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变成人的契机

【书名: 豪门汪日常 第50章 变成人的契机 作者:婻书

强烈推荐: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不死佣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六零年代好生活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穿到明朝考科举     当五感被冰冷的水封闭, 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一声又一声, 从强而有力, 到渐渐感受不到胸腔里的跳动。深到仿佛无底的河水,那湍急流逝的就像是他的生命,手里拼命挣扎着想要抓住什么,然而只是徒劳, 就好像无论他多么努力, 却只能一点点下沉,沉到永无止境的黑暗里。

    陆承赫见到那小短腿屁颠着朝他跑来结果一下滑到的模样,顿时忍不住笑出了声, 不过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小布丁天生会水这他是知道的,每次在他的浴池里游的不知道多欢。所以见到小布丁就这么掉进了游泳池中,陆承赫也只是想着待会儿恐怕要先吹干才能出门吃饭了。

    不过小布丁没有像他想象中用狗爬式朝他游过来,反而是挣扎了两下之后就直接沉了下去。

    陆承赫眼神瞬间一变, 就连守在一旁的保镖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 他就直接跳下了水,一把抓住正在下沉的小布丁,将他抱上了岸。这前后最多不过十几秒的时间, 可是小布丁没有呛水后咳嗽反应, 而是整只狗直接昏死了过去。

    陆承赫以为小布丁是呛水了,一把将他抱起来去拍后背, 戚伟连忙朝保镖喊道:“去找兽医,岛上没有兽医就去找医生来,快点!”

    自家老板有多么紧张这只狗保镖们都是知道的, 见状后一下功夫都不敢耽误的去找人了。

    陆承赫见不管怎么拍小布丁都没反应,已经慌的手都开始微微发抖。戚伟慌乱中想起来曾经去上的狗教课程,连忙道:“倒过来,将小布丁倒过来,你来抱着小布丁,我来扒它的嘴,要是不行我们先进行人口呼吸,医生很快就来了。”

    从未关注过狗狗急救措施的陆承赫连忙照着戚伟的话去办,好不容易弄出了几口水,可是小布丁还是没有醒。就那么几秒钟的时间,不可能呛了几口水就昏过去,陆承赫怀疑小布丁是不是掉下去的时候撞到了头。

    这时医生也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这里住的都是贵客,稍微一个出了事,这次婚礼的举办人都负不了这个责,所以每几栋别墅都有配备一个医生来应对不时之需。只是这次出事的是贵客的宠物,他这个医治人的医生也不知道能不能搞的定。

    医生火速跑过来,身后两个助理拎着有可能用得到的医疗器械跟在后面,一进屋就看到一个浑身湿透的男人正在对地上躺着的一只萨摩耶做人工呼吸。医生连忙跑了过去,先把氧气面罩给套上,再来进行救治。

    陆承赫直接让出了位置,脸色冷的微微发白,看着地上的小布丁道:“溺水连一分钟的时间都没有就给抱上来了,如果胸腔没有积水,好好给检查一下头部是不是有撞伤。”

    医生连忙点点头,看那男人如此在乎这只宠物样子,如果这狗真的在这里出了事,也不知道这个责任会不会要他来担。

    昏过去的左宁看到了一段不在他记忆里的记忆,那时他还是个人,刚刚走出父母离世的悲痛,好不容易接受了这残酷的现实,决定振作起来好好生活。那天下午下课后,周末没课的他打算回家将父母最后一点遗物清理出来,骑着车子下桥的时候,听到下面有人喊救命呼救的声音。

    左宁过去一看,一群大概不到十岁的小孩正在河边玩水,两个小男孩已经漂的有点远,正在水里挣扎。左宁连忙车子一停,直接跳下去将最近的一个孩子给捞了上来,等再翻身回去的时候,另一个孩子漂的更远了。

    这时候周围已经有不少人围观了,左宁只记得当时水流开始有点急了,为了去抓另一个水中的孩子,他甚至游到了的河的中央,最后的记忆是,他抱着那个孩子拼命的挣扎,可是却沉的越来越厉害,直到整个世界一片黑暗。

    .......................

    左宁醒过来的时候似乎在医院里,自己爪子上还吊着针,微微动了动,就看到坐在不远处的陆承赫。可是陆承赫似乎睡着了,就那么坐在椅子上。左宁第一次见到如此没有形象的陆承赫,就算自己故意去闹腾他,弄乱他的衣服,他依旧是俊美而充满了精神。

    像这样靠在椅子上撑着脑袋似乎很累的样子,他是第一次见。

    他想起来了身为人的时候最后那一段记忆,所以他应该是死了吧,为了救那个熊孩子,就是不知道最后他拉住的那个熊孩子有没有被救起来。真不知道当时自己怎么那么有勇气,那样的江河他也敢跳下去救人。

    现在想想也不知道当初自己是不是因为已经是孤家寡人了,又在亲人刚刚离世的当口,所以才会毫无顾忌的无所畏惧。

    可是他的大好花样年华就那样没了,原本还幻想着这一段狗生会不会只是黄粱一梦,现在看来他应该是真的转世投胎了,不过可能没喝孟婆汤,所以还记得之前身为人的记忆。

    认命的左宁忍不住叹了口气,一旁闭眼养神的陆承赫听到动静瞬间便睁开了眼睛,见之前还奄奄一息的小家伙,已经开始伸出指甲抠自己趴着的垫子了,不过倒是乖乖的没有弄乱手上的针头。

    左宁见陆承赫动了,便抬起眼睛看向他,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差点溺水的原因,他只觉得浑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于是挪出爪子朝他伸了伸,却爬不起来。

    “嘤...”

    陆承赫将椅子拿到小布丁趴着的桌子旁边坐下,轻轻摸了摸他的脑袋:“乖乖打针,打了针我们就回去了。”

    左宁抖了抖耳朵,有些疑惑的看向陆承赫,竟然没有骂他?也没有教训他?这是打算攒着一起秋后算账吗?

    “呜呜...”这次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是脚滑了,你要是再惩罚我,我是绝对不会认的!

    见那可怜兮兮瞅着自己的模样,陆承赫忍不住笑了笑,摸了摸那打着针掌心冰凉的小爪子:“身上不难受了是吧?又开始话多了?”

    “呜。”难受,超级难受,身上没力气,头也好疼,我还想起来我上辈子是怎么死的呢,这简直太可怕了。

    陆承赫轻抚着他的后背:“好了不怕了,没事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玩水。”

    一通检查下来,心肺没问题,头部也没有遭到撞击,除了因惊吓过度有些身体身体数据过高,其他的一切正常,是个非常健康的宝宝。所以在短短溺水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晕了过去,有可能纯粹是受到了惊吓。

    这么胆小也真是没谁了,亏他还担心是不是撞到头了,虽然虚惊一场,但下午看到小布丁躺那一动不动任他怎么叫唤都没反应的摸样,陆承赫实在是不想感受第二次。

    陪着吊完了一瓶水,陆承赫这才抱着他回了别墅。该说卢克斯准备的的确周到,虽然兽医整个岛只有一个,但这需要的时候还真是派上用场了。

    离开了那个医馆,左宁才发现天都已经黑了,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回去的路上虽然有路灯,但四周一个人影都没有。这陆承赫也不带保镖,这黑灯瞎火的,多适合绑架啊。

    正当想七想八的时候,左宁耳尖的听到一阵女孩子嘤嘤嘤哭泣的声音,瞬间整个狗毛都要炸了。

    陆承赫抱着小布丁明显的感觉到他整个身体突然的僵硬,便偏头朝他看了一眼:“怎么了?”

    左宁即便浑身无力,却还是紧张兮兮的耗尽了力气紧紧抱着陆承赫的脖子:“嗷呜。”你听见有女生在哭吗?还是只有我听见了?好可怕!

    陆承赫在他身上摸了摸:“怕黑吗?我们很快就到家了。”

    左宁见陆承赫似乎真的没有听到,便将他搂的更紧了,这大半夜传来女生的哭泣,关键还只有他听到了,真是吓死狗了!

    直到回到了灯火通明的房间,左宁这才松了一口气,生怕从哪里冲出来一只女鬼索命。然而一路提心吊胆已经耗光了他的力气,于是整只狗都瘫软在了陆承赫的身上。

    戚伟见到依旧无精打采的小布丁,心疼道:“不是说没事睡一觉就好了吗?怎么这么没精神的样子,是不是饿了?小布丁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也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上辈子的死因耗费了太多的精力,他什么都不吃,只想睡。陆承赫见他实在没精神,就连最爱吃的小零食喂到了嘴边都连口也不张的样子,便摸了摸他的脑袋:“好了,不想吃就不吃了,先睡一觉明天看看情况再说。”

    左宁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看向陆承赫,今天晚上的陆承赫实在是太奇怪了,简直就温柔的不像话,更是对他千依百顺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中了什么邪。不过他已经没有精力去想太多了,在陆承赫的轻拍下,左宁很快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左宁睡得舒服极了,他甚至有种上百年都没有睡过如此舒服一觉的感觉,但是他睡得并不沉,整个意识都似醒非醒的,就连陆承赫什么时候起床,起床后直到出门都做了什么,他都感觉自己隐隐约约透过意识‘看到’了。

    而接下来让他几乎是瞬间惊醒的是,他看到自己变成了人,还光溜溜的躺在床上。然而这个醒只是一种睡梦中的意识醒,他整个人好像被什么压制住一样,拼命的想要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

    直到他真正彻底醒来,所有的意识回笼,休息了一晚就像是充了一场电一样恢复了所有的力气,有些蒙圈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低头呆呆的看着自己的狗爪子,是做梦吗?他明明是看到自己变成人了。难道是因为昨天将作为人类的最后一点记忆想起来了,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幻觉?

    左宁扭头看了眼窗外,依旧是晴好的天气,太阳很大,却并不灼热。比起昨天刚下飞机时感到的那一丝燥热不同,他甚至能感受到微凉的风吹拂在他皮肤上的感觉。

    皮肤?

    左宁悚然一惊,然后连忙跳下了床上,一下子跑到了整个落地穿衣镜跟前。

    镜子中是一只纯白的萨摩耶,因被养的很好,毛量洁白而丰厚。乌黑的眼珠在那一片白中显得尤为明亮,嘴巴微微一张,感觉就像是天使的微笑一般。虽然睡得毛毛有些乱糟糟的,但破表的颜值依旧扑面而来,怎么看都是一只漂亮的狗。

    左宁扭了扭身子,身后的尾巴随着他的意识摇摆了两下。没变,什么都没变,所以他果然是在做梦。

    有些丧气的垂下耳朵,一颗因过于激动而扑通扑通乱跳的心也冷静了下来。环视了一圈,发现陆承赫没在,于是甩了甩毛,又看了一眼镜子,扭头打算去找陆承赫。

    当他站起身准备走掉的时候,余光瞥到镜子中的自己,突然灵光一闪。他记得他似乎‘看到了’陆承赫起床之后做的一些事情,他甚至还记得陆承赫今天穿了什么衣服。可是那个看到并不是他真的醒来看到,而是跟看到自己变回了人一样的意识看到。

    想到这一点,左宁整只爪子都微微有些发麻,如果陆承赫今天穿的就跟他意识中所‘看到’的一样,那是不是意味着,他并不是在做梦?

    对了,还有手表,他记得他看到陆承赫为了要配今天的衣服,还戴了平常并不太喜欢的那款小黑表。如果衣服还能是他半睡半醒间无意张眼看到的,那么手表是摆放在佩饰间的,佩饰间在外面,他如果不爬起来跟着陆承赫,那就根本不可能知道。

    想到这些细节,左宁已经一刻都等不得了,他急切的想要确定这些到底是他的臆想,还是自己真的发生了某种变化。

    冲出了房门,楼下客厅里除了一个保镖之外空无一人。

    保镖是奉命留在别墅专门看管小布丁的,前几分钟才刚上去看过,见小布丁依旧睡得死沉,还想着可能没那么快醒,给老板汇报了一下情况,没想到自己刚坐下没一会儿,小布丁就醒了。

    “小布丁快下来吃饭了,昨天都没怎么吃。”

    左宁站在楼梯上,朝着保镖叫了一声:“汪!”陆承赫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脑波意外搭上,还是保镖本来就准备说的:“你的主人外出有点事,中午不会回来,你乖乖吃饭,吃完饭你主人就回来了,快下来。”

    左宁努力嗅了嗅空气中陆承赫的味道,他想出去找,虽然不知道自己是否找得到,但他为了验证心中的猜想,真的是一分钟都等不得了。要知道如果他还能变成人,这对他简直意味着重生。

    虽然从变成狗以来他过的一直都很好,甚至为了让自己接受现状而尽量催眠麻痹自己,但那种面对未来的茫然和无知依旧让他无比的惧怕,如果可以变回人,不管是否能够回到他自己的身份中,对他来说都是一件做梦都不敢想的事。

    见那保镖转身去厨房打算将准备好的食物端出来,左宁猛地蹿下楼,跳起来扒开了大门,冲出了院子,见保镖追了出来,一把将院子的栅栏锁推开,努力靠气味分辨方向,狂奔着跑了出去。

    见到狗竟然跑了,那么乖的小布丁竟然跑了,保镖简直吓的心脏炸裂。这里虽然是个私人岛,但整个岛的面积也不小,如果狗狗跑不见乖乖等在哪里让他们去救援倒还好说,就怕突然掉进什么坑什么水里出了意外。原本以为留在屋子里看护狗狗会比跟在老板身边轻松,没想到这简直遇到了天坑啊!

    左宁一路狂奔,他觉得自己有生之年这是跑的最快的一次,不断从空气中传来的气息分辨陆承赫所在的方位,眼见保镖也快速的追了上来,更是加快脚步的继续向前。

    陆承赫正在一处风景极好的沙滩上与一个外国友人商谈着合作,他们原本就一直在远程保持联系,这次难得有一个共同的朋友大婚,见了面,自然要好好聊聊。

    站在陆承赫身后一直戒备着四周的保镖队长听到耳机里的消息,顿时脸色变得难看了几分。连一只狗都看不住,对得起老板每巨额的年薪吗。眼神不动声色的朝老板看了一眼,见他跟那位外国白人商谈正欢,打算找个合适的间隙上前告知一声。那小布丁可是老板心中的宝贝,为了能带它一起来,直接买了一架私人飞机,可想而知看的有多重,真要不见了,他们这群人就能卷铺盖卷走人了。

    趁着老板与那白人举杯的瞬间,保镖队长立即上前朝陆承赫耳语了一句。

    坐在对面的费德曼见陆承赫眼神瞬间就变了,原本还微带笑意的,突然瞬间就冷了下来,他们接触了数年,可是从未见过陆承赫变过脸,顿时有些好奇:“陆,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

    陆承赫刚想道歉提前离场,就听到一声狗叫,一转头,就看到自家小布丁喘着粗气站在远处,见自己朝他看去,便又叫了一声,然后狂奔着朝他跑了过来。

    费德曼的保镖瞬间就护在了费德曼的身前,而陆承赫的保镖却是松了口气。见到这小祖宗好生生的,他们顿时觉得心都落地了。

    陆承赫一张手将扑来的小布丁给抱在了怀里,见他喘个不停,连忙轻拍后背给他顺气,并朝费德曼道:“抱歉,这是我的宠物狗,刚刚说是跑掉了,原来是来找我了,若是介意,我们可以改天再谈。”

    费德曼挥退保镖,笑眯眯道:“当然不,我的妻子也很爱各种狗,我家里还养了好几只,你家的真可爱,这是追着跑来找你吗?看来它很爱你。”

    陆承赫见小布丁没那么喘了,让保镖去取了一个小碗,朝费德曼微微一笑:“是的,他很爱我,也很粘人。”

    趴在陆承赫身上的左宁只觉得胸腔都要炸了,整个脑袋嗡嗡的响,一个劲喘气,他活了那么多年,就连高考一千米都没跑的这么快过。见陆承赫朝他递了一碗水,连忙就着他的手喝了起来。等好不容易缓过神来,这才看清陆承赫身上穿的衣服,以及他手上戴着的那一块小黑表。

    左宁瞬间脑袋一懵,竟然是真的,跟他看到的一样,那他看到自己变成人在床上睡觉的样子难道也是真的?

    左宁只觉得自己现在有点乱,如果这是真的,那他是怎么变成人的?溺水吗?可是他看到的自己还是在那个小别墅里的房间,而不是从别的什么人身体里醒来,也就是说,他可以直接通过自己现在的身体变成人?可是这变人的契机到底是什么?

    如果不在清醒的时候变一次,他还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虽然从人变成狗已经很不科学了,但他清楚他自己应该是死了,所以转世投胎的可能性很大,只是不知为何会没有忘掉身为人的记忆。但是狗变成人,这更加匪夷所思无法解释。

    左宁喘够了气,趴在陆承赫身上一动不动的严肃凝思着,就连陆承赫什么时候跟人谈完话都不知道。等他回过神,就看到对面那个白人大佬已经走掉了,整个场地就剩他和陆承赫,以及在外围巡视的保镖。

    左宁抬头看向陆承赫,见陆承赫也看着自己,本能的便扭了扭伸出了爪子搭在陆承赫的手心:“嗷呜?”

    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左宁顿时一僵。以前他觉得自己这辈子也就这样了,还不如毫无下限的卖个蠢来换取下半辈子的衣食无忧。可是现在他觉得自己可能大概也许是有机会再变人的,再这样没下限,等以后他要是真的恢复人身了,那要情何以堪。

    陆承赫只觉得今天的小布丁抽风抽的有点厉害,竟然自己从别墅里跑出来,还能找到自己,要知道他听到保镖说小布丁跑了,气得他恨不得找到了后狠狠打一顿。只是没想到一转头就见他竟然跑来找自己,估计是一路寻着味道找过来的,这让他又有点心情复杂。

    也许是陌生的环境加上陌生的人让他害怕了,所以一醒来没有见到自己便急了,于是从屋子里跑了出来。见到小布丁这么粘着自己,陆承赫很想教训他两句,让他以后不许乱跑,可是看他又如此的依赖自己,又有点教训不出口。

    最终只能摸着在他身上发呆的小布丁无奈道:“你呀,这么粘人,让我拿你怎么办才好?”

    作者有话要说:  赶上了,在最后五分钟码完设置了存稿箱,如果有虫,无视吧...

    还有别急.不会那么快变成人的^_^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豪门汪日常相邻的书:你笑起来很甜浮光掠影穿越之后魔尊大人每天都在撩我神医嫡妻特种军妃不好惹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八卦杂志说这事要黄[娱乐圈]六道狂徒千年僵尸在都市守望先锋之逆流而上聊斋之道长领主王座