注意到他的表情,笑呵呵道,“还是要谢的,能翻了冤案全靠禅师和老图这些日子的奔波,皇上对此案处置还算满意,听说还委派了钦差来嘉奖洛安城,顺带送了佛经来给禅师。”

    千梵双手合十念了句佛号。

    大荆国的皇帝痴迷佛法是有目共睹的,对待僧人也是往死里的好,过夜的茶水下了肚,杜云心想,与其皇帝信些神棍,若能虔心向佛,向山月禅师学学也好。

    千梵与他闲聊了没一会儿,忽听身后传来平稳的脚步声,他肩膀下意识一僵,脊背愈发的笔挺起来。

    杜云抬眼看了看来人,不动声色的握着茶杯,像没看到一样低头喝茶。

    来者顿了顿,缓缓道,“杜云。”

    杜云提起的心猛地落回了原地,心想,他再一次认识我了,笑着抬头,“老图醒了啊。”

    图柏眉心紧蹙,太阳穴下隐隐埋着两条跳动的青筋,头疼病和宿醉让他不太舒服的皱起眉——早上醒来那一刻,脑中一片空白和茫然,什么都想不起来,甚至不明白自己活着是为了什么,这种感觉比头疼还要痛苦。

    他大睁着眼躺了一会儿,下意识往身上一摸,摸出那本记着他失忆前还未解决的事、失忆前不能忘记的人的莫忘书。庆幸的是,无论他病发多少回,忘了多少次,总还记得他的病,以及他这身病由来的原因。

    图柏忍着头疼和难受,将莫忘书上自己亲笔写下的人再重新记回脑袋里去——百无一用是杜云,老神在在的是师爷,天真可爱的叫孙晓。

    他晃悠悠坐在桌边,用手撑住脸,在看清楚身旁僧人的模样时,半睁不睁的眸中射出两道灿烂的星光,薄薄的两半红唇慵懒吐出两个字,“千梵。”

    杜云心里惊讶,咦,怎么认出来的?

    千梵察觉他的不同,又说不上来,只好略带担忧的回望他,眼底一片清明,“施主,头还疼吗?”

    “不疼了。”图柏摇头,暗中摸了摸胸口,笑的眉飞色舞,莫忘书上有关于这个人的只写了一句话:但凡所见,清风皓月,仅此一眼,心生欢喜。

    我一见你就笑。

    杨文晏的案子余下的事图柏不记得了,杜云也习惯性的擦屁股不让他管,和师爷做最后的梳理案情、记录详情。闲来无事,图柏蹲在暖和的太阳下望着洛安城的新衙门正一砖一瓦的修建。

    他默默看了一会儿,依旧想不起来衙门到底是给谁烧了,只好收起目光,坐在路边摘了一根野草放嘴里嚼,心里空落落的,这种间歇性失忆所带来的的后遗症总会让他在之后的日子里莫名失落和寂寞。

    杜云远远的看着他的身影,把手里的包子咬了一大口。

    孙晓道,“要不然告诉图哥我们知道了吧,这样好过每回他都苦心竭虑明明什么都不记得,却非要在我们面前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杜云撇了撇唇角,“说了等下回他又忘了,都一样。”他往路边瞅了两眼,希望路旁的草丛里能蹦出来个小白兔,被他拦路打劫走几根胡萝卜去哄另一只大兔子。

    他还没寻到,有人已经横插一脚,提着一只青竹色的小篮子走过去了。

    千梵半蹲下来,将小篮子里递过去,他背对着阳光,暖色的阳光从他的双肩倾泻,映进图柏眼中,将他的眸子照的极浅,里面有细碎金光层叠。

    小竹篮里水灵灵的胡萝卜橙净净的,散发着蔬果的清香。

    图柏垂眼看了下,心想,以前自己会怎么说?彬彬有礼的说谢谢,还是掏心窝子说就他关心自己然后趁机表白?他抬眼皮看着肤白如脂、丰神俊朗的僧人,挑了一根胡萝卜啃了一口,冲千梵眨眨眼,一切尽在眨眼中。

    他那两扇浓密的睫毛忽闪起来,莫名就把千梵忽闪脸红了,微微别开头,小声说,“先吃吧。”

    图柏心里发笑,“欸,原来以前我和他是这么处来着,这人以前也这么害羞吗。”

    见他吃的差不多,千梵低头看着手腕上的佛珠,温声道,“施主若是想说,贫僧必定洗耳恭听。”

    关于那一天他的头疼病,以及所有他想说的事,千梵想道,“跟你有关的,我都想知道。”

    图柏笑了笑,却没说什么,把胡萝卜吃光了。

    千梵微微叹口气,不动声色将失落收进了心底埋着。

    皇帝派来的使者听说是这一段时间深受器重的大臣,名叫高宸枫,此人饱读圣贤,学贯古今,并且年纪轻轻就任督察院右副都御史,前途不可限量。

    客栈里,杜云正写清单,新衙门已经修建的差不多了,有些房间收拾收拾,归置好家具就能住人了,他写了一长列递给图柏让他去买,舒服的靠回椅子上,说,“重点的事没打听吗,这位高大人可还是礼部尚书的上门女婿呢。”

    师爷揣着手,淡淡评价,“酸。”

    孙晓捂住腮帮子,“牙都快酸掉了。”

    图柏坐在椅子上,一条腿曲起来踩着椅背,要坐相没坐相,要人样没人样,都快滑到椅子下面去了,还顾着笑嘻嘻嘲笑杜云,“他一定把我沾萝卜的醋都喝干了,酸到姥姥家了。”

    千梵端坐在他身旁,无奈微笑着,伸手扶住他肩膀将他拎回了椅子。

    两天后,督查院右副御史高宸枫携圣上旨意来到了洛安城,杜云携衙门众人出城迎接。

    迎了一个时辰,那位高大人连个屁也没见到。

    图柏站在高大的城墙底下懒懒散散躲太阳,庆幸千梵受百姓相邀,去观音山设坛讲经,才不至于现在这么无聊。

    “早知道我也去听佛经了。”图柏靠在城门上,斜眼看门卫盘查进出城的人。

    听见他这一嗓子抱怨,杜云道,“说的跟你能听懂似的,你也就是看禅师——”

    他话说一半,被图柏一个手势止住了。

    图柏微微侧着头,好似在聆听什么,墨发的发梢扫着他过分俊朗的侧脸上,顺着他的动作,一阵微风佛来,虎纹平底小怀鼓清脆的声音又被重新送进风中。

    朱红飞檐下半开的门窗里,一首词押着鼓点悠悠散进洛安城。

    “昨日云髻青牡丹,桃花又红人不归,你说相思赋予谁,你说相思它赋予谁……”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相邻的书:我家店铺不打折[重生]炮灰重生后(快穿)(快穿)如何做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庶嫡女六十年代农家女(快穿)我家男主全反了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的道侣天下第一外室女我,恶女,打钱!(快穿)(穿书)助纣为虐厨娘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