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人皮山匪(六)

【书名: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第6章 人皮山匪(六) 作者:落樱沾墨

强烈推荐: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六零年代好生活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恶毒炮灰他弟[星际]回到七零年代盛世医香犯罪心理:罪与罚     杜云,“皇上见他来了,就将此事告知于他,问他怎么看。你们见禅师月白清风,脾气很好吧,可当时,他一撩裟衣跪了下来,眉眼都染着愠怒,冷冷道了四个字——不可恕之。我后来才知道,禅师曾救过一个女子,那女子正好也被祝小侯爷迫害,才逃到了寺庙,被他救起了。”

    千梵救的女子容貌尽毁,五官扭曲的分不清口鼻,他同寺中僧侣用空心草杆渡药喂了七日,却始终没有救活那女子。

    临死前,女子攥着千梵的佛珠,诡异的掐着自己的臂下,用血肉模糊的眼对着他,含糊不清喃喃,“恶鬼在人间…”

    后来,他才知道那名女子说的恶鬼臂弯下有块星芒状红斑。

    杜云的奏折中写了芸娘一家的遭遇,千梵一看便立刻知晓那恶鬼就是祝小侯爷。

    祝侯爷深谙自家孩子的恶性不改,怕有一日东窗事发,断了他家独根,早就将小侯爷送出了王城,以为远离天子脚下就能保住一条性命了。

    不料恶有恶报,在洛安城被图柏逮了个正着。

    “咱家陛下信佛,而山月又是王城中出了名风霜高洁品行雅明的禅师,自然就信了他,派人在城中打听两日,终于问出了好几起失踪人口的案子,而这些案子最后落进了大理寺卿的手中杳无音信了,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在捣鬼。皇上当场就让人把祝老侯爷拖了下去,在侯府严加看管,不准他插手此事。”

    杜云得意洋洋道,“并下了圣旨,让本官全权负责此案。正好皇上要在洛安城建立的佛刹就是为了山月禅师,于是他便跟随我回来了,一同监管祝小侯爷这件案子,顺便等候佛刹建成。”

    夜风刮起外面的梧桐沙沙作响,孙晓拍拍胸口,“幸好皇上没让大人滚油钉子和坐辣椒椅,要不然就不能囫囵回来了。”

    知晓他说的是话本里写的情景,杜云道,“没事别看小说,多读名家之作,懂不。”

    孙晓乖乖点头,好奇道“大人没看过怎么也知道?”

    杜云,“……”

    师爷喝了一口凉茶,用眼窝沉沉的看图柏,“此事是山月禅师帮了大忙。”

    图柏被他看着,这才想起来自己本打算为了老杜赶走要来建佛刹的僧人来着,接话道,“禅师可是衙门的贵人,你们都礼貌懂事点。”

    杜云颇委屈,反问,“本大人平常不礼貌不懂事吗。”

    路上遇见老婆婆,他还帮忙拎菜篮子拎到家呢。

    图柏睨他,“有脸说,谁顺便在婆婆家里吃了一顿饭。”

    杜云尴尬挠挠头,“正好到饭点了嘛。”

    夜已深,几个人交待了一番后续的事,无话再说,各自散了。

    第二日,图柏要替杜云梳理卷宗,一大早就来了。

    不过他脚下一转,没进内堂,先去了后院。

    院子里的碗莲绿的喜人,淡淡檀香从半开的窗子氲出来。

    图柏透过窗子,看见那僧人跌莲而坐,闭目禅修,院中静谧无声,唯有清风抚过莲叶,他看着,不由自主,心也跟着静了。

    不知过了多久,图柏觉得腿都站麻了,而窗里的千梵却依旧不言不语,八风不动,沉静打坐。

    图柏摸了下耳朵,转身去了内堂。

    在帮杜云摆放卷宗时将晨上这一幕与他说了。

    杜云放下墨笔,说,“这是僧人的晨课。寅时起,修到卯时,又称不语修佛。等他修完,才会起身用早斋,而晚上亦有晚课,你且记着莫要去打扰他。”

    他倒了两杯水递给图柏,“僧人有僧人的修法,你我可以不懂,但莫要去滋扰他人的信念。”

    窗外传来人声,衙门里的捕快都该来了。

    图柏心想,“我怎么会去打扰他,我心疼还来不及呢,打坐这么长时间不会腿疼吗。”

    他算了下时间,看天边亮起灰蓝的天光,将手里的卷宗放下,道了声有事,就匆匆出去了。

    袅袅檀香渐渐散尽风中,千梵睁开眼,还未动,就听见门被轻轻敲响了。

    “我来送饭。”

    图柏把时间掐的分毫不差,没打扰他晨课禅修,也没让他修完结束就饿肚子。

    千梵低头看着手里的佛珠,其实他早些察觉到这人来过了,却不知为何又悄无声息离开了,他缓缓拨动手里的佛珠,起身开门。

    “饿了吗。”图柏端着盘子里清淡的素斋,笑着看他。

    千梵眨眨眼,老实道,“饿了。”

    “那来吃吧,不知道是否合你的胃口,若是不喜欢,我再去取一份。”图柏走进屋子,与千梵擦身而过,嗅到他浅绿色裟衣上的淡淡檀香。

    “多谢图施主。”千梵入座,修长的手取过筷箸。

    他吃饭也是温雅安静,但又不慢条斯理让人觉得着急。图柏撑着脸,直勾勾坐在桌子对面瞧着他,一边瞧,一边心想,“吃饭的样子我也喜欢。”

    千梵用了几口,抬起眸,就见对面一双狭长带笑的眼睛直不愣登看着自己,他脸皮薄,被图柏看的不大好意思,低头看了看自己,“可是贫僧有何不妥?”

    图柏摇头,依旧目不转睛,想说没有不妥之处,就是特好看,他看了欢喜,就想多看,但顾忌到对面的人即是僧侣又是男子,说出这种话怕是不当,只好收敛了下自己的眸光。

    “佛刹还未建成,要你在此委屈几日了,后院来的人不多,还称得上清净,若是有哪里住的不习惯,你尽管说。”图柏道。

    如果他那兔子窝能进人的话,他更想将千梵请到自己家里,每日就这么看一眼,自己也能高兴一整日。

    “出家人不重容身之地,施主无需为了贫僧操劳。”千梵道。

    图柏几乎要脱口而出一句我愿意,但又憋回去了,“好,那你用膳,我先下去了。”

    “施主且慢。”

    图柏回头。

    千梵犹豫了下,半晌后,缠着红檀珠的双手合十,轻声道,“图施主,贫僧有个不情之请。”

    “你讲。”

    千梵颔首,走到窗口望着外面碧色碗莲,“当年贫僧所救之人曾因爱慕祝小侯爷才会到他身边,如今她已身死,贫僧想代她问过,究竟为何才毁她至此。”

    提起那个以虐杀为乐的人,图柏眼里闪过杀意,不过被他极快收敛起来,站起来说,“可以,但你怕是问不出什么了。”

    千梵惊讶,不解他是何意,直到进了幽暗的衙门地牢,见到那恶鬼之后,他才恍然明白。

    祝小侯爷名祝鸿,天生一张艳丽到刻薄的容貌,此时狼狈倚在昏暗的牢狱中仍旧飞扬跋扈目中无人。

    看见图柏,他手扣住牢门,狞声道,“等我出去了,我要将你剥骨削皮,挖掉你的舌头塞进你的喉咙里让你叫不出来。再剖开你的肚子,掏出一截肠子,让狗从外面开始吃,哈,你会看着自己的脾肾被狗一点点吃掉,求着本侯爷让你去死,是不是很刺激,如果你能听懂本侯爷的话,现在就将我放出来!”

    图柏蹲下来,勾唇笑道,“看来你很是满意这个死法,你若是求求我,我倒愿意满足你,不过在下养的狗不知道吃不吃猪狗不如的东西,还望小侯爷帮在下验证验证了。”

    祝小侯爷脸色一白,他杀人杀的是很快活,自己却怕死的厉害,对面的人眼看笑着,眼里的寒光却仿佛化作刀子,将他剐掉了一层皮。

    他怪叫着抱住自己,“我爹会来救我的,本侯出去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图柏站起来,淡淡道,“不如我们走着瞧。”他说完,想起那人还在身后,神情变了下,抿了抿唇,有点不敢回头去看千梵,怕自己刚刚说的隔意着他了,后悔不该将他带到这种恶心的畜生面前。

    千梵神色一如往常般的沉静,微微垂眸,凝望着昏暗地牢里的祝鸿,“小侯爷,你记得莹诺吗?”

    祝鸿满脸轻蔑,“不认识,你又是谁?”

    牢狱里烛火簌簌亮着,照明千梵半张脸,他站在光晕中裟衣披肩,宛如神佛。

    “被你用硫水毁了容貌的女子,你可又记得?”

    祝鸿想了想,抬起下巴,傲然道,“那个贱人,自然记得,如果不是她逃走了,本侯爷又怎么会被送离王城。那贱人还没死?”

    千梵垂着长长的眼睫,“她死了。”

    死的凄惨又痛苦。

    祝鸿笑起来,将自己的脸挤在牢门上,细长的眼里闪着幽光,“怎么,你心疼了?看来你也不是个正经的和尚。”他语气龌龊道,“她都那鬼模样了,你也能看得上,是不是还——”

    祝鸿话说一半,被一阵劲风狠狠抽了起来,迎头撞在了墙上。

    千梵讶然转身,“图施主?”

    图柏活动了下手腕,看着祝鸿顺着墙壁摔在一滩恶水上半天爬不起来。

    他眨眨眼,拽住千梵的一点裟衣,“没事没事,他嘴痒,我手痒。”眼巴巴瞅着千梵,“我们快出去吧,跟这种人没什么好说的。”

    千梵被他轻轻扯了两步带了出去。牢房外阳光明媚,清风拂面,挥散了牢房里的晦暗和阴沉。

    “你笑了?真好看。”图柏感叹,手里捏的那点裟衣往手心紧了紧,探长身子竟慢慢凑了过去,在后者露出惊愕的目光时,捏掉了他衣袍角的一根杂草。

    千梵眨了下眼,“谢谢。”

    图柏拍拍手,“别客气,走吧,回去问问杜大人案子什么时候开审,等不及要剁了那畜生了。”

    他说完,顿了下,认真道,“我是不是不能在禅师面前说这种话,呸呸,你就当我没说过,以后我改。”

    千梵觉得这人率性的厉害,笑着摇了摇头,“无碍。”

    回衙门的路有些偏,路上来往的人不多,图柏衣冠禽兽了没两天,走路又开始懒懒散散起来,随手扯跟柳叶放在唇边,吹了两声乡野小调,眯着眼晒太阳。

    千梵看他这散漫自在的模样,好似舒坦到了极致。

    图柏晃晃悠悠一转头,心里哎了一声,脸上跟变戏法一样,瞬间收起了四五不着调的模样,挂上一副正人君子嘴脸。

    他在心里骂道,“一晒太阳就忘形。”眼风扫到路边青草地里一团一团凑在一起晒着阳光睡的香甜的白兔子,又想,“兔子不都这样,这也不能怪我不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相邻的书:我家店铺不打折[重生]炮灰重生后(快穿)(快穿)如何做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庶嫡女六十年代农家女(快穿)我家男主全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