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鬼说(六)

【书名: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第16章 鬼说(六) 作者:落樱沾墨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嫡女毒谋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六零年代好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恶毒炮灰他弟[星际]     千梵觉得自己疯魔了,怎会看几眼兔子也觉得心跳加快。

    图柏生怕自己原型被发现,后腿用力蹬在他手臂上,趁千梵不注意,跟一只离弦的箭,奔出了众人的视线。

    须臾后,有人摇摇晃晃走了进来,伸个懒腰,“咦,你什么时候来的,我刚刚在外面睡着了。”

    千梵站起来,一抬眼,看见头发乱糟糟的蓝衣青年,图柏像是被狠狠蹂|躏过一翻,衣裳不整,头发胡乱翘着,后者还不自知,以为潇洒的勾起唇瓣,“怎么了,我太好看了吗?”

    千梵无奈,伸手帮他将额前的散发佛过,“刚刚有只……”顿了顿,“无碍,施主尚可还好?”

    图柏翻身坐下来,“好的不能再好了,现在只等人都出来。”

    山洞外的堆堵的巨石在众人日夜不停的砸磨下,竟也一点点分崩离析碎了开来,等山洞前轰隆一声,千梵飞出佛珠,挡开纷纷扬扬掉落的石块,一阵尘土飞扬之后,洞口终于露出了一片可容纳人出去的漆黑。

    山洞里传来相拥而泣的哭泣声,图柏笑着弯腰捡起一根草茎,带着身后一大帮小孩率先跑上了回家的路。

    三天后,临封县衙前,李年送图柏二人离开。

    走之前,图柏抱着一截山中拾来的横木骑在马上,似笑非笑道,“李大人,杨家坡山洪多年未发,你可知为何?”

    李年满脸堆笑,“杜大人治理有方,有方。”

    图柏摇摇头,“这是我进山时捡到的横木。”他将木头举起来,“你瞧这截面,是锯子锯出来的,我问过杨村长了,他说,这山中的木材在今年四月已经被陆续砍了。”

    李年笑不出来了,额上尽是冷汗,他拼命的擦,却怎么都擦不干。

    图柏说,“我又问过伐木匠人了,听说这些木材是被砍了去建造庄园去了,就是杨家坡村民现在暂住的地方,李大人你可知庄园是何人的?”

    李年彻底站不住了,扶着衙门的大门,浑身哆嗦,牙关打颤,下人赶来去扶他,被他一把挥开了,李年磕磕绊绊走到图柏跟前,扶住他的马,结结巴巴说,“我知道错了,我我我就错了这一回儿,图捕快,您和大人说说,放放放了我吧,庄园我不要了,给杨家坡的村民住了,老夫真的错了。”

    千梵垂眼道,“施主,身外之财何需眷顾。”

    图柏拍拍李年肩膀,“李大人记住这句话,我保你一辈子安好无忧。”

    说罢,一扬马鞭,飞蹄离开。

    图柏和千梵先行一步,师爷和孙晓留在临封县处理杨家坡村民余下的事,临出城前,图柏绕道城门口一道热闹的大街去买了一盒画了美人图的香脂膏和麦子浆熬出来的秋稠糖,“栗子糕算是帮了大忙,我买回去犒劳香香和小石头。”

    千梵笑下,口中突然被塞进了一块秋稠糖。

    “黏牙,好吃。”图柏舔了舔刚刚碰到他唇瓣的手指。

    千梵脸骤然一红,别过头去,又恍惚一愣,想起那一日在那只大兔叽身上涌出的感觉竟和眼前这人给他的感觉一模一样。

    图柏驭马走到他身边,“怎么了?”

    千梵愣愣看他,“无…无事。”

    “那我们就走吧,早回早休息。”

    千梵垂下眼,“好。”

    他们悠悠穿过街市,路上偶尔信男善女伫立见礼,千梵双手合十向其一一还礼道过。

    回程时天朗气清,风轻云淡,不像来时那般紧急,图柏倒骑着马,嘴里叼了一根路上草丛里扯的甜草茎哼哼唧唧,他舒服躺在马背上,想起来什么就说什么,从洛安城的风土人情到知府杜云的龟毛癖好,嘴上跑马,说到兴头,就哈哈大笑,常引人侧目观看。

    三天后,他们回到了洛安城中。

    高大的青灰色城墙伫立在夜色之下,月明星稀,银光洒在小路上照亮了一片雪白。

    他们回的迟了,城门早已紧闭着,图柏是官府的人,身上有令牌,可令守门将士为他们开门。

    但不知道为何,图柏叫了两三声,高大的城墙上都无人应答,四周黑漆漆的,连一点灯火都看不见。

    “不应该啊,平常他们都会放两个人彻夜点灯守门。”图柏道。

    千梵想起他们离开时大雨瓢泼那夜,城墙上也燃着幽幽橘色烛光,忽明忽暗在风雨中飘摇,好像下一秒就会熄灭,但直到洛安城消失在身后,那盏烛灯仍旧亮着,好像在目送旅者离开和游子归来。

    “我们进去?”千梵低声说。

    图柏点头,和他一同将马栓在城外的路上,他二人有武功在身,即便不走门也能穿梭自由。

    将袖子撸起来,图柏伸出手,“跑了一路了,我带你,你刚好省点力气歇歇。”

    千梵眸色在黑暗中明亮耀人,他抿了下唇,红着脸将手递上去,在图柏用力之前先将人拽进了自己怀里,脚下轻踩马背,犹如一道惊鸿,裟衣翻飞,轻松跃入了城中。

    图柏只觉得鼻息一阵清香飘过,双脚便稳稳落到了地上,被人反将了一军,图柏整了整袍子,揶揄道,“山月禅师可以啊,你——”

    他看见千梵僵硬的侧脸,顺着他的视线往城中看去,想说的话顿时消匿在了喉中,眉宇随即拧了起来。

    原本的万家灯火化作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四通八达的街道上,家家户户门扉紧闭,不见人踪,就连彻夜不灭的酒楼歌舞阁也好像停了业,再也听不见一夜小曲咿呀唱到天明。

    风从街巷吹来,呜呜咽咽,带着一股诡异的寂静。

    图柏走了两步,停下了,四周太|安静了,反而显得他的脚步声格外明显,“怎么回事。”

    他们才走了十天啊,怎么繁华热闹灯红酒绿的洛安城就不见了,过去这个时间,图柏和杜云孙晓师爷看完卷宗出来,还能在路旁喝上一碗热腾腾的丸子汤。

    而此时却连半个人都看不见。

    图柏眉头愈拧愈紧,手背一热,是千梵握住了他。

    “莫急。”

    图柏点点头,“我们回客栈去问问老杜。”

    “嗯。”

    两人施展轻功,披着夜色转眼到了杜云落脚的客栈,衙门还没修好,他们都要在此居住好长一段时间。

    客栈大门紧闭着,从门缝望里看,四周也是黑影憧憧不见一丝光亮,原本客栈小二总会在大堂里撑一盏油灯,方便想打尖住店的旅人寻到地方,但现在却异常的和整座洛安城一样。

    门不能强行开,图柏和千梵翻墙而入,悄无声息潜进了房间。

    屋里,杜云打着呼噜,踢开被子,正吸足了气准备下一番呼噜时被人捏住了鼻子。

    杜云一颤,浑身顿时倒竖起一层鸡皮疙瘩,他惊恐大叫起来,“啊啊啊啊不要找本官,本官行得正坐得直,一身正气吓死你!”

    “噗,正气要这么管用,以后你别躲我身后。”图柏斜倚在床头笑出来。

    听见他的声音,杜云愣了愣,然后长长呼出一口气,从床角爬了出来,八爪鱼似的抱住图柏,在他身上摸索一翻,像是再确认是否真人,“老子信了你的邪,胆儿都被你吓出来了,禅师呢,山月禅师也跟你回来了?”

    静静站在黑暗中的千梵这才出声,“杜大人,贫僧失礼了。”

    图柏道,“你确定是胆被吓出来,而不是那啥吗。”他走到桌边摸索火折准备点火烛。

    “别别,别点。”杜云连忙叫住他。

    图柏嗯了一声,问,“为什么?对了,我和千梵回来时发现城里有些不大对劲,发生什么事了?”

    杜云摸黑披上外套,又摸黑给自己倒了杯茶压惊,喝罢才道,“不为什么,啥事也没发生,你们一路累了吧,赶紧回去睡吧。”

    他非练武之人,视力没图柏二人好,在屋里走的跌跌撞撞,纵然如此还坚持不懈道,“别点烛火,这么晚了,大家都睡了,你这不是扰民吗。”

    推开门,在走廊里跟瞎子一样摸到千梵先前居住的客房里,杜云翻箱倒柜,将里头的油灯烛火和火折子都裹进怀里,把千梵请进房中,“禅师路途奔波,累了吧,您先休息,我们就不打扰了。老图今夜别走了,你跟我先凑合凑合。”

    图柏疑惑看他艰难抱着东西,闻言,扬眉道,“我不和你睡,我和他睡。”

    杜云,“这怎么好意思,打扰禅师,还是…”

    图柏在黑暗里一咧嘴,“好意思啊,我们俩早就睡过了。”

    杜云脚下不知道绊住什么,咕噜铛和灯器摔成一团,图柏去扶他,“你说你,点个蜡烛不行吗,能打扰到谁。”

    杜云感觉图柏去摸他的灯器,连忙将地上的鸡零狗碎抱进怀里,震惊说,“睡睡睡睡睡过了?”

    图柏摸着下巴,“就是我睡地上,他睡床上那种睡,不然你以为是什么睡?”

    “哦哦。”杜云叫起来,他叫的倒是不怕打扰别人,“我想的也是这种睡,既然如此那你们快点睡,我就不打扰了。”

    说完他又往桌子上摸索一翻,将所有能照明的东西都收进怀里,跌跌撞撞冲出门外,一脚将客房的门带上。

    门关上时发出闷闷一声响,图柏在黑暗里说,“他真的觉得点个蜡烛会比他这一脚更打扰到别人?”

    千梵端坐在桌边,静静说,“杜大人未说实话。”

    洛安城并不是没事发生。

    图柏点头,推开窗户,夜风佛来,洛安城中一片漆黑和寂静,“不过看他的样子,应该也不是大事,否则他不会瞒着我。”

    千梵不置可否,看见图柏将被褥抱出来铺在地上,想到刚刚他说的那句话,千梵心里一阵异样,他想开口,就见图柏舒服的躺了下来,歪着脑袋道,“我刚刚胡说的,你别放在心里,我也就在老杜面前胡言乱语吓吓他,以后出门了,我还是会谨慎措词,不会让你难堪。”

    他对杜云说的那话容易引人想入非非,他再不要脸也知道和僧人开这种玩笑不大好,佛门子弟清修苦练,戒的不正是七情六欲,这种话万一传出去,流言蜚语,以讹传讹,怎么讲都对千梵声誉不好。

    图柏在心里想的很周全,他喜欢他,会敬重他的一切,自然连千梵的名誉也要维护的一丝不漏。

    千梵没料他心思这般细密,他是出家人,本就不会在意沽名钓誉,但见他如此小心翼翼,千梵心中发暖,不知该怎么对待这个四五不着调的青年。

    “睡吧?”

    “好。”

    一夜无话,转眼便到天亮。

    图柏迷迷糊糊睁开眼,床上的僧人已经开始习早课了,他翻身趴在被窝里,托着腮帮子目光贪婪的将那人从头看到尾。

    千梵晨修时格外专注,并不会受周身的闲事打搅,所以图柏更加放肆起来,在脑袋上化出粉粉长长的兔耳朵,将竖着的那只折下来,用手指撸着兔耳朵柔软的边缘。

    想到这里不小心撞上过千梵水色的薄唇,图柏一阵心神荡漾,盘腿坐在地铺上,眯眼望着不远处铜镜里的自己。

    镜子里的蓝衣青年生的丰神俊朗倜傥潇洒,一头墨发上顶着两只一折一竖的粉白长耳朵,他晃晃脑袋,兔耳朵跟着卟棱卟棱。

    图柏心生感慨,摸着下巴想,“图哥哥真俊啊。”他将那只软塌榻垂在眼旁的右耳拽起来,试图让它竖起,但一松开,就又趴了下来,图柏摸着兔耳根处明显的折断痕迹,眸中闪过一丝黯淡,“再竖起来又能怎样,折了就折了吧,反正——”

    最后几个字被他无声无息咽回了肚子里,图柏撸着耳朵沉默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相邻的书:我家店铺不打折[重生]炮灰重生后(快穿)(快穿)如何做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庶嫡女六十年代农家女(快穿)我家男主全反了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的道侣天下第一外室女我,恶女,打钱!(快穿)(穿书)助纣为虐厨娘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