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被收买的左宁

【书名: 豪门汪日常 第94章 被收买的左宁 作者:婻书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清穿带着红包雨盛世医香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剪了头发的左宁简直帅出了新高度, 这一点在他第二天去上课,从回头率暴增中就能看出来, 有些个三五成群的女生凑在一起, 时不时偷瞄他一眼, 小声说话然后笑的很大声,明显就是在谈论他。

    不过原本对自己的颜值和审美信心满满的左宁,在经过了昨天陆承赫那一句丑死了的暴击之后,自信心顿时下跌。原本每天十分钟就能洗完一个澡, 昨天晚上硬是在浴室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在镜子前臭美就美了一个小时。

    这会儿见到女生似乎在议论他,下意识抓了抓头发, 然后朝旁边的陆念祺小声问道:“我的新发型真的很难看吗?”

    陆念祺眼神怪异的打量了他片刻:“你这是变相的想要让我夸你吗?”没见今天一来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简直帅的让人嫉妒, 还问他是不是很难看。这就跟学霸明明考了满分,还说这次考试真难不知道能不能及格的讨厌程度一个样。

    左宁直接往桌子上一趴, 哼了哼:“昨天陆承赫说不好看,明明就是他让我去剪的头发,我都说让他给我找最好的发型师来剪了,不过剪完之后我自己其实挺满意的,但他说不好看。”

    陆念祺心道, 当然要说不好看, 要是说好看, 以陆宁那得瑟的小性子还指不定怎么美呢, 那今天来了岂不是更荡漾了。平时他朝人笑的时候就够吸引人了, 再换个新发型,要是笑的一脸阳光的,这会儿恐怕早就被情书给淹没了。

    看了眼因为二哥一句话就垂头丧气自我否定的人,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被狗粮噎着了,不过该安慰的还是要安慰:“挺好看的,可能以前的样子二哥看习惯了,突然有了点改变不太适应吧。”

    “是啊,再美的人看久了就不觉得美了,审美疲劳了,再丑的人看久了也不觉得丑了,都看习惯了。”

    这话陆念祺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其实他挺想问,那你看我二哥看审美疲劳了没有。但总觉得如果问了,肯定又是一大碗的狗粮。只觉得有点噎得慌,算了,还是别给自己找罪受了。

    两人正漫无边际的闲聊着,第一天带着左宁熟悉校园环境的丁睿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之前虽然丁睿说过,上学期间会一直带着陆宁,但见他有亲近的熟人,他自然不会再去刻意的做些什么,免得交情没谈上,反而惹人嫌。

    原本还以为那人只是陆宁以前认识的朋友,倒是没想到竟然也是陆家的人。尽管各种八卦传闻挺多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版本都有,但丁睿却觉得那可能是被人故意传出来抹黑的。

    那位素来有高冷才子之称的陆家少爷丁睿一直觉得他挺傻的,别看学校里有很多女生迷恋他,有很多人巴结他,但看不惯他那种做派的也大有人在。尤其是这次竟然说不认识,不管他们是不是有什么恩怨的,这句话一出就显得过于低级了。

    不过那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少爷可能也习惯了自我,压根不在乎这种所谓的名声,哪像他们,圆滑的处事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抓住一切人脉和机会只为能够过得好点。

    见丁睿明显是过来找自己,左宁先开口道:“你好啊,是找我有什么事吗?”

    丁睿笑着道:“是有一件事想要请你帮忙,可能有点唐突,但我也只是代朋友来问问,如果不方便那也没关系,就是有一个小学妹,曾经受到过陆氏公益的资助,她非常感激并且崇拜陆总,知道这次的座谈会陆总会来参加之后,她非常希望能够当面表达自己的感谢。”

    左宁下意识的想法是,这该不会是借着名义想要追求陆承赫吧,不管能不能成功,好歹露了脸啊。不过这种想法他也只会在内心想想,肯定不会说出来的,但这种事他也不可能替陆承赫做主,只好道:“这个我要先问问他才行,而且座谈会那天肯定是有很多校领导陪同的,我自己能不能凑过去说句话都不知道,所以暂时没办法给你准确的答复。”

    丁睿闻言点点头,依旧一脸微笑,并没有什么失望的样子:“我明白,我也只是替人问问,看能不能满足她这个心愿而已,没什么事了,我也不打扰你上课了。”

    左宁朝他笑了笑。

    丁睿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说道:“忘了说了,你的新发型很好看,很适合你。”

    丁睿走了之后,左宁又拿出小镜子:“我也觉得很好看,可陆承赫为什么说丑呢,难道真的三岁一代沟,那我岂不是跟他有好几个代沟了?”

    陆念祺在旁边笑道:“有本事这句话你回去当着我二哥的面再说一遍。”

    左宁哼了哼,放下镜子朝陆念祺问道:“你觉得丁睿说的小学妹是真的崇拜承赫,还是只是找借口接近想要干点啥?”

    陆念祺内心无声一叹,跟他二哥那样的人在一起,真是防了男人还要防女人,一点都不能疏忽的,嘴上却是说道:“除非那个女生对自己极其自信,觉得二哥会对她一见钟情,或者还有什么后手,不然应该是真的感谢吧。”

    左宁揪着鬓角上的一撮头发搓了搓:“我觉得我应该先看一眼,先判断判断,要是那女孩长得特别漂亮,那绝对是心怀不轨!”

    等左宁真的见到那女孩之后,他觉得自己竟然用那样的念头去想这个女生,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女孩名叫马依,个子不高,可能不到一米六,瘦瘦黑黑的,脸上还有非常明显的高原红,一身衣服是那种洗到发白的旧,但是很干净,脑袋后面扎着一个厚厚的马尾,头发不直,有点乱糟糟的,应该是从来没有烫染过的。一双有点小的单眼皮,但眼睛非常的明亮,笑起来的模样十分的明媚。

    知道他是陆承赫的朋友,还有一个是陆承赫的弟弟,马依是带着一袋子花生来的。花生不多,据说是开学的时候从老家带来的,一个学期过去还剩一点了,她没什么能够送人的,也只有这些花生了。

    马依说她是从大山里出来的,虽然大山的条件没有艰苦到那种需要走钢索的程度,但上山下山也差不多要走上一天。有时候去隔壁山头上课,早上三点多就要出门,走到学校刚好八点。他们村子很穷,穷到好几年了,只有一个支教在那儿坚持,从来没有来过新的老师。

    后来是陆氏的资助,让她和另外几个孩子有条件在镇上读书。他们那一起出来的孩子都考上了大学,只是并不在一起,以那种环境的教学资源来说,能够考到陆先生曾经读过的大学可以说真的是万里挑一了,而她幸运的做到了。

    马依想着一定要好好念书,等以后毕业了,一定要进陆氏工作,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报答对她有过帮助的陆先生,她觉得这就是她人生的价值。

    这次知道陆先生要来学校开座谈会,马依是真的很想很想当面将这份感激说出来,但她知道,那样一个人身边肯定永远围绕着千千万万的人。原本她是没有抱希望了,学长却说他看能不能透过关系帮帮她。

    陆承赫看小布丁拎着一袋子花生上来,微微蹙眉:“你又乱买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吃了,你要是想吃让家里的厨子给你做,不要在外面买。”

    松开了对小布丁的经济控管之后,陆承赫最担心的就是他在外面乱买一些东西,如果是买一些没用的玩具倒还好,如果买到了什么不好的食物,吃出了什么问题,那就麻烦了。

    左宁将那一袋子花生往陆承赫的办公桌上一扔:“这可不是我的,而是你的。”

    陆承赫扒开袋子看了一眼,就是很普通的花生。

    左宁笑嘻嘻道:“你不知道,自从知道你要去座谈会之后,好多人想要私下跟你见一面,这不,有人都用花生收买到我跟前来了。”

    陆承赫轻笑了一声,如果是被什么小布丁没有的,特别稀奇的东西收买了他还相信,一袋子花生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见陆承赫笑了笑就不搭理自己,明显是不信了,哼了哼:“真的真的,只是这花生不一样。”

    陆承赫看着他:“哪里不一样?被你拿回来的就不一样?”

    左宁将马依的事情给说了一遍,还朝陆承赫感叹:“你不知道,我之前还以为是那个女生想要找借口勾搭你呢,没想到是个真正想要感谢你的人,要不到时候你跟她见一见吧,好歹完成她一个心愿啊,说不定她还能成为你陆氏未来的栋梁呢,人的潜力可是无穷的,她能够考进你读过的大学,还是从山里出来的,这足以证明她是有能力的。”

    陆承赫朝他脑门上敲了敲:“你这是在靠看脸定论吗,如果你今天见到的是个很漂亮的女孩,那人家一定是别有用心,见到不好看的,就觉得人家是真心感谢?”

    左宁直接朝他翻了个白眼:“虽然不是所有长得漂亮的女孩都心思多,但肯定是要有资本才能有心思的,而且也不是说马依不漂亮,那就是一种没有经过雕琢的美,乍一看感觉很土,可是接触过之后你会发现,那种美也是很纯粹的,而且她笑起来的时候眼里有光,我觉得这样的女生一定是个心思简单的。”

    陆承赫微微挑了挑眉:“你对人女生看的倒是仔细。”

    左宁嘿笑了一声:“必须要仔细啊,要是一个想要跟我来抢你的心机女,那我肯定不会让你去见的。”

    正去接过小布丁递过来书包的手听到这话微微顿了顿,看着小布丁灿若朝阳的笑脸,眸子微暗,轻笑道:“那我是不是该夸你很会看人?”

    左宁微抬下巴:“必须的!”

    等了一会儿没等到陆承赫一个明确的回答,左宁忍不住追问:“那你到底见不见啊,人家可能就是想要跟你说声谢谢,应该不会碍什么事的。”

    陆承赫无奈道:“见见见,你连人家给的东西都拎回来了,还这么为她说话,我要是说不见,你指不定怎么折腾我。”

    听到陆承赫答应去见,左宁也替那个女孩高兴,一高兴就忍不住扑到了陆承赫的身上抗议:“我什么时候折腾过你,一直都是你在折腾我,总是骗我,昨天还骗我说有小蛋糕,结果我到厨房找了半天没找到,还被管家给驱逐出来了,你才告诉我都被萱萱吃完了,没吃完的打包带走了,我告诉你,如果以后有人说我笨,那我一定是因为你常常骗我,被你骗笨的!”

    陆承赫简直被这个倒打一耙的小东西给气笑了:“是你没把我的话听完一下子就冲了出去,现在还赖我,有你这么不讲道理的吗?”陆承赫说着,还用手去戳他的心口,看看里面到底还有没有那颗小良心。

    然而陆承赫戳一下,左宁就敏感的痒的发笑。他越笑,陆承赫就越戳,要不是陆承赫搂着他的腰,一准得笑的坐地上去。

    正准备送文件进去的戚伟听到里面竟然有人的笑声,敲门的动作顿时顿住了,然后默默回到了办公室,拿出自家狗儿子的照片翻了翻。就连万年单身的老板都谈恋爱了,他却每天只能抱着自家狗儿子睡觉,这真是个悲伤的事情。

    回到家之后,顶着一身微微长出来了一些,早已没有造型可言的白毛甩着尾巴跟着陆承赫上楼了,一回到房间正准备变成人,就见到陆承赫准备去浴室冲个澡。左宁佯装无意的跟着他进了浴室,却被陆承赫直接用脚给拦住了。

    左宁抬头看着陆承赫,歪了歪脑袋:“汪!”吐出舌头露出一抹迷死人的天使微笑,企图迷死陆承赫。

    奈何陆承赫的防御值太高,面无表情的与他对视,完全的不为所动。最终左宁还是败在了陆承赫的视线之下,垂头耷尾的走了出去。好桑心,好久没有一起洗澡了。经过了上次的摔腿事件,陆承赫每次洗澡都开始锁门锁窗了,他是再也别想突袭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豪门汪日常相邻的书:你笑起来很甜浮光掠影穿越之后魔尊大人每天都在撩我神医嫡妻特种军妃不好惹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八卦杂志说这事要黄[娱乐圈]六道狂徒千年僵尸在都市守望先锋之逆流而上聊斋之道长领主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