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人皮山匪(八)

【书名: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第8章 人皮山匪(八) 作者:落樱沾墨

强烈推荐:回到七零年代犯罪心理:罪与罚恶毒炮灰他弟[星际]不死佣兵活色生枭六零年代好生活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祝鸿一承认,其他山匪见他一脸无畏倨傲的样子,以为他胸有成竹,定能逃过牢狱之灾,也纷纷在公堂上出言不逊,大摇大摆就这么招了,一副‘我上头有人罩着’的蠢样子,直到被杜云丢下斩字签,还不以为意。

    山中山匪算个头头的,连带着祝鸿共二十余人被全部判为处以斩刑,余下的五十多人发配边境,充当劳役。

    判决结束,门外一阵欢呼鼓掌声,有人见山匪满不在乎,不放心问,“这小侯爷真的能斩吗?”

    另一人答,“杜大人什么时候骗过我们,这群穷凶极恶的东西,总算有了报应了。”

    祝鸿被捕快按压着,脸贴在地上,仍就不休不止的怒吼,满是鄙夷,“你以为你能判我的罪?你一个小小的知府,我爹会杀了你的,我爹爹不会让你这么对我的,杜云,你得意不了多久,我要你们全都死。”

    吼叫着被口中塞入棉布,拖下去了。

    一桩大案结束的干脆利落,连突发事件都没发生,直到衙门门前的百姓被有秩序的疏散,杜云穿着官袍坐在内堂里撑着脸发呆。

    图柏和千梵进去时,他正郁郁给自己倒了杯凉茶。

    “这可是状大案,大人为何不开心?”图柏接过茶,倒了一杯,转身递给千梵,殷勤的异于寻常。

    杜云怀疑的盯着图柏,“没不开心,就是空虚,太好解决了,反而觉得有点奇怪,你说,祝鸿真的能顺利斩了吗?”

    图柏扭头问,“千梵觉得呢?”

    千梵手持佛珠,青色裟衣映的他眉目柔静,他稳稳道了一个字,“可。”

    图柏点点头,回头道,“那就是一定能斩了他。”

    杜云托着脑袋,“为什么?”

    图柏起身拍他一下,似笑非笑道,“你猜猜”。

    说完,他将目光落在身旁人的脸上,在千梵刀削斧凿般俊美的脸庞转过一圈,图柏心想,“为得美人笑,烽火戏诸侯,说的还真有点道理。”

    这头审讯结果刚落地,杜云就已经将奏折送去了王城,只待皇帝在上面写上一个‘准’字,他这头的虎头铡刀随时都能落地。

    纵然心里还觉得有些惴惴不安,但一数日子就快到了,衙门里的人个个面有喜色。

    晨上的太阳刚冒出头,图柏就端着早膳蹲在后院的碗莲池边等候了。

    袅袅檀香氲出屋子,图柏把餐盘放到一旁,小心翼翼从微微敞开的窗口露出了一双眼。

    静坐在香烟中的僧侣眉目如画,好看死了。

    图柏看着,露出个浅浅的笑容,收回目光,靠着窗子坐下来,他伸手摸摸耳朵,心想,“若是我能一直这么看着他就好了,我就看他一眼,就能乐一天了。”

    他正美滋滋的想着,忽然听到一股啼哭声传进后院,他起身走了过去。

    哭声柔柔软软,是芸娘怀里的婴儿发出的。

    哭声里,杜云的声音飘了出来,“夫人,怕是不可,你我都不能动用私刑。”

    芸娘顾不上哄孩子,双目发红,“就这么死了,太便宜他了,我要让他尝尝那种痛苦,大人,我求求你了。”她攥住杜云的袍子,噗通跪了下来,怀里的襁褓散开,微风一吹,冻得婴儿哭的声音更大了。

    只言片语中,图柏大概就猜到芸娘想说什么了。处以斩刑,铡刀一放,脑袋一滚,人间的恩怨情仇就这么没了,若说死法,是真的算得上便宜利落了。可她的丈夫却是被祝鸿烫了皮肉,用绳子捆着,从脚脖开始,活生生给剥了皮的。

    芸娘痛哭失声,满脸泪痕,瘦弱的身子剧烈颤抖着,任由杜云怎么扶都扶不起来的,她大哭着,伏在冰凉的地上。

    “我知道他死了,我能接受的,可我受不了他死的那么冷,那么疼,你知道吗…”

    图柏一向看不了姑娘的眼泪,被她哭的心都软了,想说什么,就见杜云眉头紧锁。

    这种事是答应不得的,若是将祝鸿交给芸娘施以私刑,传到皇帝耳中,即便他们立了大功劳,也是要受处罚的。

    图柏看出杜云为难,也不再多说什么,抱着孩子,让杜云将芸娘扶起来送到了客房里,“大人先回去吧,交给我就好了。”

    杜云不放心的小声嘱托,“知道你心软,但违法的事不能干。”

    图柏卷着唇角,将他轰走,去厨房寻了一碗米粥带回去了。

    不知道他对芸娘说了什么,之后那妇人就再也没提过此事,像是将这件事忘干净了。

    五天后,皇帝批下来的奏折终于抵达了洛安城。

    图柏削了一大筐胡萝卜,当众宣布道,“既然如此,今夜这筐胡萝卜就当给大家庆功了。”

    他一说完,本来高高兴兴的人当场散了,有的说,“我娘子做的黄面汤更好喝”,有的说,“对了我家腌肉能吃了”,散的干干净净,只留下图柏抱着筐水灵的胡萝卜心塞站着,看见一片青色衣角,立刻道,“千梵,凉拌胡萝卜丝吃不吃?”

    被他连着送了五天胡萝卜做的素斋后,千梵还能维持着礼貌的笑容,从身后托出一把小青菜道,“多谢施主好意,贫僧有晚膳了。”

    脚步匆匆往后院去了,好像生怕被图柏拽住喂一筐胡萝卜。

    图柏拿一根嘎嘣嘎嘣啃着,心想,“都不识好货,胡萝卜多好吃啊。”看见那片青裟就要消失在夜色里,图柏忙丢了菜筐奔去后院,边跑边道,“等等我,小青菜也行的,我爱吃萝卜和青菜,蹦蹦跳跳真可爱…”

    日子一天天过去,眼见处斩祝鸿和山匪的日子就要到了,原先杜云心里还踹踹不安,瞧着隔日就要行刑,总算是舒了一口气,没料到,这口气刚呼出来,就听门外有人高喊,“走水了!快救火!”

    火光刹那间映上窗纸,诡异扭曲着,杜云衣裳都顾不得穿,跑出去一看,这才发现,这哪是着火了,而是有人故意放火。

    漫天木箭带着火舌噗噗朝衙门里头射了进来,一股浓烈的煤油味儿顺着风灌入口鼻,一根木箭发出尖锐的哨声穿破夜空直直朝杜云射来,在他紧缩的瞳仁中化作一枚星火逼近。

    在箭矢射过来的瞬间,杜云被重重扑倒,图柏领着他的领子就往暗处跑,大骂道,“看什么,是想让人给你射成火筛子吗!”

    “这怎么回事?是谁敢在衙门放火!”回过神,杜云喊道。

    图柏将他拽的踉踉跄跄,“你明天要杀谁的儿子?”

    杜云一愣, “皇上不是已经将他软禁了吗!”对着飞火流箭的院墙大声喊起来,“祝侯爷,祝鸿死有余辜辜辜——”

    箭矢卷着流火从杜云脑袋上擦过,成功将他未吼完的话憋进了嘴里。

    “看把你贱的,叫唤什么,有种出去啊!”图柏将杜云压在怀里,贴墙根走,避开无数流箭,把他送到了衙门后门处。

    衙门里的杂役捕快都聚在这里,孙晓抱着孩子,师爷搀扶着芸娘,转身看见千梵将一个小捕快护送出来,图柏仓促点下头,一推杜云,“先走,趁这里还没被发现。”

    杜云拽住他,“你还进去做甚么?”

    图柏把衣裳撕开蒙住口鼻,“没有文书和圣旨,你明天怎么处斩祝鸿,别磨叽,快走。”

    说罢,不再听他劝阻,身形灵活一闪,避开杜云冲进了漫天火光中。

    火苗蹿上房顶,梁木被烧的冒起黑浓的烟雾,内堂里放的都是卷宗,易燃,外面黑烟滚滚,内堂里还没彻底烧起来,但呛的难以呼吸。

    图柏勒紧护腕,屏住气息,贴着墙壁钻了进去。他不敢化回原型,兔子毛最招火,只好尽量加快动作,在大火烧进来的时候找到文书和圣旨。

    “这怎么办。”杜云急的团团转,忽觉身旁一阵风卷过,却什么都没看见。

    “是山月禅师。”孙晓道。

    杜云拍大腿,“他进去做什么,都添乱。”

    师爷道,“大人,我们去地牢,祝侯爷想要的无非是文书和人。”

    “好。”杜云将手里拎着的外裳披到芸娘身上,“我们守着地牢前,我就不信祝老侯爷敢踏着本官的尸首抢走人。”

    衙门的火光映红了半扇夜空,闻讯赶来的街坊邻居想抬水救火,一盆水还没浇下去,就被森然冷厉的黑衣人打翻了盆子,再往后看,只见火海衙门外面正站着数十人,身穿黑色家袍,将衙门团团围住。

    为首的不知是哪家的老爷,一双浑浊的眼里含着憎恶和痛恨,火光在他的眼里窜动着,像一条怒吼的蛇。

    “侯爷,人从后门跑了。”

    祝老侯爷苍老枯皱的下颌咬着牙关,冷声应了一个字。

    “抓。”

    内堂里的卷宗被外面的火炙烤的烫手,火舌从门缝里蹿出来,将门窗烧的噼里啪啦作响。

    没多大会儿,风火顺着缝隙钻进内堂,顷刻之间就将满屋的卷宗烧了起来。头顶悬着的房梁滋滋剥落着烧焦的炭木,图柏将装着公文和奏折的匣子裹在怀里,抬起头,这才发现内堂的门已经被倒塌的书柜给堵死了,周围都是窜动的火苗。

    “咳咳咳…”图柏感觉自己的皮都要被烧焦了,眼看大火就要烧到身上,他从烧着的四周寻找出路,还有功夫心想,“听说烤兔肉挺好吃的,我变成兔子烧死在这里,会不会看起来比较不吓人。”

    刚想到这里,就听头顶那只巨大的横梁木从中间发出一声断裂的轰隆声,图柏心道,“坏了。”道完,一声更大的爆炸从身后的墙壁响了起来,大风呼的刮进原本密封的内堂,砖瓦残桌断椅共火势齐齐飞开。

    图柏满身墙灰瓦片,勉强用袖子遮住了脸,眯眼从手指间看见一人在火光外青裟翻飞,红檀木映的一双手又白又好看,图柏一乐,迎头撞进了略带檀香的怀里,还趁机用脑袋蹭了两下。

    “多谢。”

    图柏从千梵炸开的墙里跳出来,扑灭身上的火苗,抬眼看见衙门已经彻底给烧成了火海,低声道,“我们走,去找杜云。”顺手从地上捡起一根烧熟了的胡萝卜在袖子上蹭了蹭,咬了一口。

    “吃不吃?”

    千梵看着他黑漆漆的脸和黑漆漆的胡萝卜,哭笑不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相邻的书:我家店铺不打折[重生]炮灰重生后(快穿)(快穿)如何做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庶嫡女六十年代农家女(快穿)我家男主全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