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鬼说(一)

【书名: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第11章 鬼说(一) 作者:落樱沾墨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六零年代好生活不死佣兵恶毒炮灰他弟[星际]回到七零年代     图柏寻了个好地方将芸娘婴儿王祥橙儿四人葬在了一起,那里每到春天会开满一路粉白的芷若花。

    千梵站在不远处,静静望着坐在坟前牵着一头母羊的青年。

    青年低头不知和母羊说了什么,母羊咩咩咩叫了起来,温顺伏在他脚前舔舐他的手心。

    千梵默然看了看自己缠着佛珠的手掌,又将视线重新放回那人笔挺的背影上。

    一抔黄土,恩怨可否就能消的干净了,图柏没死过,不知道,只知道牵挂了一年的这件事算是彻底完成了,余下那些丢了尸体、要给祝老侯爷和皇帝交待的事被他统统没心没肺丢给杜云去处理,此事他便不会再管了。

    图柏往怀里摸了摸,摸出一个巴掌大的小册子,里面夹了根细软的毛笔,将笔抵在下巴上,图柏翻着小册子,翻到之后,用毛笔将上面的一行字划去了。

    母羊伸着脑袋好奇看向小册子。

    图柏被它喷出来的鼻息弄得手指发痒,挠了挠它的脑袋,说,“好吧,给你看看也成,谁让你不认识字呢,哎,别吃,这是我的莫忘书。”

    小书上被他划去了一页,落上寥寥几个字,正打算合上时,图柏扭头看了眼远处青裟翻飞、俊雅端正的僧侣,想了想,将小书翻到空白页,潇洒的写了两个字——千梵。

    天空雾蒙蒙的,风一起,手臂上浮了一层鸡皮疙瘩,图柏搓着胳膊,牵着母羊走过来,“等急了吧。”

    千梵垂眸看他,“无碍。”

    图柏拍拍母羊的脑袋,“走吧,快下雨了。”

    千梵颔首,望着眼前藏蓝色官袍的青年,清隽高挑的身姿映的他格外倜傥,风扬起他一头墨发,无端的,千梵从他纷飞的青丝间品到了若有若无的落寞。

    洛安城里人来人往,店铺前鲜红的旗番被风吹的簌簌作响,天愈来愈暗。图柏脚步顿了下。

    酒肆老板正往铺子里搬酒,见他,“图捕快来喝一杯?”

    图柏瞄了瞄千梵,摇头,准备就这么走了,不过转念想了想又停下了脚步,说,“你说的跟我经常和你喝酒似的。”

    他看着千梵,话却是对酒老板说的。

    “以后说话注意点,小爷我可是滴酒不沾、赌嫖不碰的大好青年。”

    图柏挤眉弄眼,“千梵也看出来了吧,真的,我一直都这样。”

    千梵被他的表情逗乐,抿唇笑了起来。

    见他笑时莹润如玉的肌肤上会氲上一层淡淡的粉色,极是好看俊雅,图柏心道,“这是在害羞吗,真是个美人。”

    二人刚到客栈,外面就下起了细朦朦的小雨,洛安城气候湿润,不会像北方那般干冷,就是下了雨,能感觉到一股寒气往身上冒。

    杜云裹着被子从前堂桌上爬起来,“终于回来了,本大人钻被窝去了。”跟一头熊似的笨拙上楼回房睡觉了。

    图柏让小二下了两碗青菜胡萝卜丝面,二人吃罢,他向小二借了身斗笠和蓑衣披在身上,“快进屋吧,屋里不冷。”

    外面天色黑漆漆的,雨下的有点急,丝丝缕缕的寒意从紧闭的客栈大门钻进来,千梵皱眉,“你还要走?”

    图柏点头,“不用担心我,这点雨我还不看在眼里。”他把草帽戴到脑袋上,伸手按住眼前人的双肩,帮他转了个方向,“回去吧,等你做完晚课,就很晚了,早点睡啊。”

    说完,不等那人再反驳,打开屋门,冲进了雨雾中。

    门扉快速的一开一合,一股凉气扑面而来,千梵听着外面淅淅沥沥的大雨,不知为何,忽然心情有些不太好。

    洛安城的雨向来绵延,一下就下个不停,千梵夜里醒来时,外面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他靠在床上按了按眉心,披了衣裳推开门。

    客栈一楼的前堂里点着一盏幽幽的烛火,桌椅板凳被映的影影重重。

    千梵看清楚伏在桌子上的一团阴影时,快步走了下去。

    听见脚步声,那团黑影动了动。

    “你…”千梵伸手摸了下图柏身上的蓑衣,湿漉漉的披在身上不知多久了,雨水顺着蓑衣淌了一地,他伸手给他解开,又将自己的衣裳披了上去,眉心拧着,语气发沉道,“怎么了,为何不叫醒我?”

    图柏撑着脑袋,揉了揉眼,哑声说,“没事,夜里做了噩梦,自己睡不着,不知怎么就走到这里了。我吵到你了?”

    千梵摇头,“同贫僧回屋。”他扶了一把,手下摸到的肩膀又潮又湿,皮肤的温度透过衣裳将雨水蒸发了些,他嗅到图柏身上带着雨水泥土的味道。

    “别啊,我这湿乎乎的,你快去睡,不用管我,我趴这儿凑合一夜就成。”图柏笑眯眯撩开眼前被雨打湿的黑发,将披上的衣裳小心取了下来,塞进千梵手中,催促他快些上楼。

    “胡闹。”千梵沉声道,俊雅的眉间染上些愠色,抖开衣裳重新披回图柏肩上,声音愈发低沉,略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不准胡闹。”

    从相识到现在,图柏还未见过他这副肃穆的样子,只把千梵当做一束不可触碰沁人心脾的清风白月——模样俊俏,脾性温润,却不知如今自己这是怎么惹住他了,竟见到他这一面。

    图柏眨眨眼,“哦,好。”看他裟衣轻抚走在前面,图柏歪着脑袋想了想,跨过两个台阶和这人并肩而行,说,“你是在关心我吗?”

    他说完,明显感觉身旁的人猛地一顿。

    图柏含着笑意把脸伸到千梵面前,只见山月禅师松开紧蹙的眉宇,随后,俊颜慢慢红了。

    千梵别开头,耳旁心跳如鼓,他发觉自己的脸愈来愈热,逃似般丢下一句,“快些进来。”如一阵风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图柏看着那道给他留的门缝,眼里笑意璀璨。

    此时正是夜深雨大,雨水滴滴答答落在窗沿上,汇集成一滩水渍沿着墙壁流下去。

    屋里到底是暖和多了,图柏接住千梵递来的毛巾胡乱擦着头发,刚想说句别忙活了,口中便被塞入了一颗丹药。

    药是什么药,图柏没尝出来,不过在入口的瞬间,唇瓣碰到那人指尖的触感让他心神荡漾起来,得意之下,一不小心吹了两声流氓哨。

    背对着他的千梵听见哨声,贴着佛珠的手指像被火灼烧一般,缩回了袖口。他静了半刻,问,“什么梦?”

    丹药化在口中,图柏被苦的脸都扭曲起来了,龇牙咧嘴道,“血呼啦的,不提了。”

    千梵给他倒了杯水,“好。”

    图柏仰头将水灌下,苦味顿时冲了一喉咙,他差点都要被苦出原型了,刚想完,就觉得屁股后一凉,衣裳被顶出了个小圆包。

    他偷偷摸了一把,将毛茸茸的圆尾巴给按了回去,含糊道,“以后再也不淋雨了。”

    千梵眼里柔了起来,嗯一声。

    屋外风雨婆娑,图柏默默捧着杯子,脑子里转来转去,琢磨着要说点什么,他心道,“我是留在这里好,还是去隔壁找老杜好?”他想起杜云臭脚丫子,嫌弃了下,“算了,我还是回兔子窝吧。”

    站起身,千梵也让开了床铺,“别走了。”

    图柏屁股刚离开椅子,又坐了下来,爽快道,“行。”他环顾了一圈,“不过这床太小了,睡你我可能勉强些,我就…”

    话没说完,千梵双手合十在黄木四柱桌边落了座,“贫僧打坐。”

    图柏道,“打坐是打坐,该睡的时候总要睡的,你我也别推让了,瞧我找到了什么。”他从房间角落的棕闾四件柜中翻出一床棉被,被子不算新,也有股木材的潮味,不过倒算的上干净,凑合睡一夜也够了。

    千梵见他收拾地铺,走过去拉住被子一角,“贫僧睡地。”

    图柏眉飞眼笑,“这你也要和我争啊。”他把被角从千梵手里取下来,不由分说,按住他的肩膀,将他按到床上,自己一个咕噜当就抱着被子贴着床边的脚踏躺好了,“心意我领了,都是男子,没什么好讲究的。”

    话说至此,再争下去反而显得矫情了,千梵点点头,熄灭了烛火。

    屋里暗下来,一时无人说话,外面雨水淋漓,没有白日的繁杂喧嚣,深夜听雨何尝难得。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半晌,图柏幽幽念了一句,翻过身,透过斑驳昏暗的光影望着床上睡姿端正的僧侣,“你睡了吗?”

    “无。”千梵静静看着纱帐顶。

    图柏笑下,“那睡吧?”

    千梵,“好。”

    图柏闭上眼,拉过被子遮住半张脸。

    他本以为自己能睡个好觉,却没料到刚一闭眼,那日所见的满地鲜红刺眼的斑斑血迹就跌上眼帘,图柏拧眉,攥紧了被子,一阵阵抽疼席上脑袋,让他无意识咬紧了牙关。

    不可能,还不到时间……图柏头疼难耐的想着,直到听到耳旁轻声呼唤,才猛地一颤,又醒了过来。

    一只温热的手放在他额上,千梵不知何时坐到他身旁,图柏感觉自己手心被塞了什么东西,细摸之下,是这人的红檀木佛珠,珠子上仿佛还带着他的温度。

    图柏将佛珠握在手里,静了好一会儿,感觉如被蚂蚁啃噬的疼从头中退了回去,他暗自唾了自己一句,小声说,“其实我有点胆小。”

    他这兔子本性改不掉。

    低沉的笑从昏暗中飘进图柏的耳朵里,惹的他浑身酥麻,以为他不信,图柏眼珠子动来动去要睁眼,“真的,胆子可小了。”

    他这一族里,胆小出了名,常有兔子被吓死,吓尿,吓的不肯吃东西,养过都知道的。

    千梵嗯了一声,手掌贴在他眼上没动,温声说,“下次让贫僧来可好?”

    图柏努力感受着他手心的温度,“好啊好啊。”

    他嘴上说着好,心里却想,“那怎么行,好歹我是妖,吓一吓也没啥事,若是你被吓坏了,我可要心疼的。”

    知他此时是敷衍,千梵也没再继续说下去,结掌于胸前, “贫僧为施主诵经。”

    “什么经?”

    “清心禅。”

    图柏张开眼闭上眼,用睫羽扫他的手心,“好,如果我睡着了,你就停下也去睡。”

    千梵应下。

    低沉古奥的禅语潺潺倾泻,佛经静心,一尘不染,不知是佛经的缘故还是千梵的声音,图柏翻腾的心终于静了下来,没多久,便呼吸延绵。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相邻的书:我家店铺不打折[重生]炮灰重生后(快穿)(快穿)如何做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庶嫡女六十年代农家女(快穿)我家男主全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