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天气恶劣滞留

【书名: 豪门汪日常 第51章 天气恶劣滞留 作者:婻书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六零年代好生活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不死佣兵穿到明朝考科举     左宁坐在他的专属吊篮摇椅上, 轻微的晃动带动着湿咸的海风, 目光放空的看向远处的海天一线。

    这几天他简直把所有能试的几乎都试了个遍。偷偷的在陆承赫的浴缸里闭气, 差点没把自己闭晕过去。最后落水狗般的出现在了陆承赫跟前,然后被他拎着耳朵丢进了烘干机里。

    趁着陆承赫在忙事情,刚想再跳进泳池里试试,结果就直接被保镖架住绑到了陆承赫跟前, 然后被关在屋子里锁了一天。

    努力的趴在床上冥想, 结果让陆承赫以为他突然的嗜睡是又出了什么问题,差点没给送去扎一针。

    就这么抽风式的折腾到了这对新人的婚礼,陆承赫对他的耐心也彻底的耗尽了。看着面前这个拿出了藤条的男人, 左宁怂怂的缩着爪子,被迫的立直站着,羞耻的连小jj都遮不住,突然好想念陆母的那些花式服装啊。

    陆承赫见他扭头眼神飘忽, 一藤条抽到了地上, 发出啪地一声响:“一出门你就不听话的闹腾,以后是不是不想再跟我出来了?”

    左宁的小眼神委屈极了:“呜呜...”这么站着好累,腰好酸, 咱们顶盘子好吗?

    陆承赫用藤条轻轻碰了碰他的鼻子:“你还给我委屈?不知道那池子很危险吗?上次差点淹死在里面你忘了?怎么别的事想记的时候你倒是能记的清清楚楚, 不想记的东西转头就能忘?”

    左宁一把将那碰到他鼻子上的藤条打开:“嗷呜!”也许那是我变成人的关键呢,不去试试怎么知道!

    陆承赫眉头一挑:“你是在跟我吵嘴吗?”

    左宁顿时又怂了, 微微低下头不去看陆承赫。

    这事放在以前吧,陆承赫这么紧张他,他肯定会很高兴。但是现在, 他只觉得这真是一个甜蜜的负担。

    就是不知道这要变成人是他意外在这个地方触动了什么导致的,还是他自己本身的积累,只要成长到一定的程度就能自然而然的变化。所以左宁打算先自我观察一段时间,如果这个地方导致他变化的可能性更大,他觉得哪怕就是暴露,到时候恐怕也得跟陆承赫摊牌。

    虽然这种事很有风险,一只拥有人类灵魂的狗,这研究价值简直了。但他相信陆承赫就算到时候知道他的不同,应该也不会伤害他。只是不到逼不得已,他真的不想去冒险。

    见陆承赫似乎还不打算放过他,顿时将抵着他的藤条推开,直接扑到了陆承赫的身上:“嘤嘤嘤!”

    陆承赫捏着他的耳朵,却没有推开他:“假哭也没用,以后还敢不敢去玩水了?”

    左宁抬头看他,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指:“昂~”

    “卖萌也不行,你知不知道那很危险,要是没人看着你掉下去就淹死了,你知道淹死是个多么严重的事情吗?”

    左宁低下头,将脑袋搁在他的大腿上。他当然知道,活着的人,恐怕再也没有比他更清楚淹死是个多么严重的事情了。看他,现在不就是承受着死后的后果吗。

    陆承赫摸了摸他的脑袋:“淹死了,你以后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左宁仰起脑袋看向陆承赫,想的却是,如果自己有一天真的能变回人了,那是不是就要跟陆承赫分开了?以后再也不能陪他晨跑,不能跟他玩闹,也不能跟他抢饭吃,更加不能被他宠爱了。

    如果他变回了人,一个什么都没有的黑户,到时候能够维持生计想办法落户活下去都不容易,想要接近陆承赫更加不可能了。到那时候,他跟陆承赫就真的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也许陆承赫会为突然消失的小布丁伤心难过,可是却跟身为人的他毫无瓜葛。

    这么想着,左宁伸出爪子紧紧搂住陆承赫,他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自己这么喜欢的人,面无表情的时候喜欢,面带微笑的时候,生气的时候喜欢,开心的时候喜欢,无时无刻都那么喜欢。但如果想要留在他身边,就只能是一只狗,可是他不想做一只狗。

    陆承赫以为小布丁是在跟自己撒娇逃避责罚,这小东西对于这一套熟练极了,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学会的。可是抱着抱着就听到小布丁小声啜泣,而他也感觉到脖子那边有湿湿的热气。

    将小布丁抱开一看,那小东西竟然真的哭起来了,这次不是没有眼泪的假哭干嚎,而是脸上的毛都被眼泪糊到了一起,伤心委屈的时不时抽一声,别提多可怜了。

    陆承赫好笑的拿起手机给他拍了一张,这哭的惨兮兮的模样简直可遇不可求,随后才抽了两张纸给他擦了擦眼泪:“好了好,不哭了,以后只要你乖乖的,就不会见不到我,以后听话,我也会经常带你出来玩,瞧这委屈的,你是真听懂了还是被我凶你吓到了?”

    左宁吸了吸鼻子:“呜...”男人的甜言蜜语果然随口就来,有本事这话在他变成人之后再说一遍!

    见小布丁还在抽鼻子,陆承赫好笑的将他一把抱起来:“不哭了,不哭我就带你去沙滩上玩?”

    左宁两爪子在眼睛上抹了抹,然后眼巴巴的看着他。不惩罚他站军姿就好,那么站着真不如顶盘子呢。

    于是楼下的保镖就这么见到老板拎着他家宝贝狗子的耳朵冷着脸上了楼,然后又一脸春风和煦的拿着牵引绳说出去散步。前后变脸速度太快,也许这狗哄人的技能已经满级了,难怪能够独得老板恩宠的呢。

    卢克斯的婚礼刚好定在大年夜的前两天,陆承赫当天参加完婚礼之后,还能直接赶回家陪老妈过年。要不是算计着时间差不多刚刚好,他大概也不会年前过来参加婚礼了,只会备上贺礼一份让戚伟过来了。

    一直到婚礼的当天,左宁才跟着陆承赫见到了这位主人公的新娘。是个非常美丽的俄罗斯美女,身材高挑皮肤白皙,大眼睛长睫毛,简直就是女神级别的人物。听说新娘也是俄罗斯一个财阀世家的掌上公主,这两人完全是男才女貌的配一脸。

    不过左宁能够提前见到新娘是因为,那个卢克斯觉得让美丽的伴娘送戒指很普通,见到陆承赫带了狗,又是一只这么漂亮听话的萨摩耶,于是心血来潮想要让萨摩耶叼着花篮去给他们送戒指。

    对于这样喜庆的事情陆承赫自然不会反对,但不确定小布丁能不能够办到,于是提前带着小布丁进了新人的休息室训练了几遍。也许是小布丁天生就特别聪明,也很听自己的话,只说了一两遍那小家伙就能走的很好了。

    等到婚礼举行时,陆承赫特意坐在了外围,抱着一只纯白的萨摩耶,很有几分惹人眼球。甚至有些带着女伴而来的还忍不住上前伸手摸一摸,更甚至有个六十岁左右的白人太太对小布丁喜欢的不得了,直接从包里取出一个礼盒,里面有一条泪滴形状的翠绿色翡翠吊坠,说要送给他,直接给挂在了他的脖子上,让身边的老伴给她们拍照。

    对于这些富豪圈子里的人,左宁不懂,难道他们都喜欢随身带着几个配饰然后送人吗?关键是陆承赫还直接让他收着,都不跟人客气一下。更更重要的是,他一只狗,还是一只小公狗,要什么翡翠吊坠啊?!

    左宁不知道的是,原本有一个项目,在欧洲有好几家大公司在竞争,就因为这一条小小的吊坠,这家就比其他公司的机会多了几分。所以有时候就算是送礼,也要送的有学问。

    等了一会儿,原本准点的婚礼仪式都过了好几分钟都还没开始,宾客开始有的小声议论起来。不过很快新郎司仪就出来支持大局了,幽默风趣的逗笑了一会儿,场上的气氛也松缓了几分。不过那语速太快,左宁压根听不懂上面的人在讲什么笑话。

    当结婚进行曲开始响起的时候,就有人过来请小布丁去后面准备了,陆承赫摸了摸他的脑袋:“乖乖听话,表现好的话,今晚多奖励你两块肉。”

    左宁舔了舔陆承赫的手,在他身上蹭了蹭,就跳到地上跟着那人走到后面准备起来了。

    通过一条长长的花道,正前方是一个白色的圣母玛利亚的雕像,正慈爱的看着眼前的众人。一段圣洁而空灵的纯音乐响起,左宁这个毫无艺术细胞的只觉得听起来很舒服,却叫不出名字。

    过了没一会儿,一个穿着一身白纱的少女在众多伴娘的簇拥下走了过来,左宁抬头一看,顿时卧槽了。之前新娘不是这一个啊,临到头换新娘,这戏看的简直是有生之年啊。

    虽然来参加婚礼的都知道,卢克斯是跟俄罗斯一个财阀的掌上明珠大婚,但那个女孩一直很低调,甚少出现在人前,这几天也都从未出来见过客,一小部分人知道新娘的长相,大多数都是不知道的。

    所以那些见到新娘换了人的知情人,甚是懵了片刻,转头朝等着新娘走过去的卢克斯看去,见他嘴角挂着浅笑,那混血的俊美模样依旧贵气逼人,看不出丝毫的失态,便纷纷保持了沉默。

    经过了一番宣誓,终于轮到左宁出场了,有人将一个很轻巧的小花篮递给他咬着,里面放的是两枚戒指。左宁昂首挺胸,迈着沉稳的步伐朝着那一对新人走去。心里想的却是,这么大一个鸽子蛋一般的钻石肯定是价值不菲,好想叼走给未来的人生做储备基金啊。

    走到了一对新人跟前,新郎弯腰接过花篮,摸了摸小布丁的脑袋笑着道谢,见它直接跑回了自己的主人身边,这才看向新娘。

    看着眼前被笼罩在白纱中的女孩,这不是他原定的妻子,不过没关系,原来那个虽然是他自己选择的,但也只是在限定的人当中选择出的一个感觉最好的而已。

    卢克斯牵起这个微微低着头,长得并不如那位财阀公主漂亮,却更加温婉的女孩,微微一笑:“我卢克斯·安德森向我的主起誓,我会陪伴,爱护眼前这个女孩一生一世,让她成为我的妻子,做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至于那个背叛了他的女人,希望她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

    左宁趴在陆承赫身上,脑袋靠在他的胸口看着那一对新人交换了戒指,掀开了白纱,然后新郎亲吻了新娘的额头。周围的人开始欢声笑语的撒花欢庆着,祝福着这一对新人。不过左宁内心已经好奇死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解不开的八卦简直抓心挠肝啊。

    按照原定的行程,婚礼结束的下午陆承赫就要回去了,同样是卢克斯亲自过来送人。但对于新娘的问题却是闭口不谈,还笑说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去中国见识一下中国的风土人情。

    离开了住了好些天的私人小岛,左宁扒着窗户往外看着,无声的叹了口气。直到离开,那种变成人的事情都没有再发生过,以至于让他忍不住怀疑,那到底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飞机起飞之后,戚伟这才将这几天的战功一一向陆承赫报备,就这么几天的时间,他已经直接开辟出了欧洲一条新线,如果几个项目最终能够落成,那么几年之后陆氏的股票还要往上增长个一番。

    左宁默默在一旁听着,这些天他就只看到陆承赫总是在别墅里呆着,要么看看书,要么逗逗狗。而戚伟从早到晚都不见人影,原来是努力工作去了啊。真不愧是金牌助理,这业务能力当真厉害。相比起来,陆承赫这个老板才是真的来度假的。

    戚伟说完了正事,又感叹道:“商场上不明智的决定不可怕,大不了就是赔上一笔,而婚姻上的不明智那就可怕了,马尼尔一手促成这场婚事,结果偏偏有个拎不清的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女儿,看来有些局势差不多要变一变了。幸亏咱们陆氏跟他们没有更多的交集,否则少不得又要费些脑细胞来解决麻烦了。”

    听到这话的左宁下意识朝着戚伟看去,这前后一结合,他似乎明白了其中的八卦了。只是那是个私人小岛,新娘子难道还能跑了吗?就算跑了,那最后跟那个男人结婚的又是谁?随便拉的一个凑数的吗,那对另一个女孩也太不公平了吧。

    那么那天晚上他听到的哭声,难道是那个落跑新娘的?左宁顿时惊了,不是吧,他们别墅距离这岛上的主宅可是有段距离的,那么远他都能听到,所以他这是进化成了顺风耳了吗?

    不过那黑灯瞎火,倒挺适合偷情的嘿嘿嘿。

    陆承赫显然对这些事不怎么关心,接过保镖拿来的指甲剪,抓起他的爪子就给他剪指甲。

    在飞机上给他剪指甲?有没有搞错?急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吧,回家剪不行吗。

    陆承赫一把捏住他往后缩的爪子:“别动。”

    见到那毛乎乎的爪子,戚伟有些蠢蠢欲动:“老板,要不我来吧,我给我儿子剪了好多次,经验特别丰富,绝对不会伤了爪子肉的。”

    陆承赫凉凉地看了他一眼,戚伟收回了那颗蠢蠢欲动的心,默默缩到了旁边开始整理资料了。

    这已经算是陆承赫第二次给他剪指甲了,一回生两回熟,这次明显就比上次剪得舒服的多,也没了上次那么小心翼翼生怕剪的深了,剪完之后还给小心的磨了磨。

    左宁懒懒的躺在陆承赫的腿上打了个哈欠,看着陆承赫低头认真的模样,真是越看越有味道,帅的他好想去舔两口。

    见那小东西要睡不睡的样子,陆承赫揉捏了一下毛茸茸的脸蛋:“睡吧,睡醒了我们就到家了。”

    到家啊,真是个美好的事情,那样一个曾经他连想都不敢想的大庄园,如今已经是他的家了,甚至想起来那已经变成了家的样子。就像他曾经那个连一百平都没有的房子一样,想起来就温暖舒服又安全。

    四只爪子还没剪完,趴在他腿上的狗子说睡就睡着了,也不知道身体里是不是有一个睡眠开关,按下去就能秒睡。

    然而意外总是发生的令人始料不及,刚刚飞入境内,他们就遭遇到了暴风雪的恶劣天气,要么跟下面联系更改航线,要么只能就近临时停降。如果不能回家,那停在哪里都一样,所以等左宁一醒来,他们就在安都下了机。

    安都有一个很大的乐园,左宁从小一直心心念念想要去玩一次,可惜小时候母亲没办法一个人带他出门,等父母后来有时间了,他也已经长大了。所以被陆承赫抱下飞机的时候,表情虽然有些懵,但心里已经想着能不能缠着陆承赫去玩一次了。不过又想到自己如今的模样,就算去了大概也只能看看吧,谁还能带狗子去玩云霄飞车?就算有特权都办不到吧。

    一下飞机,明明是下午,天色却已经黑的跟晚上一样了,漫天大雪夹杂着狂风肆虐着,左宁觉得自己满身的毛都有点冷。

    陆承赫原本想要将他放到地上自己走,可是那小东西紧紧扒着他,只要他想松手就发出委屈的嘤嘤嘤。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惯出的小脾气,矫情的没边了。

    左宁搂着陆承赫的脖子,用自己雄壮的后背替他遮挡着风雪,他觉得世上再也没有比他更贴心的狗子了!

    贺澄同样因为天气的原因,无奈的被留在了安都,经纪人正去跟机场的人员交涉航班的问题,他坐在空空的大厅里,戴着面罩和帽子,耳朵里塞着耳机,心情很是有些烦躁。

    原本他这次来安都是因为一个剧,前期一些问题都谈好了,也试过境了,虽然不清楚那部剧会不会火,但好歹是ip大剧,也算是他跨行的经验积累了。结果当他以为一切都只差签合同了,临到来了安都后才被告知,那个角色已经定给了别人。

    在圈子里这种事很是常见,只要有后台,哪怕签了合同都能给改了。但这件事一点苗头都没有,直接是说改就给改了,他让经纪人打听了一下,顶了他位子的是跟他同公司的一个小新人,年轻长得也不错,但问题是竟然是跟他同公司的人,就算抢角色也不至于吃相这么难看吧。

    他让经纪人去查一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结果经纪人只让他闭嘴认栽,什么话都不愿意多说。贺澄心中尽管有气,却也不得不咽下,打算离开安都去接别的工作,结果还因为天气的原因滞留,他觉得怎么最近这么倒霉呢。

    一扭头,就见一群人从不远处走了过去,为首的是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那不凡的面貌即便是在帅哥美女如云的娱乐圈也是首屈一指的,不过他却觉得有几分眼熟,却想不起那人是谁。

    而那男人身上还抱了一只萨摩耶,看起来像是刚刚下机的。身后还跟了一群像是保镖的人,见自己盯着他们看,其中一个保镖远远的就目光锐利的看了过来。贺澄心中一惊,连忙收回了视线。

    左宁将脑袋搁在陆承赫的肩膀上,朝着贺澄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不过他只看到一个低垂着脑袋的帽子,并没有认出是谁,忍不住张嘴打了个哈欠,就在陆承赫的肩膀上蹭了蹭,寒冷的天气真是时刻令狗都有点想睡。

    虽然有可能这第一个年不能在家里过了,但能够跟陆承赫在一起,在哪里过年都无所谓。幸好陆承赫这次出门带上了他,不然的话那就太遗憾了。

    离开了机场,夹杂着雪花的狂风猛烈的吹着,吹得鼻子眼睛糊一脸的,左宁下意识往陆承赫身上拱了拱。陆承赫偏头看了他一眼,解开大衣纽扣,虽然没办法将整只狗都裹在衣服里,但好歹还能遮遮风。

    不过一只雪地犬需要自己给他遮风?陆承赫低头看着缩在他怀里与他对视的小布丁:“冷不冷?”

    左宁:“汪!”冷。

    陆承赫收回目光,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养了一只假的萨摩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豪门汪日常相邻的书:你笑起来很甜浮光掠影穿越之后魔尊大人每天都在撩我神医嫡妻特种军妃不好惹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八卦杂志说这事要黄[娱乐圈]六道狂徒千年僵尸在都市守望先锋之逆流而上聊斋之道长领主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