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陆老四成国宝

【书名: 豪门汪日常 第125章 陆老四成国宝 作者:婻书

强烈推荐:六零年代好生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嫡女毒谋山村名医恶毒炮灰他弟[星际]农门青云路不死佣兵     看着眼前这个充满了危险气息的男人,唐逸封倒是满脸笑意,甚至心情十分不错的模样。尽管这段时间陆承赫给他找了不少的麻烦,但不妨碍他一想到如今能跟陆承赫平起平坐就感到愉快。

    陆家什么时候成为他眼中钉肉中刺的他已经不记得了,似乎是第一次接触的时候就已经开始隐隐扎根了。

    他跟陆家这几个兄弟不一样,他的情况在这种豪门圈子里其实很常见的,只不过这种家丑对外总归要体面的抹平,不管普通人看他们这种家庭是如何的富贵繁华,但圈内的情况圈内人知道,大家都差不多,谁也别笑话谁。但陆家就不同,简直就是异类。

    就像狗血剧情发展的那样,唐逸封的父亲当年高攀娶了个官家女,也正是因为老婆的娘家,唐家这些年才发展壮大起来。这二三十年可以说是经济发展飞跃的时期,而唐家又从事房地产,一路顺风顺水的走到了国内数一数二的豪门圈。但唐父结婚十多年依然没有孩子,那时候医疗技术水平并不高,不孕症治疗起来并不容易。

    唐夫人是爱自己丈夫的,但自己生不出孩子来,那时的代孕技术也不成熟,甚至很多国人根本没这个概念,最终唐夫人给自己的丈夫亲自找了个女人,这才有了唐逸封。留子去母,一笔不菲的钱财打发了那个女人,唐夫人也将唐逸封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来疼。没想到三年后唐夫人竟然怀孕了,哪怕后来生下的是个女儿,就算依然把唐逸封当儿子看待,但亲生的跟不是亲生的总归有差别。

    唐馨才是真正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公主,那时候唐逸封年纪还小,不过四岁,知道有个妹妹了既高兴又不高兴,甚至还会跟妹妹争宠。但是无形的冷落才是最伤人的武器,尤其是年幼的孩子最是敏感,当渐渐发现了母亲对待自己跟妹妹的不同后,唐逸封自己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不再哭闹,只是站在无人的角落里看着那对亲热的母女暗自羡慕嫉妒。

    唐夫人娘家的官位可以说是从晚清时期延续至今,哪怕经过了动荡,从拿笔杆子到拿枪,有些深宅大院里的生活作风一直保留至今,当时跟唐父结婚的时候,甚至还有陪嫁丫头,从小将唐夫人带大的一些婆子,家里的佣人都是唐夫人家里的老人,有些至今还喊着唐夫人小姐,可见那些佣人真正亲近的只会是唐馨这个真正的金枝玉叶。

    唐逸封不记得自己是从哪个嘴碎的佣人那儿得知自己并不是唐夫人生的,他的亲生母亲不过是一个生育工具,被人用了就打发掉了。那时候唐逸封甚至天真的想要去找自己的亲生母亲,离开这个冷冰冰的大房子。

    唐逸封见到陆家那几个兄弟的时候,是在十岁那年,那时候他已经因为那种差别对待养成了阴沉的性格,尤其是知道了自己并不是唐夫人亲生的,内心越发自卑,在陆家举办的派对上他也只敢坐在角落里一个人吃东西。但豪门圈里总会有些熊孩子,有些跟唐家走的比较近的也知道唐逸封不受宠,可能也受到自家大人的影响,对唐逸封根本看不上,就像逗弄小猫小狗一样欺负他玩。

    唐夫人对他的态度注定了唐逸封对待同龄人也强势不起来,受了欺负也闷不啃声,而这时候,陆家的三兄弟却出来替他解了围。看着不过是其中一个人说了句话,那些围在他身边欺负他的人就连忙笑闹着散开,然后巴结到了那三人的身边,小小年纪就已经懂得说些讨好谄媚的话,而那兄弟三人就像真正的王子被人奉承追捧。

    尤其是陆承赫,年纪不大,清清冷冷的眼神看过来,让唐逸封顿时觉得自己有种被人看光的感觉。被人欺负的时候他可以闷不啃声的接受,但面对刚才那一扫而过的眼神,他却无法平静,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连抬头跟他对视都不敢。

    那是他们第一次有过交集,从那以后他们便再也没有接触过了,但那短暂的一个视线交汇却让唐逸封牢记至今。哪怕就是现在回忆起来,那种云泥之别的差距依然令他感到羞辱。

    所以现在唐逸封坐在陆承赫的面前特别的开心,甚至目不转睛的直视着他笑容灿烂道:“好久不见,陆二少。”

    影视城改造计划可以说是一块巨大的蛋糕,像娱乐圈这种捞金地,如果青鸟市内有一座全国,甚至放眼世界都是数一数二的影视城,这带来的经济利益已经无法用几个数字去估计了。这种大项目陆家自然不会,也不可能独吞,参与其中的也都是国内几个著名的大企业,这已经被瓜分的蛋糕如果还有人想要参与进来,岂不是从别人口中夺食。

    如果这唐家还是老家主在位,这次的计划恐怕会有唐家的一份,但可惜新接任的唐逸封风评并不好,手段过于阴狠毒辣,谁也不愿意跟这样的人有利益纠葛。所以这唐逸封几次三番找上门,陆承赫直接让人给打发了,连面都没见过。

    唐逸封身体微微往后一靠,看着眼前这个俊美的男人笑道:“陆二少贵人事忙,可能不记得我了,不过我可是十分感谢陆二少当年的解围之情的,只是没想到,当年那个被人围着欺负的小孩,竟然也有幸能坐到陆二少跟前谈判的这一天。”

    原本面无表情的陆承赫闻言,微微勾起一抹冷笑:“唐总觉得,我今天让你进来,是打算跟你谈判?”

    站在陆承赫身边的戚伟下意识背脊一凉,他跟了老板这么多年,老板生气的时候多半都是面无表情,哪怕就是真的特别生气,也最多只是微微蹙个眉头,像这样直接冷笑了,完了,天要凉,唐要破。

    唐逸封笑着挑眉:“那难道是想要兴师问罪?好吧,对于之前我冲动的决定我向您郑重的道歉,为表歉意,这点东西,就当做给您爱人的压惊礼。”

    桌上摆放的是一块城东的地皮,三个月前唐氏花了二十多亿拍下的,地皮不大,但未来的价值极高,这城东刚好接壤影视城和主城区,如果在这个地方建造一个酒店,等未来影视城建成,可以想象的到有多赚。

    不过可惜,陆承赫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冰冷的目光紧盯唐逸封:“影视城是不会带你唐家的。”

    唐逸封以为陆承赫今天愿意见他,是事情有了转机,其实他也不是非要盯上这个项目,唐家多得是路子赚钱,只是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他可以不要,但不代表别人能不给。他已经将姿态摆的相当低了,可以说他愿意投入的与今后回收的根本不成比,他要的也只是一种形式上的承认。

    听到陆承赫那毫无回转余地的拒绝,唐逸封的笑容微敛:“我开出的条件我想陆二少应该没有拒绝的理由,如果还是为了之前那件事,我愿意亲自去给你的爱人道歉,我是非常有诚意来的,我也希望二少能够认真的考虑一下。”

    陆承赫冷言道:“祸不及家人,这是规矩。”

    唐逸封看了陆承赫片刻,随即笑道:“所以陆二少今天愿意见我,就是要跟我说这句话?”

    陆承赫闻言却是笑了,笑的唐逸封心口一提,直觉危险。只听那陆承赫道:“我今天只是想当面通知你,我陆氏跟你们唐家的戏,才刚刚开始。”

    左宁还不知道自家男人已经跟人宣战了,更加不会知道有个倒霉鬼只不过选错了攻击对象,即将永远的从富豪圈里除名了。不过陆家的人向来都是极其护短的,又只吃软不吃硬,哪怕这次不是他,换成陆家的任何一个人,这姓唐的都不会有好下场。

    确定今天的戏份拍完之后,左宁撸着层层叠叠的古装戏服就准备去卸妆。杨顺跑过来帮他拎着戏服往化妆间走去,一边道:“陆念祺说有事找你,你见不见?见我就带他去化妆间。”

    左宁停下步子看了杨顺一眼,似乎有些纠结,随即点了点头。

    看到感觉有挺长一段时间没见的陆念祺,左宁多少感觉有些怪怪的,毕竟他是陆承赫之外,唯一知道自己底细的人。左宁一边自己取头套,一边装作随意道:“来找我干嘛,如果你又要念叨一些有的没的,那你还是请回吧。”

    陆念祺走到沙发上坐下看着他卸妆,闻言笑了笑:“突然发现身边有个非人类,你以为谁都能跟二哥一样那么冷静的吗,还不许人做些失常的举动了。”

    左宁看了他一眼:“那你今天来干嘛?我可告诉你,我脾气大着呢,我可不会那么容易就跟你和好的。”

    陆念祺干脆道:“两件事。”

    左宁:“借钱免谈。”

    陆念祺差点没忍住笑出声,轻咳了一声道:“之前星泽那件事,到底是什么情况?”

    左宁以为他纯粹是跑来八卦的:“就那么回事啊,谁知道他得罪了什么人,他做了那么多的坏事,我经纪人说被挖出来的只是一部分,还有一堆没能找到证据。”

    陆念祺听到这话微微蹙了蹙眉,眼神有些奇怪的看了陆宁片刻,见陆宁朝自己看过来,瞬间收敛神色,问道:“你没事吧,二哥放心你出来工作?”

    “有什么不放心的,那个凶手已经死了,我也不见得会那么倒霉遇到第二个星泽,难道为了不发生意外,将我关家里一辈子?”

    陆念祺没再多说什么,转而道:“还有一件事是,我恋爱了,对象是个男的。”

    左宁瞬间瞪大了眼睛回头看他,震惊了片刻后忍不住道:“所以陆家的血统里是有同性恋基因的?早知道你们陆家一个个本来就是弯的,我还费那个劲掰弯陆承赫干嘛,直接脱光了扑倒不就行了。”

    后面一段话是左宁小声嘟嚷的,陆念祺没听清:“你说什么?”

    左宁咧嘴一笑:“我说祝你们白头偕老。”

    陆念祺站了起来:“我就是来看看你,还有跟你道歉,对不起,上次说了那么过分的话,感情这种事的确容不得外人插手,如果你消气了,我们还可以继续做朋友吗?”

    左宁哼了一声,转头继续对着镜子卸妆:“我都说了我脾气大着呢。”

    陆念祺笑了笑:“你没事就好了,以后不管去哪儿都小心点,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

    左宁觉得他意有所指的样子:“最近一段时间怎么了?星泽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啊。”

    陆念祺顿了顿道:“他有很多脑残粉,你注意点就是了,我先走了。”

    左宁也没说起身送送,直接挥了挥爪子。虽然没有当时那么生气了,但总不能人家一来求和他就笑眯眯的答应吧,那也太没面子了。

    看着门口好几个保镖守着,陆念祺也没怎么逗留就走了。他来原本是想要问问,是不是陆家得罪了什么人,前不久他也差点被车撞死,不过当时是在比较闹市的区域,也幸亏他当时被人及时拉开了,那个开车的大概也不敢那么明目张胆,直接跑掉了。

    他能感觉到那个司机是朝着他来的,原本他还以为自己是得罪了什么人,没想到过了几天就看到星泽的那件事。所以他确定,那个司机的目标应该是陆宁而不是那个死掉的明星。不过显然二哥并没有将真实的情况告诉陆宁,只是加派了人手保护。

    没能搞明白事情的陆念祺叹了口气,一出片场就看到等在门口的车子,笑了笑朝着车子走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豪门汪日常相邻的书:你笑起来很甜浮光掠影穿越之后魔尊大人每天都在撩我神医嫡妻特种军妃不好惹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八卦杂志说这事要黄[娱乐圈]六道狂徒千年僵尸在都市守望先锋之逆流而上聊斋之道长领主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