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人皮山匪(二)

【书名: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第2章 人皮山匪(二) 作者:落樱沾墨

强烈推荐:活色生枭犯罪心理:罪与罚回到七零年代矮人在未来恶毒炮灰他弟[星际]不死佣兵六零年代好生活救世主都是美少女     听他问起,杜云愣了下,“你还记得?”

    图柏莫名看他一眼,“刻骨铭心,甚难忘记。”

    杜云点了下头,“那本官自然也是记得的。”

    而且,何止是记得,简直是噩梦般纠缠不去,杜云脸色发黑,看着脚边的土匪,又恨不得上去踹两脚解气。

    也正是这件案子,让杜云终于下定决心要将丰阳山上的土匪一网打尽。

    那叫王祥的人是个马夫,开春那会儿带着妻儿到洛安城来看病,路上途径丰阳山。

    那会儿丰阳山上的土匪还没猖狂到杀人的地步,也就是偶尔抢些过路人的钱财回山去。

    王祥算是个点背的,恰好遇上了这群土匪,被人连马车带人一同虏到了山头。有人离远瞧见,连忙返回了洛安城去报了官。

    杜云带着捕快寻到了丰阳山,在山中搜索了两天,第三天中午,终于找到了土匪的老窝。杜云还清楚的记得他在土匪的老窝前看见挂在树枝上迎风招展的人皮,正是失踪的王祥一家人。

    男人的人皮鲜血淋漓,淌着的血水滴在枯叶之间,血味浓烈,白日里引来了一大群灰狼,狼群之后是凶神恶煞的山匪。

    杜云勃然大怒,当场下令要剿杀匪徒。

    第一次交手时,他身边的捕快早已经分散山头寻人去了,身边就图柏孙晓两人。

    杜云远远看着裹在狼群中的人皮,握紧了拳头,“干死他娘的!”

    图柏嗯了声,让孙晓护送杜云先走,自己随手捡了跟树枝杀入狼群,七进七出,狼尸飞舞,躲在后头的山匪看的遍体生寒,纷纷拿起兵器家伙从狼群后冲了出来。

    图柏掐住头狼的喉咙,咯嘣一声捏断它的脖子,拎着狼尸扔到了土匪的脚前。

    土匪见不是他的对手,吹起哨子,哨音一呼百应满山响起,连绵起伏,杜云知晓他们人多,硬打绝对要吃亏,令图柏将人皮取回之后迅速撤退。

    一场潦草惊险的对战之后,图柏拎着人皮和趁乱时救出来的姑娘同杜云在山下汇合。

    而那姑娘便是那张人皮的夫人,芸娘。

    十天后,芸娘一张状纸将丰阳山的土匪告到了洛安城知府大人杜云的手上。

    时至如今,令杜云想不通的就是这群土匪先前都是流民聚集在丰阳山上,由头子王虎揭竿而起,树了门派,但终究都是一群莽夫野汉,怎会突然之间手段如此残忍。

    图柏蹲在地上,将刚刚急唤‘三当家的’人给揪了出来,和细皮嫩肉的三当家扔做一团。

    “你们大当家的刚刚脸都快被爷爷踩成大饼了,也没见你这么紧张。”

    土匪头子王虎撅着屁股伏在地上,脸胀的像个猪头,眼睛却还拼命的朝三当家的看去。

    图柏若有所思道,“你看起来可不像土匪。”

    三当家向图柏吐了一滩口水,被图柏躲过去了。

    图柏眯着眼,单膝蹲下身,后脊在他用力的时候绷出流畅紧致的线条,他突然抓住三当家的头发,将他那张自以为是的脸按到自己吐的口水上,“托你照顾,图爷直到现在都还对那张人皮记忆犹新,我一直想,究竟是要有多熟练,才能剥下这么完整的人皮,现在看到你,我知道了。”

    三当家的被自己的口水蹭了满脸,把图柏看的心里泛恶心。

    “图爷突然想起来王城里有个祝姓的侯爷家里好像也有这么个小公子,喜好各种虐人至死的手段。但不知为何,一年前那小公子就这么消失了。”

    三当家瞳仁瞪大,牙关咬的‘噔噔’直响。

    图柏曲起手指在他脸皮上弹了两下,手法和衙门前卖猪肉的张大伯有的一拼,“小公子,你说他是畏罪潜逃了,还是死翘翘嗝屁了?”

    三当家猛地挣扎起来,尖声道,“你竟然知道本侯爷的身份!快放开本侯爷,否则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土匪头子肿着猪头脸忙嚷嚷,“侯爷救我们,救我们!”

    图柏拍拍手站起来,和杜云交换了个眼色。

    怪不得一年前他们胆敢残害无辜百姓,横的要命,原来是那侯爷的小公子在背后撑起了腰。

    图柏心想,“这人只怕是在王城中混不下去,那侯爷为了保全他,才将他送出了王城,以为天高皇帝远,就奈何不了这人了。幸好如今落到本兔的手上,不弄死他,还真对不起身上这件官袍。”

    围观的群众听闻土匪的身份,惊了一惊,有人犹豫着问,“大人,这、这可怎么办?”

    若是杀了小侯爷,他们大人会不会受了牵连?

    杜云身为知府,最喜欢这种被民爱戴的感觉,扬起脑袋,负手背到后面,肃声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父老乡亲尚且放心,本官绝对不会置之不理。”

    得到保证,人群这才安心下来。

    “吓死我了,图哥没事就好。”

    “对对。”

    杜云,“……”

    杜云幽怨瞪图柏,难不成刚刚都是关心他的。

    图柏弯唇笑,俊美的长眉一挑,得意的在脸上挂着‘图爷爷就是天生丽质一表兔才’的欠揍表情。杜云想说些什么,就听脚下的三当家嘲讽道,“自以为是!本侯爷杀你全——”

    图柏干脆利落出脚。

    三当家飞出两管鼻血,晕了。

    折腾了一夜,天边浮出黯淡的天光,天快亮了。

    杜云安抚百姓,让人各自散去,唤上衙门的捕快将满地山匪锒铛丢进了衙门的牢子里关着。

    等他们忙活完,天边已经大亮了,杜云刚从昏暗的卷宗室里走出来,抬起头,眼前顿时一黑。

    杜云,“老图,黑夜给了你黑眼圈不是为了让你遮我的光的。”

    图柏歪歪扭扭靠在衙门院子里的玄色柱子上,眯着眼,脸色发青,英挺的眉梢染着几分沉沉的倦色,他扯了扯嘴皮子,哼唧一声。

    “困。”

    杜云摸着下巴,“你看起来好像几天都没睡了,老实说,你请了七天的假去哪了”

    图柏心道,“去哪了,我去给你收拾山匪去了,你以为他们是自己拿了绳子绑了自己滚到衙门前的吗。”

    这功是图柏干的,但他不能说。

    他不单是兔妖、捕快,偶尔还兼职做做杀手。

    图柏在这一行算有些名气,江湖上也偶尔传闻,不过他行事缜密,单子接的很随心意,全看心情,所以能请的来他的人并不多,大多数人说不清他究竟功夫如何,性子又如何,江湖百晓生也难以在他身上落下几笔评论——他在杀手这一行到底算是个嫉恶如仇,拔刀相助,还是不辩黑白,善恶不分的刽子手。

    图柏不觉得自己算个好人…好兔,但也不是个混球,若让他归纳余生,他大概也就只能憋出两个字:还行。

    长得还行,人也还行,活的也还行。

    丰阳山上山匪这只单子他已经等了很久了,接到那人递来的赏金时,他几乎二话不说,向杜云请了假,连夜赶去丰阳山上,在山中埋伏六日之久,最终一举将山匪窝成功端了。

    端了之后,将人挨个捆成王八,又一路送到衙门口,他这头才刚爬进兔子窝,那头就又被叫了起来,任由谁也撑不住六七日的奔波,困得快死了。

    图柏打个哈欠,揉了揉头发,刀削似的双眸要睁不睁,懒洋洋道,“我先去睡会儿,别烦我。”说完踢沓着靴子走出了府衙。

    杜云在他身后摇摇脑袋,笑骂道,“都这幅德行了,怎么仍旧看着俊的很。”

    “这话可别被图哥听见。”孙晓端着热腾腾的大包子,“要不然他睡觉也能笑醒。”他顿了下,收起一点笑意,稍显紧张的低声问,“大人,图哥这么累,是因为…”

    孙晓指了指额头。

    杜云摇头,“不像,应该不是。”

    孙晓这才呼出一口气,笑着道,“那就好,图哥没走远吧,我赶紧去给他送几个包子去。”

    杜云接过盘子,“麻溜跑快。”

    孙晓揣着包子一出门,就寻不见图柏身影了,他左右看了看,看见一抹雪白消失在了转角,孙晓想了想,跟了上去。

    转过街角,有一片不算大的集市,人来人往,很热闹。

    孙晓眼尖看见一只大白兔蹲在集市中稍显的冷清角落里,它面前是个拎着篮筐的姑娘。

    大白兔竖着一只耳朵,眼巴巴瞅着姑娘篮子里洗的水灵灵的胡萝卜。

    姑娘柔声道,“小兔子你是谁家的?”

    大白兔把自己软塌榻的耳朵扶起来,爪子刚离开,就又倒了下来,兔子用黑溜溜的眼睛瞅着姑娘,甩了甩自己那只不听话的长耳朵,可怜兮兮的瞅着她。

    姑娘伸手摸了摸兔子的右耳,吃惊的发现这只兔子细长的右耳上有一道清晰骨折的断裂。

    兔子耳朵本就是软骨,却有人将它软骨都弄折了。

    姑娘立刻心疼道,“疼吗,真可怜,吃吧,反正我也卖不出去。”她挑了一根干净果实肥硕的胡萝卜递到了兔子面前。

    那兔子晃着一只折耳低头嗅了嗅,叼起胡萝卜撒丫子就狂奔。

    “哎等下,还有很多呢。”姑娘拎着蓝子追去。

    孙晓眼睁睁看着大兔子钻进一条小巷里,过了会儿,他图哥手里握着个胡萝卜晃晃悠悠走了出来。

    孙晓,“……”

    图柏走到他面前,“看什么呢?”

    孙晓刚想说话,那拎蓝子的姑娘也跑了过来,忐忑问道,“两位捕爷刚刚可曾看见一只兔子从这里跑过去了?不知道是谁家的,我担心它被狗叼走了。”

    图柏啃着胡萝卜,嘎嘣嘎嘣,说,“兔子啊,我最讨厌那东西了。”

    姑娘一愣,身后传来轰隆一声。

    一面潮湿的砖墙长年失修,布满蜘蛛纹似的裂纹,毫无预兆塌了下来,砖块石块碎了一地,幸好刚刚那里无人经过,没人伤亡。

    姑娘心有余悸的睁大眼睛,那个角落正是她刚刚兜售蔬果蹲过的地方。

    她回过头,只看见挺拔修长的背影渐行渐远。

    孙晓放进她手里两枚铜钱,拿起一根胡萝卜边跑边道,“刚刚那人给的。”

    姑娘跟了两步,眨眨眼,喃喃道,“给多了。”

    图柏接过孙晓的包子,揉揉他脑袋,“回去吧。”说完大摇大摆往自己破破烂烂的家里走。

    孙晓看着他的背影,唇瓣动了动,想说什么,却临阵脱逃将话咽进了喉咙,喊了句,“哥你睡吧,衙门的事不用管了。”

    图柏没回头,朝他摆了摆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相邻的书:我家店铺不打折[重生]炮灰重生后(快穿)(快穿)如何做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庶嫡女六十年代农家女(快穿)我家男主全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