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今天晚餐牛排

【书名: 豪门汪日常 第52章 今天晚餐牛排 作者:婻书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六零年代好生活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穿到明朝考科举     对于一个在全球遍地开酒店度假村的男人来说, 最不缺的就是住处。左宁以为陆承赫这个时间肯定是直接去他旗下的酒店入住, 却没想到, 过来接他们的车子直接一路开到了一个别墅区。看着眼前灯火通明的屋子,左宁还以为陆承赫这是打算借住朋友家,结果这里竟然是陆承赫在安都的一处房产。

    大概是决定停留在安都的时候,保镖就联系人来将房子收拾一遍, 一进屋, 一股淡淡的好闻的清香弥漫在空气中,整个地暖设备也全部打开,门一关上, 将那寒风暴雪直接阻挡在外,屋里整个温暖无比。

    陆承赫将小布丁放到了地上,见他直接跑到地毯上踩了踩,然后就像在家里一样直接趴到了地上取暖, 笑了笑, 吩咐人去准备晚餐。

    戚伟已经十分自觉的帮着保镖将行李拿上房间,然后也顺便给自己选了一间客房,只希望这场雪能够早点停, 他家狗儿子还在等他回家呢。

    左宁看着大家忙活, 趴在温暖的地毯上,又是一个大大的哈欠。见陆承赫朝自己走过来, 本能的摇了摇尾巴,却半点起身的意思都没有。

    陆承赫食指轻轻点了两下他的额头:“懒得你。”

    知道这里是陆承赫自己的地盘,左宁显然放松了许多, 躺在地毯上的姿势各种扭曲。不过这里的地毯没有家里的舒服,家里的地毯毛很长,一爪子踩上去,那毛毛能直接没过他的爪背。不像这里,短短的,看着就没家里的温暖。

    见小布丁爪子又开始痒痒的去折腾地毯,陆承赫照着他的手背一巴掌拍了上去:“刚给你剪的指甲,你是不是要剁爪子?”

    左宁一巴掌拍在地毯上,朝陆承赫龇牙:“啊呜!”他又没有把东西弄坏,要不要这么凶!

    陆承赫直接捏住他的嘴巴,轻轻左右摇了摇:“叫什么叫,说不得你了?”

    左宁两爪子搭在他的手上,将自己的脑袋从他手中解救了出来,然后凶狠的扑了上去,将陆承赫直接压倒在沙发上:“汪!”再凶我,咬你哦!

    陆承赫就这么仰躺着,随手从旁边抓了个小布丁的玩具逗弄他。

    不过玩具哪有被他压在身下的人有诱惑力,左宁根本看都不看,直接整个趴到了陆承赫的身上,脑袋在他下巴处蹭了蹭去,时不时仰起头亲一口。

    陆承赫抱着上一刻凶的像是能咬死人,下一刻就化身大号宝宝的小布丁,揉捏着那浑身肥肥的肉,难得不顾形象的跟他玩闹起来。

    尽管没能按照计划的那样准时回到家,不过身边有个闹腾的小东西倒显得没那么寂寞。如果今年不能及时的赶回去过年,似乎也没有那么糟糕。

    原本以为第二天风雪会小一点,至少天气不再那么恶劣,即便航线不能走,其他的交通工具能用也行。谁知道这次持续性的大雪,直接造成了交通道路封死,天上地下都不能走,只能等天气转好。

    而国内也爆发出了大面积的雪灾,因雪灾造成的伤亡人数更是持续性的在增加,陆氏集团已经采取了救援措施,物资援助第一时间送到了前线。不过因为陆承赫也困在了安都,无法回到总公司坐镇,于是只能在安都的分公司去处理事务。

    在安都的别墅里,除了一个临时调度过来的大厨,和一个打扫清洁的帮佣,整个屋子白天只有左宁和一个陆承赫留下来的保镖。其余的人也都随着陆承赫每天往返于公司,毕竟这么严重的大雪对于他旗下的酒店以及度假村也有很大的影响。

    陆承赫出门忙工作,左宁只能百无聊赖的趴在房间里思考人生。早上好不容易停了小半天的雪,下午又下了下来。左宁就这么趴在暖呼呼的地毯上,看着落地窗外飞舞的雪花。

    镶嵌在床对面墙壁里的电视正播放着各地的雪情,左宁忍不住叹了口气,他在屋子里舒服的时候,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受苦受难。这么想着,又翻了个身,肚子上暖过了,再来暖暖背。

    余光看到地毯上静静躺着的电脑,左宁爪子微微一动。

    一直到现在,他还记得当初第一次从管家那里拿到电脑时的心情,那种物是人非的茫然空洞甚至绝望。哪怕心里再渴望,却胆怯畏缩的碰都不敢碰,就那么一直告诉自己,既然没办法回去就不要做些无用的事情给来已经乱了套的生活添堵。那么现在呢,他是不是可以碰了。

    这般想着,左宁慢慢爬了起来,将那电脑用爪子扒拉了过来。在那小小的he键上轻轻按了两下,对他没有设置密码的电脑瞬间便解了锁。这台电脑不是家里的那一台,而是到了安都之后,陆承赫又开始忙碌起来,担心没时间陪他,又是一个陌生的环境,所以特意让人拿了一个新的过来。

    看着眼前这台崭新的电脑,左宁微微抖了抖爪子,最终还是点开了浏览器。不过遇到输入法的时候就有点懵了,看了眼自己的狗爪子,啪上去就是一大片,怎么戳。努力的掰了掰自己的爪子,尝试了半天,也始终不能分离出一根手指头去戳,于是只好慢慢的用指尖的肉垫去戳字。

    可惜那狗爪子的肉垫对于26键输入法键盘也是相当吃力,好不容易调整到了9键才算是勉强好一点。

    费了半天劲,才总算是打上了他以前生活的地区以及他的名字。看到屏幕上那久违的两个字,左宁瞬间鼻头一酸。看着搜索栏后面那个放大镜的图标,左宁微微顿了顿,缓缓吐出一口气,这才按了上去。

    网页流转的速度是极快的,可是那一秒钟都不到的时间,对左宁而言简直漫长的可怕,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胸腔了,整个身体随着心脏的跳动甚至微微在发颤。

    当一则早已过时的新闻出现在眼前时,左宁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要冻结了,哪怕他身下的地暖再温暖,他依然感觉不到半点温度,只觉得冷,冷的他一阵阵止不住的颤栗。

    大学生救落水儿童溺亡。血红的标题,看的左宁心脏一阵阵的抽搐,痛的他简直快要无法呼吸。

    左宁抖着爪子点开新闻,两个大图顿时跳了出来,一个是他的学生照,一个是学校的老师,溺水儿童的父母们祭奠他的照片。

    看着眼前那张自己无比熟悉的脸变成了黑白照,左宁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意识到自己可能已经死了跟自己亲眼确认自己已经死了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更加直观,也更加绝望。

    陆承赫接到家里保镖的电话说小布丁一整天都待在房间里,不吃东西,还凶的不让人靠近,直接将手头的事情交给了戚伟。虽然这次的雪灾有点严重,一些事情处理起来有些麻烦,但以戚伟的能力处理这些事情也没多大问题。

    提前下班回到家,一开门就看到小布丁坐在落地窗前呆呆的看着窗外。以往只要他回来不管小布丁在做什么,都会狂奔着跑过来,但是今天却连回头都没回头一下。

    见小布丁不像是身体不舒服的,陆承赫稍微松了口气:“小布丁。”

    左宁回头看了他一眼,今天实在是没心情去卖萌犯蠢,他只想一个人呆着,一个人好好的彻底的接受一下自己真的死掉了的事实。所以只是看了一眼陆承赫就没再搭理他。

    陆承赫走到窗边的地毯上坐下,距离小布丁刚好一伸手就能摸到脑袋的距离,见这么近小布丁都不理他,于是轻轻抚摸着他的背毛:“怎么了?我回来了,不过来给我一个抱抱吗?”

    左宁默默往前挪了一下,不给他摸。

    陆承赫以为这是在生气自己把他丢在这个房子里,毕竟对于小布丁来说这里不是家,每天还要面对那些他从未见过的陌生人,说不定每天都提心吊胆自己是不是把他给抛弃了。这么一想着觉得这突然闹别扭的小布丁有些傻乎乎的可爱,不过也的确有些心疼了。

    见他还不让自己摸了,陆承赫便一把将小布丁给抱了起来抱在了怀里:“好了,是我不对,不该把你单独留在这里,不生气了好不好?”

    左宁靠在陆承赫的胸口,看着他大衣上的纽扣出神。按照陆承赫的习惯,他喜欢一回到家就会换上一件轻便的衣服,即便不换也会脱下外套,所以陆承赫是今天一回来就直接上来找自己了,连外套都没脱。

    伸出爪子去扒拉了一下近在眼前的纽扣,却被陆承赫一把握住了,直接将他抱起来准备离开房间:“今天一天都没吃不饿吗?去吃东西好不好?”

    左宁挣扎着从他身上跳了下来,又回到之前坐的地方,他今天不想见到狗盆,也不想吃狗粮,制作的比人吃的食物还要精制的狗粮也不要吃!

    见到如此反常的小布丁,陆承赫将外套脱了扔在了床上,就这么坐在床边看着他:“你这是有小情绪跟我闹别扭了?你今天还凶人了是不是?”

    左宁扭头不看他,他只是不想被人打扰,又不会真的去咬人。作为一只狗,想要独自静一静都无法开口,除了凶一凶他还能怎么办。

    “小布丁,过来,跟我好好沟通,至少让我知道你为什么发脾气。”

    左宁低着头抠着地毯,沟通,他也想沟通啊,可是他们的世界从来都对不上,永远都是你说你的,我说我的,语言障碍还能比手画脚,他们跨越了一个物种,这能怎么沟通。

    见那小东西依旧一动不动的坐着,一副我不理你,就是不理你的样子,只觉得自己跟养了一个不听话的熊孩子似得头疼。

    “小布丁,我知道你能听懂我的话,来,我们慢慢说,过来,听话。”

    左宁抬头看了他一眼,慢吞吞的挪到了陆承赫的跟前。

    见他还算能听话,陆承赫满意的摸了摸他的脑袋:“你在不高兴我把你单独丢在这里?是的叫一声,不是的叫两声。”

    左宁纠结的想,现在该怎么办,是表现一点不同寻常的一面,还是继续装傻充愣?见陆承赫一直耐心的等着他的回应,左宁突然涌上了一股冲动,暴露一点吧,不管自己是否能够顺利再次变成人。大不了就是赌一次,说不定就赌赢了呢。而且他想要相信陆承赫,如果连陆承赫他都不敢去相信了,那他还能相信谁。

    看了看陆承赫,左宁小声道:“汪汪。”

    见陆承赫丝毫没有表现出惊讶,似乎就真的像他说的,早就知道他能听懂他说的话了,左宁提着的心也难免松了口气。

    要说陆承赫一点不惊讶不意外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他知道小布丁很聪明,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表现出对语言的敏感力了,那么小的时候,只要跟他说过几次的事情,他都能听懂然后顺利的完成,虽然大多数时候他都是选择他想的或者喜欢的去听,其余的都装听不懂的。但这也证明了他是真的能听懂,然后去分辨其中的意思。

    不过这大概是他第一次如此精准的表现出他确实能听懂,并且理解了他话语中的意思,然后按照他的要求给予了回应。

    陆承赫知道这世上肯定有聪明到成精的宠物,在先天智商的基础上经过后天的训练,总能做到一些超过人类预期的事情。不过他意外的是自家小布丁从来都是散养的,因为没有指望他能有多聪明,因此也没有给他做过任何的训练。如今他却能直接的回应了自己的问题,看来小布丁对于语言的天赋不止一点点。

    不过到底是自己一手养大的毛孩子,虽然聪明的有点超过自己的预料,但陆承赫更多的是感到高兴,说不定那每天的电视剧还真被他看懂了,算是没白看。

    听小布丁说不高兴不是因为自己所想的那个原因,陆承赫想了想道:“那是不喜欢这里,想要回家?”

    左宁总不能说他是彻底确认了自己的死亡才不高兴的吧,于是只好叫了一声,顺了陆承赫的说法。

    陆承赫哪能想得到自家狗子的小心思,见小布丁这么应了,自然也就相信了。于是将眼前可怜兮兮的小家伙给抱了起来,走到窗边:“等雪停了,我们就回家了,你看外面的雪这么大,我们没办法出门了,乖乖的再等两天好不好?”

    左宁趴在陆承赫的肩膀上,叫了一声算是回应他了。

    陆承赫笑了笑:“那我们下去吃饭了。”

    左宁直接叫了两声:“汪汪。”

    陆承赫以为沟通好了就会好好吃饭了,怎么还是不肯吃:“为什么不吃?不好吃吗?”

    “汪。”超难吃。

    想到上次楼九给他煮过面,当时这小东西吃的很香,于是问道:“那想吃面吗?”

    “汪汪。”不想,没味道,一样难吃。

    陆承赫简直拿他没辙了,随口便说了一句:“那你想吃什么?吃我的饭?”

    左宁一听,顿时也不萎靡了,直接从软骨头的趴在陆承赫身上变成了直起身子看他:“汪!”没什么是美食不能解决的,一顿不行那就再来一顿!

    陆承赫被他这个反应简直气笑了,一把将他丢到了床上:“既然不你吃那就继续睡吧,我不管你了。”

    左宁连忙冲下床抱住陆承赫的腿:“汪汪汪汪!”你怎么能言而无信!男人说话要说到办到的!

    陆承赫捏着他的耳朵:“我看你能这么折腾纯粹是给惯的,再这么惯下去你还不得上天?别人家的狗是给什么吃什么,你倒好,还要按照你的意思来办,不让你满意了你还不吃?哪那么多毛病。”

    陆承赫嘴里虽然是这样嫌弃着,不过还是任由小布丁就这么抱着自己的腿,然后将它拖下了楼。吩咐厨房今天的晚餐改吃牛排。

    左宁满意的坐在陆承赫的旁边,等真的端上了两盘香喷喷的牛排,左宁的眼睛瞬间亮了。虽然盘子里只有一块非常简单的牛排,没有他以前吃的西餐那种那么多的黑椒酱,但对于左宁来说已经相当满意了。

    见陆承赫拿起刀叉开始切割牛排,他连忙凑近盘子,看了看自己的爪子,又看了看餐盘里的牛排,那么大一片,又厚,他一口肯定吃不完,总不能用爪子压着撕咬吧。正当他想要尝试看能不能直接咬一口下来的时候,陆承赫一把将他拦住。

    左宁连忙看向陆承赫:“嗷呜?”你不会是想要出尔反尔给了好吃的却不让吃来惩罚我吧!

    陆承赫敲了敲他的脑袋:“急什么,这不是正在给你切吗。”

    哦哦哦,原来那一盘才是的,左宁连忙乖乖坐好,时不时舔舔嘴巴,没办法,因为太香了,身体的本能会分泌唾液,他也不想这么丢脸的。

    等第一口肉吃进嘴里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久太久没有吃过人类的食物了,怎么能那么好吃,明明那牛排上看起来没有添加任何其他的酱料,可是味道感觉比他以前吃过的还要好吃,那满口的弹嫩,咬下去就是浓郁的肉汁,简直好吃到飞起!

    已经彻底退化到语言匮乏的左宁舌头一卷就是一口切好的肉,吃完一口就舔舔嘴巴笑眯眯的看一眼陆承赫。

    看那幸福的小表情,陆承赫无奈的摇摇头,突然觉得以前给小布丁吃狗粮真的是一种虐待。

    按照人类的平均食量,那一块牛排,再吃点配餐的东西,差不多也就够了。

    但是这显然不是左宁此刻的食量,尽管他的灵魂是个人类,但身体不是,那点肉对他来说简直就跟塞牙缝的。

    左宁拍了拍空掉的盘子,眼巴巴的看着陆承赫。

    陆承赫直接让厨房里端出他的狗粮,左宁一见直接扭头,还把狗粮给推开了。

    就算里面有各种肉丁蔬菜丁水果丁又怎么样,难吃的东西摆放的再好看也是难吃!见陆承赫似乎不再打算给他吃了,连忙开始嚎了。

    “嗷呜!”你说要给我吃你的晚饭的,我还没吃饱呢!

    陆承赫吃着自己餐盘里的东西不为所动。

    “嗷嗷呜!”你的宝宝没吃饱呢,你要饿死宝宝吗?!

    陆承赫装作听不到的,看都不看他一眼。

    见嚎叫不管用,左宁将脑袋搁在陆承赫的手边:“嘤嘤嘤...”

    陆承赫斜眼看了他一眼,问道:“你还要吃多少?”

    左宁连忙坐了起来,伸出爪子,努力的想要张开爪子,将自己的五根手指头都露出来。可是不管他怎么用力,也只能微微张开一点,不仔细看依然是一只毛乎乎的爪子。

    陆承赫道:“一个是吧,那吃完了不准再闹了?”

    左宁急了,那么一点量,再来一盘也只是塞了个牙缝啊。连忙将两只爪子都伸了出来,然后抬起腿,一只后腿爪子在陆承赫的腿上踩了一脚,他觉得这应该算四吧。少一盘就少一盘吧,总比一盘要好。

    陆承赫自然能理解他的意思,见他竟然还能算数了,看来为了吃,他真是什么都会了。笑了笑,让厨房里再给弄了两块:“只能吃两块,如果你再闹,两块都不给你吃。”

    虽然没能吃个饱,但好歹也过了过嘴瘾,于是果然没再闹,老实的等着厨房给他做。

    今天的晚餐吃得一本满足的左宁走路屁股扭动的幅度都大了几分,虽然被今天确认的消息弄得精神有些萎靡,但他家陆承赫用美食治愈了他。已经过去的事情再伤心难过也回不去了,还不如好好过好当下。更何况,他似乎也不是没有再变成人的机会,就是不知道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变了。

    见那小东西走着走着就像个大号的棉花糖一样跳跃了起来,陆承赫无奈一笑,刚才那会儿可怜的仿佛被整个世界遗弃了一般,现在吃点好吃的心情就好了,果然狗子心海底针,真是难以捉摸。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豪门汪日常相邻的书:你笑起来很甜浮光掠影穿越之后魔尊大人每天都在撩我神医嫡妻特种军妃不好惹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八卦杂志说这事要黄[娱乐圈]六道狂徒千年僵尸在都市守望先锋之逆流而上聊斋之道长领主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