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鬼说(十六)

【书名: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第26章 鬼说(十六) 作者:落樱沾墨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回到七零年代六零年代好生活豪门汪日常盛世医香嫡女毒谋山村名医恶毒炮灰他弟[星际]     图柏一个‘头疼’把杜云吓咋呼了,慌慌忙忙就要买酒,“你撑着啊,要不要躺下?赶紧回屋,来,我抱你。”说着张开手就要扑过去。

    图柏眼疾手快,脑袋在千梵肩膀微微一转,斜眼瞅人,抬脚把杜云踹一边了,“滚蛋,别想着占爷便宜。”

    见他还有力气踹人,杜云眼珠子在他身上扫了一圈,心里微微松口气,掩饰刚刚自己的慌张,拽着身上的官袍,一边暗暗观察图柏的神情,一边故作满不在乎道,“赶紧起来,我是怕你占禅师便宜。忙了一夜,先回客栈吧,我去写奏折禀告皇上,杨章的冤情也该大白天下了。”

    “有劳杜大人。”千梵低声说道,杜云挥挥手,嘟囔了几句当官嘛应该的,迈着四方步摇摇晃晃走了。

    图柏瞥着杜云的背影,哼唧道“他有劳个屁,查案抓人都是你跟我干的,他也就写点东西,老杜越来越懒了。”

    他说着没听见回答,一抬脑袋,见千梵正温和专注看着他,图柏爪子摸到脸上,“我是不是特好看?”

    千梵笑着没答话,修长的手箍住怀里人的窄腰,“贫僧带施主去看大夫。”

    被美人心疼是很高兴,但看大夫就算了,图柏连连摇头,“不去不去,我又没事,我才不…”

    千梵垂眼看他,神情平静,目光深沉认真,图柏说着说着不由自主音儿就没了,莫名的,他有点心虚,挠了挠下巴,不情不愿小声说,“好好好,那就去。”

    千梵眉尖一松,退后一步,白皙的手上缠着佛珠,温温润润道了句,“施主请。”

    图柏点头,大步走在前面,用眼角瞥着身后温文尔雅的僧人,心想,“咦,我怎么有点怕他。”

    妖的病凡人是治不好的,图柏撑着脸直勾勾瞅着那头端坐的僧人,听着老大夫摸来摸去,最后憋了句,“好好休息,年轻人,火气旺。”

    图柏差点喷了,回去的路上,不断的问,“火气旺怎么办?禅师给想个办法呗。”

    他在人前对千梵彬彬有礼,偶尔还装个衣冠禽兽,暗地里却总忍不住嘴欠想撩拨几下。

    在他隔三差五不正经的滋扰下,千梵已经很快领悟过来他什么意思,涨红着脸,匆匆瞥他一眼,略带懊恼的低声道,“贫僧会念《清心诀》。”

    图柏见好就收,绝不让人难堪,立刻道,“好啊,那就有劳禅师给我多念几日了。”

    洛安城的夜晚又恢复成热闹繁华的景致,沿着城墙流入城中的护城河里飘摇着七八盏五瓣莲花灯,街上大红灯笼映着潺潺河水,倒影在水中与星光交织成一片醉生梦死。

    根据杨文晏的供词,图柏带人连夜找到了被绑着丢在一只破船上的李氏和何氏,两人平安无事,但历经丧子丧夫之痛,是否真的无事,就不好说了。

    杜云的奏折上书帝都,有千梵的信物随同,很快,皇帝便为杨家翻案,同时定下了杨文晏的罪名,秋后处斩。

    消息一出,杜云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发现杨文晏咬舌自尽在了牢中,而图柏收到了三百两白银和佣金,内容是将雇主的尸体偷出大牢,焚烧,带回渭水河畔。

    空荡荡的地牢里,只有油盏幽幽散发着黯淡的火光,杜云蹲在一间牢门前沉默了片刻,突然咬牙切齿问,“图柏死哪儿去了?”

    孙晓被杜云狰狞的样子吓一跳,师爷揣着双手,事不关己冷冷淡淡道,“图捕快请了三日的假,大人亲自批准的。”

    杜云又沉默了一会儿,最后怒不可遏道,“你大爷的,死兔子,本官真是太纵容他了,等他回来,本官就抓他去做麻辣兔头。”

    师爷凉凉看他一眼,“与其生气,大人不妨想想该如何和皇上交代犯人死在了狱中,而且尸体又不见了。”

    被故意加深的‘又’字,让杜云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走吧,你俩帮本官看看这个理由怎么样…”

    清晨,幽州渭城。

    图柏请了三日的假,独自到了渭水。

    他哼着野调,骑在一头花驴子身上,将背上的包袱取了下来,冰裂纹的黑瓷坛刚露出来,清冽的风从茫茫渭水上佛了过来。

    一只小船荡开涟漪,滑进渭水河岸边上的莲花丛中,渔女坐在船边将木梳沾湿了梳发,唇瓣倾泻出一支清越的小曲。

    图柏想起杨文晏死时大口大口的血水从唇角流出来,想笑,却又痛苦的皱紧眉,弓着身子伏在地上抱紧怀里的黑瓷坛,含糊喃喃的说,“这是我…唯一剩下的…”

    黑瓷坛里不仅有符咒,还有那个张扬好看却再也见不到的少年。

    渭水上渔女轻声哼唱,“行芷行芷,幽水静之,赵家有郞,骑射|精之,晧眸如星,衣带素赏,身可量柳,腕上衔璋…”

    靠着花驴子听了片刻,图柏扬声冲河上道,“姑娘,你的歌声太动听了,我还以为是仙女在奏仙乐。”

    小船上的渔女这才看见岸上的人,那人一身深蓝色的袍子,肩宽腰窄,墨发在清风中飞扬,身姿极为俊朗帅气,渔女红着脸,又羞又恼,“公子可别哄骗我,唱的好听的女子多了去了。”

    图柏斜眉入鬓,笑道,“可我只听过你的歌,明明就是仙乐嘛。”

    渔女被他哄的更羞了,转身躲进船舱里,从舱门缝隙里偷看他。

    “姑娘,被你唱的如此好听的小曲叫什么名字呀?”图柏摩擦着黑瓷坛,问了自己想问的。

    渔女犹豫了片刻,声音从河面上轻轻飘过来,“没有名字。”

    图柏挑眉,“那是谁做的?姑娘知道吗?”

    渔女从船舱缝隙瞅他,手里拽着一只长满莲子的莲蓬,贝齿咬住下唇,支支吾吾。

    “要是不方便我就不问啦。”图柏唇角带笑,目光放在茫茫渭水上,清风徐来,吹开他鬓角的散发,吹拂过光滑的冰裂纹黑瓷坛。

    好看的人向来难以拒绝,渔女想了一会儿,才小声说,“那我告诉你哦,你不能告诉别人。”

    “好。”

    “是一位书生写给赵小王爷的,官老爷早就不让唱了,我觉得好听,才偷偷哼唱的,谁知还被你听见了。”

    图柏忙赔礼道歉,“可以唱完吗?”

    莲花丛的深处传来呼唤声,渔女撑着小船转了方向,回头看他一眼,将后半句幽幽送进了渭水的风中。

    “…逐鹿逐鹿,鹿死成王,十年同窗,红袖有香,良辰良景,与君共赏,同心同结,誓盟鸳鸯…”

    歌声散进幽州渭城安详的岁月里,连同一把纠缠不清的骨灰沉进了涟漪阵阵的渭水深处。

    图柏在渭城转了一圈,买了香山古树茶给千梵,取了两匹布让孙晓和师爷带回家做衣裳,最后蹲在人来人往的熏肉铺子外头等掌柜的现熏猪大腿肉带给杜云云。

    街对面的铺子里,麻辣兔头呛人口水的花椒味飘出来,图柏揉了揉鼻子,心想,“我要是去买点麻辣兔头,会不会显得太凶残了?”

    那何止是显得,简直是惨无兔道,图柏心里挣扎片刻,最后还是放弃了,“兔兔这么可爱,我怎么能吃兔兔。”

    他带着骑着小花驴驼着两大包东西,喜气洋洋赶回洛安城,路上心里还想着,要编个怎样的借口解释一下自己这几日去哪里了,沿着护城河刚到城门口,就听见一阵嘈杂喧闹声。

    城楼底下拥挤着一群人,都仰头不知在看什么,图柏顺着众人视线抬头,瞳仁微微一缩。

    高大灰白的城墙上站着个身穿大红嫁衣的女子,在他抬头看去的瞬间,纵身跃了下来。

    人群里发出吸气的声音。

    图柏一脚踩在花驴子身上,飞身扑上去,脚尖在城墙上猛地一蹬,借力向上一纵,指尖摸到了火红的嫁衣,他一把攥住,抓过那女子的腰,将她带进了怀里,在半空中回力转了个圈,这才慢慢飘落了下来。

    众人爆发欢喜的掌声,“呀,原来是图捕快。”“幸好图哥哥来得及时。”“图爷的功夫真俊。”

    图大爷连救人也救的花哨好看,自顾自耍了个帅,正欲低头去看怀里的女子,熟悉的刺痛刹那间涌进了脑中。

    这一回,不再是他能忍过去的,而是钻心蚀骨般尖锐叫嚣的疼强行劈开他的头颅,像是有一把刀刃正一寸一寸劈开他的骨骼,豁开他的血肉强行挤进他的脑中,头疼的快要裂开了。

    他几乎顷刻之间冷汗就湿透了衣裳。

    看热闹的一人叫道,“咦,这是还梦楼的歌娘秦初新,你们来认认是不是。”

    另一人道,“我我我没去过还梦楼,媳妇,我真没去过,不认识啊。”

    怀里的女子满脸泪痕,昏迷不醒,图柏强撑着头疼,声音沉沉的,“……劳驾让让。”寻了棵柳树,将秦初新放在树下,额上的冷汗滚入眼睛里,原本清澈狭长的眸子红的吓人,他几乎看不清眼前的人,只能勉强眯眼环顾周围,“帮忙去衙门找杜大人,我…”

    他弯腰打算去查看秦初新的情况,脚下却猛地一个踉跄。

    千梵本在城北临时搭建的庙宇里讲经,听闻城门外出事时就赶了过去,却没想到刚越过人群就见到这一幕,他心里猛地提起,大步冲过去在那人摔倒的瞬间,将他抱进了怀里。

    图柏头疼欲裂,咬紧牙关,让自己急促呼气而不吸气,刻意将胸腔里的空气都排出去,在胸口制造出窒息感,才勉强将头里的疼压回去了些,苍白着脸还要扯出笑,“欸,千梵?好巧啊。”

    “又头疼?”千梵只觉得怀里的身子紧绷着,发颤着,他再也沉静不下来,有些咬牙切齿道,“施主这样子真的是火气旺吗。”

    疼痛狠狠戳着图柏的神经,冷汗沾湿了鬓角的墨发,他快神志不清了,靠在他怀里胡乱嗯嗯,“烧到脑袋上了,你给我念经,我就……”

    声音愈来愈小,千梵几乎听不清楚他在喃喃什么。

    “禅师,图捕快这是病了?”众人的注意力顿时换了地方,纷纷落在图柏身上七嘴八舌询问起来。

    千梵感觉怀里的人像是从水中捞出来般,汗涔涔的,他眉头狠狠紧锁,弯腰将图柏横抱了起来,面色冷峻,横扫路旁,低声道,“贫僧带他走,烦请诸位将他救下的姑娘送往衙门。”

    说罢,一摆衣袖,翻身跃上路旁的一匹马,一只手将图柏稳稳搂在怀中,高高扬起马鞭,如离弦箭矢冲进了热闹的街市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相邻的书:我家店铺不打折[重生]炮灰重生后(快穿)(快穿)如何做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庶嫡女六十年代农家女(快穿)我家男主全反了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的道侣天下第一外室女我,恶女,打钱!(快穿)(穿书)助纣为虐厨娘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