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鬼说(五)

【书名: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第15章 鬼说(五) 作者:落樱沾墨

强烈推荐:恶毒炮灰他弟[星际]不死佣兵六零年代好生活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回到七零年代     世间哪有那么多兴风作浪的妖怪,能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他们从兽态修成人形用了好几百年,好不容易才在身体中结出妖丹,这妖丹根本没有凡人所想的那般厉害,仅是存了些精怪的灵力之气,好供他们在人与兽态间任意改变。

    修炼百年能化而成形,修炼千年能略施薄技,修炼万年才能腾云驾雾,而且听说还飞的特别慢,特别消耗灵力,根本没屁用。

    都说妖怪特别厉害凶残,纯属讹传,图柏心想,灵力要多重要啊,他一只妖修到现在,也就是够他变来变去,好去人间偷些蔬果吃得痛快。

    凡人那般聪明,还衣食无忧,尚不能达到人人修炼成仙的地步,像它们这种连吃的也要担忧的小动物,不仅要顾着自己的肚皮,还要防范沦为其他猛兽的盘中餐,更是要处处躲着凡人,生存如此艰辛,能活个小百年,修成人形都算是艰难了,更别提还要消耗灵力去作弄凡间,闲的蛋疼吗。

    图柏嘟囔道,“我就想不通了,书生将妖怪编排的那么厉害做甚么,小爷本就是个兔子,难不成变成人就更厉害了?变成人就不是兔胆了吗,都是瞎胡说。灵力和男人的精气一个毛样,会用完的啊。”

    消耗灵力让他脸色发白,图柏脚下虚浮往林子外走,晕乎乎的想,“以后小爷的灵力还是用来变人吧,别跟话本里学了,招风唤雨去救人,根本不是兔子干的事。”

    他脚步蹒跚刚飘出来,手臂就被人扶住了。

    千梵关切望着他。

    图柏瞥了眼不远处顶着乱糟糟鸡窝的人,噗嗤笑了出来,拍拍千梵的手背,说,“我没事,不知道哪刮来的妖风,小爷我刚蹲下,就被刮了个人仰马翻,幸好还没那啥,要不然就那啥四溅了。”

    千梵将他看了一遍,“无碍?”

    图柏戳着他胸口吃饱的小兔子,“无碍无碍,幸好我抱住了一棵大树,才没被风刮跑,快搬石头救人吧。”

    错一步让开,露出巨石堆积的山洞,千梵道,“洞口的石块被风刮下来了些。”

    图柏走上前一看,原本被堵的严严实实的山洞还真露出个不大的缺口,“哟,这该死的风还做了件好事。”

    听到这一句,千梵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

    缺口里,一个憔悴的壮年男人将身子探了出来。

    “我过不去。”杨通缩回脑袋。

    缺口太小,而堵住山洞的又是几块巨大岩石,一时之间除了这个小缺口,他们已经再弄不来更大的缝隙让人钻出来了,图柏招来的妖风也就刮掉了这一个小口子,算得上不容易了。

    杨通让开缺口,图柏探进脑袋,看见空荡的山洞里坐满了杨家坡的村民,老的少的,男的女的,皆是虚弱的靠在洞壁上,用期待的目光望着他。

    洞里潮湿,有水,村民应该是靠着洞中的水和慌忙中带着的吃的熬到了现在。

    图柏缩回头,说,“李大人,知府大人派来的人应该已经在路上了,我留了记号,应该不久就回到。”

    李年饿的有气无力,“多谢图捕快。”

    图柏转头道,“缺口太小,只能让孩子先出来,杨村长,你数数村里有几个孩子,我们先将小孩安排好,等救援来了,我们再想其他办法。”

    杨通连忙道,“好,我们听您的,山洞里有二十三个小孩,大的十二三,能给大人帮个手,最小的是王婆婆家的孙子,才两岁。”

    图柏颔首,往怀里摸了摸,摸出最后剩的四个栗子糕递进去,“给撑不住的人分下去。”

    李年看见那几个栗子糕,拼命吞咽下口水,“对对,快点吃,先把孩子弄出来。”

    从发现洞口到现在,已经又过去了半日,太阳明晃晃挂在碧空如洗的天空,图柏擦了下额头的汗水,脸色白的更加厉害。

    先前他还能撑得住,现在灵力消耗让他的体力流失极快,图柏好几日没休息好,也未吃过东西,一时之间就有些头晕气闷,阳光晒的他睁不开眼,脚下踉跄半步。

    “图施主。”千梵发现他的异常,将手中接下的小孩递给他人,扶住了图柏,将他带下巨石堆,走到一旁的野草地里,扶着他坐在一块石头上。

    任他扶着,图柏嗅到千梵身上的檀木香味,顺势把脑袋靠在千梵腰上,暗自偷摸占了个便宜,占完后心想,“坏了,我还没干什么就体力不支,他会不会觉得我不行啊,不妥不妥。”

    就要站起来。

    “坐好。”千梵声音低沉,不容拒绝,将他按住,单膝跪在他身前,摸了摸图柏的脑袋,“头昏?还有哪里难受?”

    图柏发现自己最怕他这种口气,立刻乖乖让他检查了全身,“我就是有点饿,没其他的事。”

    千梵环顾四周,周围是高高耸起的山峰和林子,“贫僧去寻些吃的。”

    图柏拉住他,“别啊,你不饿吗。”

    男人低眉敛目,佛珠缠腕,“贫僧尚可,你莫要动了。”

    “我不动可以,但孩子已经带出来了,你若离开,再出点事,我可护不住他们。”

    说话间,那个最小的小孩刚被抱出山洞就哇哇哭了起来,抱着他的捕快五大三粗,胡子拉茬,瞪着铜铃大眼,不敢动一下。

    李年骂他两句,腆着大肚子,用自己觉得最和蔼的表情油腻腻哄道,“别哭,叔叔带你玩啊。”

    那小孩扭头看他,哭的更加凶了,他一哭,被抱出来的大大小小的小孩也嘴巴一撇一撇,又怕又可怜的望着这群陌生的人,非要回山洞找爹娘。

    图柏卷着唇角直笑,拍拍手,张开手臂,放柔了声音,朝那边道,“小乖乖,哥哥抱抱好不好?”

    小孩哭的满脸眼泪,身上脏兮兮的,含着手指害怕看着他。

    图柏把小兔子拎到腿上,揪住兔耳朵,说,“你们过来,哥哥让小兔子陪你们玩。”

    小兔子趴在图柏腿上,耳朵粉粉的,尾巴圆圆的,直起来身子,两个兔爪小小的,看着极为可爱。

    那群小孩一看,便都被吸引过去了,一人先动,之后一窝蜂跑到了图柏身前。

    图柏坐在小孩群里,仰头看千梵,“好了,我动不了了,你快去帮忙吧,不用管我。”

    千梵劝不得,低声说,“若撑不住了,告诉贫僧。”

    图柏莞尔一笑,“好。”

    二十多个小孩逐渐被抱出山洞,没过多久,孙晓和师爷终于带着十七八个捕快赶来了,他们来前准备充足,每人身上都背着干粮和吃食。

    将食物分了下去,有了吃的,其他的事就好说了,只要将山洞口外的岩石挪开,将村民尽数带出就好。

    吃的是干了的硬馍馍,不过总比没有的好,每个人都将其吃的狼吞虎咽,以为珍馐,除了图柏。

    他是兔子,跟馍馍比着,他其实更想啃点这满山绿莹莹的野草,不过这么多人,他还真没不要脸到趴地上就啃,万一让千梵觉得他有毛病怎么好。

    孙晓在包袱里摸了一阵,竟然掏出了个不算新鲜的胡萝卜,“哥,专门给你带的。”

    图柏眼都亮了。

    跟他一起亮的还有地上两只小白兔。

    千梵笑着摇了摇头。

    图柏咯吱咯吱啃着胡萝卜,说,“笑什么?”

    千梵指了下地上围着图柏蹦蹦跳跳的小兔子,说,“你和它们很像。”

    顺着他指的方向,两只小兔子正用小爪抱着图柏赏给它们的胡萝卜块啃的滋滋有味。

    师爷在一旁听了,干巴巴说了句,“能不像吗。”

    图柏眼睛一瞪,“喂,我最讨厌兔子了,谁要和它们像。”

    孙晓拽拽师爷的袖子,嘘了一声,然后仰头道,“对,图哥最讨厌兔子了,太可爱了,不和它们像,哥你快吃吧。”

    有了孙晓和师爷等更多的人相助,将村民救出山洞不成问题,见四下不用他在帮忙,想到自己还未恢复的灵力,图柏便担下照顾小孩的任务,在山谷中寻了处避风的地方,看着他们玩耍,自己歪歪扭扭倚在一旁。

    山中无乐趣,一大群小孩追在两只小白兔身后到处捉它俩,把两只小兔吓的‘啾啾’乱跳,躲进图柏身后,巴巴往他怀里钻,快可怜死了。

    一小孩口齿不清含着手指,“哥哥,小兔叽呢?”

    图柏,“小兔叽要睡觉了,不如你们去玩点别的?”

    那小孩拿出手指,小嘴撅了撅,看样子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图柏去摸小兔叽,小兔叽发出一串‘啾啾啾’声,这搁兔子耳朵里,明显就是被吓哭了,图柏这头看不得小孩哭,那头受不了小兔叽哭,左右看看并无大人,说,“不住哭,憋住,哥哥去给你们变个大兔叽。”

    一排小脑袋努力点头。

    图柏走到有一处凸起的山石后,把两只小兔放出来,说,“为了你们俩,我可是牺牲很多。”

    说完化出了原型,用爪子风骚拨了拨软塌榻垂在脑后的右耳,臭美道,“是不是比你们好看。”

    那两只小兔叽亲眼见图柏变成大兔叽,兴奋的跳来跳去,往他身下钻,以为是母兔,要找奶奶喝。

    图柏,“……”

    他蹦蹦哒哒重新跳进孩子眼前,站起来撸了下长耳朵,摆摆屁股后的圆尾,耍的一手好萌,睁着黑晶石般的眼睛左右看看,假装自己是只迷路的野兔叽,歪着脑袋一脸懵懂。

    小孩群里发出一声欢呼,无数只小手朝着图柏抓了过来。

    山洞的洞口被众人用石块正一点点砸开,千梵耳朵一动,听见不远处小孩的叫声,同孙晓交代两句就走了过去。

    千梵的脚步声没故意放轻,还有几步远时图柏就听到了,但他此时正被数不清的小手扯着长耳朵和圆尾巴,浑身绒毛都被揉的乱糟糟,怎么都逃不出来。

    都说小孩是恶魔,他总算见到了,图柏被揪的疼了,啾——的长鸣叫出来,猛地用力一摆身子,冲着反方向就奔了过去,迎面撞在了千梵的靴子上。

    他撞的速度太快,千梵未及躲闪只觉得脚底一白,伸手去捞,摸住一把毛茸茸的东西,翻过来一看,竟是只兔子撞晕在他脚上了。

    “阿弥陀佛,罪过。”千梵将兔子抱进怀里,按在它胸腹处感受了下,发觉还有心跳,这才放下心来,环顾一周,只见到一脸童真的小孩,“图施主在何处?”

    “不知道,哥哥说去找大兔叽了。”

    “大兔叽?”千梵低头看了眼他怀里晕倒的兔子,就是这只吗。

    一小孩扯住他的袍角,认真道,“大师,你可以把兔叽还给我们吗?”

    又一小女孩道,“我们会照顾兔叽的。”

    千梵想了想,递了出去。

    他刚伸出手,趴在他怀里的图柏装不下去了,一屁股坐了起来,脑袋一抬,那只好好的长耳朵噗的弹了起来,柔软扫到千梵的唇边。

    千梵下意识抿唇,低头,恰好和怀里的大兔叽对上了眼。

    一番对视下,又双双有默契的移了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相邻的书:我家店铺不打折[重生]炮灰重生后(快穿)(快穿)如何做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庶嫡女六十年代农家女(快穿)我家男主全反了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的道侣天下第一外室女我,恶女,打钱!(快穿)(穿书)助纣为虐厨娘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