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人皮山匪(九)

【书名: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第9章 人皮山匪(九) 作者:落樱沾墨

强烈推荐: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六零年代好生活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恶毒炮灰他弟[星际]回到七零年代盛世医香犯罪心理:罪与罚     地牢前比着火的衙门还要凶险几分。

    杜云穿着中衣站在捕快之首,义正言辞大声道,“祝老侯爷,你这样是不对的!”

    话音还未落下,就被祝老侯爷身旁的家奴迎胸打了一掌,在地上滚了两圈,咳出一口血。

    “大人!”身后的捕快急声唤。

    “老夫救子心切,有何不对?”祝老侯爷微仰着脑袋,苍白的青筋在他的脖子上流动,每说一个字,就狠狠窜动一分。

    杜云从地上勉强爬起来,拍了拍满是泥土的衣裳,蹭掉唇角的血渍,不怕死的继续道,“救子是没错,不过有儿如此,不如不要?”

    祝老侯爷讥笑,脸上的褶皱更深了几分,眼中浑浊的潭水刮起腥恶的风,要将眼前的一甘众人吞没一般,“杜大人能言善道,果然不同凡响,这张嘴倒是真的厉害,厉害的让人想要缝起来。”

    杜云想起祝鸿那以虐为乐的癖好,想来这个当爹的也应该差不到哪里去,他身子颤了颤,咽下口水,“一般想缝本官嘴的人一定都是干了见不得人的事,就算你能缝了我一个,能缝其他人吗。”

    祝老侯爷脸色猛地一暗,神情狞恶,突然高高扬起了巴掌,朝杜云狠狠扇去。

    杜云下意识闭上眼,却丝毫没有畏缩,反而扬起了头,表示自己宁折不弯,打也不怕。

    一阵掌风压着他的脸颊扇来,杜云几乎感觉到了祝侯爷手上的热度,下一刻,一个东西雷厉风行冲着祝老侯爷的手心撞去,发出一声抽打在皮肉上的声音,将祝老侯爷的手掌打偏了。

    杜云嗅到一股胡萝卜的清香,手脚并用尖叫着躲到来人的身后。

    祝老侯爷被打的钻心的疼,捂着手掌低头一看,瞧见半个沾了灰的胡萝卜头停止了滚动。

    图柏晃悠悠走过来,用眼风剜了一眼鸵鸟一样扎着脑袋藏在他身后的杜大人,看到他衣襟上的血渍时,眸子一凛,嘴上不留情道,“瞧把你嘴贱的,少说一句能死。”

    杜云一见图柏就怂,哇哇大叫,“老图他打我,他打我!”

    祝老侯爷握紧拳头,冷笑着后退一步,抬起手,身后的数十名家奴齐齐走了上来,‘唰’的一声拔出雪亮的刀剑。

    “祝侯爷,你知道劫囚的下场吗!”杜云从图柏身后冒出个脑袋吼道。

    祝老侯爷抬起手,身后昏暗的天光下飞出二三十个形色各异江湖打扮、手持玄兵冷甲的人,“你且放心,你是被一群没有身份的江湖刺客暗杀,而本侯则是赶来大义灭亲,却不料见此惨状。”

    闻言,杜云心里一愕,反应过来,“无耻,太无耻了,图柏,快点上!”

    图柏将怀里的木匣子朝后一丢,顺手拔出孙晓的刀,掂了两下,低声道“我打不过”,然后冲了出去。

    杜云不认识那几个江湖杀手,但身为同行的图柏却清清楚楚,这些人非江湖混混,而是实打实排的上名号的杀手组织,来一个两个他尚且能应付,群殴让谁来谁也不行,不过不行是不行,打不打又算另一回事了。

    图柏挡在众人身前,捕快特有的银背大砍刀在月光下渡上一层冷色,冷光映照图柏棱角分明的脸上,在他的唇角留下极淡的冷笑,墨蓝色的官袍在黑夜里徒增三分肃杀。

    转眼,他便和二三十名杀手厮杀开来,刀光剑影在月光下惊心动魄。

    图柏手持大砍刀,死守在地牢之前,以一夫当关的姿态,让万夫莫开。正当他被几人纠缠之际,祝老侯爷身后的家奴也纷纷向众人亮出兵器。

    见图柏脱不开身,杜云挺直腰背,张开手府衙众人护在身后,“谁敢!本官就是死,也不会让你们踏进地牢一步!”

    他话音未落,瞳仁骤然一缩,眸中一只银刀冲他头上劈过来,带起一股刀刃洗不掉的腥味落在了他的脑袋上。

    杜云有人撑腰的时候胆小如鼠,没人撑腰的时候又好像天不怕地不怕,宛如巨人般的身形护在众人之前,半步都没摇晃。

    孙晓眼睁睁看着大刀落到他脑袋上,尖声叫道,“大人!”

    杜云狠狠一颤,抱着必死的心态闭紧了眼,顺带一副穷酸像的在心里默念‘下辈子投胎要发财’,头上的刀刃却不知碰上了什么,发出‘嗡’的一声铮鸣,一股檀香扑了过来。

    “住手。”一句清淡的冷喝伴随着清脆碰撞的佛珠响了起来。

    杜云睁开眼,看见山月禅师清风皓月般的侧脸。

    祝府家奴瞪大眼,举刀又砍,被千梵挥袖弹开半尺有余。

    那边的动静引得这边的注意力,几个杀手抽势向千梵杀去。

    杜云小声叫道,“禅师小心!”

    背对着他们的图柏心里一紧,仓皇中看见祝府家奴和杀手齐齐朝斜后方冲去,他连忙喊道,“别出来,小心受伤”,剑气划开眼前的杀手,转身就往回跑。

    千梵看着图柏身后追上的刀锋,掌风拍在迎来的三人身上,逼杀手和家奴踉跄后退几步,另一只手在图柏跑向自己的时候轻轻一扶他的腰,脚下一转,青裟翻飞,转眼将图柏护在了身后,抬起另一只手挡住了险些砍在他肩头的弯刀。

    然后温柔道了句,“施主要小心。”

    红檀木佛珠和刀柄撞在一起,竟发出一声‘铿锵’的金石之声,千梵手腕用力,动作轻若惊鸿,顷刻之间,佛珠缠住刀柄,手指轻轻一动,将其飞出了三丈之外,而弯刀却嗡的一声斜斜插|进驻守地牢的石狮子前,重重溅起尘土飞扬。

    地牢前的厮杀静了一息。

    图柏笑嘻嘻的声音飘出来,“哎哟不错哦。”

    千梵将他放开,腼腆的抿起了唇。

    他身后站着图柏,图柏身后是杜云、芸娘和衙门里的十几个捕快。他们显然都没料到山月禅师会站出来。

    祝老侯爷看清楚眼前的人,咬牙一笑,“山月,出家人不得干涉凡尘中事,你最好赶快让开!”

    千梵长身玉立,一手负在身后,对谁说话都清清淡淡,“若贫僧不让呢?”

    祝老侯爷握紧拳头,脖间的青筋彻底绷了出来,“那就连你一起杀!”

    千梵眉目如画,青裟佛风,闻言,轻描淡写静静道,“你且试。”

    眼见天色渐明,祝老侯爷心急如焚,怒火冲天,一挥袖子向杀手下令。

    却不料,没有人动。

    祝老侯爷暴跳如雷,吼道,“都愣什么,死了吗,给本侯先杀了这个和尚!”

    他身旁形色各异的杀人皆无人动,一人看也不看他,上前一步取掉面罩,将兵器收回兵鞘,拱了拱手,“您是山月禅师?”

    千梵双手合十,念了句佛语。

    那人从怀里摸出一枚玉子,问,“您可认得此物?”

    千梵嗯了一声。

    他身后的杜云拽拽图柏,“什么情况?”

    图柏拧眉望着那人倜傥的眉眼,低声说,“衔羽阁的令牌。”顿了顿,“江湖上第一杀手组织。”

    那人点点头,收回令牌,对千梵拱手道,“多有得罪,在下这便离开。”

    祝侯爷怒道,“你敢!若是你敢走,本侯定让衔羽阁再也做不成生意!”

    那人勾唇讥笑,从怀里摸出一张纸,“十万两违约金照数奉上。”

    祝老侯爷浑身一震,眼睁睁雇来的杀手接二连三消失在了黯淡的黎明下。

    图柏环胸,若有所思看着千梵。

    千梵无意回头望见他审视的目光,小声说,“贫僧曾救过解羽闲。”

    解羽闲是衔羽阁的阁主,他不能放下衔羽阁杀手的名号,只好在千梵面前应下承诺,绝不在他眼前见血。

    图柏听他解释,笑的春光明媚,眨眨眼,说,“可以的”

    千梵歪了下头,“嗯?”

    图柏指了下他手上碧血佛珠,“厉害厉害。”

    千梵俊朗的眸子愣愣看着图柏,在他一口一个‘厉害’下俊颜慢慢浮上一层红意,图大爷夸人夸得一点都不含蓄,恨不得当场就将对方夸上天才好。

    千梵目光从在对方热烈的视线下移了过去,须臾,又悄悄移过来,看见图柏还在看他,丰神俊朗的脸上顿时更红了。

    “图施主…谬赞…”

    图柏还想说些什么,千梵猛地朝后一倾,手指夹住了砍过来的刀刃,身姿灵活如一尾青色的鱼,裟衣舞动,电光火石之间,只听清脆‘铮’的一声,竟是他徒手将一柄精钢刀刃生生掰断。

    千梵丢下残刀,转过身,缠着红檀木佛珠的手合十,面沉似水,肃然道,“侯爷,莫允魔猖。”

    没了杀手坐镇,祝老侯爷气息渐渐不稳起来,眼见天色将明,他瞪大双眸,脸色纵横的皱纹宛如地狱的沟壑,一怒之下,又像黑色的虫子爬了满脸,令人又畏惧又恶心,祝老侯爷捡起地上的长刀,高喝家奴,朝千梵等人冲了过去。

    晨鸡报晓,远处,十骑王城侍卫踏碎晨雾,勒马于牢狱之前,为首的那个翻身下马,取出皇帝令牌高声道,“祝缭违朕旨意,私逃离城,纵容其子草菅人命,今剥去祝缭侯爷之名,待祝鸿斩首示众后压回王城,打入天牢,钦此。”

    王城侍卫的声音挟着夜风在身后回荡,祝老侯爷猛地转身,浑身俱颤,长刀被人打落,他伏在地上,向天举起双臂,大喊了一声,“苍天无眼。”目呲俱裂瞪着千梵等人,浑浊的眼珠布满血丝,痛哭出声,“我让你们不得好死!还我儿性命来!”

    图柏抱胸从千梵身后晃出来,低头说,“老侯爷,你是哭没了儿子,还是哭你祝家断了血脉呀?”

    老侯爷一愣,目光忽然看向众人身后抱着婴儿的芸娘,张牙舞爪扑过去,“给我孩子,给我孩子。”

    他还是没扑过去,被王城来的侍卫给按住绑了。

    天光大亮,这一日终于来了。

    正午的阳光亮的刺眼,斩头台旁人山人海。

    祝鸿被压上斩头台上,满脸喜色,拼命的挣扎蠕动,对着台下的人激动大叫,“我要剥了你们喂狗,你们胆敢碰我,哈哈,爹!爹救我,爹你终于来了!”

    祝老侯爷坐在离斩头台的不远处,一眼都没朝台上看去,双眼失神的盯着高台旁侧捕快身后的芸娘,不停的喃喃,“孩子…孩子…”

    杜云丢出斩头签,高声道,“斩—”

    斩头台上的彪形大汉喷出对着铡刀喷出一口酒水。

    祝鸿,“别碰我,我爹来了,爹救我,我爹会把你们喂狗,会——”

    咕噜。

    一颗带血的脑袋掉了下来,脑袋上的眼满是不可置信,嘴还在不断张合。

    图柏闭了下眼,转过身,看见芸娘泪流满面,怀里的小婴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不过很快,就被斩头台下的欢呼声淹没了。

    图柏望着那颗头颅看向的方向——那里,祝老侯爷渴望的呼唤着哭泣的婴儿,脸上的表情和头颅上凝固的期待神情有七分相像。

    “阿弥陀佛。”

    图柏抬眼,看见明亮的太阳光下,那人低眉敛目,面容似悲似喜。

    他走上前,伸手将千梵的眼睛蒙了起来。

    “别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相邻的书:我家店铺不打折[重生]炮灰重生后(快穿)(快穿)如何做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庶嫡女六十年代农家女(快穿)我家男主全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