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鬼说(十二)

【书名: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第22章 鬼说(十二) 作者:落樱沾墨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六零年代好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豪门汪日常山村名医嫡女毒谋恶毒炮灰他弟[星际]回到七零年代     洛安城又是一夜漆黑,空荡的街巷悄无一人,夜风吹过地上的落叶,发出沙沙沙拖动的声音。

    昏暗的巷子里,一人猫腰将脸贴在墙上,听见女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若有若无飘了出来,他努力把脸抵在冰凉的墙壁上,恨不得自己能顺着这些砖瓦石灰的缝隙钻进去,也跟着享乐一番。

    “草,老子在外面吹凉风,你们在里面快活,等干完这一票,老子弄死你们。”说话的正是白日里跟踪图柏的人,他裹了裹身上的道袍,听见一声女人高扬的尖叫,道士嘴上骂着‘浪蹄子’,却又重新将脸贴了过去,露出猥琐的笑容。

    就在他刚靠过去时,忽然嗅到一股腥湿的气味,味道愈飘愈近,愈来愈浓,他感到有些冷,跺了跺脚,原本干净的地面竟发出像是踩在泥坑里的黏腻声,道士低下头,昏暗的月光下,一滩水渍像是有生命般慢慢朝他流了过来。

    道士心里好奇,弯腰伸手摸了一把,就着月光看去,顿时瞳孔一缩,“血!”

    这时,一只干枯的白骨不知从何处探了出来攥住道士的脖子,将他的尖叫声掐断在了喉咙中,道士软绵绵栽进了血水里。

    那只枯手从他的脖颈湿漉漉滑到了肩上,在一侧肩膀停顿片刻,突然撕裂了他的血肉,生生拽下来一条臂膀。

    道士竟还没有咽气,倒在血泊中,眼睁睁看着他的手臂随着黑血飘到了一人脚下,他的瞳孔最后一次放大,看清了那个人的模样。

    是他白日里无意中迎面撞上的男子,而那条臂膀就是相碰撞的地方。

    男子一身黑衣,苍白的双手捧着冰裂纹黑釉坛,他垂眸看着躺在脚边血淋淋还在抽搐的断臂,漆黑的眸子毫无波澜。

    直到地上的黑血缓缓流到了他的脚边,他像是怕脏一般后退了半步,目光在那泊黑血上扫过,死水般的眸中起了一丝涟漪,就像一滴水落进了水面,细微的几乎看不见。

    片刻后,他捧着黑釉坛,转身走进了黑暗中。

    第二天,图柏是在杜云撕心裂肺的嚷嚷声中爬了起来,他揉着涨疼的太阳穴,心中庆幸千梵住隔壁,不用遭受杜云的惨叫洗礼,“你老母猪上身了?什么时候烫猪毛叫我一声,我亲手给你拨。”

    杜云嚷道,“死人了!赶紧醒醒神跟本官走。”

    图柏自以为红颜薄命,多舛的命运作祟,这几日醒来总是头疼欲裂,万根针扎般的疼,他倒吸着气,眯眼胡乱拽了件衣裳披在身上下床,晃悠悠朝外面走。

    客栈里聚集了不少的人,脚步声,说话声,杜云的训斥声,图柏按了按刺疼的额头,脚步踉跄了下,刚想伸手抓住什么扶,腰间便被搂住了,一股清冽的檀香飘至鼻息,图柏闭着眼咧嘴笑,“不修早课了?”

    千梵柔声道,“补。”侧头看着他苍白的脸庞,眸中掺上几分担忧,“施主可还行?”

    图柏额角鼓起,白皙的肌肤下青筋紧绷,嘴上却挂着揶揄的笑,安心的任由他搂着,低声说,“千梵啊,什么时候都别问男人行不行。”

    离客栈不远的地方发生了杀人案,客栈里外都被出来的老百姓占满了地方,官府正在努力维持秩序,杜云站在人群里指挥捕快确定案发地点,保护案发地,将看热闹的百姓进行疏散。

    千梵从残肢血泊中收回视线,疑惑问,“为何?”

    图柏没料到他连这么明显的黄腔都没听出来,被噎了一下,心里想,“千梵可真是一朵干干净净的小青莲。”

    小青莲温柔沉静,不是什么都不懂,而是没料到图柏竟然光天化日、一大早的就开这种玩笑,眨了下眼,跳过‘行还是不行’这个话题,说,“贫僧扶施主回房休息。”

    图柏这时已经缓过神了,脑袋上的锐疼慢慢消了下去,重新潜伏进骨血深处,他睁开眼,俊美的眸子带着疼痛过后的慵懒,刚想说话,就听人群里的杜云扯着脖子喊道,“磨蹭什么,麻溜滚进来。”

    看热闹的百姓你挨着我我挨你探长脖子往里面瞧,图柏仗着身高,瞥见里头一地的血呼啦,他扒拉着人群,狭长的眸子飞快掠过一周,没看见可疑的人。

    “都回去都回去,死人有图爷爷好看吗,一大早上就看这玩意儿,等会儿还吃饭吗,哎,王叔,脚都快踩着血了,你闺女不都要生了,您老可让让吧,别碰着了晦气,带回家了。”

    看热闹是回事,误沾了晦气就得不偿失了,听见他这么说的婶婶伯伯立刻散了,生怕什么脏东西沾到自己身上,路过千梵,还稽首相拜,有个常好做媒的婶子瞧见他俩,笑道,“别说,死人还真比不上图爷和禅师好看,这模样俊的。”

    图柏把千梵挡在身后,“夸我就行,山月禅师不靠脸吃饭。”

    粘稠的血水将尸体糊在地上,松垮的道袍浸泡在血水里,隐约还能看出来样式,尸体脸色青灰,眼珠凸起,扭曲恐惧的表情僵硬在脸上,显得格外凄厉渗人,一条断壁躺在离尸体三丈远的地方,散发着一股浓烈的腥味。

    杜云走过来,“死者不是本地人,半个月前和师父来的洛安城,居住在距府衙大街三条街的东河街,其师父自称是木寂真人,有降妖除魔的本事,每日清晨会在东河街上免费分发平安符。”

    图柏心想,母鸡真人?我还是公兔呢。他在尸体周围看了一圈,没发现疑点,想说话,听见一声嚎啕传了过来。

    来人是个中年男子,有张嶙峋褶皱的大长脸,上面稀疏留着一撮山羊胡,手上握着一柄灰白的拂尘,嚎啕的时候只听声音不见眼泪。

    “徒儿啊,你死的好惨,为师一定要为你报仇。是谁杀了我徒儿?”木寂真人远远站在血泊外面哭喊。

    “正在查,来,道长配合一下,看看尸体有没有异常。”图柏蹲在尸体旁,抬头道。

    木寂真人干嚎的一把真情,脚下却丝毫不往那边挪一步,闻言还干笑一下,“大人看就行,我只是个道士,查案也不懂啊。”

    图柏眼角吊起,斜睨着他,“那好吧,我见道长师徒情深,还以为你要抱着尸体哭一会儿。”

    周围有人议论起来,指指点点说感情也就不过如此。

    木寂真人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图柏假装没看到,认真点点头,“不看就算了,道长和我回去一趟吧,有些话要问。”

    太阳明晃晃挂了起来,地上粘稠的血被一晒,散发出浓烈的腥味,杜云皱着鼻息嗅了下,眉头拧了起来,他转头去看图柏,图柏正审问木寂,只好把目光投给千梵,寻求赞同。

    千梵很给杜云面子,点了点头,听见不远处的图柏诧异道了句,“外面黑咕隆咚的,在外面溜达?什么癖好。”

    木寂干笑,“有劳,有劳。”

    千梵顺着尸体的方向看了眼他们落脚的客栈,眼里一闪,此人就是跟踪了他们好几天的人,怪不得会死在这里。这条窄巷离客栈最近,平常就来的人不多,躲在此处往外面张望,恰好能借着墙壁将客栈来往的人看的清楚。

    道士为何会跟踪他们?千梵走到尸体旁若有所思端详,尸体皮肤青灰,歪斜倒在地上,窒息而亡,脖间却没有掐痕,还没死透的时候被凶手扯断了手臂丢在一旁……

    “禅师有何发现?”杜云从屁股后面冒出来,手里不知从哪抓了把瓜子,趁老百姓都走了,捕快封锁现场,呱唧呱唧嗑个不停。

    千梵看他一眼,“他有可能是跟踪图施主和贫僧的人。”

    杜云咂了下嘴,“说说禅师的想法。”

    千梵又看他一眼,“地上的腥味不是血的味道,跟水鬼身上一致,死者死于窒息,脖颈没勒痕,喉骨却全断了,如同被人箍住喉部掐死一般。水鬼是怨气所凝,并无实体,如果是它所为,的确能有此伤口。”

    见他瞧了自己好几眼,杜云往自己身上瞅了一圈,他寻思自己还没人家好看,应该不是看脸,也就手上多了兜瓜子。于是他给千梵手里塞了一把。

    出奇的,这位清风仙骨的人竟然接下了,握在修长的手中。

    “老图说冤有头债有主,莫非这道士和当年水鬼溺死有关?所以水鬼杀人报仇?”杜云捏着下巴,“这就不太好查了,况且本官觉得,水鬼这次杀人也显得太粗鲁了些,它和他背后的人费尽心思制造意外去伤害小丫头,现在却光天化日直接动手杀人,明显不同于之前的风格,不像预谋,更像泄愤,禅师觉得这是为何?”

    千梵摇头,清俊的眸中掺了分疑惑,他也没想通到底是为何。杀了这个人,剥离残肢弃之一旁究竟是为了什么。

    想不通就暂且往一旁放放,千梵低眉敛目,为死者诵了《往生经》。

    图柏问完了话,让捕快带木寂再去辨认尸体和现场。木寂真人脸皱的像鸡屁股,“大老爷,我什么时候才能走?”

    “确定你没嫌疑再说。不过听说道长不是会降妖除魔吗,洛安城里闹鬼的事您听说了吧,杜大人正想寻求道长帮忙呢。”

    木寂真人本追着图柏问,听见这句话脚步猛地一滞,站在原地,满是褶子的脸上露出双浑浊乱飘的眼睛,他像是费尽心思才将眼珠子定住了,喉结滚动,咽了下吐沫,才干扁扁道,“哦,好、好。”

    尸体到了午时开始生出尸斑,死人特有的味道弥漫开来,杜云指挥捕快收拾现场,吆五喝六快忙死了。

    像这种粗活重活图柏从来不干,向千梵招招手躲到了阴凉树下,怀里揣着一只路过的小白兔,死不要脸的从一口小兔牙里扣人家吃了一半的胡萝卜。

    千梵走过去递给他一把东西,换回了哼哧哼哧生闷气的小兔子。

    图柏低头一看,是一捧剥了皮的咸香瓜子。

    他唇角扬了起来,目光深邃漆黑,阳光在黑色的瞳膜上渡了一层晶莹剔透的流光,“多谢。”

    千梵俊颜微红,不敢再直视他的眼睛,但出于礼貌,小声回了句,“举手之劳。”

    小兔子在图柏手心晃尾巴甩耳朵还会磨牙生气,进了千梵手里立刻怂成了一坨棉花,瑟瑟发抖,跟被人欺负了一样,千梵哭笑不得,只好将小兔子放回了路旁的杂草丛里。

    “图哥,终于找到你了。”孙晓气喘吁吁跑了过来,胳膊下夹着一本册子,气都顾不上喘匀,说,“你和禅师猜的没错,先前中尸毒的人已经全好了,除了何强夫妇,医馆的大夫说,他夫妇二人身上直到现在还有大片类似尸斑的乌青,不知道为什么,一样的药放在他们身上就不灵光。”

    “慢点说。”图柏给他顺后背。

    孙晓摆摆手,“我去寻他俩,但是没找到,偶然得知了个事,何强也是幽州渭城人,他是和许本昌先后来到洛安城的,但奇怪的是,我问了街坊,大家都说觉得他俩关系不好。”

    图柏拧眉,“怎么不好?”

    孙晓道,“很少见他们说话,他们两家住的很近,又是同乡,我怎么想都觉得奇怪,你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怎么没泪汪汪?不汪汪就算了,许本昌杀了小石头,而何强竟然还去照顾他的妻子。”

    孙晓抹把脸上的汗,“还有,哥,你不是说李氏疯了吗,我路过的时候就买了糕点去看看,谁知李氏家门紧闭,邻居说好几天都没见人了。哥,李氏和何强夫妇都失踪了!”

    图柏眉骨狠狠一抽,嘴上怒骂一句,将瓜子仁全部倒进嘴里,冷声道,“找几个兄弟跟我走,妈的,敢跑,抓回来炖汤!”

    他横眉冷眼,身后跟着几个挎着大刀的捕快气势汹汹向杜云走去,准备汇报行程,调知府手令关闭城门,谁知还没走过去,杜云身旁的男人突然瞪大眼,狠狠推了他一把,转身就跑。

    木寂真人见一队捕快朝自己奔来,以为自己干的腌臜事败露了,吓得立刻扔了拂尘,撒丫子就跑,宽大的道袍迎风飘起,活像一只炸着翅膀的老母鸡,千梵从天而降,青裟轻盈,屈指一弹,木寂就一头栽到地上,栽成了狗吃|屎。

    图柏蹲在地上一把拽起他的领子,完全没刚刚问话时的好脾气,凶神恶煞道,“跑啊,你跑啊,你敢跑,我就敢给你抽成肉馅。”

    杜云,“……”

    杜大人连忙转头面向又靠拢过来的老百姓,笑呵呵说,“吓人的,本官从不殴打犯人,真的,不信你们地牢一日游瞧瞧。”

    木寂道长惨叫,“坟不是我挖的,真不是我,那俩娃的尸体在仓房,你们放了我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相邻的书:我家店铺不打折[重生]炮灰重生后(快穿)(快穿)如何做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庶嫡女六十年代农家女(快穿)我家男主全反了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的道侣天下第一外室女我,恶女,打钱!(快穿)(穿书)助纣为虐厨娘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