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相思毒(一)

【书名: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第27章 相思毒(一) 作者:落樱沾墨

强烈推荐:活色生枭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农门青云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当赛亚人出现在超英的世界[综]     客栈外,杜云眼巴巴和送信的侍卫告了别,扭过头鼻子里喷出恶气,“绞尽脑汁才想了个借口,希望皇上老眼昏花不会细查。”他背着手,来来回回的走,气得不行,对孙晓和师爷道,“那兔子每天啃啃胡萝卜睡睡觉不行吗,不舒坦吗,你说他一只兔子还身兼数职,是闹怎样?”

    孙晓给杜云揉的乱七八糟的官袍抚平,“大人别气啦,图哥心地善良嘛。”

    “他善良?他整天欺负我,我一个书生,每天都在给他擦屁股。”杜云不忿死了,总不能见一个犯人可怜,就偷一个尸体吧,国有国法,还管不住他这个兔妖了。

    师爷揣着手,老神在在,“修衙门的钱是图柏给的。”

    图柏那点捕快的薪水才管个屁用,你杜大人是真不知道这笔钱是怎么来的吗。没了图大爷隔三差五的‘兼职’,那洛安城的衙门能修建的这么快吗,皇帝的拨款还不知道什么年月能送到呢。

    一提钱,杜云立刻就怂了,还想狡辩几句,就听师爷又道,“上一次他发病是什么时候?”

    杜云脸色微变。

    时辰向晚,天边渐渐暗了下来,一阵冷风吹过他的脖子,凉意顺着衣领钻进身上,杜云觉得有点冷,搓了搓胳膊,低声说,“快了吧,小孙,你去买点酒备着。”

    他话刚说完,就见师爷沉沉看着府衙大街的路口,道了句,“来不及了。”

    马蹄声由远及近,飞奔而来,急促的嘶鸣,前蹄高高扬起,马背上的人攥紧缰绳,轻喝一声,在客栈前精准无误的停了下来。

    杜云睁大了眼,“禅师是有…老图?他怎么了?”他问完才觉得是废话,图柏脸色苍白,紧闭着眼,额角的太阳穴微微凸起,清晰可见的浮现出隐忍的青筋,这症状不正是发病了吗。

    千梵垂眼看怀里的人,长长的睫羽在眼底落上一层阴影,他没什么表情,却能清晰感觉到身上那股气定神闲没了,将怀里的人抱紧,“大夫随后便到。”

    不知是说给谁听,声音放的又轻又柔。

    “这…”不等杜云开口,孙晓先急了,眼睛使劲瞥他二人,图哥不能看大夫的。

    杜云知他所想,递给他一个了然的眼色,“你去买酒,不用管了。”

    孙晓不放心抿起唇,飞快看了眼僧侣怀里的人,大步跑开了。

    杜云道,“不用大夫,禅师将他交给我就行,他这病您看着严重,其实没事,让本官来吧。”说着走上前去接。

    千梵微微躲了下,面色发沉,“看过大夫再说。”

    如果此时有人细看,会发现一向嬉皮笑脸好吃懒做的杜云额上竟也出了细汗,他竭力耐心道,“禅师没遇见过,其实真没事,您将他给我吧,我屋中有药,能治他的病。”

    若非亲眼所见他站都站不住的模样,千梵就信了杜云的话了,况且之前图柏也状似病发几回,可那一回都没见过杜云拿出来药过。

    “您就将他给我吧。”杜云急了。

    千梵看也不看他,抱着图柏,静静等候大夫来。

    见山月禅师打定主意不给人了,杜云心想硬抢也抢不过啊,正当他一个脑袋两个大打算求救师爷时,千梵怀里原本昏迷的人却说话了。

    图柏额头抵在那人坚实的肩膀上,鼻尖下嗅到清冽的檀香味儿,他神志还未完全清醒,头疼的快裂了,脸上却一点痛楚的表情都没。

    但凡有一丝意识,他都能将自己藏得严严实实。

    “担心我啊。”他声音喑哑,很轻。

    千梵诚实的嗯了声,低头看他,“看大夫。”

    图柏动了动,不大习惯被这种方式抱着,努力让自己放松,歪过脑袋,眯眼懒洋洋说,“……放我下来吧,大夫没杜云管用。”

    千梵抿了下唇,清澈的眸子一瞬间有点委屈,抬头看着把自己装成憨厚老实可信严肃的杜大人,实在想不明白杜云这个表情包是管什么用,他心里有一千个不情愿,仍旧将怀里的人放了下来。

    图柏轻飘飘踩着地,一手搭在杜云肩头,被汗湿的黑发粘在侧脸,衬得皮肤如雪般白,腰窄的一把就能握住,扯起唇角轻轻笑,“……听话啊,乖。”

    千梵闭了下眼,看着图柏被杜云扶进客栈,上了二楼,带进了自己的屋中。

    在屋门被关上的瞬间,千梵忽然看见图柏深深望了他一眼,随后目光恋恋不舍消失在了梨色门扉后。

    如果跟上去,有些事他一定会知道的,千梵想到。脚下动了一步,又强行止住了,图施主愿意跟杜云进屋,不正是为了瞒住他吗。

    千梵感觉自己的心浮躁不安焦灼难忍,他扪心自问,这么多年静心修佛,怎么一时间这颗心开始静不下来了。

    师爷问小二要了茶水倒上,客气道,“多谢禅师将图捕快带回客栈。”

    千梵没说话,默默拨动手里殷红的佛珠。

    事实上,杜云确实屁用都不管,他只是看着图柏满身冷汗,浑浑噩噩躺在床上,然后在孙晓买回来酒时,给他灌了两坛烈酒。

    图柏平常不喝酒,是好青年,只有头疼难忍时,借醉意压制疼痛。

    烈酒胡乱灌了满肚子,从唇角流出来的酒水和汗水打湿他的胸口,头疼的让他睡不着、昏不过去,直到烈酒上了头,开始麻木他全身的神经,图柏这才恍恍惚惚睁开了眼。

    屋子里有人轻声说话。

    孙晓抱着茶杯坐在圆桌边,低着头看茶叶在水里沉沉浮浮,“图哥真可怜。”

    杜云平静的喝茶,“这都是命,没人能一辈子都过得舒坦,当然,也没兔能。”

    图柏的脸煞白,不是喝酒不上头,而是头快疼爆了,上不了头,他眼眶红红的,又湿又红,茫然看着虚白的床帐,将自己撑了起来。

    听见动静,杜云和孙晓连忙走了过去。

    “我有话要对你们说。”图柏靠着床拦,精神萎靡,眼半睁不睁。

    杜云顿了下,“等你睡起来再说。”

    图柏摇头,“等我睡醒了,我就忘了。”他闭了下眼,“我会忘了你们的,忘了发生过的所有事,只要头疼病一发作,就记不住了。”

    杜云神色变了变,和孙晓交换了个眼神,半开玩笑道,“知道了,你这臭毛病还真多。”

    图柏抽了下鼻子,按了按眉心,一把攥住杜云的袖子,歪倒在床上,哼哼唧唧道,“滚蛋,你的臭毛病比我多。”

    “你多,你全家都多。”杜云嘿了一声,不忿起来,要不是看他病秧子一个,就撩袖子揍他了。

    说的跟他平常就敢一样。

    图柏没和他继续争下去,双眼迷离的看了会儿屋顶,扯住杜云的袖子擦了擦唇上的酒水,喃喃说,“我是一只命运多舛的兔妖…”

    杜云坐在床边,伸手撑住了脑门,这只死兔子的病是不是会传染,他都觉得头疼了,每回病发一次,他就要听一遍这畜生不要脸的自白。

    “一定是上天嫉妒本兔子的盛世美颜,才给了我这般凄惨的身世。”图柏斜斜靠在床头,胸口的衣裳凌乱露出一副坚实柔韧的胸膛,墨发扫着他的侧脸,剑眉星眸,确实有被上天嫉妒的资本。

    图柏拽拽杜云,这会儿酒终于上了头,让他苍白的脸有了些红润,“你不相信是不是,我变给你看。”

    说完不等杜云和孙晓拒绝,自顾自念了一声咒决,化成了一只雪白皮毛的大兔叽,顶着脑袋上一撮呆毛,嘟着三瓣小嘴笨拙的挪动小屁股扭了过来。

    杜云和孙晓对视一眼,飞快上去将软绵绵的大白兔蹂|躏了一番。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此时不报,更待何时。”杜云眼里发亮,捏住大兔子棉花球似的尾巴揉揉摸了几把。

    图柏的头又疼又晕,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自己那身柔顺的皮毛已经乱糟糟成一捧稻草了,他躺着追思了会儿自己说到了哪里,圆圆的兔子眼蒙着一层水雾,“你还是不信是吗?”

    杜云和孙晓蹲在床下,两人撑着下巴瞅着床上的兔子,“信信信。”

    图柏向后倒去,四爪朝天,露出纷纷白白软绵绵的肚腹,喃喃道,“那你怎么没让我给你变金子变银子,变个美人来玩玩?”

    杜云几年前第一次得知他还有这一出毛病后,确实是这么问的,哪曾想,图柏病发一回,其他事倒是忘得精光,唯有这句话却不知怎么印在了脑子里,每回都要拿出来吊打一遍杜云,提示他当初自己有多愚蠢。

    杜云努力好脾气回道,“那你给我变金山银山和美人来玩。”

    得到这句话,床上的兔子笑了,一爪子拍他脸上,在上面印了个小小梅花似的酒水印子,“傻蛋,话本看多了吧,都给你说是假的…假的…”

    杜云,“……”

    想把他卤成麻辣兔头,是真心实意的啊。

    床上的兔子怕冷似的打了个颤,孙晓趁机将他塞回了被子里,盖得严严实实,只将一双窄长粉白的长耳朵和一双黑漆漆的兔眼露在外面。

    图柏用小爪子扣住孙晓的手,半醒不醒的哼哼,“我还是个杀手,杀手能挣很多的钱……你别告诉老杜,他抓我,他是个好官……”

    听见他好不容易夸自己一句,杜云赶紧笑,图柏迷迷糊糊补上了下一句,“可惜六亲不认,四体不勤,杜云云快胖成猪了。”

    杜云趴在他那小兔牙旁边就听见这么一句话,气的马上就要撩袖子揍兔,被孙晓好劝歹劝才哄住了。

    图柏不知是醉了说些醉话,还是想借说话来分散脑中锥刺般的抽疼,断断续续和两人说着过去他每回病发都会说的话,说他是兔妖,是杀手,说他每回只能将重要的人和事记到他那贴身携带的‘莫忘书’上,提醒自己决不能忘得人。

    最后他缩成一团躲在被窝下,将长耳朵折下来抱进怀里,感觉浓重的困意席上眼帘,他清楚的明白等自己一觉醒来,除了这个病想让他记得的事之外,所有的人他都会重新忘记。

    病发不是最痛苦的,痛苦的是要将重要的人忘记,然后强迫自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面对着一个本该熟稔的陌生人。

    就在杜云和孙晓以为他快睡着时,图柏忽然睁开眼,眼底干净明亮,他怔怔的说,“对不起。”

    杜云揉了揉他毛茸茸的小脑袋,将两扇兔耳朵柔顺铺在枕头上,“没人怪你。”

    图柏闭上眼,在彻底昏迷前漆黑的画面里浮出了一个人的身姿,修长的手腕上缠着殷红的佛珠,青裟曳地,温声细语——如果好友能重新认识,喜欢的人那种感觉还能找回来吗。

    夜深露中,客栈大堂里一盏昏暗的油灯无风跳跃着,熏黄的灯影将灯下的人照的浓墨重彩,千梵低眉敛目静静坐着,口中默默诵着《清心诀》,一念便是一夜。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相邻的书:我家店铺不打折[重生]炮灰重生后(快穿)(快穿)如何做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庶嫡女六十年代农家女(快穿)我家男主全反了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的道侣天下第一外室女我,恶女,打钱!(快穿)(穿书)助纣为虐厨娘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