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有一个神经病

【书名: 豪门汪日常 第92章 有一个神经病 作者:婻书

强烈推荐: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清穿带着红包雨盛世医香犯罪心理:罪与罚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晚上回到家, 左宁将从学校里听到的那些传闻八卦向陆承赫转述了一遍, 又将在食堂里见到的那个男生时的模样给模仿了一遍, 那原本有三分的趾高气昂愣是让他表现出了十分,抬着脑袋走路的样子将眼高于顶体现的淋漓尽致。

    “看,就是这样,他当时就是这个样子从我们面前走过去, 看都不带看我们一眼的。”

    陆承赫看他简直跟个小活宝似得, 好笑道:“夸张了啊,真要有人这样走路,那恐怕是个傻子。”

    见陆承赫不信, 左宁跳上床将他的脑袋掰过来看着自己:“真的真的,不信你去问陆念祺!”

    陆承赫推开他的手,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杂志。按照他以前的习惯,睡前喜欢看会儿书, 但是不知不觉间这个习惯就被小布丁给打破了。因为看书需要在一个十分安静的环境下才能专注到文字当中去, 而小布丁不管是人形还狗狗的模样,往往安静不到一刻钟,总要闹出点动静。不是突然天马行空的想到啥跟你说两句, 就是自己玩的好好的突然跑过来在你身上蹭一蹭。

    以至于最终陆承赫实在是没办法专心看书, 但又习惯了睡前阅读,所以现在是睡前会看一会儿不需要多专心的各大地理旅游杂志, 欣赏欣赏别人拍的风景照。

    左宁见陆承赫也没点反应,哼了一声:“别人无视我,你也无视我, 你们陆家的都是坏人!”

    陆承赫语气平淡道:“你也姓陆。”

    左宁心中暗道他可是姓左的!

    看到小布丁气鼓鼓的瞪着自己,陆承赫笑了笑:“他无视你,你也无视他就好了。”

    左宁一把抓着陆承赫的胳膊,张嘴就咬了下去。

    陆承赫反手就是一巴掌拍他脑袋上:“你这是狗急了咬人么,知不知道衣服很脏,里面有很多细菌灰尘。”

    左宁哼哼道:“那你把衣服撸起来给我咬!”

    陆承赫扒开他的嘴巴看了看:“难道是又要换牙,所以牙齿痒痒了?”

    左宁推开陆承赫的手,直接拱在他身上蹭来蹭去。陆承赫摸了摸他的脑袋:“有这么不爽吗,他是针对陆念祺,又不是针对你。”

    左宁抬头看他:“可是陆念祺是我的好朋友,我的好朋友被人这样diss,我当然也不爽啊,你真的不认识那家伙吗,据说在学校还挺受欢迎,长得帅,还一副很有学识很有内涵的样子,关键还是陆家的,那真的家世好,文采好,模样好,不知道有多少人追呢。”

    中午小布丁问他学校里除了陆念祺,还有几个陆家的人,关于这一点陆承赫是真的不太清楚,陆家说大也不大,但说小自然也不小,后代子嗣还是挺多的,就是他们这一脉除了承翰他们家是两个,他跟大哥家都是独生子,看起来有些单薄了。但其他的旁支人口可不少,毕竟环境好,多生几个又不是养不起。

    所以陆承赫后来又让人查了一下,跟陆念祺同校的陆家人应该是有三个,一个作为交换生现在正在国外,一个是该校分院美术系的,院校还离的有段距离,不刻意过来肯定是不会碰上的,再就是至今还在文学系读研的陆瑾生。

    陆瑾生的爷爷当初放弃了继承家业,专注自己文学兴趣,可以说是承袭了陆家人骨子里的书香气。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一脉的陆家人自觉他们才是陆家的正统,是陆家的底蕴,是不沾染铜臭味的清流,简直就是文人清高的典型。甚至一开始还有些看不起钻研商贸的爷爷,要如果不是随着生活越来越拮据,恐怕还不乐意接受铜臭的玷污。

    当初爷爷继承家里商业这一块的时候就定下了陆氏分红,只要是上了陆家族谱的人,哪怕不愿意经商,也能每年从陆氏基金中领取到一笔不少的生活费来经营自己的兴趣。这种模式其实在古代都是旁系去养育主家的一种方式,主家负责光耀门楣,而旁系则经商的经商,务农的务农,去养育主家。

    所以最开始的时候老一辈的观念中的确有受到一些影响,然后多少也影响了下一代人的看法。但是时代不一样了,老一辈的也都不在了,但留下的这种观念就造成了一种新的自我矛盾。保持着那种旧思想,却又不得不接受新的社会模式。

    这种人用粗俗的形容来说就是假清高。所以陆承赫对他们是没有多少好感的,自然也不会去刻意的关注什么。要如果不是小布丁问了,他还真不知道陆家有多少子弟都在那所学校里念书。

    摸了摸小布丁的脑袋,陆承赫道:“知道了他是谁你打算怎么样,跑到他跟前然后鄙视回去?”

    左宁直接朝着陆承赫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怎么可能,我是那么幼稚的人吗!”

    陆承赫心道,还真是。不过这话还是别说出口了,不然这小心眼的东西肯定记仇了。看那小家伙还在嘀嘀咕咕,还说等他去学校打听打听那人的底细要做到知己知彼,陆承赫只得无奈的将那个陆瑾生的一些信息告诉了他。

    左宁听了顿时意外道:“所以他其实并不是在diss我们,而是纯粹的diss所有人?他不会真的是个傻的吧?”

    陆承赫撸了一把他的脑袋,左宁拉住他的手:“可是听你这么说,我更讨厌他了怎么办,好想把这种人的清高假面给撕了,你说我跟他无冤无仇的,我这么想是不是太坏了?”

    陆承赫没搭理他,就让他一个人在旁边碎碎念,反正以小布丁的胆子,估计也就只有在他面前碎碎念了,真要让他去做什么,怕是还没到那人跟前,他自己就先怂了。

    突然想到网上的一个段子,说是雪橇三傻是吵架没输过,打架没赢过,这的确十分符合小布丁的人设。听着他在旁边幻想龙傲天模式,陆承赫没忍住的笑出了声。

    听到陆承赫的笑声,还在脑补打脸剧情的左宁顿时停住,然后面无表情的看向陆承赫:“你是不是在内心嘲笑我,然后一个没忍住就嘲笑出声了?”

    陆承赫朝他微微一笑:“没有,只是觉得你很可爱。”

    左宁一秒扑到他的身上,恶狠狠道:“现在的夸奖也抹消不掉你刚刚嘲笑我的事实!”

    从陆承赫这里得到的情报,左宁转头就告诉了陆念祺,还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那人我估计就是虚荣,恨不得所有人都去跪舔,偏偏自己本身又不怎么样,所以挂着一个陆氏的名号也就只能在学校里摆摆派头,真要进了社会,谁还会卖他的帐,你之前不是在陆家待过一段时间嘛,我估计他肯定是知道的,就是嫉妒,所以故意说不认识你。”

    陆念祺忍不住笑道:“你还特意去跟二哥打听啊,其实也没多大点事,这几天那些流言蜚语都淡了不少,大家谈论也就是图个乐子而已。”

    左宁哼了哼:“没事是最好,万一以后那家伙又忍不住作妖呢,反正这世上总有些莫名其妙的神经病,防着点最好。”

    陆念祺笑了笑,问道:“你今天还会去二哥那边吗?”

    左宁点点头,他不回陆承赫那儿能去哪儿:“怎么了?有什么事要我帮你转告?”

    “不是,我买了几个小玩具,你帮我带给小布丁吧,不过这么久没见了,估计它恐怕都忘了我了,小布丁现在应该长大了不少吧,最近二哥也没怎么在微博上更新了。”

    左宁下意识挠了挠脑袋:“你怎么突然想不过给小布丁买玩具了,他在陆家什么都不缺,玩具早就堆积成山了。”

    说到这个,陆念祺笑意更浓道:“我还不是看上次那个微博知道小布丁被剪了毛,看视频中那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当时正好路过一个玩具店,就顺道买了几个打算安慰安慰,但之前一直忘了让你帮我带过去。”

    原本的感动分分钟消散,不提剪毛的事咱们还能当朋友。

    虽然内心是这么吐槽的,但左宁还是跟着陆念祺去了寝室。这大学不一样住宿的环境也不一样,哪怕以前陆念祺是勤工俭学大学贷款来上的学,但住的寝室比起他以前的大学来说,简直可以称之为高配了,环境不说特别棒,也可以算是十分难得的精致了。即便现在距离大学不远的地方有一套房子,但陆念祺平时还是住在寝室里,周末的时候才会回到自己的房子里住两天。

    不过左宁跟着陆念祺回寝室的时候,却是看到大包小包整理好的东西摆放在一起,左宁下意识问道:“离放暑假还有几个月呢,你们这么快就开始打包行李了?”

    陆念祺摇了摇头:“不是,我打算搬出去了。”

    左宁看了眼空无一人的寝室:“是不是他们排挤你了?”

    “倒也不是排挤,多少还是跟以前有些不太一样了,无所谓了,反正大学毕业也会散场的,现在不过是提前了。”

    左宁看了陆念祺一会儿,突然道:“你跟以前不一样了。”

    陆念祺不解的看他:“不一样?哪里不一样?”

    左宁笑了笑没有回答,转身就去参观寝室了。以前那个敏感自卑的陆念祺,虽然现在也不见得就变得自信大气,但比起在陆家的时候,感觉长大了不少。

    因为有东西要拿,虽然不多,但原本每天都直接在校外接他的车,今天直接开到了陆念祺的寝室楼下。车并不是什么好车,起码对陆承赫来说,不希望这短短的三个月小布丁在学校招惹什么风波,就连车也直接给他换成了百来万的而已。

    正当他拿着东西下楼的时候,刚走到门口,陆念祺却被人给拦了下来。左宁转头一看,也不知道那个陆瑾生在这里等了多久,他站在陆念祺跟前的时候比陆念祺高出一个头,所以完全是垂眼在看他。

    陆念祺愣了愣,看着陆瑾生问道:“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陆瑾生冷冷的打量了他片刻,语气极其冷漠道:“以后不要跟人说我跟你有什么关系,这样会给我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最近因为你的事已经影响到了我的正常生活,我希望你能好好反省,不要以为你姓陆就是陆家的人了,做事之前麻烦你掂量掂量自己,别给这个姓抹黑。”

    陆瑾生说完转身就走,左宁直接挡在了他的跟前,身高可能没他高,但气势可是相当足的,在陆承赫耳濡目染之下,学不到七分至少也能模仿出三分来:“你这人说话完全不过脑子的吗,让他不要以为自己是陆家人,又要他不要给这个姓氏抹黑,我要是没记错,你貌似是什么z文系的研究生?这话说的前后矛盾的,你真的是研究生?”

    说完轻视的上下扫了他一眼:“陆家当家的都没说这话,请问你是哪根葱?”

    对于这个叫陆宁的,陆瑾生不认识,但是也听说了,他能够进学校来走的是陆承赫的关系,但是更多的信息却没能打听到。在不清楚对方底细之前,陆瑾生也不会傻傻的去跟不明底细的人发生冲突,即便那轻视的眼神看得他极其的不舒服。

    司机看到这位被少爷简直捧在手心里的少年似乎跟人发生了冲突,连忙从车里出来:“陆宁少爷。”

    陆瑾生看了那司机一眼,又扫了眼车,冷笑了一声,没搭理左宁,绕过他直接走了。

    这明显不把人放在眼里的架势,看的左宁一阵火起,要不是陆念祺冲过来拉着他,他都忍不住出拳头了。

    一把撕开拉着他的陆念祺,左宁相当无语道:“那人脑子是不是有毛病啊,莫名其妙啊简直,还有他刚刚那是什么眼神?还冷笑,什么意思,鄙视我还鄙视我的车?!”

    陆念祺心累道:“大概只是来找存在感吧,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但总有人脑回路跟一般人不太一样。”

    正在办公室等着某人放学的陆承赫不时的看看时间,比起应该过来的时间晚了好一会儿,刚想打电话过去问问,就看到小布丁从电梯里出来了,然后鼓着一张脸在他身上掏钱包,拿了他自己存款的那张卡就去打电话。

    陆承赫不解的问:“怎么了?”

    左宁头也不抬道:“我要查查我有多少存款?”

    陆承赫蹙眉:“做什么?”

    左宁瞪圆了眼睛看着陆承赫:“我要买车!要买豪车!然后闪瞎那家伙的眼睛,让他鄙视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豪门汪日常相邻的书:你笑起来很甜浮光掠影穿越之后魔尊大人每天都在撩我神医嫡妻特种军妃不好惹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八卦杂志说这事要黄[娱乐圈]六道狂徒千年僵尸在都市守望先锋之逆流而上聊斋之道长领主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